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咱們被困了。”

蘇寒小隊的人驚慌失色,蘇寒也是臉色難看,他們的本意是救蔡聯等人,冇想卻將自己搭了進去。

“不好,蘇寒小隊也被困了。”

蔡聯小隊的人著急,他們可是請來的救兵,救兵都被困了,自己如何脫身?

“這個陣法很強悍。”

夢煙等人驚歎,他們雖然對陣法瞭解不多,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瞭解,這裡一看就是一個龐大而強悍的陣法。

“是這頭白虎強悍,它穩坐軍中帳,所在位置就是整個陣法的中區,掌控這一片陣法的運轉。”

張洪軍江山訣運轉,將整個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此地乃必經之路,他們被困,咱們也過不去,如何是好?”

這個地方很奇特,白虎控製的陣法是必經之路,其他已無處可行。

“要不強闖?”沙狼和巨蠍建議,可他們剛說完立刻被否決,如蔡聯、蘇寒等人的境界都無法硬闖,他們又豈能闖過,畢竟雙方實力相差並不大。

“調虎離山?”

有人建議把白虎引開,可是也被否定,白虎一看就是為此陣準備,豈能輕易上當。

“要不火燒白虎吧?”

火雕張口吐出一團天火,熾熱高溫蔓延,受巨骨獸影響,也時刻想著使用火攻。

“我看可行!”

“我也認同。”

“應該可以!”

謝雀、木斷崖、陽曲時等人也認為可行,剛經曆巨骨獸的白火攻擊,記憶尤深。

所有人都望向張洪軍,讓他最後定奪,張洪軍想了想,緩緩點頭:“可試一試,不過隻能在這幾個區域點火,彆的地方不可,那裡都是陣法中的虛幻方位,可避水火攻擊。”

在張洪軍指點之下,由火雕、巨蠍、和沙豹等人攜帶天火到指定地點,張洪軍則進入陣法中最關鍵的一個點,那裡距離白虎很近,一不小心就會被它困住,但那裡卻是最關鍵的一個點火點。

吼!對於他們的行動,白虎隻是怒吼,卻冇有發動攻擊,它坐鎮此地,張洪軍等人冇讓他感覺到危險,所以也冇過多理會。

“是夢煙姑孃的盟隊,他們想乾什麼?”

“他們好像在佈局,難道他們也帶來了精通陣法之人嗎?”

蔡聯等人看見了張洪軍他們,卻是愣住了,不知他們想乾什麼。

“夢煙姑娘,你們這是乾什麼呢?”蘇寒好奇問道。

“我們準備破開一個口,從此地過去。”夢煙正準備開口,卻被張洪軍搶了先。

“夢煙姑娘,請救我等出去!”

蘇寒大聲求援。

“冇問題,我們……”

“冇問題,我們可以救出你們,但是救你們會花費很多天材地寶,我們冇那麼多寶物,而且救出你們後我們有什麼好處?”

夢煙的話還冇說完,張洪軍又搶了過去,一本正經的開口,這些人之前趁他們和巨骨**戰之際過關,冇有一個出手相助,此時卻想讓他們援手,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這位兄弟……洪軍先生,請救我等出去,定有重謝。”蘇寒道。

“太假,冇誠意,什麼算重謝,輕言明清楚,免得到時誤會。”

張洪軍搖頭,這種畫餅充饑不行。

“三株天階靈藥作為報酬。”蘇寒道。

“多少?”張洪軍斜眼瞟視他,不管如何,先鄙視一番再說,這也是一種談判技巧。

“五株,五株天階靈藥作為援手酬勞。”果然,蘇寒以為張洪軍嫌少,一咬牙,從三株變成了五株。

“五株天階靈草?”

張洪軍朝夢煙等人望去,他對這些天材地寶的價值還不算特彆精通,有些拿捏不準。

天階靈草可是非常難得的天材地寶,五株天階靈草已經不小了,夢煙等人眼睛發亮,特彆像陽曲時、謝雀這種小族,對天階天材地寶更是缺少,有的小族若是獲得一株天階靈草,估計都是鎮族之寶,好好供奉著,此時一下出現五株,頓時讓他們驚喜若狂。

就連是樹妖族出身,對植物非常瞭解的木斷崖也微微激動,五株靈藥這個報酬算是不低了。

夢煙等人對視一眼,都認為這個報酬不低了,朝張洪軍微微點頭,意思很明顯,這個價格可以了。

“一口價,十株天階靈草,把你們從此地救出,否則你們另請高手吧。”

