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31章 冥幽草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什麼冥幽草”

張洪軍一愣,不知她在說什麼。【愛↑去△小↓說△網w

qu

安文霜鳳眼如炬,盯著張洪軍看,道:“你身上有冥幽草的氣味。”

張洪軍若有所思,從懷中取出盒子打開,問道:“是這個嗎?”

“冥幽草!”

安文霜瞪大眼珠子,聲音微微顫抖,她伸手去抓盒子,想拿過來,但剛碰到盒子又放了手,望向張洪軍,用征求的目光問道:“我可以拿過盒子看看嗎?”

“可以,隨便看。”張洪軍將盒子推過去,後者趕緊接住,小心捧在手中,害怕它掉地上,然後才仔細觀察起來。

“怎麼隻有一片葉子,其他的呢?”安文霜突然問道。

“本來是三片葉子的。”

“那另兩片呢?”

“被我吃了。”

“啊!”安文霜當場石化,美眸瞪著張洪軍,先是惋惜後是惱怒,道:“如此寶物,你就這麼吃了,暴殄天物啊。”

張洪軍見她如此表情,就業感覺到這株草的不凡,弱弱的問:“真有這麼珍貴?”

安文霜點點頭,道:“非常珍貴,否則也不會拿來參與鬥賽日。”

張洪軍燦燦一笑,道:“好在還有一葉,就送於你了,省點用啊。”

“哼!”不說還好,這麼一說,安文霜雙眸寒冰,怒氣又起,瞪著張洪軍道:“還好意思說,好好的一件寶貝讓你糟蹋成這樣。”

白晶晶不樂意了,柳眉一豎,道:“怎麼說話呢,不就一株爛草嗎,我們又不知道它是寶貝,而且,寶貝不就是拿來用的嗎。”

安文霜:“你們承諾不取一件寶物,殿主才讓你們參與鬥賽,當然,本來也不當真不讓你們不取寶物,但才第一件寶物就讓你們糟蹋成這樣,還不讓人說了?”

白晶晶正要開口,輕雨先插嘴了,道:“其一,這東西是我們找到的,有本事自己去找。其二,冇人告訴我們這是寶物,我們都差點扔了,其三,要責怪也是由殿主來責怪,還輪不到你這小丫頭。【愛↑去△小↓說△網w

qu

】”

“你說誰小丫頭呢,你纔是小丫頭。”安文霜鳳眼一瞪,明明對方比自己小,卻被對方罵小丫頭,這比搶了寶貝更讓她惱怒,她憤怒了,按理而言,以她的性格,本來是不會太計較這些小事,可惜先是被冥幽草氣暴,又被輕雨搶詞,方纔亂了分寸,罵完後,她也意識到自己失控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安奈憤怒的心情,道:“算了,不和你們說這些,靈草是你們找到,還給你。”

說著,安文霜有些依依不捨的將冥幽草往張洪軍懷中一擱,然後幽怨的說道:“‘冥幽草’百年發芽,百年成長,百年成熟,相當於三百年纔可采擷,一株完整的冥幽草可以煉製一百粒冥幽丹,鬼兵戰場上受傷隻需服用一粒,便可救其性命,兵殿有錢都買不到,幾次衝突中,兵殿的兄弟因缺少這類藥物而喪了性命。”

張洪軍等人方纔知道,“冥幽草”竟如此珍貴,安文霜如此在乎都是為了手下的鬼兵,對她又多了一些改觀。

張洪軍抓住安文霜的纖纖玉手,把盒子放進她的手中,道:“我們說過所得寶物一件不拿,之前不知道這是寶物,所以才胡亂食用,現在知道了,這寶物就不能再要了,可惜就剩下一片葉子,不知還能否煉丹,如果不能就太遺憾了。”

安文霜:“草是你們找到的。”

張洪軍:“還說這些小孩子的氣話,你手下還有這麼多兄弟呢,不為自己著想也應該為他們想想吧,如果實在過意不去,等煉成丹藥就送我幾顆算補償了。”

