-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拆掉老君印記後,正黑塔算是恢複了原樣,張洪軍不需要再有顧慮,全身心投入到參悟中去,從底層到頂層,最後就差這點區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能被老君布入印記,可見這個頂層何其重要,張洪軍雖然信心滿滿,但參悟時仍然十分小心,以免功虧一簣。

果然,就在參悟最後一個區域時,轟的一聲震響,一個隱蔽的陣法被啟用,一道人影出現,一身八卦道服,童顏鶴髮,仙風道骨,正是太上老君。

“何人敢破老夫印記?”

一聲怒吼,老君雙眸冰寒凝視著張洪軍,雖然隻是封印的一道印記,但股氣勢十足,彷彿是真老君就在跟前。

張洪軍苦笑,千算萬算,最終冇想到還隱藏這一個,他二話不說,拳頭綻放出金光,藉助聖地力量,凝聚出一個巨大拳印轟去,老君印記也是有仙光怒放,兩者碰在一起,刹那間爆開,產生狂暴能量,四處瀰漫開來。

張洪軍趁機暴退,雖然隻是一道印記,但老君可是天庭聖地的至高存在,不能硬擋。

他這一退,能量便緊追不捨,打在他身上,震得張洪軍氣血翻湧。

張洪軍一咬牙,祭出蓬萊石碑,當作一麵強遁,擋住那到爆炸能量。

一直過了片刻,那能量塵煙方纔散去,老君的印記消失了,但卻有一絲氣息破虛而去,給三十三重天上的老君報警去了。

“看來得抓緊參悟了。”

這絲氣息能穿透虛空,張洪軍無法將其封印,他知道壞事了,萬一真的老君出現,那可就不妙了。

“夢煙!”

張洪軍給外麵傳聲,夢煙等人衝了過來,張洪軍道:“這裡有一個老君印記,被我不小心啟用了,可能過不了多久老君會降臨,你們最好先避一避。”

“那你呢?”

夢煙道,說有人都看著他,張洪軍搖頭:“我在這裡應該冇事,畢竟老君來了也還能把我怎麼樣?”

眾人想一想也有些道理,張洪軍已被鎮壓黑塔下,這已經是最壞的事,難道老君還敢打開黑塔,再次鎮壓不成。

老君可不敢,畢竟這裡冇有天庭聖地的力量,他想催動這聖器,估計很不討好。

果然,眾人離開後不久,十八層地獄虛空被撕開,一個人影從虛空中照射下來,是老君的身影,他真身冇有出現,但這道光影卻是他的化身。

老君降臨,繞著黑塔走了一圈,掐動法訣,黑塔震動,顯現出裡麵情況,隻見張洪軍被困在黑塔內,正不留餘力的攻擊黑塔,陣陣光芒閃爍,轟鳴聲不絕於耳,張洪軍有些瘋狂了,打一會休息一會,老君靜靜的觀察著,見此情況心中暗想,估計是不小心觸發了印記。

老君一抬手又一道印記打入黑塔內,張洪軍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也正好轟擊在那印記上,但很快便轉向了彆的地方。

老君的這道分身觀察了一會,發現黑塔泛著冰冷的氣息,並無一絲異常,轉身撕開虛空離去。

張洪軍還在轟擊著,顛亂如初,當老君降臨時他就已經知曉,但他故作不知,上演了一段自娛自樂的情節,老君離去後張洪軍併爲就此停下,還在不停的轟擊,保持打一會休息一會的方法。

一直到次日,虛空中一道光芒一閃,老君的身軀再次出現,他屹立在高空上,之前隻是隱藏身形,並未離去,他躲在虛空中,觀察黑塔內的情況,一旦發現張洪軍立刻停下那種瘋狂的轟擊,必然是有貓膩,可以肯定之前的一切都在作秀。

好在張洪軍也是早有心裡準備,仍然保持顛亂攻擊狀態,成功的騙過的老君化身。

光點一閃,遁入虛空,這一次是真正的消失了,但張洪軍還是有些不放心,繼續轟擊了幾日,然後方纔停止下來。

抬頭一看,在江山訣之下,老君印記浮現而出,一覽無遺。

張洪軍微皺雙眉,雙手摟抱胸腔,一隻手托著下巴,用心的觀察這道印記,這道印記和之前冇什麼差彆,除了注入的能量更強些,其他一切正常,不過,張洪軍可不這麼認為,總感覺這道印記冇表麵看的那麼簡單,但具體是哪點不對他一時又冇能看出來。

張洪軍想了想,揮拳狂轟亂炸,先是在四周轟大,然後有一拳朝之轟去,有些是不小心打在印記上的意思。

轟隆隆!

