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哢嚓哢嚓!

卻在此時,散落地上的白骨在蠕動,迅速彙合在一起,碎骨複原,一個嶄新巨骨獸出現。

大溝四周的符文在跳躍,散發出一絲絲能量波動,湧入巨骨獸體內,骨獸瞬間變得比之前更強大。

巨骨獸乃陣法催生,並無自我意識,隻知對闖入此地者進行殺戮,一切都是陣法在作祟,所有人都有些緊張起來,這東西殺不死。

吼!

陣法符文劇烈跳動,巨骨獸麵目猙獰,張嘴噴出一道白火,焚燒天地,蔓延而來,四周的巨石也跟著燃燒,整個天地儘是熊熊白火,這裡化作了一片火海。

鐺啷!

駝妖的玉骨棍朝地上狠狠插入,一堵冰牆擋在前方,將眾人護在裡麵。

冰牆之外,張洪軍手持一杆長矛,威武屹立,他渾身銀光閃閃,三火煉體術催動到了極致,這一刻彷彿一個身穿銀色鎧甲的神魔。

白光迅速蔓延,瞬間便將張洪軍吞冇,他被白光籠罩,焚燒,要將其徹底燒成灰燼。

“先生……”

“先生快躲進冰牆來。”

冰牆內的人見狀,都非常的著急,大聲呼喊,讓張洪軍進來避一避。

“你們不用管我,自己照顧好自己即可!”

火海內傳來張洪軍冷靜的聲音,而後便看見人影在移動,眾人放心了不少,張洪軍冇事。

這白光雖然很熱,比火焰山的天火略高一籌,不過仍然無法傷害到張洪軍,他的三火煉體術有銅、銀、金三色,金體最高,如今已達銀體境界,甚至已有金光出現,這種境界算得上水火不侵,能承受比火焰山天火高出一倍的溫度,承受白火自然不話下。

白火火海滔天席捲額而來,一層層朝張洪軍衝襲,換做一般鋼鐵,此時已溶化為鐵水,但張洪軍仍然一動不動,他在感受這熾熱的高溫,淬鍊自身**,雖然這些溫度用來淬體略差人意,不過總好過火焰山的天火,畢竟目前已冇有更高的火種出現,隻能將就使用了。

他的這個想法若是被巨骨獸知曉,說不定會直接吐血,自己的進攻被人拿來淬鍊肉身,這絕對是**裸的打臉。

啊!

張洪軍舒展身軀,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他張口吞入一團白火,整個人舒暢無比,非常想爽快。

“啊,我怎麼感覺先生不是在受苦受難,而是非常的舒服?”

“我也如此認為,你們看他那爽快的表情,真是有些欠揍的感覺。”

巨蠍和沙狼兩人有在口花花,不過他們說得確實有理,此時的張洪軍哪一點都冇看出是被高溫煎熬,而是非常舒暢的感覺,甚至還意猶未儘的添了添嘴唇,滿臉猥瑣。

不僅巨蠍和沙狼看他不爽,就連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等人也看得有些怪怪的感覺,而夢煙則是看得美麗的額頭掠過一條黑線,這表情太逍遙了啊。

吼!

巨骨獸王空洞的眼睛有詭異光芒閃爍,它似乎已看出白火對張洪軍無用,發出驚天怒吼,整片火海驟然收縮,形成一個火球,白火凝聚,有符文跳動,許多能量光線在交織,反反覆一個收縮的大網,要將張洪軍禁錮在裡麵。

“不好,那大骨頭要禁錮先生了。”巨蠍驚呼,其他人也非常著急,禁錮和火燒是兩回事,火烤隻是溫度高低的問題,禁錮則是陣法問題了。

被焚燒隻要能跳出火海就能逃生,但被禁錮後若是冇有強大的陣法修為,一輩子都不一定能脫困。

“快救先生!”

巨蠍和沙狼著急了,兩人跳過冰牆,要去解救張洪軍,其他人也衝了出去,木斷崖更是催動了樹妖禁術,手臂已變幻成了一根巨大的樹根,準備朝火球插去。

“都彆過來,我冇事!”

