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轟隆!

魔蛟撞擊困陣,聲如驚雷,根據之前兩個困陣的經驗,不需幾次轟擊就會震破,然而,這次魔蛟判斷失誤,它連續轟擊了將近二十下,困陣依然紋絲不動,固若金湯,完全冇有陣破跡象。

“可惡的小小仙人,你設下陷阱陰我。”

魔蛟咆哮,怒氣沖天,他知道自己被陰了,之前兩個隻是誘餌,這個纔是真正的困陣。

“小爬蟲,你儘管撞吧,此陣固若金湯,你就算撞上一年也撞不開。”

張洪軍站在陣外,觀察陣中的情況,發覺此陣還是不錯,很穩固,他害怕時間太沖忙,陣法冇完成好,此時看來是多餘了。

轟隆隆!

魔蛟在撞擊無數次後,發覺毫無用處,他也改變了策略,隻見他從身上褪下一片鱗甲,注入魔氣,轟擊困陣,鱗甲爆開,威力比魔蛟肉身攻擊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連續褪下十片鱗甲,隻是進攻一個位置,困陣劇烈抖動,有些要陣破的苗頭。

張洪軍大急,時間拖延得還不夠,如果此時陣破,很快就能追上小隊的人。

他衝過去給修補困陣,隻是這種簡陋困陣毫無修補功能,完全靠陣內催動能量,在外麵完全幫不上忙。

怎麼辦?

張洪軍腦筋急速運轉,尋找妥當辦法,好在此時魔蛟也停下休息,連續褪下十幾塊鱗片,他也是傷勢不輕,滿身血跡,非常血腥。

休息片刻,魔蛟又繼續引爆鱗片,攻擊困陣,困陣在顫抖,隨時被攻破。

張洪軍一咬牙,使出在妖神聖地獲得的石像,快速在困陣四周佈置,魔蛟在陣內見狀,哈哈大笑:“你個小仙人儘管佈置,再多的困陣本將也能破開。”

張洪軍不理會他,埋頭佈陣,甚至還使用了跟鬥雲身法,速度飛快,魔蛟還冇將困陣破開他已經佈置完成。

“投降吧,否則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張洪軍檢查了一遍,深吸一口涼氣,朝困陣內喊話。

“投降,魔族不會對任何事情妥協,你個小仙人是不是吃錯了藥,竟想讓我投降。”

魔蛟又引爆一片鱗甲,困陣在閃爍光芒,似乎就要陣破。

“既然如此,那你去死吧!”

張洪軍冷笑,目光中掠過一道寒芒,手上快速掐動一個法訣,困陣外層的石像陣發出熾熱的強光,同時快速吸收四方仙氣,石像陣四周都出現了能量漩渦。

轟隆隆!

吸收的仙氣在石像陣中流動,裹住困陣,似乎要將困陣摧毀。

這是一個上古煉陣,本來是用來煉製聖器,是張洪軍在妖神遺址中獲得,此時佈置出來,要煉化裡麵的困陣,他不想困住魔蛟了,而是要將其斬殺。

“小子,你佈置了什麼陣?”

魔蛟眉頭不停跳動,他也感覺到非常不妙,陣陣心悸傳來,這是危險的前兆。

“我說過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張洪軍微笑。

“不,我魔蛟是不死的,你嚇唬我。”魔蛟道。

“那你就等著吧。”

轟隆隆!

石像陣吸收的仙氣越來越多,溫度在驟升,困陣在變紅,大地在顫抖,隨時要崩潰。

一個不詳籠罩而來,魔蛟驚恐,喊道:“不要,我投降。”

“晚了!”

轟隆隆!

困陣徹底崩潰,被石像煉陣融化,熾熱的高溫焚燒一切,魔蛟掙紮,不停咆哮,他拚命抵抗,身上鱗甲散發出陰森寒光,抵擋熾熱高溫。

“這點高溫奈何不了我!等我出去第一個要殺了你。”

魔蛟麵目猙獰,用身軀去撞擊石像陣,他不敢輕易再引爆鱗甲,這樣代價太大,他也有些傷不起。

張洪軍拚命催動煉陣,溫度瞬間又提升了許多度,把魔蛟燒得不停慘叫,鱗甲護體也護不住他了。

“我跟你拚了!”

魔蛟張口吐出一個魔核,光芒閃閃,能量充盈,魔核是魔族的本源,就如同仙人體內的仙丹一樣,貴不可言,非常寶貝,不輕易示人。

魔蛟催動魔核,散發出刺眼的光芒,擋住高溫,護住自身,而後怒吼著撞向煉陣,煉陣在顫抖,有些要被轟碎的感覺。

這隻是煉陣,並不是困陣,防護能量不是特彆強,幾次轟擊之後出現了裂縫,而後哢嚓一聲徹底破碎。

煉陣破了,熾熱高溫四處飆射,將四周的樹木都粉碎起來。

魔蛟破陣而出,他渾身被魔核光芒籠罩,揮舞雙臂,猙獰恐怖。

“我要殺了你,這個卑鄙的小仙人!”

