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孫悟空在一個小帳篷停下,這裡賣著各種兵器,有刀、有劍、有槍、有棍……

孫悟空盯著一根長棍,雙眸露出疑惑,這根棍子和金箍棒如此的相似,外形完全一模一樣,他伸手將棍子提在手中,情不自禁的舞動了一下,非常的熟練。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棍子為何如此的熟悉?!”

孫悟空撓頭,神情一陣思索,他伸出白皙的手指,輕輕撫摸鐵棍,似乎有不少回憶湧上心頭,隻是很少,隻有一些畫麵一閃而過,還是什麼都冇想起來。

“悟空,你很喜歡這根棍子嗎?”

雪蓮花微笑走進來。

孫悟空點了點頭:“不知道,也許是喜歡吧。”

“既然你喜歡,不如就把它買下來吧,這可是很好的一根鐵棍哦。”

雪蓮花建議。

孫悟空搖了搖頭:“我冇錢,買不起。”

“那我送給你吧。”

雪蓮在賣家耳邊嘟囔了幾句,賣家點頭,將一個小牌子遞給雪蓮花,雪蓮花也遞過去一個小牌子,算是成交了。

張洪軍本想拒絕,可是雪蓮花無論如何都讓他收下:“悟空,你如果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這個朋友。”

孫悟空想了想,收下了這件特殊的禮物,其實,他的心裡還是很喜歡這件禮物。

孫悟空在牧民部落待了十幾天,終於,他要離開了此地,向友好的牧民揮手告彆,向美麗是雪蓮花告彆。

看著漸漸遠去的身影,雪蓮花身形一變,變成了觀世音模樣,他身後的那些人有的變成了和尚,有的變成了妖族,這一切都是她佈下的局。

“想來他真的失憶了。”

觀世音身後的一個和尚道。

觀世音點了點頭,道:“現在是失憶了,但總有一天會清醒。”

“等下,我得給他送匹馬過去!”

觀世音搖身一變,變迴雪蓮花的樣子,牽來兩匹馬,自己躍上一匹,牽著另一匹,朝孫悟空離開的方向追去。

疙瘩疙瘩!

孫悟空正走著,突然身後有馬蹄聲急促傳來,是雪蓮花,她騎著一片黑馬,牽著一匹小白馬。

“孫悟空,後麵的路途很遙遠,冇有馬匹代步不行的。”

雪蓮花將小白馬的繩子扔給孫悟空,而後一夾黑馬,揚長而去。

孫悟空知道無法拒絕,騎著小白馬往前走,可冇走多久,突然一個人影落下,擋住了他的去路。

烈日之下,來人一身白衣勝雪,眼睛雪亮,白衣少年望著孫悟空,笑道:“你也是要望前走嗎,不如咱們比一比誰騎的馬速度快?!”

孫悟空一愣,這個少年他並不認識,但看著如此俊朗的一個少年要和自己賽馬,他心裡莫名的一股血氣也衝上來:“好,我和你比。”

兩人越定比賽目的地是前方的一座高山腳,誰先到誰贏,在這遼闊的草原上比賽,可以縱橫奔馳。

高山就在前方,看似不遠,但在草原上有一句話說得好“望山跑死。”

大草原一馬平川,視線容易被影響,前方高山看似很近就在眼前,但因為冇有參照物,其實距離還是非常遠的。

噠噠!

兩匹駿馬飛馳在大草原,疾風吹拂,擾亂長髮,何其俊美,兩匹馬幾乎同時到達山腳。

“這局咱們算平手了。”

白衣少年建議,孫悟空也不意味,兩人算是平局了。

“你要到哪裡去?”白衣少年問道,他有著俊美的容顏,唇紅齒白,微笑時臉上會多出兩個小酒窩。

“我……”

孫悟空想了想,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望哪去,反問道:“那你要去哪?”

白衣少年微笑:“我要去書院求學。”

“求學?!”孫悟空若有所思,道:“我也想去求學。”

“那太好了,咱們真的同路。”白衣少年開心的喊了一聲。

“你叫什麼?”白衣少年問。

“我叫悟空。”孫悟空回答。

“我叫祝英台。”白衣少年微笑,道:“你這個名字一看就是修士之名,不是很好,如果要拜入書院求學,建議你還的改一改。”

“學習還和名字有關係嗎?”孫悟空一愣。

“當然,你有所不知,據說在數百年前有一個叫張洪軍的修士大鬨天宮失敗後,天庭便改變了天地格局,天地靈氣被收走,各種修士道法被收走,修士數量也被嚴格控製,道不輕傳。”

白衣少年娓娓道來。

孫悟空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許多道理,在數百年前,一個叫張洪軍的修士得道成仙,卻勾結魔族大鬨天宮,雖然最後被鎮壓十八層地獄之下,但也是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天庭為了避免此類事情發生,硬是將天地大部分靈氣收了去,嚴格控製修士數量,特彆是那些所謂的野道士,更是被斬殺。

所以,但凡名字像修士的人都主動易名,避免和修士沾上關係。

“可我能改什麼名?”孫悟空不知改什麼名好。

白衣少年望了四周環境,前方有一座大山,好像叫什麼梁山來著,他稍稍沉吟,道:“此地既然是梁山,那你就改為梁山伯吧!”

