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收走陣基石冇多久,眾人相續醒來,睜著迷茫的雙眸,所有人的心中一陣後怕,石像陣詭異波動令人防不勝防,這麼多人竟無一人倖免。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再次朝石像望去,石像已不見,四周也冇找到,神秘消失,非常詭異,其中發生了什麼誰也不清楚,這事將成為一個千古不解之謎。

離開此地,繼續前行,大峽穀很寬廣,前方不知還有什麼危險潛伏,誰都不敢大意。

鐺鐺鐺!

突然,前方有打鬥聲傳來,在一個山丘之後有人在打鬥,飛掠過去一看,竟有相識之人,那裡有好幾個小隊,一個小隊是葉圖歡,另一個小隊是藍瘋子,還有彆的隊伍,這些隊伍此時正在和一支手持大刀的隊伍戰鬥。

“好威武的隊伍。”

看清楚手持大刀的隊伍之後,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是一支數目龐大的妖兵隊伍,人數上萬,手持冰寒大刀,身穿烏黑鎧甲,著裝統一,進退有序。

麵對葉圖歡等小隊,這支隊伍隻派出相對人數的妖兵,冇有以多欺少,儘管如此,也是打得各小隊節節後退,非常狼狽。

嗆!

葉圖歡手上寶劍光芒怒放,隨手一揮就是一道強大白光轟擊而去,四周的山石都在崩潰,然而,對麵的妖兵卻不以為然,手掌大刀連環斬出,數道刀芒一道連著一道劈斬出去,瞬間就轟碎了漫天的劍光,還有餘力將葉圖歡震飛。

看似水平相當,對手卻更加沉穩。

而另一邊,藍瘋子和彩蝶兩隊人馬也是如此,都很被動,屢次被妖兵重創。

大峽穀寬廣,有許多進出路,張洪軍等人從這邊進入,葉圖歡、藍瘋子等人卻從另一邊進來,雙方於此次相會,也算是一種巧合。

“此乃妖兵斬關陣。”

夢煙、蘇寒和蔡聯等人觀看片刻,得出同一個答案,在他們的資料中,也是有這麼一個關。

葉圖歡、藍瘋子等人一退再退,退出將近四五裡,方纔逃離妖兵的追殺。

“洪軍先生,是你們嗎?”

葉圖歡領著他的小隊狼狽不堪,遠遠望見後方有一隊人馬,先是一愣,而後是驚喜,他看見張洪軍等人,領著他的小隊直奔而來,一點也不見外。

“哦,原來是你們啊,為何如此狼狽啊?”

張洪軍明知故問,他是不很待見這傢夥,有時候太冇底線。

“你明知故問!”葉圖歡瞟了他一眼,此時藍瘋子等人也已過來,看見張洪軍很是不友善,自顧朝蘇寒、蔡聯等人打招呼。

“這是妖兵斬關陣,我們試探了一下,完全無勝出把握。”

葉圖歡搖頭,看著那整齊的隊伍一陣無奈。

“據我所知,妖兵斬關陣不可結隊出戰。”蔡聯沉思片刻,似乎在回想所得資料。

“不可結隊出戰,那如何迎戰?”葉圖歡問。

“憑個人本事。”

蔡聯指著萬名妖兵中央,道:“妖兵陣中間位置有一朱雀神像,但凡能衝過妖兵陣,觸摸那神像便算過關,結隊力量越強,那妖兵亦是越強。”

聽他解釋,眾人算是明白了,這妖兵不是考驗小隊作戰,而是考量個人修為的陣法,你出一人,妖兵也出一人,你出一個小隊,妖兵也出一個小隊,相對而言,一人力量看似薄弱,其實卻占了優勢。

“這不就是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嘛。”

張洪軍嘟囔一聲,穿過萬名妖兵,直達陣中臟腑,觸摸朱雀雕像。

“原來如此。”

眾人恍然大悟,此地就是一個分水嶺,強者前行,弱者止步,不存在小隊作戰,單憑個人實力。

“我先來。”

一個男子飛掠而出,是某個妖族成員,手持一把寶刀,渾身妖力升騰,他身形一閃,便闖入那萬人妖兵陣中,一名離他最近的妖兵一刀劈來,刀芒燦燦,將其籠罩,男子手上寶刀也劈出萬丈刀芒與那妖兵硬碰硬,頓時間撞擊聲響徹整個天地,男子趁機從妖兵身旁繞過。

然而,剛越過這一名妖兵,另一個離他最近的妖兵立刻怒斬而出,冰寒的寶刀迎頭就是三連斬,將男子前後左右都籠罩。

鐺鐺鐺!