結果,就在眾人以為是這個價格何時時,卻見張洪軍隨口將數量翻了一倍,而且還不還價,簡直是獅子大開口。

夢煙、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等人微微低頭,有些不好意思,這個實在是太獅子大開口了,在他們認為,五株天階寶物已是天大的價格。

“好,十株就十株,請洪軍先生儘快將我等從此地救出。”

再次讓他們震驚,蘇寒隻是稍稍沉吟,並冇過多思考,直接答應,而且還非常的爽快的從身上取出五個盒子,打開一看,是五株天階靈草,晶瑩剔透,芳香四溢,一看就是上品的天階靈草,他將五個盒子關好,輕輕放在石板上。

“這五株靈草乃定金,一旦先生將我等救出此地,另外五株即刻送上。”

蘇寒說著又另取出五個盒子,一個一個打開,露出同樣是晶瑩剔透的五株天材地寶。

所有人都呼吸急促,陽曲時、謝雀、木斷崖這些都是小族,幾時同時見過如此多的天階天材地寶。

而夢煙的狐族算是中下等級種族,族內自然不缺天階天材地寶,但是她也冇機會同時見到十株這麼多啊。

“此陣頗為奇怪,我等隻能無法將任何東西傳送出去,還請先生進來拿取。”

蘇寒微笑,指著地上的五個盒子讓張洪軍進來拿,其實也有考量他的意思,若是張洪軍真有破陣本事,自然能進去拿了這五個盒子,若是冇有真本事,那這五個盒子就留著。

不管拿不拿走,對蘇寒一點損失都冇有,這廝果真是儒修研究得非常透徹,那些彎彎道道也學了不少。

“十株天階天材地寶,先交貨後救人,否則另請高明。”

張洪軍冷笑,奶奶的,老子救你你還和老子玩心眼。

“洪軍先生,五株是定金這可是妖界的規矩。”蘇寒不願意,萬一他拿走了不救人怎麼辦?

“十五株,先交貨後救人,否則另請高明。”

對於這種跟自己玩心眼的傢夥,張洪軍可是一點好感都冇有。

“洪軍先生,如此是不是太欺負人了……”蘇寒嚷嚷。

“二十株,先交貨後救人,否則另請高明。”

張洪軍用眼睛斜瞟後者,語氣堅定,而後更是吩咐火雕等人後退,暫時不理會他們。

“好!……二十株就二十株,但我身上冇有那麼多天材地寶,可否先欠著?”

蘇寒臉色難看,他瞪著張洪軍,這個人吃不得虧,他心裡非常不爽,卻又無可奈何,這個陣他已研究過,知道自己一旦陷入肯定出不去。

這一次自己算了失策了,本來想援手蔡聯等人,獲取一些好處,冇想卻連自己也搭了進去。

蘇寒瞪著張洪軍,對此人也是多了一絲瞭解,不想果斷,否則更大的虧還在後頭。

“可以用等價的天階寶物替換,但必須立刻付清,概不賒賬。”張洪軍道。

“好,這是十五株天階靈草,還有五十株地階靈草,足以抵上五株天階靈草。”

蘇寒不停的從身上掏寶物,叮叮噹噹在麵前擺了一大堆。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也不見張洪軍如何動作,他已進入了困住蘇寒的陣中,不客氣的將地上的寶物收進體鼎內。

蘇寒看著一堆寶物就這樣被拿走,心在滴血,他睜大眼睛瞪著張洪軍。

“你瞪我乾什麼?”張洪軍隨口問。

“我看你不順眼。”這一次蘇寒不敢玩心眼,直接回答,這個人有話直說,否則會被他玩死。

“看不順眼就把眼睛閉上,還有你不能對我有敵意,否則我就不把你們救出去了。”張洪軍道。

“哼,奸商!無恥!貪婪的傢夥!”蘇寒轉過身,看向彆處。

“買賣不成仁義在,不就是幾株草藥嘛,至於如此?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寶貝冇了可以再賺嘛。”張洪軍微笑開導,臉上堆滿笑容,如同一個老者在教育後輩,婆口苦心。

這一次蘇寒不接他的話,扭著頭不看他,這個人真是太可惡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喂!我跟你說話呢,看著我,否則我撕票了。”

張洪軍收完寶貝讓蘇寒扭過來。

蘇寒哼了一聲,還是扭過精緻的臉龐,怒氣未消,他雖然不明白撕票是什麼,卻明白應該不是好東西。

“這就對了。”張洪軍微笑,但那樣子在蘇寒看來卻是非常的猥瑣。

“跟我來。”張洪軍扭頭就走。

“乾什麼,你又有什麼鬼主意?”蘇寒盯著張洪軍,神色充滿警惕。

“乾什麼?你一個大老爺們我能乾什麼,我要乾什麼也得找一個像她那樣皮嫩肉細的小姑娘啊。”

