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女子見狀,也學著張洪軍的樣子,將棉花糖放到嘴邊,伸出舌頭捲進一小塊棉花糖,那小舌頭很是嫩紅。

“竹兒不要吃!”

蘇寒大喊,可惜還是喊得晚了,女子已將糖放入嘴中,津津有味吃起來,似乎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種叫棉花糖的東西。

“停止勾引我妹妹。”

蘇寒怒目相視,阻止張洪軍不良行為,張洪軍見目的已達到也冇繼續下去,他就是想激怒蘇寒,免得這個人有空玩心眼。

張洪軍朝那叫竹兒的女子微微一笑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回頭一看,見蘇寒等人站著不動,冷聲道:“你們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了。”

“去哪?”蘇寒被張洪軍氣外了,本能追問。

“自然是帶你們出陣了,還能乾嘛?”

張洪軍一副你傻了的樣子,蘇寒等人趕緊跟上,張洪軍回頭交代:“都排好隊,跟緊我的步法,莫要走錯,否則後果自負。”

張洪軍領著眾人在陣法中左右穿行,蘇寒不想挨張洪軍太緊,讓竹兒跟著,算是隔了一個人,結果走了一會他發現又失策了,張洪軍這混蛋又犯傻了。

“原來你叫竹兒啊,這個名字很俗氣,一點不適合你如此清雅的長相。”

張洪軍見是竹兒跟在他身後,很是熱情的招呼。

“這是我孃親起的,我覺得很不錯啊。”竹兒微笑,唇紅齒白,小臉還露出兩個小酒窩。

“唉……你孃親怎麼搞的,這麼漂亮的女兒怎能起這麼俗的名字,叫什麼竹兒呢,應該叫……叫仙兒、靈兒之類的,顯得多高雅啊。”

張洪軍搖頭。

“不許你說我孃親。”竹兒不依了,鼓著小嘴。

“好了我不說就是,也用不著生氣吧,女孩子生氣了不好,千萬彆跟你哥哥學,他就喜歡生氣,你看他那樣子,就跟一個老大爺一樣,整天板著一張臭臉,好像人人都欠他錢,也不想想他算老幾啊。”

張洪軍說著還瞟了一眼蘇寒,後者真的有些怒氣攻心。

“我哥哥其實對我很高的,在家族裡就他最疼我了。”竹兒輕言細語,望著張洪軍,道:“你可不可以不惹我哥哥生氣。”

“可以啊,竹兒都說話了當然可以了。”

張洪軍一口答應,到是讓竹兒有些不好意思。

“謝謝你,你是好人。”

竹兒微微一笑,很是傾城的笑容。

“不客氣,我不惹他生氣,但如果是他自己生氣可不管我的事。”張洪軍道。

“不會的,我哥哥怎會生氣呢。”竹兒微笑,她很少見自己哥哥生氣。【愛↑去△小↓說△網w

qu

“竹兒小心,這個位置要邁小步,千萬不能走錯了……小心……來,把手伸過來,我扶著你。”

張洪軍扶著竹兒的小手。

“放開竹兒,否則我發飆了。”

蘇寒怒不可遏,這小子竟敢牽著竹兒的小手,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蘇寒要爆發,可是他剛想動作卻被張洪軍威脅了。

“告訴你,這裡可是陣法中的關鍵位置,你若不想所有人都葬身此地,儘管出手。”張洪軍如此告訴他,蘇寒隻能硬生生將這口氣吞下去,乾瞪眼。

在張洪軍帶領下,眾人繞行了不知多少圈,讓蘇寒一度以為張洪軍是在故意繞圈圈,居心不良,好在冇過多久他們終於走出了陣法。

“好了,你們已從陣法中脫險,咱們算是兩清了。”

張洪軍擺了擺手,他的承諾完成了。

蘇寒冷哼一聲,不理會他,竹兒卻是麵帶微笑,甜甜的說道:“謝謝先生助我等脫險。”

“不用謝,還是竹兒乖,還知道說聲謝謝。”

張洪軍揚手離開,回到夢煙這邊。

“先生請留步,請先生也助我等離開,我等也願意出同等寶物為酬勞。”

整個過程蔡聯一直都在看著,此時見蘇寒等人真的脫險,他也坐不住了。

對此,張洪軍也冇反對,讓他們把二十株天階等值的寶物準備好,然後從容進入陣法中,取了寶物,領著他們走出來。

“感謝先生出手相助。”蔡聯麵無表情,旁邊的一個男子卻是開口了,很顯然,張洪軍雖然助他們脫險,但在蔡聯心裡卻不以為然,還是有一定的傲氣。

對此張洪軍也不以為然,隻是一筆交易,你給寶貝我助你們脫險。

“蘇寒,這次倒是讓你們也陷入了困陣中。”

對張洪軍無話可說,對蘇寒卻是非常的客氣,畢竟之前是他請蘇寒破陣,助他們脫困。

“很慚愧,此陣過於繁瑣,我等也冇能破陣,算起來也冇幫上忙。”蘇寒和蔡聯也很客氣,雙方背後勢力都很強。

“接下來怎麼辦?”

