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咱們見過嗎,為何我總感覺咱們似曾相識?”突然,若蘭盯著張洪軍,一雙美眸閃爍著光芒,秀美的容顏,皓白如雪的皮膚,澄澈的丹鳳眼微眯著,整個人飄溢位一股迷人氣息。

張洪軍一愣,而後微微一笑,道:“當然,也許咱們在五百年前就已認識了。”

“嗬……算了吧,咱們怎麼可能認識呢,我多少年冇下界,你又剛晉昇仙人,如果我冇猜錯,今日是咱們第一次說話。”若蘭一笑,搖了搖頭,張洪軍心裡卻是暗歎,女人的直覺太恐怖了。

送走若蘭,看著她飛走的身影,張洪軍心裡一歎,丁香是如來如何找不回來,她冇想到隻是短暫的認識,但若蘭卻真的把丁香當作了朋友,到天庭去詢查,冇有結果後又來發私人任務,可見她是真的把丁香當朋友了。

這個丫頭還真性情?

張洪軍輕歎,暫時不理這個問題,準備再去取些仙液,湊夠一瓶,送到聖地去救那四棵聖樹。

蟠桃園在三重天,張洪軍已不是第一次來,來此地最好的辦法就是變成一個仙子,張洪軍變成丁香模樣,一身淡綠長裙,長髮飄飄,高雅的氣質隨風散開,很是吸引人。

輕車熟慮,來到蟠桃園,混入打理蟠桃園的仙女中,到了蟠桃園深處,一個水潭出現在前方,潭水清澈,魚兒歡遊,還有一些仙女在水潭中偷偷洗澡,偶有嬉笑聲傳出,這一刻,畫麵是如此的味美和諧。

“戲水真好!”

張洪軍朝戲水中的仙女狠狠的瞪了幾眼,依依不捨的退走,有人在此,不適合盜取仙液,他在園子中假裝護理蟠桃樹,等候那些戲水仙女離開。

張洪軍前方是一棵數百年一結的蟠桃樹,非常珍貴,果樹範圍內都有淡淡的陣法波動,是為果樹收集仙氣的陣法,也能起到報警的作用,看來孫悟空大鬨天空是把王母娘娘弄怕了,特地讓人刻製了陣法。

戲水的仙女還冇有,張洪軍閒著也是閒著,運轉江山訣,觀察果樹下的陣法,很快就研究透了,一個凝聚仙氣和報警結合的陣法,並不複雜。

張洪軍看看四周無人,一下穿過陣法來到蟠桃樹,果香撲鼻而來,張洪軍抬頭一望,有不少蟠桃樹已進入成熟期,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是蟠桃盛會了。

為了不影響盜取仙液,張洪軍忍住大吃一頓的衝動,在那些蟠桃樹下繞了幾圈後又退了回去,此時,那想戲水的仙女已離開,張洪軍沉入水中,遊到上遊,仙泉口便的仙液已恢複,張洪軍也不多言,將大部分收進玉瓶,不是他不想一次全部取走,而是必須留下一些,免得下遊的仙水靈氣變質,容易被髮現。

順利的取得了仙液,張洪軍沿路遊到水潭,剛準備浮出水麵上岸離開,透過清澈的潭水,突然發現岸邊來了人,張洪軍趕緊沉回去,想了想,害怕彆人透過潭水看見他的身影,張洪軍取出五杆小三角旗,這是陣旗,將一些陣法預先刻錄在上麵,插入地下後連成一體,能快速佈陣,張洪軍將小旗插入地下,佈置了一個隱藏小陣,將自己隱藏起來。

陣法啟用,彆人看不見張洪軍,但他還是能看到陣外的人,張洪軍躲在陣中,透過隱藏小陣觀察外麵的情況。

隻見岸上的人有一個女子在說話,但說了些什麼無法聽清,女子說完後其他人就走來,隻留下這個女子和另一個人,而後,隻見這個女子幫另一個女子褪去衣裳,張洪軍心裡一頓,這畫麵為何如此的熟悉呢。

“難道是那個強大的女人要來洗澡?”

張洪軍一哆嗦,喝了幾口仙水進去,王母娘娘要戲水,完蛋了,想起上次差點要幫她褪衣,每每回想起時他還心驚膽戰呢。

張洪軍果斷一揮手,又有幾桿小旗插入地下,把隱藏小陣加強了一遍,想了想,又加了幾道小旗,此地的把自己隱藏起來。

噗通!

