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殿主客氣了,既然之前殿主不在,那之前的事就莫提了,但是,如今殿主回來了,是不是可以聊聊了?”

張道陵心中拿捏,也不敢過於逼迫,隻是輕輕點了一下,給足對方麵子,畢竟有事求人家,若是得理不饒人,難免誤了正事。

兵殿殿主也是老奸巨猾之人,趕緊哈哈一笑,揮手撤去鬼兵,把眾人請進小樓。

小樓內,張道陵開門見山,直道來意,殿主顯然早已知曉,聽完後道:“不瞞張國師,青鱗甲確實在此呆過一日,後來卻是被閻羅殿的人接走了。”

“閻羅殿?”

“不錯,冥界有閻羅十殿,閻羅十殿皆是大殿,掌管冥界事物,包括我這兵殿,也歸閻羅殿掌管,青鱗甲等人與閻羅殿相識,所以,閻羅殿接人,我還能如何。”兵殿殿主歎道。

聞言,張道陵等人陷入沉思中,難道這閻羅殿也要插足這凡間事物了嗎?

兵殿殿主看見眾人表情,猜到他們擔憂,微笑道:“張國師放心,冥界不會插手凡間事物,閻羅殿之所以接走青鱗甲,大多也是彼此利益交往。”

“青鱗甲乃蛟魔王手下,也就一妖,和冥界能有什麼利益交往?”張道陵不解,問道。

兵殿殿主道:“張國師有所不知,後天便是冥界一年一次的鬥賽日,估計閻羅殿這股勢力是想將青鱗甲作為一股力量,在鬥賽日達到奇兵效果。”

“鬥賽日乃冥界盛事,他們也有資格參加嗎?”張道陵對此事有些耳聞,卻不十分清楚。

兵殿殿主:“若在以前定然不行,但如今大鬨天空後,天庭威信日落千丈,冥界已冇那麼嚴格,偶爾也會引進外援。”

“師傅,何為鬥賽日?”輕雨小聲詢問赤燕俠,張洪軍和白晶晶正好在一旁,也豎起了耳朵。

赤燕俠解釋道:“鬥賽日乃冥界盛事,一年隻有一次,是冥界個勢力解決矛盾,爭奪寶貝的時間,據說每個勢力拿出一定寶物,藏於鬥賽聖山內,此山有稱藏寶山,然後每個勢力派出相同人數,在寶山內尋寶,誰尋得多誰贏,而寶物也歸那方所有。”

輕雨:“那為何稱鬥賽日,不叫做尋寶日?”

赤燕俠:“為了寶物,各方勢力會不擇手段,隻要在規定時間內,允許相互搶奪寶物,你可以搶他人的寶物,而他人也可以搶你的寶物,為了搶到寶物,參賽人員會不擇手段,極為殘酷。”

眾人聽聞,倒吸一口冷氣,這種賽事估計會死很多人。

張洪軍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想到一種可能,青鱗甲和十殿某個勢力有交易,參與鬥賽日,如果某個勢力將他們想要的那個靈魂體作為寶物,藏在藏寶山內,讓青鱗甲等人尋到,用地獄珠收走,那麼,他們豈不是可以名正言順,將這個靈魂體取走。

越想越覺得可能,張洪軍將想法和赤燕俠、張道陵、關伊子一說,三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這種方法非常可行。

兵殿殿主聽後,眉頭一皺,道:“若是如此,冥界也不能阻攔他們了。”

“不知可有辦法阻攔他們?”張道陵等人有些無計可施。

兵殿殿主皺眉搖頭,顯然無法可施。

張洪軍想了想,道:“要不咱們也參加鬥賽日,不為尋寶,隻為阻擋青鱗甲等人尋寶。”

張道陵望向兵殿殿主,詢問道:“殿主,不知我等能否參賽?”

“你們在冥界冇有勢力,無法參賽。”兵殿殿主回答,隨即又道:“不過,你們卻給我提了個醒。”

張道陵:“什麼醒?”

兵殿殿主:“你們可以做為我兵殿的力量參賽。”

鬥賽日每年舉行一次,寶物令人眼饞,各方勢力四處招攬強者,冥界強者幾乎都被十殿招攬去,像兵殿這種小勢力又怎麼鬥得過那些十殿,隻能乾著急。

而這一次眾人的到來,讓兵殿殿主有了小心思,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這些人身手了得,於是便有了這番說辭。

張道陵:“我們願意以殿主勢力身份參賽。”

兵殿殿主:“很好,但是醜話說在前頭,參加鬥賽者皆為強者,為了寶物,萬般手段防不勝防,生死殘傷更難預料。”

張道陵一咬牙,道:“生死各安天命,與兵殿毫無半點乾係。”

兵殿殿主微微一笑:“如此怕倒是委屈了眾位。”

張道陵此時隻想阻擋青鱗甲等人,彆的哪管那麼多,道:“殿主放心,此事乃我等自願參加。”

兵殿殿主點頭,嘴巴張了張又閉上,似乎欲言又止,有話想說又不開口。

張道陵等人不明白是何意思,正皺眉揣摩,張洪軍卻微微一笑,開口道:“殿主,我們誌在阻攔青鱗甲奪寶,隻求那靈魂體,彆的寶物我們分毫不取,若是尋到全歸兵殿所有。”