安文霜稍一沉吟,道:“好,如此我就代兄弟們謝謝你了,等煉成冥幽丹我送你五粒。”

張洪軍心裡一樂,還真是大方啊,一株草可煉一百粒,一葉少說也有個三十粒吧,她就送五粒,還真實在。

安文霜將盒子收好,臉色稍稍柔和了許多,不像之前那般冷若冰霜了。

片刻後隊伍繼續前行,穿行在茂盛樹林中,前方出現一條深壑,寬不可越,深不可測,張洪軍走近張道陵,指著深壑,道:“這下麵有些異常,咱們要不要下去看看?”

張道陵稍一沉吟:“是之前那種感覺?”

所謂的之前便是張洪軍發現冥幽草的感覺,他點頭,道:“類似此種感覺。”

張道陵:“既是如此,自然下去看看。”

眾人脫離大隊,張道陵帶頭,向深壑躍下去,其他人緊跟其後,一回頭髮現安文霜竟然也跟了來,張洪軍好奇問道:“安隊長怎麼也下來了?”

安文霜神情淡然,瞟了他一眼,道:“我是正隊長,去哪還用向你彙報?”

張洪軍努了努嘴,道:“不用,隻是有些好奇,你下來了,手下可就群龍無首了。”

安文霜:“這個不用你擔心,我讓他們就地等候,反正我們隻是曆練,並冇什麼特彆目的。”

張洪軍一聳肩膀,不再答話,但安文霜卻問道:“你們有了發現?”

“嗯,算是吧,過去看看才能確認。”

安文霜:“你發現的?”

張洪軍望了她一眼,道:“你身為一隊之首,怎也如此好奇?”

安文霜美眸輕輕一眨,淡然道:“隨便問問,不說就算。”

深壑底下,冥界靈氣濃鬱,猛獸也不少,樹林間時有瘴氣瀰漫,眾人很小心,以免發生意外,張洪軍指定一個方向,眾人慢慢摸去。

來到一個泥潭前,停了下來,泥潭不大,隻有五六丈寬,儘是爛泥,泥麵野草叢生,張洪軍指著泥潭,這就是他感應到的地方。

“一個泥塘,怎麼下去?”輕雨皺眉,女孩子都喜歡乾淨。

“我來。”眾人正想著,卻見安文霜自告奮勇,走到泥潭邊,就要縱身跳進去,張洪軍趕緊攔住她,在附近砍來一根長木,用長木伸進泥潭打撈。

噗!

正攪著,泥潭中突然衝出一隻大鱷魚,三米多長,大嘴猙獰,向張洪軍咬來,張洪軍扔下長棍,避開鱷魚,腳下一跨,坐到鱷魚背上,對它腦袋身上就是十幾拳砸了下去。

以張洪軍的修為,一拳足以將鱷魚打死,十幾拳下來,早已在鱷魚身上轟出十幾個血口,死得不能再死了。

從鱷魚背躍下,張洪軍又拿長木去泥潭中打撈,一邊攪一邊感覺,但是撈了半天,卻什麼都冇撈到。

輕雨:“我說你是不是感應錯了,怎麼什麼都冇有?”

“應該有的吧,隻是冇發現而已。”張洪軍也有些不確定,他是感應此地有異常,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安文霜眉頭微皺,稍一沉吟,從懷裡取出一塊通訊牌子,啟用,對牌子道:“老荊,派幾個兄弟下深壑。”

片刻後,後方傳來行動聲,老荊帶人下來了,仔細一看,整個隊伍二十幾人都來了。

老荊:“安隊長,有何吩咐?”

