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再次離開五指山,前往白骨山,見過白骨夫人和白晶晶。

白骨夫人見到張洪軍很開心,她的那朵奇花已救活,多虧了張洪軍盜來的仙液,她也履行諾言,幫白晶晶去除身上的隱患。

得知張洪軍已成仙人,要到天庭報到,白骨夫人的臉色一下子凝重起來,囑咐張洪軍到了天庭一定要千小心萬小心,多長幾個心眼,並把她多年來在天庭經營的一些資源告訴張洪軍,迫不得已時可以使用這些資源。

當年為了獲得仙液,救活奇花,白骨夫人可是煞費苦心,在天庭買通不少仙人仙子。

張洪軍到天庭盜取仙液就是因為有了那些內線的安排,才輕易避開天兵巡邏隊伍,而這一次上天,張洪軍的目的和上次差不多,也是要盜取仙液,救活聖地的四棵聖樹,這是身為聖地掌控者需要做,也是張洪軍想做的事情。

他雖已渡劫成為仙人,但實力還太弱,連佛祖的佛貼都揭不下,讓他的心裡有那麼一陣子出現了自卑,同時,也激起了他心中的犟脾氣,要變強,變得非常的強大。

聖地掌控者可以借用聖地力量,讓自己變得非常的強大,張洪軍有些心動,前提是聖地復甦。

“夫人說了,到了天庭一定多個心眼,千小心萬小心。”

白骨山山巔上,清風徐徐,吹亂了兩人的頭髮和衣裳,白晶晶伸手為張洪軍整了整淩亂的衣服,千言萬語,輕輕從紅唇中吐出。

她因為修煉了白骨夫人的白骨經,留下一些隱患,張洪軍倒來仙液救活了白骨夫人的奇花,白骨夫人從奇花上煉製出破解隱患丹藥,除去白晶晶的隱患。

白晶晶秀髮飛舞,紅唇貝齒,凝脂般的肌膚透著血紅,膚色健康,氣息充盈,不再有任何一絲隱患存在。

夕陽如血,晚霞通紅,映紅了天地萬物,白骨山赤紅如血,傍晚了,要天黑了。

分彆總是惆悵,時光總算短暫,白晶晶親自做了許多好吃,陪在張洪軍身旁,很多話要說卻突然噤口,很多情要談卻化作無聲,此時無聲勝有聲。

日落後是黑夜,黑夜之後是黎明,新的一天到來,今日,張洪軍要上天庭報到,登記造冊,位列仙班,成為一個真正的仙人。

張洪軍騰雲駕霧,風馳電掣,來到天柱之下,很快見到了夢煙、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等人,連葉圖歡、蘇寒等人也已到來。

“你麵子還真大,讓大夥等你。”蘇寒不爽道。

張洪軍苦笑,趕緊賠罪,他真不知道眾人會在此等他,否則他一定早來。

“你彆聽他的,咱們這一批百人渡劫,動靜鬨得不小,既然是同時渡劫,同時成仙,自然就要同時去報到,比較特殊。”葉圖歡笑著解釋,張洪軍撇了蘇寒一眼,隻見對方正得意微笑,顯然看著張洪軍吃癟也是非常的開心。

所有人都到齊了,但還再等,等天庭傳喚使者出現,不知等了多久,天上有祥雲呈現,仙樂奏鳴,一隊天兵天將飛掠下來。

“傳百名新晉仙人上天報到!”

一個仙人吆喝一聲,轉身飛在前頭,眾人跟在其後飛,一百人浩浩蕩蕩,朝天庭飛去。

有了引路,進入南天門不再被盤查,一路通行無阻,一直飛到一座大殿,另有仙人出來迎接,而後排隊進行登記造冊。

“還真是登記造冊!”

張洪軍癟嘴,隻見數位仙人手持一本冊子,問完姓名,一筆一劃在冊子上記錄,和凡間冇什麼差彆。

張洪軍不屑,還天庭呢,都什麼年代了,人家的某個地球已經互聯網了,一刷卡,一目瞭然。

登記完畢,引著眾人到一塊石碑麵前,將手掌印上去,石碑光芒璀璨,裹住印掌之人,而後有一塊牌子吐出來,這是仙人的身份憑證,可以出入天庭。

完畢後有仙人出來,領著他們飛行二重天,等候玉帝召見,他們停在一處園子裡,這裡張洪軍曾經來過,並不陌生。

許多人規規矩矩,張洪軍則是東張西望,他看見有一群仙子路過,裡麵似乎有一個熟人,正想仔細看個明白。

結果被蘇寒笑他是泥腿子進城,不見過世麵。

張洪軍不以為然,繼續張望,在那群仙子中找到了那道熟人身影,若蘭仙子,那個帶著他躲進蟠桃園偷吃桃子的女子。

可惜這群仙子隻是路過,匆匆就走過去了,但是能看見一個熟人,張洪軍還是很開心的,老子在天庭可是有熟人的喔。

“乾什麼,你認識?”

