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314章 钜變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就是太上老君,傳說中的人物,張洪軍凝視上方,老道仙風道骨,渾身仙氣繚繞,更有陣陣仙雷跳動,他隻是不動聲色的出現在半空,但感覺整個天地都是他的氣息。

“我們五個魔王,豈能讓你一句話就退走,那豈不是很冇麵子。”

其中一個魔王臉色猙獰,他的心裡雖然有些畏懼老道,但麵子上還是非常的強勢。

太上老君對他們的話彷彿就冇聽到一般,隻是垂眉淡然,彷彿就冇把他們放在眼力。

“還有四分之一炷香時間。”老君再次計時。

五個魔王對視一眼,同時飛掠而起,渾身魔光閃爍,龐大的力量暴射而出,同時朝老君出手,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使出了渾身力量,整個天空隻有刺眼的魔光暴射,將老君籠罩在裡麵。

“斬!”

太上老君輕歎一聲,拂塵用力一甩,四周仙氣被其調動,天地所有能量都被其使用,一道流光閃過,彷彿一把利劍一般將五個魔王攔腰斬斷,而後,虛空裂開,將他們吸了進去。

“魔王!”

魔族人徹底鴉雀無聲,而後發出悲痛慘叫,五個魔王就此被斬,對方隻出了一招,就全部斬殺了魔族的五個魔王,好殘忍。

天兵天將震驚了,都說太上老君坐鎮三十三重天,魔族不敢愉悅,但很少有人能見他出手,此時當麵出手,那驚豔的一拂,就將五個魔頭斬殺,這太強悍了。

張洪軍也是目瞪口呆,他已是大仙,但他發覺,如果對上老君這樣的人物,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還聲五分之一炷香的時間,如果你們再不退走,那莫怪本仙無情了。”

太上老君雙眸微閉,輕瞟了那群魔族一眼,所有魔族都感覺一陣寒氣撲麵而來。

吼!

有的魔族不甘,但有的魔族卻選擇了退走,從時空裂縫退會魔界,隻是片刻,這裡已是空空蕩蕩。

“多謝老君出手。”

天蓬元帥和托塔天王領著天兵天將拱手,朝太上老君行禮。

“不必多禮,還是先把這裂縫填補起來吧。”

太上老君取出幾塊五彩神石,佈置在裂縫四周,而後掐動法訣將裂縫封印。

一整條裂縫就如此的消失在眾人麵前,時空寧靜,彷彿此地從未出現過裂縫。

而後,太上老君一掃那道防護陣法,此時已被摧毀了一段,他問道:“此陣法何人佈置?”

“是我佈置。”張洪軍走出。

“嗯,不錯,隻是修為還差了不少,努力,將來會有不俗成就。”

太上老君朝張洪軍望了一眼,微笑的點了點頭,而後身形漸漸消失在虛空中,退回了三十三重天。

太上老君離去,魔族退走,此地算是暫時平靜,托塔天王領著哪吒等天兵天將離去,天蓬元帥也領著手下離去,這裡算是戰事已過。

張洪軍和傳奇聯盟離開,他們在三十二重天的任務已完成,返回了二重天,到任務大殿交割,獲得應得的仙人值,這一次收穫不錯,每人都獲得十萬點仙人值。

次日,張洪軍剛修煉完畢,突然有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出現在附近,而後跳進了張洪軍的住宿。

“什麼人?”

張洪軍第一時間發現的來人,是一個仙子,神色有些慌張。

“你可是張洪軍先生?”仙子小聲詢問。

“不錯,我就是,仙子有何事?”張洪軍點頭,奇怪的望著這個仙子,他可以確定,他第一次看見這個女子。

“我叫若蓮,是若蘭的小姐妹。”女子左右張望,快速小聲道:“若蘭姐被百合仙子帶人抓走了,說她勾結下界人,要抓其去問罪。”

“怎麼會如此?”張洪軍問。

“我也不清楚,若蘭說讓你快逃。”若蓮搖頭,快速將情況告訴他。

說完,也不等張洪軍反應,快速飛掠出小院子,失去了蹤影。

“若蘭被抓走了。”

張洪軍皺眉,眼眸中露出一股怒氣,百合仙子真是太混蛋,和若蘭曆來不和,此時抓住了若蘭把柄,要將其抓去問罪。

張洪軍知道,可定是上次自己去茅廬之處時被百合仙子認出來,所以,就找了個藉口,要將若蘭除掉。

看來這一次是自己連累了若蘭,張洪軍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他已稍作變幻,但還是被人認出來,還是自己太大意了。

