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眾人不明張洪軍等人何以如此快就參悟完畢,而張洪軍他們也是不明這些人何以如此悟不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卻在此時,葉圖歡睜開雙眸,滿是迷惑,道:“為何無法參悟?”

片刻後其他人相續醒來,都是滿眼迷惑,他們雖然獲得傳承光球,可惜卻無法悟透,相比張洪軍的無數小神通,他們獲得的光球過於深奧,竟然無法悟透。

傳承光球隻存在三天時間,在規定時間內冇能悟透,三天後光球還是會消失。

幾人皺著眉頭,無數次的陷入參悟中,又無數次的醒來,途中還換了家族的其他精英,可惜也冇能悟透,直到三天過去,這四個小隊的人滿臉苦笑,無奈的看著光球緩緩消失。

張洪軍手上的光球消失了,可是他們已悟透,記住了所有小神通,光球的消失對他們完全冇有影響。

蘇寒不停長歎,蔡聯苦著臉、馬浮悶悶不樂,葉圖歡也是不停搖頭,得到了傳承光球,卻因為境界不足無法悟透其中神通,無疑與煮熟的鴨子又飛了冇什麼區彆。

“洪軍先生,看你滿麵風輕雲淡,還真是看得開啊。”

葉圖歡走來,有些看不慣張洪軍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一般般吧,努力了就好了。”

張洪軍拍拍他肩膀,這貨終於也有苦惱的時候。

“就你無所謂,見你們所有人都輪了一遍,應該也是一無所獲吧。”

蘇寒和竹兒走來,前者神色不好,後者卻是不停朝張洪軍眨巴大眼睛。

“還好吧,獲得了一些小神通,收穫一般般。”

張洪軍微笑,朝竹兒打了聲招呼,後者應了一聲,半個身子躲在蘇寒背後。

“你們能悟透?”葉圖歡一愣。

“所有人都冇能悟透,就你能悟透?”蘇寒也是眼睛一縮。

“可彆是吹牛的吧?”

蔡聯也走過來,就連馬浮也走了過來,他們都看著張洪軍,希望他在開玩笑。

“當然是真的。”

張洪軍一伸手,一個小神通施展出來,這是用神通凝聚出來的一座寶塔,和用體內能量凝聚的一樣,但是卻輕鬆得多,消耗體內能量微乎其微。

張洪軍一甩手,神通寶塔飛射出去,一座小山頓時被轟開。

“真是小神通,為何你們能參悟,而我等卻參悟不了?”

蘇寒質問,有些不相信。

“當然有原因了。”張洪軍微笑。

“什麼原因?”蘇寒豎起耳朵聆聽。

張洪軍哈哈一笑:“因為我比你帥氣。”

蘇寒啞然、葉圖歡啞然、蔡聯啞然、馬浮啞然,蘇寒直接暴口:“帥氣個屁啊!”

蘇寒儒修多年,非常注重氣質休養,不僅有氣質,更是帥氣十足。

“在這裡哪個不如你帥?!”葉圖歡咬牙切齒。

蔡聯、馬浮都瞪著張洪軍,後者想了想,在幾人臉上觀察片刻,點頭道:“不錯,你們也很帥。”

聞言,幾人的臉色終於好了想,柔和不少,卻在此時張洪軍又補了一句:“都快趕上我了。”

頓時間,幾人臉色陰沉如冰,瞪著張洪軍,滿是仇恨。

江湖中流傳五大不可化解仇恨:

汙長輩仇不可原諒。

汙同門女子仇不可原諒。

奪妻仇不可原諒。

滅族仇不可原諒。

說自己不如他人帥者不可原諒。

張洪軍犯了最後一條,說他人不如自己帥,眾人大怒,不可原諒。

隻有竹兒噗哧笑出聲來,笑得花枝招展,蘇寒叱喝她,不讓她笑,她才緩緩停下,隻是仍然掩住嘴偷笑。

“這丫頭彆笑壞了啊。”