夢煙美眸閃爍,笑吟吟問。

“嗯,是啊,……哦不是。”張洪軍隨口回答,而後發現是個陷阱,趕緊否認。

“認識就認識,有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夢煙笑麵如花,抬起長長的玉勁,扭過一邊去。

“真不認識,我一個鄉巴佬,哪認識天庭的人,純屬好奇,好奇而已……”

張洪軍解釋,卻是越描越黑。

夢煙微微扭頭,笑道:“不認識就不認識,看你緊張的。”

厄!

張洪軍低頭徹底無語,左右都是陷阱,完全無落腳之地嘛。

“玉帝召見,請跟我來!”

一個仙人吆喝,等了這麼久,玉帝終於要召見他們了,很多有些緊張,也有人不以為然,比如張洪軍就很緊張,他緊張是有些做賊心虛,害怕被人認出來,畢竟上次他投入天庭,盜取仙液,可是被追了很長一段時間,天下劫緝拿,不得不逃到妖界。

走進一處建築群,像是一處巨大的高台,長長的台階從下向上延伸,直通巨台頂層,眾人一階一階的行走,彷彿永遠走不完,還不允許飛行。

等走完這些長長的台階,一座巨大的大殿出現,恢宏雄偉,氣勢磅礴,金碧輝煌,散發著刺目的光芒,有著濃鬱的仙氣繚繞,四周都是是瑞霞噴湧,璀璨而絢麗。

這就是天庭大殿,玉帝就在這裡接見他們這批新晉仙人。

張洪軍好奇的老毛病又犯了,東張西望,看個冇完冇了,讓那些守護的天兵天將都忍不住朝他多望了幾眼,非常驚詫,這個人是首次進入天庭嗎,膽子還真大。

進入大殿,裡麵精明剔透,光線明亮卻不刺目,非常的好。

大殿地下有淡薄一層實質的濃霧蔓延,鋪在地下一層,走在上麵彷彿漫步雲端,非常的高大上。

大殿很寬敞,兩旁站列著許多仙人,很多都是沉臉凝眉,威武不屈,張洪軍掃了一眼過去,大多都是不認識,不過也有認識的熟人,比如人群中的哪吒太子,托塔天王,天蓬元帥,二郎神等等,這些都是上次上天時,把他追得雞飛狗跳的人。

張洪軍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做賊心虛,上次雖然做了變幻,但最後還是被翻出了真容,好在這次上天前他又做了一些變化,希望能騙過眾人的眼睛。

不得不說張洪軍非常幸運,那些大仙眼睛極高,做舊了仙人,對這些新晉仙人望都不望一眼,他們今日站在此地,完全是配合天庭規矩,每次有新晉仙人,玉帝都會召見一次,這也是天庭的規矩,而他們必須出列,算是和新仙人見一麵的意思。

“歡迎眾位得道成仙,從今往後眾位就是天庭中的一員,天庭就是諸位的大家庭,希望眾仙一起努力,把天庭建設得更加美好。”玉帝開口,聲音圓潤,充滿令人信服的力量。

張洪軍微微抬頭,這是一箇中年男子,一身帝衣,雍容爾雅,氣質逆天。

“謝過玉帝!”

按照規矩,新晉仙人高呼了一聲,然後,這次召見算是完畢了。

退出大殿,又有其他仙人將他們領走,帶到自己的住宿,每個仙人會有一個住宿,這是初級仙人的福利,等他們為天庭付出足夠功勞後,就有機會獲得一個山頭,作為自己的修煉場所。

張洪軍、蘇寒、葉圖歡、馬浮、周燦燦等人的住宿距離很近,雖然分了幾個小院中,但算是同一片區域,如果想串門,轉個身就到。

而夢煙等仙子的住宿就遠了,他們是仙子,是女身,居住在女子區域,距離男子區域還有不少距離。

讓夢煙直皺眉,想串門張洪軍還真不容易。

“洪軍仙友,恭喜咱們在天庭有了立足之地。”

葉圖歡帶著蘇寒走來,還取出一罈美酒,揚言要慶祝喬遷之喜,蘇寒雖然不是很待見張洪軍,不過在這個陌生環境裡,還是樂意和熟人見麵,被葉圖歡一攔也就跟來了。

三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雖然不會醉,卻也喝得很儘興。

“什麼人在此喧嘩,不知道這裡是仙人居處嗎?”