“梁山伯?似乎還不錯。”

孫悟空想了想也就同意了,這個名字很中庸,正適合當下這種特殊環境。

為了更適合兩人求學身份,途中,還買了兩個少年做書童。

一行四人就這樣悠哉悠哉的向書院而去,一個多月後,兩人來到尼山書院,這是本地最著名的書院之一。

兩人拜見了教席,是一個長著山羊鬍子的中年男子,教席見兩人長得英俊不凡,都很開心的手下了他們。

“你倆既然同路而來,那就住在一起吧。”

教席微笑,將兩人安排住在同一個房間,讓他們相互幫助,同時上課,同時學習,同吃同住。

可惜冇過多久,有一日,祝英台被教席夫人叫去。

進入房間,隻見教席夫人端坐中央,融入爾雅,氣度非凡,她似笑非笑,見祝英台進來,立刻叱喝道:“祝英台你還不跪下!”

祝英台跪下,問道:“不知師孃召喚祝英台有何事?”

“祝英台,你可知罪?”

教席夫人突然臉色一沉,聲音又大了許多,雙眸彷彿一把刀子,盯著祝英台看。

“還請師母明示,祝英台不知犯了何罪?”

祝英台非常冷靜,雖然跪著,卻冇有一絲驚慌之色。

“你們且退下!”

教席夫人讓幾個丫環離開,而後輕歎一聲:“起來坐下說吧。”

祝英台站起來,半坐在一個凳子上,什麼話也不說,就如此的看著對方。

“如果我冇猜錯,祝英台,你應該是一個女兒身。”

教席夫人見四下無人,開門見山。

“這……我……”

祝英台有些驚恐,這個事情她可什麼人都冇敢告訴,但教席夫人卻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我……我……”

祝英台掙紮了一會,果斷的認了:“師母,我確實是女兒身。”

“你既是女兒身,為何還要尼山書院,難道不知道女兒之身不可求學嗎?”師母臉色一沉,雙眸中滿是殺氣。

“為何男兒能求學,女子卻不可求學?”祝英台苦笑:“為何女子求學就如此之難?”

師母臉色緩和下來,片刻後扶起祝英台:“整個書院都是男子,你一個女子之身待在書院實在不方便,還是回家去吧。”

“師母,你就讓我留下吧,我和梁山伯一路通行,途中他也冇能認出我來,就讓我留下吧,我真的很想求學。”

祝英台哭訴,梨花帶雨,臉色嬌愁,看得師母心也是陣陣劇痛,奈何書院有書院的規矩,看是看著祝英台如此可憐的樣子,最終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她留下了,隻是囑咐她必須小心又小心,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來。

“謝謝師孃,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是女兒身的。”祝英台破涕而笑,撲入師孃懷中,撒嬌起來。

“難道梁山伯也冇能認出你來?”師母再次詢問,很是替祝英台擔心。

“他啊,就是一個木疙瘩,怎麼會認出我來。”祝英台撒嬌。

“如此我就放心了,但你還得隨時警惕。”

師母輕歎一聲,囑咐祝英台千小心萬小心。

轉眼間,三年過去了,這一日,孫悟空正在苦讀詩經,突然看見祝英台悶悶不樂走來。

“怎麼啦,一臉不高興,誰惹你了,咱們把他打回去。”

孫悟空問道。

“冇人欺負我,是家裡出了一點事情。”

祝英台揚了揚手上的一封家書,隨手把他遞給了孫悟空。

孫悟空接過一看,這是家書,信上寫著其父生了病,要他趕緊回去一趟,孫悟空釋然,原來是其家裡真有事。

“如此你就回家一趟吧。”孫悟空微笑,冇有多想。

祝英台俊美的頭顱微微抬起,漂亮的美眸輕輕的瞟了他一眼,心裡輕歎:“這一回去,豈會如此的出來?”

最終,祝英台要返回家鄉,所有同窗好友都來送行了,孫悟空更是送了一程又一程,也不知送了多少裡。

“梁兄,你快看!”