兵殿殿主眼睛一亮,朝張洪軍點了點頭,大聲喊了一個好字,深覺此人有眼界。

張道陵等人恍然大悟,暗怪自己一心想著如果阻擋青鱗甲,冇看出兵殿殿主的那小心思。

雙方約定,兵殿殿主派人進一步調查,得到青鱗甲投靠勢力的寶物名單,其中有一項注著待定,很顯然,這待定之物定是那青鱗甲想要的靈魂體。

張道陵等人調整狀態,張洪軍也抓緊修煉九龍煉魂術,在冥界中修煉靈魂體比在凡間有優勢,冥界靈氣充裕,便於吸收,讓張洪軍感覺如魚得水。

兵殿殿主得知張洪軍在修煉煉魂術,將他帶到一處秘地,這裡有一汪寒泉,泉水冰寒透骨,張洪軍用手指一試,直打哆嗦。

兵殿殿主指著寒泉道:“此泉號稱小幽泉,雖不如九幽泉,但水寒如冰,冥界靈氣濃鬱,對靈魂體修煉煉魂術極有好處,若非你代表兵殿參加鬥賽日,萬萬是不可來此修煉的。”

張洪軍趕緊抱拳行禮,大呼感謝殿主,等殿主走後,張洪軍伸出雙手,向著小幽泉探去,雙目微閉,運轉九龍煉體術,將那冥界靈氣導入體中。

小幽泉如兵殿殿主所言,冥界靈氣非常濃鬱,但是實在過於冰寒,張洪軍的兩條手臂放在在水中,隻是片刻,整個身軀都冷得不停顫抖,牙齒咯咯打架,好在張洪軍毅力不錯,強忍堅持著,而心念也在拚命催動九龍煉魂術,好幾次差點中斷,都被他咬牙堅持。

張洪軍的九龍煉魂術已達第二層,此時狂吸小幽泉水中靈力,感覺第二層接近飽和,向第三層衝擊,不過,似乎有些後勁不足,張洪軍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噗通一聲,將兩隻腳也踩進了幽泉中。

啊!

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小幽泉的寒氣直接將張洪軍凍住,他一動不動,除了第一聲慘叫,連口都開不了,他感覺自己快變成冰人了。

“什麼事,我怎麼感覺有尖叫聲?”

有幾名鬼兵向小幽泉探頭,當他們看見張洪軍站在小幽泉中,彎著腰,雙手伸進了水裡,如同摸魚。

“咦,此人在做什麼?”

“好像是摸魚吧。”

“冇聽說小幽泉有魚啊,難道最近殿主想吃魚,買了魚放泉眼養著?”

“好想不對,你們看,他臉色都凍青了。”

“不是摸魚,是掉入泉中。”

幾個鬼兵都瞪大了眼睛,大喊道:“快快,快將他拉出來,此人掉幽泉裡了。”

幾個鬼兵手忙腳亂,想將張洪軍拉出小幽泉,張洪軍瞪著眼看他們,心想好了終於有人來了,這下有救了。

然而,卻在此時,兵殿殿主不知從什麼地方竄出來,攔住他們動作,道:“莫驚慌,此人在修煉煉魂術,並非掉入幽泉。”

“我靠,我都快凍死了,還煉什麼功啊。”張洪軍一聽,心裡恨啊,都罵上了。

幾名鬼兵鬆了一口氣,燦燦退回來,其中一人道:“原來在練功,咱們差點壞了大事。”

另一人卻道:“隻是此人乃未免太不要命了,哪有如此修煉的,這幽泉可是出了名的冰寒,在冥界中它的寒冷程度排在第二,除了九幽泉就屬此泉了。”

聞言,張洪軍心裡更後悔,不該如此魯莽,直接跳進來,而是一步一步走進來,豈會如此受罪。

但此時,他隻能強忍,他的雙腳雙手都凍麻木了,隻能大口呼吸,但連撥出的氣變成了白色。

好冷!

鬼兵甲:“你們猜他能堅持多久,我猜支撐不過一個時辰”

鬼兵乙:“我猜一個時辰到二個時辰。”

鬼兵丙:“二個時辰到三個時辰。”

鬼兵開起了盤口。

張洪軍恨恨的瞪了幾個鬼兵一眼,老子都快被凍死了,你們卻在開盤口,不過,也容不得他更多的憤怒,他已冇心情去發脾氣,他拚命催動九龍煉魂術,一遍一遍又一遍,不知運轉了多少遍。

很快,一個時辰過去,鬼兵乙對鬼兵甲說:“你輸了。”

很快,二個時辰過去,鬼兵丙對鬼兵乙說:“你也輸了。”

很快,三個時辰過去,鬼兵甲對鬼兵乙、鬼兵丙說:“咱們都輸了。”

九龍煉魂術不愧是白晶晶推崇的煉魂術,在運轉到不知第幾遍後,不知是不是錯覺,張洪軍感覺泉水已不是那麼冰寒,隱約間還有一絲暖意,突然,他感覺自己的手指可以動了,用力一抓,竟然能握成了拳頭。

再過了一段時間,他感覺雙手雙腳已不冷,而且可以行動。

“哈哈!”

張洪軍大笑一聲,伸直身體,將兩隻手臂從幽泉取出,隻見雙臂紅彤彤,冒著絲絲寒氣,皮幾乎都凍裂,很磣人。

但是張洪軍卻高興得很,他的靈魂體境界提升了,他的體內,九龍煉化術已穩穩站在第三層巔峰,靈魂力量已達到近五虎之力。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