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道陵幾人卻皺緊眉頭,思考如何去找殿主,此地早有防備,估計想離開都難,更彆說見到殿主了。

輕雨大眼忽閃忽閃,瞪著張洪軍,道:“你這惡鬼,平時鬼主意卻多,來到冥界更應該如魚得水,怎的此時卻呆呆愣愣了呢,快想想辦法,如何將那殿主挖出來。”

張洪軍一頭黑線,道:“你難道冇看見我在想辦法嗎?”

輕雨:“那你可想到辦法?”

張洪軍苦笑道:“就算放屁,也需要醞釀醞釀方能放出來吧,你以為辦法是地上的鵝卵石,隨手可撿?”

輕雨一撇嘴,道:“卻!粗俗。”

張洪軍不理會她,這個女人太精靈古怪,時而聰明,時而呆呆愣愣,時而古古怪怪,時而大大咧咧,少理為妙。

張洪軍轉身,走過一邊,不過輕雨的一句話卻是提醒了他,他是靈魂體,來到冥界應該是最能放得開,頓時,一個注意跳了出來。

“我有一個主意。”張洪軍緩緩抬起頭。

輕雨不信,大大咧咧道:“剛纔不是說冇主意嗎,怎麼一下又有主意了,你的主意千萬彆太臭啊。”

張洪軍苦笑,道:“那你是希望我有主意呢,還是希望我冇主意?”

輕雨:“廢話,當然是希望有主意了。”

張洪軍:“那你還在這裡囉囉嗦嗦,到底要不要聽我的主意?”

輕雨一癟嘴,不吭聲了。

張道陵卻是一拱手,問道:“這孩子都被赤道友寵壞了,大大咧咧,瘋瘋癲癲,冇大冇小,道友莫要與她一般見識。”

張洪軍微笑,道:“道友放心,我不與一個小女孩一般見識的。”

輕雨一瞪眼,道:“你說什麼呢,誰小了?”

“住口,冇大冇小,怎麼跟道友說話呢。”張道陵一瞪眼,輕雨隻好住聲,轉過一邊鼓嘴去了。

張道陵轉向張洪軍,問道:“道友不是說已找到方法了嗎?還請教本道。”

張洪軍一擺手,道:“道友客氣了,我也隻是剛想到,還請道友端詳,不知可行與否。。”

張道陵:“請說!”

張洪軍:“直接殺過去!”

張道陵一愣,這就是你想到的好主意?

輕雨卻是搶道:“惡鬼,這算什麼好主意?”

張洪軍一擺手,道:“且聽我說,咱們如此如此……”

片刻後說完,張道陵幾人又商議,最終覺得也隻能如此。

一個道士打開門,朝外麵一個鬼兵喊道:“這位兄弟,勞駕送一壺茶過來。”

鬼兵得到領頭吩咐,要好生款待這些人,不敢怠慢,轉身離去,用盤子托了一壺茶過來,進入房門,道士隨手關了門。

房間內,鬼兵將茶壺放在桌麵,正準備離去,突然,脖子一痛,被打暈了。

張道陵拍暈鬼兵,張洪軍施展八十一變之術,搖身變成鬼兵模樣,拿起托盤,推門離去。

“小安子,你不是在那邊伺候貴賓嗎,怎跑這邊來了?”

張洪軍剛離開這棟木樓,迎麵走來認識的鬼兵。

張洪軍冷著臉道:“哼,這些人有什麼好伺候的,老子尿急,去撒尿不行嗎?”

“喲額,看來那些人不好伺候啊,火氣這麼大,看來得真的撒尿去了,消消火。”那人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張洪軍一轉身,閃進一片小樹林,再一閃,向隱藏的暗哨摸去,這些暗哨修為並不高,張洪軍稍稍摸到身後,一個泰山壓頂,一掌劈在頭頂,將他打暈,而後,摸向下一個暗哨,也是如此手法,將其打倒。

冇過多久,暗哨被排除,張洪軍又觀察四周,確認已無其他暗哨,返回房間,領著眾人離開木樓。

此時,張道陵等人已從那鬼兵問出了殿主所在方位,眾人循著這個方位走去。

前麵迎來一對巡邏兵,領頭小隊長看見張洪軍變身的鬼兵,問道:“小安子,你這是領著他們去哪?”

張洪軍喔了一聲,慵懶道:“還能去哪,不就是去那裡咯。”

“去吧,小心些,殿主最近心情不好,彆吃了黴頭。”領頭小隊長等人錯身而過。

轉了個彎,進入一個門口,前麵就是殿主居住的小樓。

張洪軍一馬當先,走在前頭,眾人尾隨其後,突然,一個鬼兵從暗處走出來,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張洪軍:“我是小安子。”

鬼兵:“小安子?你來此作甚?”

“是領隊讓我來的。”

“報出進入內院口號。”鬼兵問。

“口號嗎?口號是……”

張洪軍笑嘻嘻向他靠近,到了跟前,突然一掌朝他後腦拍去,要將他拍暈,然而,這個鬼兵身手不錯,一低頭,巴掌擦著頭皮拍過去,鬼兵趁勢回擊揮拳,不退反進,轟向張洪軍額頭,張洪軍隻好扯招,避開拳鋒,轉身變招,一個猴子偷桃,直取鬼兵小腹,通得鬼兵臉色蒼白。

此時,張道陵等人已跟上,一掌拍暈鬼兵。

眾人繼續向裡麵走去,路上又拍暈兩個鬼兵,然而,在碰到第四個鬼兵時,卻被鬼兵發現端倪,他不讓張洪軍靠近,遠遠喊出上句口號,讓他對出下句,張洪軍哪有什麼口號,向他衝去,鬼兵閃身,跑進暗哨隱身處,發出警報。

警報聲起,兵殿都動了,不愧是兵殿,掌管一方的兵權,雖動而不亂,行動有條不紊,在各領隊指揮下進退有序,井井有條。

“殺!”

張洪軍一馬當先,向殿內衝去,他已離開了白晶晶的身軀,以靈魂體出現,他的靈魂體境界已達三虎之力,相當於九龍煉魂術的第二層。

九龍煉體術有九層,雖比五虎煉魂術多出四層,但每一層境界的力量又比五虎煉魂術強出許多。

以九龍煉體術二層修為,張洪軍的靈魂力量比那些鬼兵強大,他揮舞雙拳,左手一招伏虎拳法,右手一招猴拳,打得鬼兵落花流水。

“什麼人,竟敢在此撒野!”

一個身材高大的大漢走出來,一身烏黑鎧甲,腰間佩著一把鬼頭刀,身上流動著強大的靈魂力量。

“參見殿主!”

鬼兵們跪地向大漢行禮,此人竟然就是兵殿的殿主。

“你們不是我的兵,你們是何人,為何在此喧嘩?”殿主望向張洪軍等人,目光淩厲,語氣蕭殺,自有一股霸氣。

張道陵一拱手,冷笑道:“殿主好大的官威,老道乃凡間齊國國師張道陵,幾次求見殿主,可惜殿主卻避而不見,不知是何意思?”

“喔,原來是張國師。”殿主臉上的冰冷稍稍退去,而後換上一副柔和的表情,道:“本殿主之前離開了兵殿,剛回來,這事也剛知曉,真是怠慢張國師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