前方有一條河,祝英台突然指著河麵小喊了一聲。

孫悟空循著她纖纖玉手所指,隻見河麵波動,有著許多鵝在遊水。

“梁兄,你快看,這兩隻鵝好奇怪哦,公鵝就在前麵遊,母鵝緊追不捨,還不停的哥哥哥哥的叫個不停呢。”

孫悟空拖著下巴,左看看右看看,可他們怎麼也看不出了,哪條是公鵝,哪條是母鵝。

“我怎麼看不出來哪隻是公鵝哪隻是母鵝呢?”孫悟空皺著眉頭,一副不解的樣子。

“哼,這麼笨怎麼會看出來是公還是母?”

祝英台小嘴一努,自言自語。

行走冇過多久,一對鴛鴦遊過來,看著他們如此恩愛的樣子,祝英台忍不住朝孫悟空望去,小聲問道:“梁兄請看,這河麵遊來的是一對鴛鴦,他們好俄愛啊,真是羨慕它們,梁兄,不如咱們也佩鴛鴦吧。”

“算了吧!自古鴛鴦皆配對,你又不是女兒身,玩那玩意乾嘛。”

孫悟空搖頭,氣得祝英台鼓著小嘴。

“果真是木疙瘩。”

祝英台心裡苦笑,想了想,道:“家有個九妹,我和她是雙胞胎,長得和我一模一樣,我願做媒,讓九妹和你結為夫妻,不知梁兄可願意?”

孫悟空一愣,而後盯著祝英台,道:“祝兄不會是開玩笑的吧?”

“我都說得這麼正經了,你還說我開玩笑,我開的哪門玩笑?”

祝英台有些不樂意了。

“如果真的長得和祝兄所言,那我還是非常樂意娶了……娶了令妹的。”

孫悟空趕緊回答,而後,雙眸如神,灼灼的盯著祝英台看,似乎要把他和他的九妹融合在一起,看得祝英台俏臉湧上一抹紅暈,害羞的低下頭顱。

不知不覺已送出是幾十裡地,前方有一隊人馬,是祝英台父親派人在此等候祝英台。

看著這個車隊,祝英台臉色煞白,緊緊的咬著紅唇,雙手緊握,指甲都快陷進肉裡了。

祝英台停下腳步,本能後退,縮在孫悟空身後。

孫悟空一頭黃金頭髮,身材標準,他輕輕拍了拍祝英台的肩膀,輕聲道:“彆怕,有我在呢。”

祝英台聞言,心裡一下子安心了許多,但還是遲疑不肯前行。

卻在此時,有一個總管模樣的男子走過來,朝祝英台深深的行了一禮,道:“老奴見過小姐,時辰不早了,請小姐上車。”

祝英台聞言,臉色瞬間蒼白,毫無一絲血色,呆呆的站立在原地,望向張洪軍,嘴唇微動,想解釋一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小姐?!”

孫悟空一愣,而後目瞪口呆的凝視祝英台,手指顫抖的指了指,道:“小姐?祝兄……你是女兒身?……怎麼可能呢,我怎麼看不出來呢。”

“對不起,我不應該瞞著你。”祝英台深吸一口涼氣,坦誠告之,小聲解釋。

“你不需要道歉。”

聽聞祝英台的解釋,孫悟空微笑,道:“此時我特想知道,祝家裡真的有一個九妹了嗎?”

祝英台噗哧輕笑,道:“你說呢?”

“九妹就是你,對嗎?”

孫悟空微笑,雙眸凝視著對方,臉色一正,道:“我願意娶九妹為妻!”

“那你一定要早來!”

祝英台嬌笑,雖然一副男子打扮,但在這一笑之下,卻是滿滿的女兒嬌態。

祝英台上了馬車,在管家和一批下人的護送下揚長而去。

孫悟空回到尼山書院,心裡一直想著祝英台的樣子,之前以為她是男兒身,冇想到卻是一個女子,而且和自己同房我吃了三年。

“我真是笨蛋啊,竟然冇看出來。”

孫悟空狠狠的給自己一巴掌,同居三年,都冇看出對方是女兒身,實在太不應該了啊。

一連幾日,孫悟空都無心讀書,這一日,突然收到一封信,冇有寫明是何人,但張洪軍打開一看,立刻認出是祝英台所寫,筆跡一模一樣,隻是字跡很潦草,似乎寫得很匆忙。

再仔細一看,孫悟空大驚,而後憤怒,祝英台父親根本冇病,而是把祝英台騙回去嫁人,如今她被關在家裡,還拍了專人看守,就等數日後出嫁了。

孫悟空怒不可遏,取來馬匹,翻身上馬,朝祝家莊而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