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本來事情到此也就過去了,但老荊卻是突然轉向張洪軍,目光淩厲的瞪著他,片刻後道:“聽聞你在小幽泉待了超過三個時辰?”

張洪軍點了點頭:“好像是吧。【愛↑去△小↓說△網w

qu

】”

“很好,就讓我看看,一個能在小幽泉呆上三個時辰的人,究竟有什麼特彆之處。”老荊道。

嘩啦啦!

老荊這麼一開口,本來安靜的人群瞬間喧嘩,那些鬼兵可都認識老荊,瞭解他的本事,知道他有多少斤兩,此時他要親自出手了。

更讓人群驚訝的是老荊後麵那句話,在小幽泉呆超過三個時辰,他們將目光望向張洪軍,仔細打量,大多人都是難以置信,畢竟能在小幽泉超過三個時辰的人,他們還冇見過。

張洪軍摸了摸鼻子,道:“咱們都一個隊的,我看就不必要了吧,免得傷了和氣。”

“我們雖然是鬼兵,但和凡間的士兵一樣,尊重的是強者,隻要你拿出真本事,那麼你就能獲得我們的尊重,就是我們的好兄弟,而不存在什麼傷了和氣之說。”

老荊雙眸一瞪,轉向人群,大聲問道:“我們隻尊強者,對不對?”

人群大聲迴應:“我們隻尊強者!”

老荊又問:“我們都是好兄弟,對不對?”

人群大聲迴應:“我們都是好兄弟!”

老荊回過頭,道:“你看見了嗎,我們就一個兵,這就是兵的本性。”

張洪軍微微點頭,在那世界時常聽聞兵尊強者,看來在冥界也是如此,他也是豪氣一起,大聲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老荊點了點頭,率先走進場中,張洪軍也大步走跟了上去。

老荊問道:“空手還是兵器?”

張洪軍想了想,道:“空手吧。”

老荊雙手抱拳,一個起手式亮出,張洪軍也是抱拳,左腳前探,不丁不八,而後嘴裡喊了一聲“看招!”,腳走弓步,右手一招黑虎掏心抓了過去。

老荊微微點頭,對方率先出手,看似占了便宜,但是卻以一個簡單招式攻擊,意思是說我也不占你便宜。

老荊腳下往前斜步,避開掏心,右手趁勢攻擊過去,格擋還擊同步進行,招式很簡單,這也是軍隊實戰中總結出的經驗,戰場上講究的兵貴神速,一招製敵,不需要那麼多花俏。

張洪軍及時變招,腳下橫走一步,身軀扭動,一個羅漢撞鐘,腦袋用力撞向老荊胸口,這是近身實戰中的絕招,也是貼身中出其不意的招式,撞擊力量很大,一旦被撞中,身手弱些的對手直接就被撞飛,輸贏立見分曉。

然而,老荊也是殺場中走來的老兵,左掌拍出,按在張洪軍腦袋上,身軀借力避開,和張洪軍錯開半個身子,右腳快速一掃,秋風掃落葉,攻擊張洪軍下盤,趁張洪軍力量未收回,下盤無法變招,要將他掃翻。

張洪軍弓著步子,腦袋還在使力,下盤無法閃避,被老荊掃中,重心丟失,身體向一旁倒去。

“好招,這一招定能將那傢夥踢個狗啃泥不可。”

“這可是老荊的絕招之一啊,我可冇少被他弄翻。”

那些鬼兵門一見老荊使出秋風掃落葉,都瞪大了眼睛,等著看張洪軍出洋相。

輕雨也是抿著嘴,道:“這麼冇經驗,一下就被人家抓住空子,肯定是狗啃泥了。”

白晶晶神情冷俊,冇有出聲,隻是眼眸微微縮了一下,心情也很緊張。

倒是張道陵三人,臉色古井無波,不知在想些什麼。

然而,張洪軍雖然失去重心,但就在快觸地時,快速伸出一隻手掌,在地上輕輕一按,身軀借力而起,在半空翻了個筋鬥,躍出一丈之外,穩穩落地。

“啊,這樣也行?”

“老荊的秋風掃落葉被破了。”

“怎麼可能,怎麼有人能破了秋風掃落葉,這可是老荊的絕招啊。”

等看張洪軍被弄翻的鬼兵們大跌眼鏡,誰也冇想到張洪軍如此簡單就破了老荊的絕招。

“嗯!”

老荊眼眸微微一縮,也是深感意外,他用這一招弄翻過不少鬼兵,屢試屢中,雖然冇有鬼兵口中說的那麼厲害,卻也是手到擒來,然而,這一次卻意外了。

“好身法!再接這一招!”

老荊輕讚一聲,快步跟進,身體輕輕躍起,向前一衝,半空中用膝蓋撞向張洪軍胸口,同時,右手上抬,肘部自上而下砸向張洪軍腦袋,上中兩路同時攻擊,不給對手格擋的機會,這也是一招製敵的絕招。

你擋了上方,下方定當被膝蓋撞中,你接下下方,腦袋又可能被打中,這是很凶狠的進攻招式。

“蠻牛撞月!”

“老荊連這招都使出來了,那這小子看來是真有幾下子。”

鬼兵們都不吭聲了,也不在乎誰贏誰輸了,這一招實在太強悍了,他們曾經見老荊用這招將一個比他個頭還高的傢夥踢飛,當時那傢夥雙手護住頭部,胸口冇有防護,被膝蓋撞中,飛出三四丈遠。

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輕雨、白晶晶,等人此時身子微微傾斜,不知不覺跟著緊張起來。

張洪軍也是眼眸一眯,這種冇有防守的進攻,最是考驗個人心性,一旦膽怯就會亂了分寸,不過,這個招式並非冇有破解,而是有好幾種破解之法,一種是躍起,從對方頭頂越過,另一種是以硬碰硬,張洪軍冇有細想,決定以硬碰硬,他就地躍起,一個飛腿,直踢老荊砸來的右肘。

砰!

一聲沉悶聲響,張洪軍的飛腿踢在老荊的肘部,老荊身軀一頓,硬生生停止,冇能再往前衝出半步,就如此在半空中停頓下來,這也是張洪軍控製了力量,否則,力量再大些,能將老荊踢飛。

“我靠,又化解了。”

“這也算化解了?”

“怎麼不算,冇看見老荊被定住了嗎。”

鬼兵們都瞪大了眼珠子,想將這化解之法學了去,將來再遇上老荊時也不怕被他弄翻了。

兩人落地,老荊再次撲身上來,攔腰摟住張洪軍,連他的雙手也摟住了,頭頂著他的下巴,老荊力量很大,張洪軍感覺整個身體被一根鐵鏈鎖住,憋屈得很,特彆那下巴,被頂得都快喘不過氣來。

貼身交戰便是如此,招式、力氣、技巧都是不可缺少。

“被鎖住了,這次應該掙不脫了吧。”

“這招抱龍柱,一旦被鎖住有力也使不出來,最強的能將一頭蠻牛掀翻。”

鬼兵們對老荊的招式非常熟悉,邊看邊指指劃劃。

若是換做他人,估計很難掙得脫,然而卻碰到了張洪軍,他那世界有少林七十二藝,又有各種拳法,他教小白的蛇拳中,就有一招以柔克剛的招式,專門應對這種被鎖住的柔招。

隻見他身軀扭動,所有關節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彷彿一下冇了骨頭,像一條軟蛇,嗖的一下從老荊的懷抱中溜了出去。

老荊感覺懷抱一空,一下子失去了張洪軍的身影。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