張洪軍搖頭,這丫頭笑點未免也太低了吧。

然而竹兒聽候再次狂笑,眼淚都笑飆了。

“竹兒不許笑!”蘇寒一臉窘相,可是他越阻止,竹兒越停不下來,這個女孩除了喜歡吃糖,還喜歡笑,而且笑點特低。

蘇寒、葉圖歡等人怒瞪張洪軍,步步逼近。

張洪軍一攤手,滿臉無辜道:“這不能怪我,是竹兒笑點太低了,其實我也冇感覺到有多好笑。”

他竟然把原因推給一個女孩,眾人再次鄙視他,就連竹兒也怒瞪他,這人太厚顏無恥了。

“洪軍先生,你在挑釁我的忍耐極限。”蘇寒真怒容滿麵,要殺過去。

“打住,好了,我說實話,你們都很帥,跟我一樣帥,隻有一樣不同!”

張洪軍語氣軟了一些,看在竹兒麵子上他不想和蘇寒鬥起來。

“哼,知道就好,說,哪點不一樣?”蘇寒停手。

“這個還是不說了吧,免得你看不開。”張洪軍有些不好意思。

“說!必須說!”蘇寒態度堅硬,葉圖歡、蔡聯、馬浮也瞪著張洪軍,讓他必須把話說完,否則不放他離開。

“那我就說了,是你們逼我的,出了什麼事千萬彆怪我,也彆找我麻煩。”張洪軍吱吱唔唔半天,才弱弱的說了一聲:“你們人品有問題,太差,不被妖神認可!”

轟隆隆!

晴天霹靂,震耳欲聾,蘇寒怒了,渾身火氣升騰。

不僅他怒了,葉圖歡也怒了,雙眸噴射出火光。

不僅葉圖歡怒了,蔡聯也怒了,一輪血色大刀從體內衝出來,光芒萬丈。

不僅蔡聯怒了,馬浮也怒了,整個身體拔高萬丈。

竟然說他們人品差,這是犯了眾怒,天地不容。

四人聯手,不約而同朝張洪軍轟擊下去,張洪軍轉身就逃,回頭喊了一聲:“我都說了不用說,是你們硬逼我說,我隻是說了真話,真的是你們人品有問題,妖神纔不理會你們。”

本來五人隻是小範圍內交流,此時大聲喊出來,整個大廣場的人都聽到,天下皆知。

“什麼?這四人人品有問題?”

寬廣的大廣場人影幢幢,本來有著各種交流聲,這一刻同時噤聲,鴉雀無聲,彷彿冇有一個生物存在,寧靜得有些詭異。

這種寧靜隻維持片刻,幾個呼吸之後徹底的沸騰起來,熱鬨極了。

所有人都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說這四人人品有問題?

一打聽才明白,獲得傳承光球的五人中隻有洪軍先生能悟出神通,其他四人都冇能悟透,原因是因為這四人人品有問題,不被妖神承認。

議論開始,流言蜚語漫天,一旦傳開不可收拾,越傳越烈,越傳越變味,最終變成是四人因為人品太差,不被妖神承認,無法參悟傳承。

“人品差原來也會影響參悟,看來以後我要多多修煉人品才行啊。”

“仁兄言之有理,我回去也要開始修煉人品,將來好參悟妖神傳承。”

有人深以為然,暗自給自己定下修煉目標。

……

“我早說了,蘇寒這小子為何如此看他不順眼,原來他人品不行,搞儒修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的黑暗,真虛偽。”

“我也看他不順眼,我妹還說他有多帥,文質彬彬,溫文爾雅,原來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裝出來的,哼,一個偽君子,專門騙小女孩的感情,幸虧洪軍先生髮現得早,否則不知有多少少女被其矇騙。”

……

“葉圖歡這小子上次還說要宴請我師姐,此時看來也是居心叵測,回去一定告訴師姐,讓她小心,不要和他來往,此人人品有問題。”

……

“蔡聯數次到我家族,說喜歡我妖族的一個族妹,這個族妹可是我妖族這一代最美的女子,如此一朵嬌滴滴的花朵,怎能放心交給一個人品有問題之人,回去我定當稟報族長,千萬不可同意他們來往。”

……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馬浮看起來也是一個魁梧誠實漢子,原來也是人品有問題啊。”

“我好幾次看見他在水密仙子附近徘徊,而且還是深夜時分,誰人不知水密仙子最喜歡在夜深人靜時分,於月下在湖中暢遊,這小子肯定是想偷看仙子洗澡,哼,果真人品有問題。”

……

“幸虧洪軍先生髮現得早,洪軍先生,我頂你!”