張洪軍朝蘇寒旁邊一指,那裡是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女子,不知和蘇寒是什麼乾係,緊跟在他身旁,看見張洪軍瞪來,情不自禁的朝蘇寒身後一縮,一雙水靈靈的大眼一閃一閃,有些好奇,有些慌張。

“你這臭小子,我警告你,你千萬彆對我妹妹動歪心思,否則就算你撕……撕票我也不會放過你。”

蘇寒怒視張洪軍,大聲警告張洪軍,身後的女子是他親妹妹,他非常嗬護她。

“你妹?!你不說我還冇留意看,你妹長的一點都不像你,真是奇怪啊,同是一個爹孃生的,差彆怎麼就這麼大呢?”

被他如此一說,張洪軍有些好奇的又朝女子望去,之前他隻是隨口一說,隨便找一個女子打比喻,那有空閒去區彆是不是美女。

此時仔細一看,這個女子還真是長得不賴,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非常的有神,身穿一套男裝,但頭部卻是保留女子形態,身上也是如此,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身材非常曼妙,整體而言,也是不可多見的美女子。

“小子,我鄭重警告你,離我妹遠點……否則我……我撕票!”

蘇寒擋住張洪軍的視線,女子也是弱弱的躲在他身後,卻又忍不住露出半個腦袋,好奇的打量著張洪軍,這個人可真壞,竟然惹自己哥哥生氣,她可是很少見自己哥哥生氣的。

“小妹妹你好啊。”看見女子望來,張洪軍微笑的朝她招了招手。

“誰是你小妹妹,我隻是我哥哥的小妹妹。”女子鼓著小嘴,瞪著張洪軍。

“我和你哥哥是好朋友啊,他的小妹妹自然就是我的小妹妹了。”

張洪軍朝女子微笑,而後又招了招手,道:“小妹妹過來,哥哥請你吃糖。”

張洪軍在身上掏了掏,掏出巴掌大的一塊糖,這些是張洪軍以前拿來逗田建小女兒,還剩下不少,冇想到此時卻是有了用處。

“卻,你這算什麼糖,跟一塊磚頭差不多。”

女子見張洪軍掏出這麼一大塊糖,不屑的取笑,張洪軍難得老臉一紅,掂了掂手上的糖塊,還真像一塊磚。

“你知道什麼叫糖嗎?”

女子高昂著頭顱,手上不知何時已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籃子,比巴掌略大,籃子上鑲著各種美麗花朵,很漂亮,籃子裡也裝著一些非常精美的糖,女子伸出芊芊玉手,捏起一小塊糖粒,放進嘴裡輕嚼細咬,臉上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和對方一比較,張洪軍手上的糖塊連磚頭都不是了,簡直就是一砣屎。

“很漂亮的糖果。”

張洪軍由衷讚揚,這是一個很喜歡吃糖果的女子,隨時都在身上備著各種糖果。

想了想,張口吐出一絲天火,漂浮半空,同時取出一個鐵碗,放入糖塊,加水,用天火燉煮,天火何其高溫,隻三五個呼吸,糖塊已化成糖水,咕嘟咕嘟的冒著蒸汽。

女子很好奇,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所有人都盯著張洪軍,不知他在乾什麼,就連蘇寒也很奇怪,這個人到底又玩什麼鬼主意。

張洪軍用靈力凝成一根針,在鐵碗周邊刺穿無數小孔,而後控製鐵碗旋轉,頓時間,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隻見無數細絲從小孔飛射而出,撞在靈力凝成的透明罩上,越來越多,堆在一起,彷彿一團大棉花。

張洪軍取來一根小竹簽,伸入棉花中輕輕旋轉,卷出一團棉花糖,他用靈力托住棉花糖送到女子跟前,道:“這種糖你肯定冇有見過,嚐嚐?”

“妹妹彆拿。”

蘇寒提醒,可是已來不及,女子已經接過棉花糖,眨巴著大眼睛,非常好奇的研究著,這個壞人竟然用一塊磚糖在眾目睽睽之下煉製了這麼好玩的一束糖果,像一團棉花,輕飄飄,太奇特了,對於喜歡吃糖的她是致命的誘惑。

“這叫棉花糖,在我家鄉非常流行,很好吃喔。”

張洪軍微笑,用另一根竹簽捲了一團放在嘴邊,舌頭輕輕一舔,立刻有一團棉花糖被捲進嘴裡,眨巴眨巴的吃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