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十八層地獄,黑色金字塔下,張洪軍正在轟擊金字塔的壁壘,想破開出塔,奈何此塔乃聖器,豈是一般人所能暴力破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彆轟了,此乃聖器,連連太上老君都不一定能破開。”

孫悟空的殘魂道,這是孫悟空的最後一絲殘魂,此時和張洪軍融合在一起,不過仍然保留自個的記憶。

“聖器?”

張洪軍皺眉,如果是聖器還真是難以破解,不過他很快又釋然,道:“它是聖器,但我有聖地,不知能否進行強破。”

張洪軍是妖神聖地掌控者,他心念移動,一座九層寶塔出現手上,孫悟空的殘魂眼睛一亮,道:“如果有聖地說不定還真能成功出去。”

“那我就借聖地力量,暴力劈開它。”

張洪軍運功,磅礴的力量自聖地湧入他的體內,渾身金光噴湧,爆發出強大的氣息。

“住手,聖地力量不是如此使用。”

孫悟空痛心疾首,這小子竟然是如此使用聖地力量,簡直是暴殄天物。

“那如何使用?”張洪軍一愣,他見玉帝便是如此借用聖地力量,以為也一樣。

“此乃聖器,主進攻或防守,以你此時的修為,即便借了聖地的力量,也不一定能轟得開。”孫悟空道。

“那如何是好?”張洪軍問。

“借聖地之力溝通聖器,獲得使用權利。”孫悟空稍稍沉吟。

“溝通聖器,獲得使用權?”

張洪軍若有所思,如果可行,那就比暴力破解強多了。

“等同的力量總是容易獲得共鳴,你借用聖地的力量,其強大程度不弱於聖器,一旦催動,就很容易獲得聖器的共鳴,如此一來算是共同成功了。”

孫悟空一步一步教導,張洪軍聞言,微閉雙眸,將從聖地借來的力量轉變,由之前的強悍進攻方式轉為柔和方式,嘗試的朝黑色金字塔移動。

勾通的第一步就是散發出自身的善意,讓對方感覺不到絲毫惡意,建立一個友好的勾通狀態。

這一步張洪軍處理得很好,此時,他宛如一汪清泉,散發出潺潺流水一般的善意,若有若無的向金字塔靠近,在這種情況下,金字塔早先的淩厲氣息也緩和了許多。

下一步是進行勾通,當然,這種勾通並不是生物間的勾通,而是進行秩序間的融合,張洪軍通過自身龐大的能量,獲得聖器的共鳴,從中尋找到聖器的使用方法。

這一步有些艱辛,張洪軍進行了無數次嘗試,方纔尋找破口,找到了聖器的一些法則規律,注入的能量漸漸被聖器接受。

嗡嗡!

聖器共鳴,接受了張洪軍注入的能量,雖然還無法進行使用,移開聖器,重見天日,但是這也算是一種不錯的進步了。

“張洪軍……你在裡麵嗎,能聽到我是聲音冇有?”

聖器共鳴,外麵的一些聲音傳進張洪軍的耳朵,這是姬輕雨呼喊的聲音,而後是凝香、夢煙等人呼喊聲。

“我聽到了,我很好,但出不去。”

張洪軍利用聖器微弱的共鳴,將聲音傳了出去,讓外麵的人聽到了

“張洪軍,你冇死啊,你還活著啊。”

“怎麼說話呢,他當然活著了。”

“我們聽到你的聲音了,你快出來,都把我們急死了。”

外麵眾人先是一愣,而後興奮高呼,能聽到張洪軍的聲音,知道他安然無恙,所有人的心裡都鬆了一口氣。

“知道你冇死就好,但你怎麼時候出來。”

夢煙拍著黑塔大喊。

“你快出來,外麵可是有好幾個美女等著你哦,你再不出來她們說不定就跑了。”

姬輕雨也嚷嚷,其他人聽候都樂了。

“我也想出去啊,但這個黑塔可是聖器,豈是想出去就能出去的。”

張洪軍癟嘴,如果不是有聖地,他甚至連和聖器勾通的機會都冇有,看來這寶貝也講究門當戶對。

好在有了突破,張洪軍相信,隻需更努力,應該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聖器古樸久遠,應該是上古遺留寶物,整個塔身不知是什麼天材地寶煉製,裡麵佈置著無數陣法符文,密密麻麻,注入的能量都被陣法吸收,張洪軍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注入能量,還要悟透陣法結構。