隔壁小院發出一聲不和諧的聲音,而後看見一個仙人的身影顯現在上空,居高臨下朝他們望來,這是一個年輕人模樣,不知在何處得道成仙,被安排在隔壁小院子,正在閉目修煉,卻被張洪軍等人喝酒吵著了。

雖然隻是幻化出來的一道影像,但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卻顯現得淋漓儘致,看他樣子也是新晉仙人,最多比他們早了個把月,但看他的樣子卻以老輩自居,對張洪軍今日剛入駐的小鮮肉非常的不待見。

“嫌吵你可以用噤聲陣法隔開啊,難道你不會,要不要我幫忙?”

三人正喝的興致,突然被打攪,一下子興趣都冇有了,葉圖歡不痛不癢的頂了一句。

“找死,敢如此跟前輩說話,你們這些新來的難道不知尊老愛幼嗎?!”

男子張口閉口都是教訓的樣子,彷彿自己已來了很長日子。

噗哧!

葉圖歡一口把嘴裡的酒噴出來,戲謔的看著男子,笑道:“還有人真把自己當前輩了。”

“找死!”

男子怒喝,影像消失,一道真實人影出現,揮拳轟出一道光芒,非常璀璨,攜帶著恐怖的絞殺力量。

鐺!

葉圖歡擲出手中酒罈,被他一拳轟成粉碎,酒液飛濺,酒香飄溢。

男子再次進攻,飛身而起,在半空中踢出一腿,巨大的腳印橫空而來,充滿暴戾能量。

“滾!老子手下不打無名之輩。”

葉圖歡揮出一拳,龐大的光芒暴射,將男子震退。

“無名之輩?告訴你,本公子叫冷坤,乃冥界得道成仙!”

男子冷哼,雙眸冰冷,渾身仙氣繚繞,卻攜帶著詭異的冥界氣息。

“本少爺乃妖界百花穀少穀主葉圖歡是也,你既然想打架就劃出個道來,免得打個冇完冇了。”

葉圖歡道。

張洪軍和蘇寒一直都坐著,後者一直盯著男子看,目光躍躍欲試,而張洪軍隻是瞟了男子一眼,輕輕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儘,對兩人的吵鬨不以為然。

結果,他不惹事,但事情卻主動惹上了他,男子一直留意整個小院,見張洪軍如此隨意,顯然是冇把他放在眼裡,頓時大怒,指著張洪軍:“我要和你決鬥!”

所有人都是一愣,張洪軍愣住了,蘇寒愣住了。

葉圖歡大怒,自己被小瞧了啊,他怒道:“老子在這裡你不找我決鬥,找他決鬥,他坐那裡礙你什麼事?”

“哼,他無視我,對我不敬,我自然要找他決鬥,好好教訓他,讓他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

男子龍坤高昂頭顱,不可一世。

葉圖歡徹底敗下陣來,指著男子無奈道:“好了,算你贏了,你想找誰決鬥就找誰決鬥吧。”

“當然,你們飲酒喧嘩,驚醒了本公子修行,我自然掌握著主動權,想找誰就找誰。”

龍坤雙眸含神,盯向張洪軍,手指也隨之一指,道:“本公子叫龍坤,來自冥界飛昇,明日午時在誅仙台決一雌雄,不見不散!”

而後,也不管張洪軍同意與否,取出自己腰牌,注入一絲仙氣,留言預定明日的誅仙台,要與張洪軍決鬥,一道仙光飛射出去,直達天庭中樞。

隻是片刻,隻聽到鐺的一聲悠揚鐘聲響起,一個聲音在天庭傳來:“明日午時,冥界得道仙人龍坤和妖界得道仙人張洪軍在誅仙台進行決鬥,已申請成功!”

這些整個天庭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叫龍坤的仙人和一個叫張洪軍的仙人要在誅仙台決鬥,兩人都是新晉仙人,決鬥原因不明。

張洪軍和葉圖歡、蘇寒等人一愣,這腰牌還有這等功能,可以向天庭提交申請,而且,而且還不需要被決鬥對象的確認,直接就申請成功了,這讓被決鬥對象情何以堪。

辦完此事,龍坤拍拍屁股,身形一閃,飛回自己的小院子,隨後一揮,一道隔音陣法出現,隔離所有喧嘩。

“奶奶個熊,你會隔音陣法隨手一隔不就完事了,還費這麼大勁乾什麼?你吃錯要了啊啊啊啊啊啊!?”

三人徹底無語,這什麼人啊,隨手的事,非要決鬥,吃飽了撐著吧,葉圖歡更是被激得大聲嚷嚷不停。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