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裡屹立著一座小山,烏黑如墨,散發著濃鬱的妖氣,山頂是一間小房屋,也是黑色。【愛↑去△小↓說△網w

qu

房屋前,站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一身黑衣裳,戴著一個小兜帽,遮住半個小臉。

兜帽小孩道:“你們過關了,本妖當履行諾言,你們想找的人去了冥界。”

張道陵一拱手,道:“如何進入冥界?”

兜帽小孩道:“進入冥界容易,就在小黑屋內,你們即刻去嗎?”

張道陵道:“事不宜遲,今日便去。”

“跟我來吧。”兜帽小孩掉頭,在前方領路,進入了小黑屋,眾人跟著走了進去。

房屋內,兜帽小孩讓眾人站進一個刻有圖案的陣中,兜帽小孩掃了眾人一眼,目光落在張洪軍身上,道:“你是靈魂體附身,進入冥界容易,出來卻困難,你最好彆去,否則難保周全。”

張洪軍此時附體白晶晶,聽它如此一說,望向張道陵,後者也是麵露難色,本想利用張洪軍的靈魂體,去感應那地獄珠,此時卻不行了,道:“既然如此,張道友便留在此地吧。”

張洪軍微微猶豫,望著兜帽小孩,問道:“我記得老樹妖身邊的小倩姑娘也是靈魂體,何以她能去,而我卻去不得?”

兜帽小孩:“他們有地獄珠護體,你若也有此類寶物,自當不懼那穿界之憂。”

張洪軍聞言,微微一歎,退出小陣。

卻在此時,白晶晶一扯他的衣袖,附耳小聲道:“如果你有把握將‘九龍煉魂術’練至第二層,就不懼那穿界之苦。”

張洪軍微微皺眉,問道:“我現在是三虎之力,算是九龍煉魂術的第幾層?”

白晶晶想了想,道:“應該算是超過了第二層了吧。”

張洪軍心中有數,微微一笑,轉身返回小陣,朝兜帽小孩道:“我決定到冥界走一趟,你就打開通道吧。”

兜帽小孩目露一絲惋惜和不屑,道:“既然你不懼那穿界之苦,那麼隨你吧。”

說著,雙手掐動一道妖訣,陣法閃爍,濃濃的妖氣注入陣中,隻聽到鐺啷一聲,眾人感覺小屋在下沉,速度很快,不知沉了多久,仍然感覺到它在動。

最緊張的還是張洪軍,身為靈魂體,雖然附體白晶晶,但穿界產生的強大壓迫力,差點將他從白晶晶的身軀擠出去,好在白晶晶提醒他運轉九龍煉魂術,方纔安穩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小屋輕輕一抖,停止了下沉,而此時,兜帽小孩也提起頭,道:“諸位,冥界已到,本妖就不遠送了,五天後本妖在此地等待諸位,再見。”

屋門打開,眾人走出小屋,遠處景色已變,但黑山還在,想來之前的穿界,是整座小山在進行。

遠處一片荒蕪,芳草萋萋,一眼望不到邊,天空灰暗,散發著冥界特有的氣息。【愛↑去△小↓說△網w

qu

眾人在觀察四周,聽到大地微微一顫,回頭一看,黑山帶著小黑屋已沉入地底,瞬間失去蹤影,看來已返回凡間去了。

“呔!什麼人竟敢偷渡冥界!”

突然,不遠處一棵大樹下衝出幾個人,這些人都是靈魂體,靈魂體在冥界是有形之物,和人族在凡間一樣。

這幾個人身穿士兵甲衣,手持兵器,顯然是冥界的鬼兵。

幾個鬼兵盯著眾人,目光炯炯,雖然隻有五個,比這邊十幾人少出許多,在以少對多的情況下,英勇無比,冇有一絲恐懼之意。

“幾位偷渡客,把手舉起來,跟我們回去接受審問。”一個看似鬼兵隊長道。

輕雨柳眉一瞪,就要去抽寶劍,卻被張道陵攔住,輕雨不解,道:“幾個小鬼,讓本仙子斬了便是。”

張道陵搖搖頭,道:“冥界和凡間不同,在凡間你殺幾個普通人殺了也就殺了,但冥界不行,鬼兵身上有印記,一旦被殺立刻被兵殿知曉,而當下的情景也會被記錄,傳回兵殿。”

輕雨一愣,無奈收回寶劍,張道陵交代下去,先跟著鬼兵走,到了兵殿後再做打算。

張道陵的打算是到兵殿後,找殿主溝通,說明來意,以他們在凡間的身份,這點麵子還是有的。

眾人跟在鬼兵後,鬼兵見他們如此配合,也冇為難他們,隻是讓他們好好跟著,片刻後,來到了兵殿,兵殿殿主是掌管這方的最高者。

到了兵殿,張道陵道出身份,道:“吾乃齊國國師張道陵,有要事來此,請兵殿殿主一見。”

鬼兵隊長嚇了一跳,這老道竟還有如此身份,好在之前自己並冇太為難他們,趕緊屁顛屁顛的去找上一級領隊,領隊又去找殿主。

片刻後返回,卻告知說,殿主已離開多時,張道陵問幾時歸來,領隊搖頭,殿主的事,誰說得準,眾人隻好等待。

按理而言,即便張道陵道出身份,冇有得到殿主的釋放,他們仍是疑犯之身。

但是領隊豈敢真當他們是疑犯,讓他們住牢房,而是交代下去,空出最好的大房間,讓眾人入住,不過,稍微限製他們的行動,不讓他們離開兵殿。

“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大房間內,張洪軍突然開口,張道陵等人立刻朝他望來。

“道友所言不錯,本道也感覺有些不對勁,隻是一時又想不起何處不對。”張道陵點頭,而後望著張洪軍問道:“道友發現何處不妥?”

張洪軍點了點頭,心中措詞,道:“不對有二,其一,咱們出現在如此荒蕪之地,怎麼就正巧有一個巡邏小隊出現?”

眾人點頭,深以為然,輕雨插話道:“不錯,這也太巧合了,好像早早就候著了一般。”

張洪軍微微一笑,道:“其二,那領隊回來時說話的眼神飄忽不定,顯然是在說謊。”

輕雨又道:“意思是說殿主在,但是不願意見咱們,他為什麼不願意見咱們?咱們又不是老虎,還能把他吃了。”

張洪軍道:“他在拖延時間。”

“拖延時間?”

“不錯,他在拖延時間,如果我冇猜錯,青鱗甲已算準咱們要來,並和他打過招呼,那小隊鬼兵便是得到他的命令,早早候在那裡。”張洪軍道。

“可惡,竟然被那斯給算計了。”輕雨柳眉一豎,氣得緊咬銀牙。

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三人麵麵相窺,三人中張道陵計謀最多,見他也冇計策,幾人更冇辦法,隻好又望向張洪軍。

輕雨問道:“那咱們還要等嗎?”

張洪軍:“不能再等了,再等黃瓜菜都涼了。”

“什麼意思?”

張洪軍:“山不過來,咱們過去。”

輕雨:“什麼意思?”

張洪軍:“他不來,咱們去找他。”

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三人稍微商議,也隻有此法可行。

他們被關在一棟大房間內,外麵時有鬼兵巡邏,這是正常巡邏,但是,眾人仔細觀察,除了巡邏的鬼兵,隱蔽處還有許多暗哨,這些應該就不正常了。

“果然有鬼,佈置這麼多暗哨。”輕雨咬牙切齒。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