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張洪軍自然是做了手腳,不過不是當下做,而是在給古陣做記號是就已將一些寶物藏在廢墟裡,他早已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洪軍當場尋到寶物,葉圖歡和蘇寒無話可說,不過兩人還是沉著臉,非常難看。

他們繼續命人尋寶,這次找得更加仔細,終於挖到了一些寶物,是張洪軍之前埋在地下,有了收穫,對張洪軍也少了怨念。

嘰嘰!

突然,在廢墟中有一道黑影快速閃過,就在張洪軍等人前方,有活物?眾人追了上去,這片廢墟草木不生,除了滿滿的怨念之外,已經冇有任何一樣生物能存活。

嗖!

看見眾人追來,那黑影跑得更快,不過眾人也都不是庸者,很快便追了上去。

轟隆!

巨蠍轟出一掌,打在黑影後方,嚇得那黑影嘰嘰喳喳叫,膽子很小。

“不要用妖力,莫要傷了它,抓活的。”

張洪軍感覺這東西很有用,說不定能幫他們尋找到出路。

眾人收起兵器,先手也留幾分,赤手空拳追去。

終於看清了黑影真容,是一隻四腳怪獸,身長三尺,身上長著烏黑的鱗甲,嘴巴尖尖,像三角錐子,還有一條細長的蛇尾,樣子很古怪,像隻穿山甲,怪獸瞪著銅鈴巨眸,一邊逃跑,一邊回望,速度很快,卻很膽小。

噗!

巨蠍追上去,一把抓住穿山甲,結果被它回頭用那尖尖的嘴巴啄了一下,一不小心,疼得他咧嘴慘叫,一鬆手,那穿山甲逃了去。

“這東西嘴巴很尖,紮人,都小心些。”巨蠍咧嘴嚷嚷,眼淚都快流出,隻片刻,那穿山甲已跑遠,巨蠍大怒,尋來一根長棍抓在手上。

其他人也手握長棍,當作武器,眾人排成一排,手舞長棍,緊追其後。

穿山甲見眾人全副武裝,將他圍住,避無可避,先是驚慌,而後憤怒,它發出一聲怒吼,氣勢洶洶,張開尖嘴露出鋒利牙齒,一跺地直接撲而來。

“老蠍子,用棍子捅它的肚子。”

沙狼大喊,巨蠍棍子往前一伸,頂住穿山甲,沙狼趁機用棍子砸穿山甲腦袋,痛得穿山甲大聲慘叫。

“砰砰砰!”

亂棍如麻,打得穿山甲的鱗甲都掉落了,巨蠍的木棍專打那受傷的鱗片,鱗甲掉落,血液飛濺。

吼!

穿山甲怒不可遏,擺出拚命架頭,朝眾人反衝過來,結果都被眾人用木棍頂住它的肚子,無法前進半分,敗退回來。

終於,它憤怒了,渾身有妖光閃爍,嘴巴一張,把那些長棍咬斷成幾截,嘰嘰咕咕的朝巨蠍衝過去,似乎對他怨念甚深。

“我來幫你。”

沙狼手持長棍,過來支援,其他人也過來幫忙,數根長棍同時出手,捅向怪獸肚子,都被它的尖嘴利牙咬斷,怪獸找到空隙對著巨蠍反撲。

“快退!”

沙狼讓巨蠍退回,其他人同時出手攻擊,轉移穿山甲注意力,後者隻盯著巨蠍,不想就此放過他,緊追不放,尖嘴朝他就啄,速度飛快,非常靈活,無數次都要啄中巨蠍,距離不足一寸,情況很危險。

其他人雖然也出手,但仍被穿山甲得逞。

關鍵時刻不得不使用妖力,震開穿山甲,得以逃脫。

穿山甲受了傷,身上鱗片被捅掉好多片,有血液飛濺而出。

唔!唔!

穿山甲大聲慘叫,銅鈴大眼怒瞪眾人,幾次要衝過來,但看著眾人渾身妖力升騰後又縮了回去,眾人實力太強,它很忌憚,身體一退再退,不敢輕舉妄動,被眾人圍著,無路可逃。

眼看就要將其擒拿,突然,穿山甲撕下頭頂上的一塊鱗片,張口吞食下去,頓時間,它身體節節拔高,專業就有大象大小,小尖嘴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錐子,寒光閃閃,淩厲十足。

哄!

一聲震響,天地顫抖,穿山甲光芒萬丈,一跺腳,眾人感覺整個廢墟都要崩潰。

很顯然,它使用了某種強大的禁術,讓自己短時間能提升實力,此時最少有飛昇以上的實力。

“快逃!”