印記冇有變化,彷彿根本就不在乎這一拳的轟擊,但張洪軍透過江山訣,觀看了本源,發現了端倪,老君的印記中多了一絲雷電力量,在之前並冇有,顯然是後來才加上去。

“隻是一道雷電力量嗎,我看未然。”

張洪軍冷笑,順藤摸瓜,終於找到雷電原點,在哪裡,隱藏著三個小陣,張洪軍倒吸一口涼氣,老君果然老奸巨猾啊。

這三個小陣都非常隱蔽,而冇個小陣都代表一道轟擊分身,顯然老君之前根本不完全相信張洪軍的表演,所以纔不動聲色的佈下陷阱。

好在張洪軍有江山訣,能追尋到本源,發現了所有陷阱,不過,張洪軍這次冇有立刻動手,而是進行更加詳細的分解,他要清清楚楚的獲得老君這道印記的佈局,然後才動手,這次他不容再出差池。

一臉觀察了半個月,無數方案被張洪軍刻畫出來,然後又被他推倒,這些方案雖然都能拆掉老君印記,但張洪軍還是覺得不太滿意。

“張洪軍,老君離開了。”

夢煙小心靠近,發現老君已離去,然後才通知其他人回來。

“已經離開了,但他又在裡麵留下了印記,而且還是印記陷阱。”

張洪軍傳聲道。

“可有辦法破解?”夢煙微微皺眉,她瞭解張洪軍此時的處境,有些為他擔心。

“做了很多方案,但都不太滿意。”張洪軍道:“不過應該很快就能想到辦法了,你們不用擔心。”

“嗯,我相信你,不過萬事小心為妙,你小心寫。”

夢煙輕聲道,語氣中多出柔柔的關懷。

張洪軍再次斷開雙方通訊,黑塔內寧靜得能隻聽到自己的心跳,張洪軍深吸一口涼氣,江山訣催動,神識展開,而後從底層開始,每一層都佈置了幾個小陣,一層層朝上,直到最頂層,在靠近老君印記四周,更是密密麻麻的佈下小陣。

“應該差不多了。”

忙完這些,張洪軍又檢查了一遍,看看是否有遺漏,然後才催動法訣,啟用所有陣法,頓時間,所有小陣被啟用,相互交織,在黑塔內構築出一個新的陣法,形成一個新的防護陣法,這是張洪軍思考這麼多天後得出的最新方案。

光芒交錯,防護陣共鳴。

張洪軍出現在最頂層,站立在老君印記旁邊,開始試探,而後拆解,這次不同上次,這次有三個攻擊陣法,相互交集,一環扣一環,隻能同時拆解,否則一旦某個消失,其他兩個就會被啟用。

好在張洪軍做足了準備,如果是硬碰硬,肯定無法破解,但張洪軍這是拆,他隻是拆,拆掉關鍵陣基,泄走其中的能量。

轟隆隆!

三個小陣同時泄走能量,發出輕微的雷鳴聲,等四周的能量在變弱,張洪軍雙眸一眯,揮拳轟了上去。

轟!

三個小陣同時被轟碎,因為已泄走了能量,爆開時已弱不禁風。

然後是封印老君氣息,這個張洪軍熟門熟路就完成了,最後一步是那隱藏的印記,張洪軍冷笑,這次他可是不會再上當,他小心的將那能量泄掉,然後將其轟爆。

至此,整個老君印記成功破解,張洪軍放開身心,參悟最後的陣紋。

最頂的陣紋更是整個黑塔的關鍵區域,參悟也比較辛苦,特彆像張洪軍這種逆參悟,消耗的時間更是成倍提升,一直參悟了三個多月,方纔成功悟透。

“我成功了!所有人離遠點!”

張洪軍給夢煙等人傳音,所有人閃電後退十裡,而後,張洪軍才注入能量,黑塔轟鳴,烏光閃爍,強大的氣息蔓延開來,嗖的一聲,黑塔沖天而起,懸浮在高空上,緩慢旋轉,很是神聖而詭異。

張洪軍微笑的走了出來,朝夢煙等人招呼:“嗨,大家好啊。”

現場鴉雀無聲,而後爆炸一般喧嘩,無數人朝張洪軍衝來,將他團團圍護,滿臉笑容的看著他,突然有人看道:“拋他!”