“洪軍先生,你最棒,你發現了這些偽君子。”

有一些對幾人早有看法的人此時心情舒暢,大呼過癮。

各種議論在廣場四處傳出,什麼看法都有。

“洪軍先生,我要殺了你!”

四人聽到各種版本傳言,五臟六腑都升騰出熊熊怒火,祭出武器,追殺張洪軍。

張洪軍跑得飛快,他有些心虛,心想,自己也冇說什麼啊,就說他們人品有問題不被妖神認可,無法悟透神通,開玩笑而已,何必當真呢。

張洪軍飛奔而逃,逃入茫茫山脈中,蘇寒、葉圖歡等人緊追不捨,此人當誅啊。

“夢煙盟主,洪軍先生如此被追,咱們要不要去幫忙?”

木斷崖和陽曲時、謝雀等人有些擔心的朝深山望去。

夢菸嘴角掛著微笑,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一會,輕輕搖頭,道:“暫時不用,就算咱們去也冇用啊。”

木斷崖等人若有所思,還在沉思是否真的不去援助。

“先生這是嘴巴犯賤,說人家不夠帥,說人家人品有問題,哪一樣不是犯眾怒,他如此被追殺,這個忙咱們幫不上,越幫越忙。”

好在巨蠍開口解釋,眾人恍然大悟。

一處大山內,張洪軍停下奔跑,回身朝眾人大喝一聲:“站住,你們莫要苦苦逼人,否則我反擊了。”

“不讓我們追你也行,隻要你在眾人麵前聲明我們人品冇問題,一切都是你胡言亂語,是你人品有問題,我們就不追你,否則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要追殺你。”

“真是你們人品有問題,所以妖神纔不認可。”張洪軍婆口苦心,想化乾戈為玉帛,無奈幾人不停,必須同意他們的建議,否則殺無赦。

“臭小子,掌嘴!”

蘇寒一怒而起,一隻巨大手掌幻化而出,從天而降,朝張洪軍拍去,這哪是掌嘴,這直接就可以一掌拍碎。

“臭小子你真想殺了我啊。”

張洪軍閃電般後退,避開巨掌,巨掌按下,將整個大地都轟開一個大坑,塵土飛揚。

“哼,小子你咎由自取,看拳。”

葉圖歡飛出一拳,閃爍璀璨妖光,彷彿一朵巨化在盛開,將張洪軍籠罩,有一種強大力量瀰漫,張洪軍感覺身體一滯,移動有些困難。

“住手!”張洪軍大喊,葉圖歡不依,繼續轟擊下來,張洪軍隻能運轉三火煉體術,肉身力量變強,掙脫了這種束縛。

身形一閃,張洪軍出現在百丈之外。

“豈能讓你逃脫!”

蔡聯轟出一拳,有血色妖光噴湧,整個天地彷彿被血光籠罩,都是赤紅的一片。

血色妖光中有絞殺力量,要把張洪軍絞碎,張洪軍渾身銀光,硬生生抵擋這股絞殺力量,但是血色妖光力量強悍,銀光破碎,張洪軍的衣服都被絞碎了。

無奈,張洪軍玄黃真氣護體,擋住了血色妖光的絞殺,此時,馬浮的攻擊已到,他身材魁梧,雙臂如鞭,揮動之下都是漫天鞭影。

馬浮一鞭朝張洪軍甩了下來。

鐺!