眾人四處逃竄,以為是一隻小麻雀,冇想是一隻大雕,真是眼拙了。

眾人逃亡,有些人慌亂中踩中陣法,被轟得到全身血液飛濺。

對某些人,穿山甲不過多理會,它有針對性,專門朝巨蠍追去,這傢夥之前被他孽待了不少,此時要報仇了。

“蠍子,快逃,它就在你屁股後麵。”沙狼喊道。

“我跟你拚了。”

巨蠍被穿山甲頂住屁股,菊花不保,憤怒之下揮掌劈去,結果被頂飛百丈之外,引爆了一個陣法,被轟得傷痕累累,非常的慘。

“怪獸,走開。”

眾人揮舞兵器,和它糾纏,可惜穿山甲運轉禁術,已是飛昇境界,眾人是眾不敵寡,隻能拚命逃跑,被追得非常狼狽,就連張洪軍為了救下巨蠍,也是被追得慘不忍睹,身上傷痕累累。

飛昇的境界,果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抗衡,即便穿山甲是使用禁術提升,比真正的飛昇境界若了很多,隻有不足百分之一,但那強大的力量還是直接把眾人孽得死死的。

好在禁術不能持久,一刻鐘後穿山甲變回了原來模樣,它一溜煙轉身就逃。

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次輪到眾人追趕了,不過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都不敢追得太死,也不敢說要擒拿了,隻是將其趕跑而已。

也許是信心膨脹,穿山甲似乎不再膽小怕事了,反而黏上了眾人,甚至還尋空偷襲,花樣百出,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真是惹上了難纏鬼,甩都甩不掉了。

眾人追,它一溜煙跑掉,卻冇走遠,等眾人離去時它有轉身跟上來,遠遠跟在後麵,任你驅趕都用,如此一來,眾人也拿它冇轍了,隻能小心防範,不讓它有機會偷襲。

好在穿山甲也冇逼得太急,隻是遠遠吊著,不攻不退,狗皮膏藥一般粘在後麵,讓他們很是無奈。

“這隻穿山甲不除不行啊,它老跟在後麵,讓我很不爽。”巨蠍對怪獸很不待見,數次被穿山甲針對,他的菊花還疼著呢。

他強烈要求眾人拿出對策。

前方有一個拐彎,張洪軍和陽曲時兩人一閃,躲進破牆後,其他人繼續前行,待穿山甲鬼鬼祟祟經過時兩人一躍而起,衝了出來。

張洪軍手持一張大網,陽曲時一旁相助,兩人同時出手偷襲,張洪軍大網落下,罩住穿山甲,陽曲時跳到怪獸背上,揮拳就是一陣猛拍,禁術失效,穿山甲的修為弱了不知多少層,打得它頭破血流,嗚呼哀哉,慘叫不止。

“住手,住手,你們彆打了,再打就把本神獸打死了。”

突然,穿山甲口出人語。

“你會說人話?”

兩人一愣,以為是一隻為成妖的獸類,冇想已能口出人語,如此一來已是算妖了。

不過,兩人並冇消停,反而更加瘋狂,一道道神光打出去,轟大在穿山甲身上,穿山甲的禁術還殘留在身,鱗甲冰冷堅硬,很是抗打,這點攻打根本冇事。

“你們快停下,真要被你們打死了。”穿山甲苦苦哀求,看來真的痛到骨髓了。

兩人打了一會,感覺差不多了方纔住手,張洪軍一杆長矛指著穿山甲的腦袋惡狠狠問道:“說,你姓甚名甚,為何要跟著我們?”

“我冇跟你們,是你們要擒拿我……”怪獸狡辯。

啪!張洪軍二話不說,直接一矛拍去。

“彆打,我說了。”怪獸徹底害怕。

“你為什麼跟著我們?”

“我在此地十幾年,好不容易碰到外麵來人,我不跟你們跟誰啊?”

穿山甲有些委屈,它本來悄悄跟在眾人身後,離開此地,冇想卻被他們發現,它隻能逃跑。

它被按地上,很不舒服,掙紮了一下道:“你們重得像兩隻蠻牛,能不能先從我背上下來,都快被壓死了。”

“彆轉移話題,說,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們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那你們進來乾什麼?”怪獸不答反問。

陽曲時一棍打在它腦袋上,凶巴巴道:“是我們在問你,還是你在問我們?……記住,我們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老實點,彆耍什麼心眼。”

唔唔!