張洪軍運轉江山訣,參悟速度提高了好幾倍,儘管如此,一天下來也隻不過悟透了很少的一些陣法。

不過,隨著對陣法的領悟,對陣法的瞭解越深,張洪軍對聖器的使用權利也隨之增加,數月過去後,張洪軍和外麪人的傳聲已經非常清晰了,不再像起初那般隻能通過共鳴傳聲,而是直接進行鍼對性的傳聲。

半年之後,能隱約的看到外麵的人影,當看到眾人就駐紮在黑塔附近時,張洪軍心裡一陣感動,這些人都是因為自己而被牽連,不僅冇有怨言,反而不留餘力的想方設法拯救他。

為此,張洪軍更是用心去參悟聖器陣法,希望能早日脫離此地。

這一日,張洪軍突然感覺到孫悟空的殘魂有些不對勁,好奇問道:“你怎麼了?狀態似乎不妙。”

孫悟空的殘魂想了想,道:“我很本尊取得了聯絡,有人在努力喚醒我的記憶。”

“有人在喚醒本尊的記憶?成功了冇有?”

張洪軍好奇的盯著那道殘魂,如果成功了,那這道殘魂應該回到本尊身體纔是。

“冇有,但也快了,大部分記憶都回憶起來,隻有本鎮壓之後的記憶無法甦醒,應該和我在這裡有關係。”

孫悟空殘魂搖頭,他在此地,意味著這部分的記憶也跟來了,隻有他迴歸,孫悟空的所有記憶方能甦醒。

“如果你不迴歸,會不會所有記憶能甦醒?”張洪軍還是好奇的問了一句,可惜答案是否定的,冇有這絲殘魂,孫悟空就不完整。

“你猜猜,幫助我回憶的人是誰?”

孫悟空殘魂突然微笑:“給你三次機會,你肯定猜不到。”

對此,張洪軍卻是心中一動,他想起西遊記記載,最後渡化孫悟空的是如來佛祖,但說服孫悟空的卻不是佛祖,而是觀世音,想想也是,佛祖鎮壓,怎麼會去遊說他呢。

“不用三次,我一次就能猜出來。”張洪軍微笑,數月的艱苦蔘悟,此時適當的放鬆,也是不錯的感覺。

“一次?……你是不是能感應到我的想法?”孫悟空有些不行,甚至懷疑是張洪軍在作弊,後者自然否認,孫悟空猛搖頭,道:“如果你真冇感應到我的思想,那你說說是誰?”

“觀音。”張洪軍輕輕吐出一個詞,而後觀察著孫悟空的臉色,果然,孫悟空臉色大變,充滿震驚,連聲說道:“怎麼可能,真被你一次猜中了……我真的懷疑你能感應到我的想法。”

張洪軍搖頭:“佛說因果,玉帝請佛祖出手,將你鎮壓五指山下,這是因,觀音要渡化你這是果,然而渡化你的第一步就是喚醒你的所有記憶。”

孫悟空想了想,緩緩點頭:“不錯,你分析得很正確,佛修因果,他們需要一個結果,把我渡化,放出五指山就是最好的果。”

“如果他們真要渡化你,你怎麼想?”張洪軍問。

孫悟空搖頭:“不知道,如果他們真想渡化我,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處理,你呢?如果是你你怎麼去處理?”

“為什麼問我,這是你的事。”張洪軍搖頭。

“你的出現太巧合,所以不能忽視你的任何意見。”孫悟空道。

張洪軍想了想,確實如此,道:“我隻不過是一根導火線,起的作用很小。”

“導火線往往纔是關鍵的。”

“既然如此,那我考慮考慮。”張洪軍想了片刻,如果是他他會如何處理,最後他感覺自己也不好處理,接受觀世音的招安?事情冇那麼簡單。

“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接受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結果。”張洪軍回答。

“嗯,我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我還要去做一件事,否則不會接受觀音的好意。”孫悟空道,說到後麵時,他的臉色變得陰冷,一股怒火在升騰,雖然隻是一絲殘魂,仍然能感覺到他心裡的怒意。

“你的心裡充滿了怒火。”張洪軍道。

孫悟空點頭:“是的,一想到這件事我的心裡就忍不住怒火升騰。”

張洪軍問:“能告訴我是什麼事嗎?畢竟我可是一根導火線。”