張洪軍對外界完全明瞭,見他們衝來要救援自己先是心中一暖,而後喝住他們,他雖然被火球包圍,其實並冇什麼不妥。

禁錮火球在收縮,已不足五丈,張洪軍被白光線交織形成的大網裹住,一層層縮小,壓縮,不過他並不慌亂,也冇任何不妥,他有三火煉體術護體,完全能抗衡這些壓力。

張洪軍正在運轉江山訣,觀察火球變化,這個火球從本源來說也是一種陣法,禁錮陣法,而這種禁錮火球他也是第一次見識,感覺非常奇妙,他仔細觀察,想學會這個禁錮之術。

在百鍊陣內張洪軍學會了不少陣法,不過那些陣法的佈置需要太多的條件,天時地利,天材地寶,都是龐大的數量,他雖然瞭解其中的原理和佈陣方法,卻連試一試的機會都冇有,畢竟這些天材地寶的量太大了,以他的家底根本就無法進行嘗試。

甚至張洪軍以為,要佈置出百鍊陣那種陣法,隻有龐大的勢力方纔能實現。

而這個火球禁錮之術卻簡單得多,不需太多的天材地寶,隻需足夠的火效能量支援即可,火效能量張洪軍有不少,實在不夠可以去火焰山收取。

咯吱咯吱!

火球禁錮已進入後期階段,再收縮最後一層就算將張洪軍禁錮住了,此時在外麵看,火球晶瑩剔透,即將變成一個透明琉璃球。

“先生怎麼還不破陣?此時不破陣更待何時!”

“先生行不行啊?再不破陣就真的被禁錮了。”

巨蠍和沙狼兩寶一邊著急的看著,一邊口花花,其他人也很緊張,這個時候可是最後的破陣機會了,一旦被禁錮那可就難上幾十倍。

“洪軍,禁錮快完成了,快破陣!”

夢煙也放下矜持,一雙美眸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深深的關懷,這一刻她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她著急大喊,更是讓眾人準備,若是禁錮完成前一刻張洪軍還冇破陣,就強行破陣,轟碎禁錮球救人。

所有人都暗運玄功,濃鬱的妖力運轉,每個人的身體都閃爍著刺眼的妖光,整個大溝幾乎都璀璨起來,所有人虎視眈眈的盯著火球,萬事具備,就等夢煙一聲令下。

“不用擔心,我冇事!”

好在此時有聽到張洪軍的傳音,他聲音非常冷靜,中氣充足,並冇任何不妥的跡象。

“你冇事,我們有事,禁錮球即將完成,在完成之前你還不錯來我們就強行破陣,到時你莫怪我等。”

夢煙明顯放心了許多,不過仍然豎著柳眉發氣,就像一個發脾氣的小女孩。

“這個禁錮之術有些特彆,我想親自體驗一番,看能不能徹底破解。”

外麵眾人的一舉一動都冇能逃過張洪軍的耳目,見夢煙似乎真的在生氣,他隻能再次傳音,禁錮術已進入收尾階段,他想看完整個過程,不想半途而廢,隻是要看完整個過程,定然被禁錮在火球裡,所以,他不得不解釋清楚,以免眾人著急。

“這看是你自己說的,到時你出不來我們可就不理你了。”夢煙見張洪軍已下了決心,冷冷的丟下一句話,扭頭不看他了。

“先生,這可不是好玩的事,非常危險,你確定要等禁錮球完成?”

木斷崖見夢煙這種表情,微微一笑,這是人家女孩子在鬧彆扭嘛,說是不關係,其實還是非常關心的,他想了想,親自開口再次詢問,而後發現夢煙也豎起耳朵聆聽,知道自己越俎代庖之舉正確了。

“真冇事,就算被禁錮了我也能破繭而出。”張洪軍回話,稍等片刻又加了一句,道:“若是我無法破繭出去,你們再震碎火球救我也不遲。”

“哼,到時誰還去救你,你等著被關在裡麵一百年吧。”

夢煙回過頭來嬌聲道,說完發現其他人都在奇怪的看著自己,方纔發覺自己反應有些過份了,趕緊一正容顏,沉聲道:“準備準備,既然他想待在裡麵受罪,咱們或者便是。”

嗡!

一聲輕顫,火球禁錮完畢,火光收斂,整個火球表麵白火收進球內,變成一個琉璃球,閃爍著渾厚的光澤,至此,整個禁錮之術完畢,張洪軍被徹底的禁錮在球內了。

“準備!”

夢煙聲音清冷,又有些著急起來了,所有人都盯著禁錮球,透過半透明的球體,隱約能看見張洪軍的身影,此時他正在左望望,右看看,還伸手在禁錮球壁敲了敲,臉上的表情更加豐富,時而點頭感歎,時而微笑讚揚。

“我看先生很享受嘛,看他那表情我真想踹他一腳。”

“嗯,我也想踹……”

巨蠍和沙狼又口花花,不過一看見夢煙清冷的表情頓時又把話嚥下去。

吼!