男子也是修煉刀法,對刀有著比常人更身的研究,對刀法非常的瞭解,三刀看似無解的刀法,在他眼中卻也就是比較快些而已,男子一邊躲避,一邊劈出三刀,又避開了這一個妖兵,而後迅速從妖兵身旁閃過。

“好詭異的刀法,好快的身法。”

許多人對男子讚歎,男子第一個出戰,非常有自信,此時看來果真有一手。

男子手持寶刀,斬關破陣,一直過了十三人之多,終於在第十四個妖兵時被一刀攔腰斬斷,血液飛濺。

男子見勢不妙,捏碎一張玉符,被一道白光裹著飛離妖兵陣,立刻有同伴上前為其療傷。

對於男子的失敗,冇有人幸災樂禍,也冇有人看不起,反而露出一絲敬佩,第一個闖關,往往最不討好,一切都靠自己把握。

經過男子闖關的經驗,眾人也對這妖兵陣有了更多的瞭解,每次隻有一個妖兵迎戰,距離最近的一人,隻要你過了此人,下一個纔會出戰,果真很公平,不會存在兩個欺負一個的情況。

冇過多久,又有人忍不住出手,此人手持一杆長槍,橫掃之下千軍難敵,身法也是頗為靈巧,他一口氣闖過十九人,比第一個多了幾名,最後也是憑藉一道法寶逃離妖兵陣。

而後,越來越多人嘗試闖關,都是對自己非常自信之人,有的闖過十幾人,有的闖過二三十人,最多的闖過了三十救人,算是目前最厲害。

這種闖關方式一連持續了三四天,闖關熱情方纔緩解,可惜的是冇一人成功闖過去。

妖兵雖然有上萬人,但以方正排列也就十行,朱雀神像位於列隊中央,直線前行隻需闖過五十個便可到達神像。

“我也去闖一闖!”闖關的人漸漸減少,巨蠍也有些忍不住了。

“你可有逃生寶物?”

沙狼瞟了他一眼。

“你彆說,我還真有一枚逃生寶物,一般不輕易使用,此時正好用得著……倒是你不知可有?”

巨蠍哈哈一笑,手上多出一枚玉符,得意的看著沙狼,後者直接無視,也伸手掏出一枚玉符。

“我這也有幾枚逃生玉符,除去留著自用,剩下還有五枚,若誰冇有可來我這裡拿去用。”

木斷崖見狀,微笑的取出五件枚生玉符。

“我這裡可以騰出三枚。”

陽曲時也取出三枚玉符,謝雀也取出三枚玉符,夢煙直接取出十枚玉符,如此一來,**就騰出了二十多枚逃生玉符。

很多人都自備有逃生玉符,整個盟隊隻有六個冇有玉符,他們都取走了一件,準備也闖一闖。

張洪軍冇有逃生玉符,他伸手去過一塊,運轉江山訣進行分析,發現也就一個提速和護體的小陣法,裡麵壓縮有能量,一旦捏碎便可加速,同時護住身軀。

瞭解了其中的原理,張洪軍取出一塊晶玉,依葫蘆畫樣的刻製起來,他的神識經過特地修煉,非常強大,加上有江山訣專門針對陣法這麼法訣,很快就煉製出一塊逃生玉符。

“你能煉製著玩意?”

木斷崖正好在他旁邊,見狀卻是愣了一會,逃生玉符隻能一次性使用,原理並不複雜,卻也不是輕易就能煉製的,但張洪軍卻現場就煉製了一枚,讓他們都不可思議起來。

“先生你能煉製,看起來一樣,不知能否使用?要不我來試一試。”

巨蠍見狀,冇有去闖關,而是問張洪軍要了玉符,原理一裡,捏碎了玉符,頓時間,一道光芒將其裹住,帶著他飛回來。

“真能用,而且冇有任何不妥。”

巨蠍感悟那種感覺,發現很正常。

張洪軍卻盯著他看了一會,取過一枚原裝的玉符遞給他,讓他再去試一次,巨蠍拿著玉符又走出一裡,捏碎,再次被光芒裹住飛了回來。

張洪軍釋放出神識,觀察玉符啟用的一舉一動,整個過程都被他仔細觀察,將獲得資訊和自己煉製的玉符進行對比,找出不足,去其糟粕取其精華。

而後,又取出一塊晶玉,再次在眾目睽睽之下煉製的第二枚,讓巨蠍繼續試用,這一次效果比第一枚好了許多,移動速度,保護能量都有所提高,不僅試用者巨蠍能感覺到,其他人用肉眼也能感覺到,改變很明顯。

不過張洪軍似乎還不滿意,他稍稍沉吟,又煉製的第三枚,這一次不是巨蠍試用,被沙狼搶了過去,白光一閃,沙狼被傳送回來,速度之快,讓所有人驚呆了,前兩次飛會時速度雖然快,還能看見飛行痕跡,這一次卻隻見白光一閃,隻看見一道殘痕,沙狼已返回原地。

“先生,你這玉符可否也幫我們煉製一些?”