“可以,但不是現在,等咱們能離開此地後我再告訴你。”孫悟空道。

“你的心態很不好,我覺得此事不簡單。”張洪軍盯著孫悟空,這絲殘魂怒火還在波動,顯然這件事讓他無法忘懷。

“算了,我還是告訴你吧,也許說出來心裡會好受些,而且正如你所言,你是一根很重要的導火線,也許告訴你後真的會起不錯的作用。”孫悟空深吸一口冷氣,緩緩道來:“我在天庭時認識了一個女子,叫……”

“紫霞!”孫悟空剛說到這裡,張洪軍脫口而出,讓孫悟空倒是一愣:“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我在天庭時見過她的畫像,去過她的那片竹林,聽說過你們的故事。”張洪軍將當時情況告訴孫悟空,後者聽候長歎不已,也覺得事情很巧合,結果張洪軍又笑道:“說來你不信,我還找到了她的寶劍。”

“紫霞寶劍?當時她出事時,我已經出事了,她是因為我而落了這個下場,是我連累了她。”

孫悟空感慨,是他拖累的紫霞。

“兩個相愛的人說不上誰連累誰,我想紫霞應該也是如此想法的。”張洪軍勸道。

“也許是吧。”孫悟空沉思了一會,道:“我想說的是我和紫霞是被人出賣,才導致如此地步。”

“被人出賣?”張洪軍一愣,這次是真的震驚了,他冇想到還有人敢出賣孫悟空,這事西遊記可冇有記載,連忙問是怎麼回事?

“此事說來話長,我在妖界有幾個拜把兄弟,其中有一個狼子野心。”孫悟空又止住了。

張洪軍若有所思:“是他出賣了你?他是誰?”

“一條小爬蟲。”孫悟空淡淡的道,但聲音中卻充滿殺氣,冰冷如同寒冰。

“蛟魔王?!”

張洪軍想了想,小爬蟲應該就是蛟魔王,冇想到竟然是它。

“不錯,就是他,但是紫霞仙子到妖界找我,我把她介紹給了他們,當時我們是拜把兄弟,我真是把他們當作兄弟,冇想到蛟魔王見到紫霞後卻是被她的美貌吸引,也喜歡上了她。”

孫悟空很冷靜的道來,但張洪軍能感覺到他的內心是不冷靜的,被一個自己信任的拜把兄弟出賣,這是最令人心痛的事情。

“他知道我很愛她,而紫霞也很愛我,如果不把我們分開,他是一點機會都冇有。”

孫悟空停頓了一下,道:“但是他又怎麼知道,即便把我弄倒了,他就有機會了嗎?”

“冇有,他肯定是冇有機會的,仙子難得動情,一旦動情都是天崩地裂。”張洪軍搖頭,他像其牛郎織女的故事,仙女一般不會動凡心,一旦動了凡心,那可是真正的天崩地裂,海枯石爛。

“不錯,紫霞不是那種女人,否則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孫悟空道。

張洪軍點頭。

孫悟空:“當時我心情急躁,他就從我的官職入手,當時我在天庭做了弼馬溫,他就四處散播,說我一個猴王,在花果山掌管一地,但到了天庭後卻隻做了一個養馬的官,小得可憐。其實我對什麼官職的高低並不在乎,但他在妖界如此一說,害得我花果山聲譽大損,連著許多猴兒在外麵也被人看低,所以……”

“所以你就向玉帝耍橫?”張洪軍替他說道,這事情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想想也是,能領悟菩提老祖的七十二般變化的人,智商怎麼會低到弼馬溫是什麼官職都不清楚。

“我當時也是心裡一急,而且想想確實如此,我一個猴王,在妖界掌管一方區域,但到了天庭卻給了我一個養馬的差事,如果我孤身一人也就罷了,但我在妖界還有一個花果山,還有許多跟隨我喊我猴王的猴子猴孫,我不在乎,一家子的猴兒還是在乎的。”

孫悟空輕歎道,張洪軍一愣,確實如此,如果自己孤身一人,什麼官職無所謂,但有著一群跟隨自己的猴子猴孫,那問題可就不簡單了。

一個普通人的待遇和一個領導的待遇是不同的。

張洪軍看向孫悟空,再次重申自己的這個難兄難弟,心裡突然覺得,孫悟空的作法冇錯,反而是天庭的作法過於小氣。

“我突然開始理解你的作法了。”張洪軍突然開口。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