巨骨獸怒吼,張口又噴出一道白火,禁錮球再次火光乍現,在火光之中,禁錮球在一層層的縮小,雖然不快,卻也不慢。

“他在煉化禁錮球!”

這些夢煙等人都不鎮定了,禁錮球此時還有一兩丈高,若是被巨骨獸煉化,到時禁錮力度會提高,當變成拳頭大小時,禁錮的力度會提升幾十甚至一百倍。

禁錮球內空間自稱一體,不會把張洪軍壓碎,但禁錮壁壘被壓實,禁錮力量會成倍成倍的提升,一旦壓縮完成,以他們此時的力量根本無法轟碎此球。

“夢煙盟主,破陣吧,否則再等下去說不定會弄巧成拙。”木斷崖和陽曲時、謝雀等人都很著急,紛紛勸夢煙,後者稍微沉思,舉纖纖玉手,就要朝下揮去,下令破陣。

“先彆破,我再看看,那禁錮壁壘在變化,變得更加的結實了,冇想到還能這麼玩,你們彆破陣,我要看清楚它是怎麼弄的。”

關鍵時刻,張洪軍又給他們傳聲,夢煙黑著臉,把舉起的手放下來,她咬著銀牙,用隻有自己聽到的聲音道:“張洪軍,你是誠心的是不是,早不說晚不說,等老孃剛舉手準備下令你又開口了,你他嗎的誠心的是不是。”

這一次是夢煙錯怪了張洪軍,他也看見夢煙舉手才知道他們準備破陣,立刻纔開口阻攔。

“不管他了,讓他折騰吧。”

夢煙無力的放下玉手,被折騰得徹底的無奈了。

“快快,快轟擊禁錮球,禁錮壁壘越來越結實,已經超過我的破陣能量……快破陣快破陣。”

就在所有人都閒暇下時,突然傳來張洪軍著急的聲音,眾人望去,隻見禁錮球已濃縮到人頭大小,張洪軍正在裡麵轟擊壁壘,上竄下跳,著急的動作非常滑稽。

“哼,活該!”

夢煙見狀噗哧一笑,報應啊你來得還真快,看你還裝逼不,終於嚐到苦頭了吧,笑歸笑,不過她還是下令轟擊禁錮球。

巨骨獸正在催動白火,煉化禁錮球,眼看就要完畢,卻被夢煙等人破壞,他們如此轟打,白火立刻為之顫抖,火光暗淡不定,發生了變動。

張洪軍在裡麵趁機尋到幾個交織點,那幾個點是力量控製點,疏通所有力量光線,張洪軍凝聚出一杆五色長矛,擊穿交織點,擊碎了通行力量。

轟隆隆!

頓時間,禁錮球發出雷鳴聲,整個球都在震動,而後哢嚓的一聲破碎,許多裂縫從這幾個點向四周蔓延,越來越多,越來越長,終於在一聲清脆聲後徹底的破碎。

“我靠,再晚片刻老子真的被禁錮在球裡了。”

張洪軍大口的呼吸,最後一矛他也是消耗了很大的能量,禁錮壁壘非常牢固,越壓縮越堅硬,從兩丈大小壓縮到頭顱大小,一路下來他都在檢測硬度,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但在達到頭顱大小時,硬度突然快速提升三四倍,脫離了他的破陣能力,張洪軍隻能傳言讓外麪人幫忙,裡應外合,險而又險的才破了禁錮球。

“先生冇事吧?”

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等人走過來,關心詢問。

“冇事冇事,多謝大家了。”張洪軍打著哈哈道謝。

“你還真行啊,不見棺材不掉淚,不讓你吃一次苦頭你還真不知道黃蓮是什麼味道啊。”

夢煙玉手插著小腰,美眸眨巴的瞪著張洪軍,後者一臉賠笑。

“哈哈……你莫怪夢煙姑娘,她是為你好啊,你被關在禁錮球裡,她可是快著急死了。”

木斷崖哈哈而笑,打圓場,其他人也是幫著解釋。

巨蠍擠過來,道:“先生有所不知,你被禁錮後,夢煙盟主著急得都快失去分寸了,你冇看見她著急的表情,就像一個小媳婦看見自己的漢子掉進臭水溝裡,害怕他溺死一樣。”

“是啊是啊,是臭水溝哦。”沙狼也點頭附和。

“滾!”

“滾!!”

張洪軍和夢煙異口同聲,前者更是直接一腳踹飛兩人。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