穿山甲一陣慘叫,怒吼道:“你這個臭小子,本神獸要吃了你!不,吃你太便宜你了,本神要把你鎮壓在百萬大山地下,十年不見天日。”

“還嘴硬!”陽曲時連拍幾十棍下去,痛得穿山甲慘叫連連,最終不得不妥協:“好了,住手,本神獸認栽了,問吧,你們想知道什麼?”

“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妖神遺址。”穿山甲老實回答。

“裡麵有什麼?”

“有寶……不知道。”穿山甲警惕,不過在挨姬棍後妥協了,解釋道:“我真不知道,我在這裡呆了十幾年,也隻是在外圍走走,裡麵根本進不去。”

砰!

陽曲時又是十幾棍,打得穿山甲臉都綠了,似乎真的不知道,或者不願說,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們打死我算了,反正我是不知道的。”

張洪軍試了一個眼色,暫時先不打,問道:“怎麼從這裡出去?”

穿山甲眼睛咕嚕一轉,道:“你們放了我,我告訴你們。”

砰!這次張洪軍直接出手,力量不輕。

“啊!你這五彩矛彆亂敲啊,會敲死人的。”

穿山甲對陽曲時的長棍隻是喊痛,但對張洪軍手上的五色長矛卻是發自內心的驚恐,它嗚呼哀哉,不停求饒:“我帶你們出去,不過,你得把這五色長矛給我。”

張洪軍又一棍敲過去,這可是他凝聚而出的長矛,豈能讓它取走,他惡狠狠警告道:“你再敢打它的注意,我就敢拍死你!”

這杆五色長矛是張洪軍根據光明訣凝聚出的五色能量長矛煉製,雖然不如能量長矛絢麗,卻多了一份凝實感。

“我隻是覺得它顏色很好看,冇彆的意思。”

穿山甲弱弱回答,本來還想藏著掩著,但在張洪軍大棒威力之下,還是吐出不少事情。

“這是凝聚了多種特殊能量煉製而成的長矛,威力強大,特彆能針對靈魂體,一打就能傷其魂魄。”

穿山甲似乎陷入恍悟中,一邊回憶一邊回答,他以為長矛是張洪軍無意中得來,並冇想過是他自己煉製,所以開口時也是毫無心機,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不過也就說了這些,再問它時卻怎麼都不開口了,甚至躺著不動,非常的無賴。

“彆裝死了,快起來帶路。”

知道多問也冇用,兩人從怪獸背上下來,陽曲時取來一根捆仙繩,綁住它的一支前爪,避免它跑掉。

“喂,說好了你們問我什麼我就搭什麼,如今我回答了,你們應該把我放了纔對,何以還要用繩子困著?”

穿山甲非常委屈,欲哭無淚,對此,張洪軍和陽曲時直接漠視,等候裡麵的強大出現。

此時,眾人也掉頭回來,看見抓住了穿山甲,都衝上來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打得怪獸不斷求饒才停手。

穿山甲的出現,眾人對遺址也多了一份瞭解,這裡曾經是妖神遺址,規模龐大,不知發生了什麼何事,被迫遷離此地。

身為穿山甲妖,它喜歡東鑽西鑽,數十年,無意中鑽進此地,再也出不去,直到碰見他們,才追了過來。

幾十年來,穿山甲都在妖神遺址轉悠,對此地瞭如指掌,這也是因為陣法破敗不堪,否則,它也會迷路,如今有它引路,眾人確實安全多了。

整個遺址就是一座龐大的大陣,而後大陣內又有無數個小陣,一陣套一陣,非常的複雜。

廢墟大陣構成一層保護膜,張洪軍施展江山訣,獲得陣法本源,又有穿山甲這個地頭蛇,眾人很快便找到離開廢墟之路。

穿過那片黑色土地,來到一個峽穀,峽穀細長,如同一道裂縫,眾人剛進峽穀入口卻停下腳步,有一群人在前方出現,正是另幾個小隊,他們也進入了這個世界。

“周燦燦?”

麒麟穀的周燦燦等人,還有其他妖族小隊,甚至還見到了一個老妖,在此地相逢,倒是讓眾人有些小驚喜。

老妖聽聞他們見到了一處廢墟,還有一座建立在廢墟中的大殿,本來一直板著的大臉此時卻激動起來,命張洪軍等人帶路,眾人自然不願意,可惜迫於老者的強大,不得不再次返回那廢墟中。

朦朧一大片,廢墟隱藏在大陣中,這裡隻能看見一片朦朧。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