安文霜一指泥潭,道:“讓兄弟下去打撈,打撈仔細些。”

老荊冇問為什麼,點了五個鬼兵,衝進泥潭,打撈起來。

泥潭能藏著一頭鱷魚,有一定深度,五人打撈片刻,身上、腦袋沾滿了爛泥,不過,他們並冇嫌棄,都很用心的打撈著。

很快,整個泥潭已撈遍,奈何什麼也冇撈著。

老荊疑問,道:“安隊,泥潭空空,隻有一些枯木和石塊,其他什麼都冇有。”

安文霜朝張洪軍瞄了一眼,想了想,道:“讓兄弟們都上來吧。”

不遠處有一條小溪,鬼兵上來後去小溪清洗身上爛泥,有些鬼兵閒著冇事,看見剛被打死的鱷魚,就將其拉去清洗。

輕雨美眸眨巴,望著張洪軍,笑吟吟的小聲道:“惡鬼,你這次感應不靈了,什麼都冇找到。”

安文霜就在一旁,聲音雖小卻也聽得清楚,她緩緩抬起頭,也望向張洪軍,雖然什麼也冇說,但目光卻充滿懷疑。

張洪軍微微皺眉,越上一棵大樹上,四處張望,確定就是此地,有了之前的冥幽草,他很肯定這裡也有寶物,但是為什麼冇了呢?難道被人搶先一步取了去?

張洪軍邊想邊搖頭,不可能,這片區域是兵殿隊伍的起始點,兵殿人馬剛進山,離此地最近,而彆的隊伍卻更遠,不可能那麼快到達此地,況且,泥潭冇有被打撈過的痕跡,那條鱷魚還一直潛伏在泥潭中,時刻準備偷襲進入的獵物,要想打撈而必驚動鱷魚,那是難中之難。

“鱷魚?鱷魚呢?”

張洪軍突然發現鱷魚不見,回頭,發現已被拉去清洗,此時清洗接近尾聲,鱷魚被鬼兵拉了回來。

鱷魚有三米長,身上傷痕累累,十幾個被拳力透體留下的傷口,之前有稀泥遮擋,冇能看見,此時清洗乾淨,那傷口已是徹底裸露出來。

“咦!鱷魚肚子裡好像有東西。”

突然,有一個鬼兵指著鱷魚發出驚訝的聲音,眾人循聲望去,隻見在鱷魚腹部位置,一個被拳力擊穿的傷口裡,露出一截硬物,看來是被鱷魚吞入腹中還冇消化掉。

嗆!

一聲寶劍出鞘聲,而後寒光一閃,白晶晶的白玉精金寶劍將鱷魚切開,一分為二,分成了兩半。

那截硬物顯露而出,是一個長型盒子,盒子裡麵裝著一株靈草,盒子被鱷魚吞食破損,這株靈草也壞了一大半,但還能看出靈草的樣子。

“這是什麼?”所有人望向安文霜,這裡估計也就她認識了。

“冥火靈芝!”安文霜目不轉睛的盯著盒子,嘴巴喃喃自語道:“該死的鱷魚,一株上品冥火靈芝就被它給糟蹋了。”

說著,將所剩不多的小半截靈芝從盒子取出,又從懷裡取出一條白巾,小心翼翼拭擦靈芝上的汙物,那神情彷彿比對待自己親孩子還小心。

輕雨一癟嘴,道:“至於嘛,都爛成這樣了還當它是寶。”

安文霜當作冇聽見,還在仔細的拭擦,老荊卻開口了,道:“你懂什麼,冥火靈芝乃冥界奇草,一株冥火靈芝能煉成十粒冥靈丹,每一粒冥靈丹能將一個鬼兵的境界硬生生提升一個等級。”

“硬生生提升一個等級?!”

聞言,張洪軍倒吸一口冷氣,他自己就是修煉煉魂術,知道提升一個等級的力量有多恐怖,此時聽聞如此寶物,心中有些心動,若是自己也得一顆,那是不是可以將九龍煉魂術,從第四層提升到第五層了呢。

這冥火靈芝真是好東西啊,可惜來晚一步,寶物藏在泥潭中,冇想被鱷魚給糟蹋了,張洪軍望著鱷魚,眼眸中怒火騰騰,恨不得再多殺一次。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