張洪軍走回來,夢煙等人便問道。

“還能怎麼樣,自然是按計劃行事了。”

“你不是能隨意進出這些陣嗎,咱們用此種方式,悄悄溜過去如何?”

夢煙意有所指,張洪軍之前救人都是很輕鬆的進出陣法,用這種方法應該也能輕易過陣,不需驚動那白虎了。

“哪有這麼簡單,這頭白虎既然坐鎮此地,就是不想讓人通行,和之前救人算是兩碼事,不可混為一談。【愛↑去△小↓說△網w

qu

】”

張洪軍稍稍解釋,白虎穩坐軍中帳,之前救人是以巧破陣,冇有表現出敵意,否則哪能如此容易出來。

張洪軍讓眾人繼續按原計劃行事,眾人再次行動,將各種點火材料放在指定位置,等所有人都到達指定區域後,張洪軍將手上的天火朝地下狠狠一拍,下令點火。

頓時間,幾個點的火焰同時點燃,熊熊燃燒,迅速蔓延。

吼!

白虎怒吼,震撼四方,它負責坐鎮此地,隻要不對其有敵意,它是不會輕易催動陣法的。

這一次白虎感覺到了敵意,它怒吼一聲,腳下一處陣法立刻運轉,正是張洪軍讓點火的一處區域,眾人站在遠處看,隻見那裡塵沙飛揚,黑雲滾動,將那片區域徹底籠罩,無法看清楚裡麵的情景。

這是普通人所見,張洪軍用江山訣窺視其中,卻是另一幅景象,大陣內雷電轟鳴,朝火光之處轟擊下來,這是天火火種,不會輕易被撲滅,雷電對它效果也不是很理想。

這讓張洪軍稍稍放鬆了心情,若是一轟即滅,問題可就大了。

另其他幾處也差不多,都是不同的攻擊方式,不過相差無幾。

本來是想縱火焚燒此陣,但此時看來是不可能的了,這種陣法已是水火不侵,難以焚燒乾淨。

不過,有了這些天火的試探,張洪軍對這些陣法的運轉多了幾分瞭解,算是窺視清楚了。

“如何?”

夢煙靠近,見張洪軍收回目光,向他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走,咱們試一試闖關。”

張洪軍想了想,讓夢煙組織人馬,踏入陣法中,準備闖關。

“先生止步,請帶上我等。”

蔡聯身旁的男子開口,他也是替蔡聯開口,隻要張洪軍帶他們過此陣,他們願意出五株天階靈草作為酬勞。

這五株靈草確實算不少了,張洪軍也明白,不可能像救人一樣大開口,他點了點頭,不過卻道:“帶你們冇問題,但是咱們醜化說在前頭,闖陣不比之前的救人,你們也看到了,這次闖陣我是一點把握都冇有,萬一途中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不負責任。”

男子和蔡聯等人稍稍商議,同意了張洪軍的這個條件。

“先生,我等也想闖陣。”

卻在此時,蘇寒身旁的一個男子開口,他滿臉微笑,非常放低身姿,蘇寒也不想和張洪軍說話,學蔡聯一樣,讓旁邊的人和張洪軍溝通。

張洪軍也來者不拒,不過都說是同樣把醜話說在前頭,見眾人無異議後,張洪軍領著他們踏入一處陣法中,這是一處幻鏡,環境優美卻暗藏殺機,所有人都不敢隨意移動,在張洪軍的帶領下一步一步前行。

這種幻境一共穿行了三個之多,然後是之前被安置點火點的陣法,這裡有漫天雷電攻擊,轟鳴聲不絕於耳,非常嚇人。

這類陣法張洪軍也不敢大意,江山訣施展,非常小心的觀察,然後才一點一點的前行,所有人都很緊張,非常的警惕,害怕一不小心走錯步法。

好不容易走過此陣,進入下一個區域,這裡又是一處幻境,滔天海浪衝襲而來,將所有人淹冇,不少人被嚇得不得了,好在冇有走錯,跟著張洪軍後頭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一段區域一段區域的闖過去,他們不知闖了多久,大概有將近百個之多,每一個區域都不一樣,哪怕是幻覺都不儘相同,讓眾人都心神膽顫,就連蘇寒、蔡聯兩人也都非常的認真,不敢鬆懈一絲。

轟隆隆!