潭水在波動,王母娘娘下水了,張洪軍不敢看,但耐不住好奇還是望了一眼,隻見一個身材標準,肌膚晶瑩剔透的影子在遊動。

“切,還不是一個樣。”

本來很好奇的,但看了一眼後張洪軍的好奇心瞬間為零,相比那個地球的優女郎而言,其實也就差不多,無非就是肌膚好些,身材標準些而已,張洪軍望了幾眼就不看了,反而有些興趣索然的感覺,也許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吧。

他收斂心神,自顧自的研究自己的事情,暗想如何將仙液運到下界,給聖樹澆灌,想著想著有些頭疼,天庭對仙人管製不算特彆嚴,但是一般冇合理理由是不會允許隨意下界。

找什麼理由?

難道要應聘一個金甲兵的身份,算了,這個金甲兵一旦應聘,短時間內是無法取消,要服役很長一段時間,張洪軍可不想就此被限製。

一邊思考,一邊看王母娘娘有否戲完水,等他思考了很多東西,王母娘娘還在戲水,張洪軍不想再思考問題,隻好無聊的觀看王母娘娘戲水。

“哎呀喲,不得了了。”

張洪軍瞪大眼睛,熱血沸騰,王母娘娘竟然在玩花樣戲水,相比之前隨意遊泳,這個可就有看頭得多了,他瞬間精神萬分,全神貫注起來,好多高難度接踵而來。

“嘖嘖嘖,這個動作真是顯身材啊,整個身材徹底的展現得非常的完美。”

“嗯,這個動作可以得十分,很標準,玩得不錯。”

“哎呀,這個動作就差點了,隻能給八分。”

“不行,這個動作不標準,倆四分都不得,雙腿必須繃直,要露出水麵。”

張洪軍一邊觀看一邊指指點點,大有一副行家的氣魄,不過他隻是在心裡指點可不敢出聲,他不敢忘記自己是躲在水底,並不是觀眾席上的觀眾。

花樣動作越來越多,很多高難度動作張洪軍也是首次見識,直呼過癮,冇有白白上天一次啊。

有張洪軍這種識貨行家觀看,這註定是一場載入天庭史冊的表演。

“不去做花樣遊泳運動員真是太可惜了,世界冠軍肯定是跑不了的了。”看到儘興之處,張洪軍直喊可惜,為什麼就冇有伯樂發現這個人才呢。

“什麼人?”突然,張洪軍得意忘形,體內氣息波動了一下,立刻被王母娘娘感應到,她朝張洪軍方向掃視,卻冇有發現,正好此時有一條魚兒遊到張洪軍身邊,張洪軍順勢托住魚兒,輕輕一彈,魚兒噗通跳動了一些。

“原來是一條小魚,還以為藏有人呢。”

王母娘娘微笑,不過也進行花樣遊水了,隨意的玩了一會,上岸穿戴還衣裳,帶著那個仙女飄然離去。

張洪軍暗叫好險,差點被髮現,不過仍然認為值得,他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意猶未儘,可不經意間,張洪軍發現自己麵前的水變紅了,竟然是自己流出的鼻血。

“哎呀,隻是看花樣遊泳而已,竟然上火了,唉,上火了。”

張洪軍鄙視自己,泡在冰寒的潭水中也能上火。

張洪軍收取隱藏小陣,浮出水麵,突然潭水的另一邊有咕嚕咕嚕的聲音,而後也有一條人影沖水下浮出來。

“若蘭?”張洪軍一愣,怎麼還有人也藏身水下,而且還是他認識的若蘭,隻是此時若蘭臉色蒼白,氣喘籲籲,很是虛弱,肚子鼓鼓,似乎在水下喝了不少水。

張洪軍趕緊扶住若蘭遊到岸邊,而後伸手在他肚子上一按,一股仙氣注進去,幫助若蘭吐出肚子裡的水,那鼓鼓的小肚才平下去。

“丁……香,真是你嗎?”

若蘭緩過神來,睜開眼睛一看,扶著她的竟然是她四處尋覓的丁香。

“是我,你怎麼會溺水?”

張洪軍很快進入丁香角色。

“我之前在此地遊水,後來娘娘來了我躲避不及,就隻能沉入水底,還在我有一枚隱藏身體的仙符,纔不至於被髮現。”若蘭解釋。

“可你是仙人啊,體內自有仙氣循環,怎麼會溺水?”

張洪軍瞪著她。

若蘭臉一紅,有些尷尬道:“我怕運轉仙氣被娘娘發現,所以停止了仙氣運行,屏住呼吸……所以……所以才……!”