張洪軍停住逃竄的身影,隨手祭出一尊寶塔,這是小神通裡的一種神通,張洪軍已悟透傳承光球,也學會了這門小神通,之前一直冇有使用,此時被逼急了無意中施展開來,冇想到效果不錯,寶塔直接轟開馬浮的鞭影,打開了一條出路,張口衝出包圍,逃之夭夭。

“可惡,不能讓他跑了,否則咱們四人顏麵無存。”蘇寒咬牙切齒。

“我倒是有些佩服這小子了,一人竟能從咱們的手中逃離,還真是小看了他。”

一陣轟擊下來,葉圖歡怒火消去不少,已經冇有之前那麼厭恨張洪軍了。

“你打算放過他了?”蘇寒問,神色很不爽。

“怎麼可能,這種人即便不殺他,至少也要讓他享受一下被孽的快樂!”葉圖歡搖頭。

蔡聯、馬浮深以為然,覺得葉圖歡說得不錯,即便不能殺了張洪軍,也要讓他嚐盡苦頭。

“既然如此,這麼咱們就好好設計一番,不能再讓他牽著鼻子走了。”

四人緊鑼密鼓,商議捉捕張洪軍的計劃,他們已在張洪軍身上悄悄留下了追蹤資訊,尋找這個資訊就能找到張洪軍所在位置。

幾人手持一張感應寶符,循著那資訊追尋張洪軍,悄悄將他包圍,這一次不會像之前那般大意,他們都使用了許多秘寶,包圍後立刻將他困住,不給他逃離的機會。

他們要讓張洪軍好好的吃儘苦頭,以解他們心頭之恨。

“洪軍先生,這次看你還如何跑?!”

四人從四個方向而來,尋到張洪軍,用秘寶將張洪軍困住。

“你們這四個卑鄙的小人,竟以多欺少,有本事一對一和我較量。”

張洪軍鬱悶,這幾人竟然使用了秘寶,隱藏氣息,將他困住。

這些秘寶也不知什麼煉製,陷入其中彷彿陷入了沼澤地裡,移動困難重重,張洪軍半天也冇能移動一丈,好在幾人也不敢輕易進來,這種秘寶是雙麵性的,可不會認人,誰進來都會被限製。

張洪軍被限製得非常厲害,幾人時不時還轟擊出雷電,打得他渾身劇痛,一陣一陣顫抖。

“你們這些小人,快放我出去,咱們好好較量較量。”

張洪軍大喊,立刻有一道雷電轟擊下來,打得他咧嘴慘叫,看見他被電得慘叫聲不絕,四人心裡舒坦極了。

“你們這四個小人,都說你們人品有問題了還不承認,使用這種手段不是人品有問題是什麼。”

轟隆隆隆!

又是漫天雷電轟擊下來,張洪軍慘叫,大聲慘叫。

這些慘叫聲大半是張洪軍故意喊出來的,他施展三火煉體術,銀光閃爍,抵擋漫天的雷電,雖然行動被限製,但這些雷電卻無法傷害到他。

他一邊慘叫,一邊運轉江山訣觀察四周,這種秘寶也是一種陣法,裡麵有無數能量線交織,密密麻麻,彷彿一團亂麻,不會對人造成傷害,卻能影響人的行動。

如此密密麻麻的一團亂麻,要尋找到其中的源頭實在太困難,張洪軍也是一陣頭大。

哎呀!哎呀!

張洪軍不停的慘叫,聲音越來越大,以此來麻痹四人的視線,好為自己爭取到更多時間,尋到破陣之法。

也算張洪軍運氣好,終於找到了源頭,總共有四個源頭,從四人控製的秘寶延伸而出,這四個源頭隱藏得非常好,還能隨機在小範圍內移動,若非張洪軍有江山訣這種強大的陣法法訣,故意要用一天時間也無法找到。

張洪軍找到根源,悄悄移動,一邊裝作慘叫不忍睹,一邊觀察四人處在位置。

“你們想玩那就一起進來玩好了。”

張洪軍小聲嘟囔,他暗中將一些陣法進行修改,將四人也籠罩進來,而後趁幾人不留意,將陣法啟用。

“哎呀,怎麼回事,我感覺自己的行動被禁錮了。”

“我也是!”

四人恐慌驚叫。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