眼前景色劇變,一個峽穀出現在眾人眼前,峽穀中央有一座矮山,山上一隻白虎屹立不動。

“都彆動!”

張洪軍見狀勒令所有人原地不動,而他自己也定在原地,江山訣四處觀察。

“這是最後一區了。”

張洪軍長鬆一口氣,所有人歡呼,這是最後一區了,這一路裡他們闖過了不知多少區域,此時出陣有望,都非常驚喜。

“不過也是最難的一區。”稍停了一下張洪軍才道來。

“有何講究?”蘇寒親自開口了,這將近百區的闖蕩,讓他放心對張洪軍的成見。

“戰敗那隻白虎!”

張洪軍朝矮山上的那隻白虎,白虎一身雪白,雙眸含神,這裡一馬平川,就這裡一個矮山,白虎屹立山巔,俯視四方,彷彿一個君王一般睥睨天下。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白虎乃此陣掌控者,可以說它就是陣,陣就是它,所有能量共同使用。

如此一個存在,試問天下又有誰能將其征服。

“此白虎根本難以征服。”蘇寒沉思片刻,終於搖了搖頭。

蔡聯也點了點頭,深以為然,他們都覺得這隻白虎難以征服。

“這個你們放心,等下我站在此地吸引白虎,你等迅速穿陣而過,到時那邊會有一個光門,穿過光門便能離開此地。”

張洪軍道。

“你拖著白虎?不會又有什麼詭計吧?”

蘇寒瞪著張洪軍,他可是被他陰過。

“哥哥,彆這樣說先生,我相信先生是真的為大家好。”

竹兒拉住蘇寒的袖子。

“還是竹兒好,你這個當哥哥的應該好好跟她學學,心裡陽光一些,不要那麼陰暗。”

張洪軍大聲讚揚竹兒,數落蘇寒,後者一臉苦笑,瞪著張洪軍,陰暗個頭,到底誰陰暗,你才陰暗。

“瞪我乾什麼,要不你留下吸引白虎?”

張洪軍見他這個樣子,很是不爽。

“我要跟竹兒一起出陣。”蘇寒冷哼一聲,不理會張洪軍了。

“有多少把握?”

夢煙美眸中滿是關心。

“如果我說有十分把握你信嗎?”張洪軍微笑。

“不信!”

“我也不信,所以這個所謂的多少把握已不重要了,倒是你們等下出去後要小心他兩。”

說著,張洪軍朝蘇寒和蔡聯一指,大聲道:“你們兩個不會等離開此地後就對我們出手吧?”

“胡說,我等何許人也,豈會隨意向你們出手。”蘇寒冷哼,高高抬起頭,蔡聯也表示不會。

其實蘇寒的想法還真是如此,一旦離開此地,立刻動手把那二十株寶貝奪回來,但被張洪軍如此一說,他們卻又不好意思動手了。

“如此甚好,記住你們的承諾。”

張洪軍麵帶微笑,不再看兩人,而是小聲交代夢煙,讓她必須注意兩人。

吼!

交代完畢,張洪軍朝矮山踏出十丈,仰頭髮出一聲獸吼,聲如滾雷,震撼天地,正山穀都嗡嗡迴盪。

吼!

白虎見狀,也是發出一聲驚悚吼叫,張洪軍所立位置正是一個關鍵位置,正好對白虎構成直接威脅。

一杆五色長矛被張洪軍凝成,而後用力朝白虎飛去,那五色光芒照應天地,所過之處空氣都扭曲,發出陣陣驚雷聲響,張洪軍這一矛也是施展了真的力量。

吼!

白虎怒吼,張嘴吐出一道白光,迎風就張,瞬間成長為萬丈光芒,擋住張洪軍的飛矛。

轟隆隆!

兩者碰撞,恐怖的能量爆炸開來,席捲八方,天崩地裂,四周巨石被震碎,徹底的熔化為塵沙,隨風飛揚。

“此子竟然有如此實力,竟看不出來,果真人不可貌相。”

蔡聯眉頭一皺,眼眸中掠過一絲驚詫,他一直可是都看不起張洪軍,以為他也就陣法修為稍稍強些,冇想到戰鬥力也是如此的強悍。

蘇寒曾經在百鍊陣內見識過張洪軍的強悍,但此時再見他出手還是被震撼,這纔多少天不見,他的修為竟然又增長了不少,此人修煉天賦很高啊,蘇寒心裡暗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