眾人一窩蜂衝上去,將張洪軍抬去,朝半空中扔去,落下,再扔去。

張洪軍先是一愣,本能就要控製身軀懸浮,但隨即又放棄了,任由眾人拋上拋下,這也算是一種喜悅的發泄吧。

“好了好了,放下吧,再仍我的老骨頭都要散架了。”

見眾人玩得差不多後張洪軍笑道,眾人也隨之將其放下,但看向他的臉上仍然是掛著濃濃的笑容。

“恭喜先生出關!”

不知誰又喊了一聲,而後眾人都跟著喊了起來,那呼喊聲一浪蓋過一浪,就連不遠處看著的十三娘也是心裡微微讚歎,這些人可都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你有些不服是吧?”旁邊站著婆羅伊,她看著十三娘不冷不熱道:“人家這是真心的喜悅,不似你那些手下,雖然人數眾多,但每一個除了阿諛奉承就是板著一張臭臉。”

對於婆羅伊,十三娘隻是無奈的苦笑,麵對自己的這個女兒她虧欠很多,她曾經和佛祖鬨矛盾,被放逐十八層地獄,將婆羅伊放在凡間,任其自生自滅,這是她虧欠她的地方。

後來婆羅伊尋來,既冇有認她也冇有離去,就在十八層地獄的十三穀主城留了下來。

隻是,婆羅伊脾氣有些犟,時不時就會當眾讓她這個娘出醜,而且,她還不能發脾氣。

想至此,十三娘隻能無奈的搖頭。

“張洪軍,恭喜你脫困啊。”

婆羅伊走去,彆人恭喜的是出關,非常含蓄,她卻冇那麼多彎彎道道,直接就是脫困。

“喂,怎麼說話呢,是出關。”

“這娘們不會說話啊。”

沙狼和巨蠍兩人又嚷嚷上了,其他人在這些天雖然對她的脾氣已有些瞭解,仍然不友好的看著她。

“婆羅伊,好久不見了。”張洪軍微笑,她說得冇錯,他是脫困了。

“是好久不見,一見你你卻被人壓在黑塔下,還真本事,之前的能耐哪去了?”

婆羅伊笑吟吟,帶著一絲善意的嘲笑。

“唉……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一直都欺負人家,偶爾被人家欺負一次也是應該的嘛。”

張洪軍摸了摸鼻子,而後一本正經的開口,他這一開口,不僅婆羅伊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這臉皮還能這麼練的嗎?被鎮壓就鎮壓了,還說是被人家偶爾找回場子,這也太自戀了吧。

“先生太猛了。”

“先生威武。”

沙狼和巨蠍又大笑,張洪軍說得太妙了。

“切,不說了,冇見過你這麼自戀的。”婆羅伊一拍額頭,一副被打敗的樣子,十三娘笑了,看向張洪軍雙眼發光,惡人自有惡人磨啊。

張洪軍脫困,眾人喜悅,在隨十三娘進入主城,慶祝三天三夜。

如今掌控了修煉聖地,加上妖神聖地,張洪軍算是同時掌控了兩個聖地,妖神聖地還在復甦中,無法發揮出其強大的戰鬥力,但裡麵的各種法訣也是難得的寶貝。

張洪軍把玩手上的黑塔,烏光閃閃,時大時小,小時如手指頭大小,大時如拳頭,不停變化。

黑塔是修煉聖地的控製器,修羅聖地便是整個十八層地獄,此時,隻要張洪軍樂意,他隻需一個念頭,就能將十八層地獄抽走。

不過,張洪軍暫時還冇這個打算,此時時機尚未成熟,十八層地獄不同妖神聖地,前者處於冥界中,算是眾目睽睽之下,一旦抽走,冥界第一時間就會發現,而後天庭也會發現,在冇有徹底熟悉聖地力量的使用之前,這是不智之舉。

而且,抽不抽走其實問題不大,在這裡他就是天,他就是地,他就是大主宰,任何一個角落他都能清清楚楚,隻需一個念頭就能瞬間到達。

張洪軍心念一動,出現在當時進入十八層地獄的那個時空通道,他仰望天空,一個時空裂縫出現,他隨後一揮,神光閃爍,那裂縫便以肉眼的速度修補。

“什麼人,膽敢在本王地盤耍野,活得不耐煩了!”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而後一頭巨大的身影出現,這是一頭蜥蜴,張牙舞爪,令人驚恐。

但是張洪軍見狀卻是微微一笑,朝那蜥蜴招手,道:“蜥蜴王,好久不見了啊。”

“你是?……張洪軍!”

蜥蜴小王先是一愣,而後驚撥出聲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