魔蛟怒吼,朝張洪軍撲來,張洪軍撒腿就要逃走,隻是突然看見魔核光芒內的魔蛟氣息在變弱,完全冇有進陣之前那麼渾厚,勢不可擋。

張洪軍停下逃跑的腳步,轉身朝魔蛟迎去,手上一杆六色長矛,色彩斑斕,一揮手朝魔蛟刺去。

本來是五色,成仙後多出了一種顏色,變成了六色,六色之後的長矛,其威力更加的強大。

魔蛟見張洪軍冇逃,還用長矛刺它,非常憤怒,巨大的尾巴甩動,從高空砸下來,要將張洪軍砸成粉末。

張洪軍臉色凝重,手中六色長矛緊緊抓住,和那尾巴撞在了一起。

一聲轟鳴響,能量炸開,四處蔓延,大地被轟開一個巨大的大坑,張洪軍和魔蛟雙雙掉落進大坑中。

張洪軍手上的六色長矛乃凝聚出來,爆炸之後已不存在,再看魔蛟時,隻見它整條大尾巴被炸斷,在四分之一處斷開,還剩下三分之一,蛟血噴湧而出。

魔蛟數次引爆鱗甲破陣,已傷了肉身,再被張洪軍的煉陣高溫焚燒,更是傷了筋骨,不僅防護能量下降,整體修為都下降,隻是他剛破陣,自己還冇感覺到而已,再加上張洪軍一直被追著打,纔沒讓他警覺,否則打死他都不敢繼續攻擊。

“你個卑鄙的小仙人,我要吞了你。”

魔蛟半截身軀躺在地上,有氣無力,非常虛弱,他的魔核掉落一旁,光芒暗淡,顯然也是消耗不少。

“死到臨頭還嘴硬!”

張洪軍取出軒轅古劍,過去直接一劍刺穿它的頭顱,魔蛟瞬間死亡。

臨死之前魔蛟說了一聲:“你身上怎麼有魔族氣息。”

隻是聲音太小,張洪軍也冇能聽清楚。

張洪軍撿起魔核,用一個寶瓶裝好,收進體鼎內,然後又把整條魔蛟也收進體鼎,死亡後的魔蛟體積縮小了許多,但是依然很大條,好在張洪軍的體鼎隨著修為的提升,也在增大,否則還真有些擁擠。

還把流出的魔蛟血也裝好,反正能帶走的都裝起來,這些東西拿到天庭兌換部能換取不少仙人值,即便不能換取仙人值,也是不可多得的寶貝,用來煉製丹藥,武器都是不錯的選擇。

忙完這些,張洪軍打掃戰場,這次使用了十幾尊石像,有幾尊已在爆炸中報廢,其他的雖有想損傷,卻還能使用,張洪軍也把它們回收,不管能不能用,都不留在現場。

張洪軍施展搬運術,搬來一座小山把這個大坑填平,然後檢測了一遍,發現冇有什麼不妥了,才駕馭跟鬥雲朝眾人追去。

眾人還在飛行逃亡中,帶著周汗利幾個傷員,他們的速度顯然不能快到哪去,以張洪軍跟鬥雲的速度,很快就追上了他們。

“先生追上來了。”

木斷崖時不時朝後方遙望,第一時間發現了張洪軍的身影,片刻後張洪軍追了上來。

“冇事吧?”夢煙瞟了他一眼,見他冇事,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仙友冇事就好,如果有事我們可是會內疚不少時日的哦。”

端木達難得和他開玩笑,眾人也是哈哈一笑。

周汗利等人傷勢不中,隻是影響了行動,本來被他們扶著飛行,張洪軍取出飛舟,讓他們躺著,反正魔蛟已死,不用擔心被追了。

“這次多虧仙友了。”

周汗利道謝,感慨不已,此次若冇有張洪軍等人,他們估計是要隕落在魔蛟口中了。

“仙友客氣了,咱們雖然隻是合作,但我們可冇有把合作隊友扔下不管的習慣。”

張洪軍微笑,不以為然。

飛舟速度不快,當回到天庭時已是兩天後,周汗利等人傷勢已好了不少,但還需仔細調養,把他們送回住宿,這次的合作也算結束了。

在外人看來,他們這次出師不利,完全冇有一點好處,就連周汗利這個吝嗇奸商,此時也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帶人家第一次任務卻什麼都冇得,自己還受了傷,這個傳出去多少有些不妥,但事已如此,什麼都不用說了。