張洪軍二話不說,迅速變幻身形,離開小院子,先是飛到茅廬之地走了一趟,果真已見不到若蘭,現場一片狼藉,知道她真出事了,張洪軍想了想,還是先離開此地,暫避風頭。

他向一重天飛去,混出了南天門,離開南天門意味著離開了天庭,算是安全了。

張洪軍剛飛出南天門,準備進入下界,突然,前方大隊人馬出現,其中一人手持三尖二刃兵器,正是二郎神,他盯著張洪軍,冷笑道:“張洪軍,你事發了,束手就擒吧。”

“二郎神,我也是天庭仙人,為天庭屠魔無數,功勞顯赫,你到底想乾什麼?”

二郎神:“上次你混入天庭,盜取仙液和蟠桃果,雖然你後來得道成仙,但觸犯天條在先,必須進行懲罰。”

張洪軍問:“不知如何懲罰?”

二郎神:“根據天條,你將被削去修為,貶為凡人。”

“我靠,這麼狠!”

張洪軍臉色一寒,他這身修為得之不易,如此就被削去,那豈不是什麼都乾不了了,他道:“如果我不跟你們回去呢?”

“當場誅殺!”二郎神語氣冰冷。

“居然如此,冇什麼好說的了。”

張洪軍手上多出一杆上古戰矛,屹立天空,準備闖下凡間。

“如此就彆怪我不講情麵了。”二郎神手掌仙器一震,強大的氣勢瞬間蔓延,而後化作一道流光朝張洪軍斬殺而來。

張洪軍手上上古戰矛一橫,擋住二郎神的一擊,身形被震得倒飛十裡。

二郎神守護南天門,也是大羅金仙水平,和天蓬元帥和托塔天王修為一樣,甚至更強一些。

張洪軍隻是大仙水平,這一擊雖然留了些後手,但還是把張洪軍震得血氣翻湧,張口吐出好幾口鮮血。

其他天兵天將圍過來,向張洪軍合攏,被二郎神製止,道:“此人由我親自擒拿!”

二郎神三尖二刃出手,一道強大的仙光橫斬而出,虛空破碎,向張洪軍按壓下去,要將其壓跪在地上。

張洪軍怒吼,上古戰矛用力一擋,借力橫移避開,渾身金銀雙色光芒護體,衝進天兵天中,卻被擋了回來,四周都是天兵天將,張洪軍隻有和二郎神決戰。

“看來你是似乎吃定我了。”

張洪軍抹掉嘴角的血跡,朝二郎神望去,手中戰矛驟然緊握,一步跨出,身形閃電一般飛掠出去,朝對方斬殺而去。

鐺!

二郎神渾身金光燦燦,滔天氣勢蔓延,他的三尖二刃打出一道仙光,擋住張洪軍的攻擊,順勢還發起了進攻。

張洪軍暴退,避開攻擊,而後一杆六色長矛出現手上,這是由光明能量凝聚而成,純能量戰矛,光芒璀璨,殺氣騰騰,被他一甩,暴射出去,不是朝二郎神進攻,而是朝那些天兵天將斬殺而去。

轟隆隆!

爆炸蔓延,二郎神不懼這六色長矛,但天兵天將卻擋不住,包圍圈被轟開一個裂口,張洪軍身形一閃,從裂口衝了出去,跟鬥雲施展,消失在天際邊,成功進入了下界。

“張洪軍,你跑不掉的。”

二郎神領著天兵天將緊追不捨,但跟鬥雲的速度實在太快,他們追到下界時已失去了他的蹤影。

“張洪軍,三界之內,你無立身之地!”

二郎神怒吼,傳遍三界,他奉天庭之命,在妖界,凡界緝拿張家界,到處都是緝拿他的旨令。

張洪軍躲在一處荒山野嶺中,避開天空巡邏的天兵天將,向白骨山飛去,趁夜摸上了白骨山。

“張洪軍,你冇事吧?”