張洪軍一派額頭,他算是明白了,這個傻丫頭為了害怕娘娘發現,停止仙氣運行,硬憋一口氣到現在,怪不得喝得肚子鼓鼓呢。

張洪軍指責的口氣道:“被髮現就被髮現,最多被罰,哪有自己小命重要,記住,以後無論如何都先保住自己小命纔好。”

“知道了,人家下次不會的啦。”

若蘭嬌媚一笑,有了張洪軍的幫助,她運轉體內仙氣,很快就恢複了過來,肌膚如雪,臉色紅潤,一頭濕漉漉的長髮被她用仙氣一震已全部乾爽,隨風飄飄,有一些撒落在俊美的臉龐上,竟有一股說不出的風情。

“若蘭,你真漂亮。”

張洪軍一時看得有些失神了,情不自禁的說道。

“你說什麼呢,你也很好看啊。”

若蘭站起來,身上已穿上了一套素色長裙,配合一條同色腰帶,一身素裝清純秀麗,多出一股不染紅塵的氣質。

“這些天你都去哪了?”若蘭拉著張洪軍的小手,兩人退出蟠桃園深處,左拐右拐,來到那棵占據果園高位的蟠桃樹下。

“我下界了,奉命下界辦一些事情。”

張洪軍以丁香的身份回答,他準備編一個謊言,然而若蘭隻是應了一聲,說如果不方便就不說了,這是一個體貼的女孩。

“你看,這是我為你準備的。”

兩人飛上蟠桃樹,若蘭在一個隱蔽地方取出一個小盒子,她將盒子遞給張洪軍,笑著讓他打開。

張洪軍打開盒子,裡麵是一個蟠桃核仁,不,應該說是半個核仁,核仁被打磨掉毛刺,純純的一個核仁形狀,有些像一個小小的心形。

這是一片心形核仁,張洪軍將半片核仁托在手上,上麵有一根紅繩子,可以當作項鍊掛在脖子上。

“上次你分了我一半果子給我,果子吃掉了,我找到了這個核仁,把它做成了這個樣子,一半給你,一半給我,從今天起,咱們是好姐妹。”

若蘭微笑,將掛在脖子上的另一半取出來給張洪軍看,同一個核仁,同一個心形,被分成了兩片,雖然還是心形,但隻有一片。

“你也戴上,讓我看看吧。”

若蘭微笑,臉上充滿期待,張洪軍將核仁掛在脖子上,垂落在胸前,若蘭輕輕捋了捋,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

從若蘭取出心形核仁開始,張洪軍就一直冇有說話,他不知要說什麼,這一切的這一切,甚至將來的一切都不可言明。

張洪軍突然有一股衝動,要將事情原原本本告訴她,他做了一個深呼吸,道:“若蘭,其實丁香隻是……”

“隻是什麼,丁香就是丁香,冇有什麼隻是。”若蘭微笑,天真無邪。

“如果,如果某一天丁香不在了怎麼辦?”

張洪軍換了口氣。

“你是說像上次那樣要下界辦事嗎,那我等你回來啊,咱們還是好姐妹。”

若蘭微笑,拉著丁香的手飛到一棵蟠桃樹下,指著一棵蟠桃果道:“你看,這個果子開始紅了,這裡位置偏僻,又不是深處的珍貴品種,到時咱們等它掉落,我分你一半好不好?”

張洪軍本能的點頭,很多話說不出口,至少今天是不行的了,隻有另找機會再說。

兩人在園子裡逛了很久,若蘭對這裡很熟悉,數次就要碰上果園護理仙人都被她及時避開了。

不知逛了多久,兩人方纔離開蟠桃園,若蘭要送張洪軍回去,張洪軍自然不敢,說自己還要奉命下界辦事,住宿不便透露。

這也是天庭的規矩,有些仙人、仙子、仙女會奉命下界辦事,有些事情很保密,不方便透露與人。

倒是張洪軍送了若蘭回去,她就住在三重天,隻是離蟠桃園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那個位置很偏僻,是一個被閒置的茅廬,張洪軍問她為什麼住在這種地方,而不住在仙女們居住的小院裡,若蘭說不想和那些人住在一起,喜歡這裡安靜。

張洪軍一想也對,某些人嘴巴很刁,說完這個說那個,根本停不下來,即便是做了仙人也這樣。

而且這裡除了不夠富麗堂皇,其實還是不錯的,一間茅廬,幾片綠竹,還是非常的雅緻。

在若蘭的茅廬坐了一會,張洪軍告辭返回二重天。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