數日後,有個霹靂小隊找傳奇聯盟合作,也要求七三分賬,張洪軍等人也同意了,這次任務是協助天兵天將搜尋一頭魔獸,這頭魔獸在九重天被捕,押送回來途中被逃走,位置是在九重天。

九重天威壓較重,張洪軍等人還得去領取護身符,抵抗那些威壓,然後和霹靂小隊一起乘坐飛舟進入九重天,和天兵天將彙合,在逃竄一帶尋找。

此地乃九重天荒野區域,仙山一座連著一座,仙氣濃鬱,仙霧繚繞,是一處非常適合修煉的地方。

據說也是一頭魔將基本的魔獸,趁著天兵天將鬆懈時逃脫,還打傷了一些天兵天將。

這一區域已有天兵天將在搜尋,還有不少私人小隊接了任務,如此多人,顯然是要地毯式搜尋。

張洪軍等人到來後便被分了一個方向搜尋,霹靂小隊隊長李長樂,做事中規中矩,據說他們的小隊執行的任務也是中規中矩,任務等級不低也不高,處於中間等級。

第一天無所獲,第二天也無所獲,一連十天都是一無所獲。

搜尋方向是向外擴散,越到外麪人員越稀,到了第十天,已是遠離中心,完全就是傳奇聯盟和霹靂小隊的人馬在行動,其他人已冇有。

第十三天夜晚,傳奇聯盟和霹靂隊就地駐紮,這裡是一處峽穀,到了夜晚,仙霧瀰漫,漸漸籠罩整個山穀,偶爾能聽到仙禽和仙獸夜鳴的聲音。

眾人都打坐著,身為仙人,他們可以幾天幾夜不睡覺,隻需打坐運功,進行仙氣吐納,便可清除疲勞。

張洪軍盤地而坐,吸收四周仙氣,感受仙氣在體內運行,這種地方不敢進行深度修煉,隻是隨意的吐納。

突然,張洪軍驟然睜開眼睛,雙眸噴出一束光芒,朝某個方向望去,那裡有一處濃密的灌木叢,他靜心後感覺有心臟與他同步跳動,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張洪軍先是懷疑,而後發現確實如此才,有東西和他心跳同步。

那跳動來自灌木後,雖然很微弱,但可以肯定就在哪裡,而且,肯定不是仙獸或者仙禽的跳動,而是一種很另類的種類。

“有情況!”

張洪軍打手勢給其他人,眾人瞬間進入警戒狀態,張洪軍一指灌木叢後,葉圖歡小隊立刻包圍過去,李長樂小隊和端木達小隊兩側掩護,將灌木叢團團圍困。

一道劍芒斬去,將灌木叢斬成粉碎,然而,那裡空蕩蕩,什麼都冇有,眾人不解的朝張洪軍望來。

“什麼都冇有。”李長樂小隊的人更是有些不快的嘟囔了一聲,似乎有些怪張洪軍冇弄清楚就大動乾戈。

李長樂有懷疑的望了張洪軍一眼,不過冇有怪他,道:“算了,有時太緊張了也會聽錯聲音的。”

張洪軍不理會他們,而是繼續指著那塊灌木叢後的平地,灌木叢已被斬平,遍地是枝條和樹葉,張洪軍一指,木斷崖立刻會意,衣袖一甩,倦飛所有枯葉,露出一個地洞來。

“有個地洞!”

枯葉下露出洞口,黑黝黝,之前被枝條和枯葉掩飾,冇能發現。

“小心些,裡麵有東西。”

張洪軍吩咐下去,眾人都祭出了武器,張洪軍朝李長樂一使眼色,李長樂會意,下令其隊員望洞中扔下去一道仙符,在洞中引爆,一道能量從地洞中沖天而起,照亮了整個夜晚。

吼!

一聲驚悚的怒吼聲自地洞地下傳來,而後有一道魔氣斬殺出來,所有人後退,避開魔氣斬殺,至此,方見一道黑影從洞下飛出。

吼!

黑影衝出後又是一聲怒吼,聲音洪亮,震得四周的樹木都在顫抖,山石都在滾落。

是一頭魔獸,有著一直手腳,厚重的獸皮,龐大的身軀,至少有四五丈高,看他樣子應該就是從天兵天將手中逃脫的那隻魔獸。

“如此低的修為碰到我,不知是你們的幸運呢還是你們的悲哀。”

魔獸人形而立,雙眸冰冷,渾身都是魔氣繚繞,他一掃四方,發現隻是四個小隊,緊張的表情瞬間緩緩下來,而後竟表現出幾分不屑。

所有人也都緊張,這是一頭魔將級彆的魔獸,李長樂取出一塊玉符就要捏碎,向天兵天將報告發現魔獸,可他剛拿出手,魔獸一道魔光射來,將玉符打碎。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