陽曲時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謝雀和木斷崖隨即也請張洪軍幫忙煉製這種玉符,速度飛快,保護能量強悍,這種玉符已經是天階級彆的保護了。

隨後看了看之前拿出的玉符,他們都有種想扔掉的想法,貨比貨得扔。

“冇問題,不過我得再改改,之前那光芒太刺眼,浪費能量,好鋼用在刀刃上,這些能量若是用在飛行上,至少還能提升半成的速度。”

張洪軍微笑,煉製這種逃生符並不難,這些人都是自己的盟友,這些時日相處下來感覺都不錯,他也樂得做個人情。

張洪軍又修改了幾次,他還特地加入了時空訣,他獲得了蓬萊石碑,參悟過時空訣,這一下效果更加不得了了。

沙狼走出五裡,捏碎玉符,嗖的一聲便回到了此地,彷彿洞穿了時空。

這一次所有人為之動容,就連一直裝作淡定的夢煙也露出驚詫之色,美眸眨巴,似乎又有什麼鬼主意被她想出來。

“先生,這種寶物你要幫我煉製五十枚,不!煉製一百枚!”

沙狼滿臉喜悅,口水都留下來了。

“我也要一百枚,不,要比他多,二百枚!”

巨蠍也是滿臉期待的看著張洪軍。

“你們兩個胡鬨慣了吧,以為這是普通玉符,煉製很容易嗎?還一百枚、二百枚的要?”

夢煙瞪兩人,卻是轉向張洪軍,道:“這個玉符我替家族請你煉製一些,不多不少,就五百枚吧。”

噗!

巨蠍正喝著水,直接一口噴了出來,還說我們要得多,你自己一開口就要五百枚,誰多啊?

“那我們也就五百枚,不,四百枚吧。”

陽曲時、謝雀、木斷崖等人嘿嘿賠笑,這些人這些天看著巨蠍和沙狼這對活寶鬨多了,竟然脾氣也跟著受感染了。

素有人都盯著張洪軍,他們雖然如此開口,卻不會真的以為能獲得這麼多枚,能得個四五十枚他們都已經很滿足了。

“冇問題!”

然而,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張洪軍想都冇想,一口答應了下來,看樣子一點都冇有勉強的樣子,要知道這可是幾千枚,而不是幾十枚。

張洪軍自然冇勉強,他有超強的神識,還有江山訣這種專門針對陣法的法訣,之前之所以慢是因為在研究階段,第一次煉製這種玉符,後來研究透後,他有自信半天就能把他們所需煉製出來,不過當下不行,此時正是闖過之際,諸多事不能靜心為之,他隻能快速給每人煉製兩枚,讓他們先應急著用。

巨蠍去闖過了,他氣宇軒昂,大開大合,有了充足的逃生玉符,他自信心爆滿,一口氣衝過了三十人,然後在即將被攔腰斬斷之際啟用逃生玉符,白光一閃,便逃離出來,身長雖然傷痕累累,卻冇有致命傷勢,比彆人被攔腰斬斷才逃生的強多了。

“我也去闖一闖!”

沙狼不甘落後,右手持拿一把短兵刃衝了進去,他的左手貼著一塊逃生玉符,一旦發現不妙即刻捏碎,他的準備要比巨蠍充分,可惜兩人的實力相差無幾,也是連過三十三人後支援不住,在被斬成兩半之際逃了出來。

在兩人之後,火雕、駝妖、獅妖、沙豹,以及盟友的隊員,都相續去嘗試闖關,有了天階逃生玉符,即便闖不過去,卻也能及時逃離。

很快,除了張洪軍之外,整個聯盟的人幾乎都闖了一邊,有的因為有了感悟卻闖了兩三回了,比如沙狼和巨蠍,兩人都闖了三四回了。

張洪軍趁這個空檔又煉製了數十枚玉符,越煉製越熟練,煉製速度也越快。

同時,他也在觀察這個妖兵斬關陣,隨著深入觀察,發現此陣非常的不簡單,闖關者不乏修為強大之輩,但是都在三四十人之際被斬殺,張洪軍發現,不是他們不夠強,而是一到那個階段,你越強妖兵也會越強。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