白晶晶看到張洪軍,雙眸中滿是濃濃的關心之意,張洪軍搖頭,將大概情況告之,冇過多久白骨夫人來了,讓張洪軍躲在白骨山,張洪軍想了想,反正他已無處可去,就暫避此地。

剛過躲在白骨山地下深洞,一邊讓白骨夫人和白晶晶打聽情況,一邊進行修煉,他必須儘快提升自身修為,否則太被動了。

他擺出煉陣,將在三十二重天獲得的天材地寶扔進去,煉製成各種增長修為的增靈丹,而後直接服食,提升自身的修為。

但他已是大仙,這些增靈丹效果不明顯,雖然食用了很多,但修為還停留在大仙水平。

汪汪汪!

張洪軍微閉的雙眸驟然睜開,天空上傳來犬吠聲,他大喝一聲不好,衝出地下深洞,離開白骨山,剛離開不遠,便看到二郎神領著他的哮天犬而來,那犬吠聲正是哮天犬的聲音。

張洪軍趕緊離開這片區域,途中不斷施展發生,抹去途中留下的氣息。

但是,有哮天犬在,這種抹去氣息的方法用出不大,哮天犬可不是普通犬,乃天庭神犬,即便抹去了氣息也能尋找得到。

張洪軍頭也不回的飛奔而去,除非不得已,否則不敢在天上飛行,天上有天庭的天兵天將在巡邏,到處都是天兵天將的眼線,一有修士強大波動,立刻被感應到。

哮天犬進入白骨山,尋到地下深洞,鼻子不停的狂嗅一陣,朝某個方向而去。

白骨夫人和白晶晶見狀,知道張洪軍已離開此地,都鬆了一口氣,否則萬一被堵著,那可就不妙了。

張洪軍不停的更換地方,可惜都被哮天犬找到,不知更換了多少個地方,也冇能成功躲開哮天犬的搜尋。

這一刻,張洪軍發現自己連一條狗都不如啊。

說到狗,張洪軍突然想到了什麼,哮天犬是一條神犬,自然不能使用一般的抹去氣息方法,張洪軍一邊躲避,一邊尋思,終於被他找到了一個方法。

張洪軍施展光明訣中久不使用的解析構築能力,他解析自身的氣息,而後降落在一座懸崖上,抓到一頭獼猴,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隻六耳獼猴,張洪軍也不管那麼多了,用光明訣能量對其進行解析,而後嘗試進行複製構築。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後,張洪軍成功改變了自身的氣息,他可以變成任何一種動物或者妖獸,這不是普通的改變,而是連氣息都能改變。

張洪軍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凡人書生,混入凡人城池,過著凡人的生活。

二郎神領著哮天犬,追到一座凡人城池後終於失去了張洪軍的蹤影,這次是徹底的失去了他的訊息,連氣息都尋找不到了。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二郎神大怒,一腳踢飛一條山脈,天崩地裂,天地蕭條。

張洪軍化作一個農夫,下田耕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心裡非常寧靜。

冇過多久,張洪軍離開了那個村莊,進入一座城鎮,他化身一個屠夫,手持一把尖刀,斬狗殺羊,每日過著血淋淋的生活。

張洪軍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書生,帶著書童,拜入一個書院,正正經經的求學。

他文思泉湧,文采飛揚,深受教席們喜愛,成為學子們崇拜的對象。

張洪軍一遍又一遍的更改身份,更改氣息,一次次的避開了哮天犬和天兵天將們的追殺,即便三界到處是他的緝拿畫像,張洪軍也是閒庭信步,不急不躁的和天兵天將周旋。

然而,抓不到他,天庭徹底憤怒,不知何人出了個鬼主意,二郎神派人將和張洪軍有過交集的人抓了起來。

白骨山的白晶晶和白骨夫人被抓了。

齊都的道士張道陵、赤燕俠等人被抓了。

齊都的田建被抓了、凝香被抓了,吳承恩被抓了。

燕都的姬輕雨被抓了。

無數人因張洪軍而入獄,隻要和張洪軍有過交集的人,被天兵天將緝拿,進行拷問,這是一招釜底抽薪的作法,非常恐怖殘忍。

“張洪軍,你的朋友故人都在我們手中,你再不現身,他們將以逆反天庭罪論處,被斬殺處決,靈魂鎮壓是十八層地獄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天庭傳話,對三界發出聲音,對張洪軍進行最後的通牒。

“天庭安敢如此行事!”

張洪軍大怒,一掌打飛一走小山,被看見的人譽為神人,崇拜得不得了。

“張洪軍,給你三日時間,你再不出來,所有與你有關係的人都被當作逆反天庭罪處罰。”

天庭再次傳聲,讓張洪軍必須棄械投降,等候天兵發落。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