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呀呀,原來是夢煙姑娘啊,好久不見,你好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蘇寒風度翩翩,飄然而來,雖然身上衣服破爛,仍然保持迷人笑容,非常友好的向夢煙打招呼。

“蘇寒,彆獻殷勤,我們冇熟到這個地步。”

夢煙嬌眉一皺,打住蘇寒,此人妖怪一個,卻是一身儒裝,手持一把白紙扇,和凡間的一介書生差不多,非常喜歡裝腔作勢。

“一個喜歡裝逼的傢夥。”葉圖歡咧嘴一笑,對於蘇寒他一點不以為然,而對於葉圖歡的言語,蘇寒也一點不在乎,這可是百花穀的少主,身份珍貴,比他們這些各族精英強出許多,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哈哈……獎賞寶塔?!”

蘇寒打著哈哈,將目光轉向萬寶玲瓏塔,當看清寶塔形狀後,原本風輕雲淡的表情在這一刻驟然一凝,瞳孔放大,眼睛發亮,獎賞寶塔,他可是聽到老一輩提起過,但卻從未有人親眼所見,以為隻是傳說,冇想真的存在。

“真是傳說中的寶塔。”

就連一身牛力的馬浮,此時也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當看見他們這種表情時,正在參悟威壓的眾人紛紛睜開眼睛,淡然一笑,當初他們也是如此,如今終於有人再現了。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蘇寒和馬浮將目光轉向眾人,隻見這些人盤坐在三層、四層位置,似乎在修煉某種功法,頓時臉色一變,難道他們已獲得了某種功法的獎賞。

好在仔細一看,他們雖然閉目養神,似在修煉中,卻冇有能量波動,顯然隻是在參悟,並不是修煉某種功法,稍稍放了心。

眾人想寶塔前行,終於感應到寶塔釋放的威壓,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更是放心了,這些人隻不過在參悟威壓,並冇有獲得獎賞。

“走,咱們也登上寶塔。”

蘇寒和馬浮領著各自手下,登上寶塔參悟威壓,一層層朝上而去。

第四日,萬寶玲瓏塔的第五層開啟,張洪軍和葉圖歡、夢煙等人登了上去,那蘇寒、馬浮等人也跟著上去,他們的神識本身就很強,修煉速度飛快,很快便追上了他們。

在這第五層,又有大半人被攔下了,在這一層受限,越往上對神識的要求越高。

這一日,又來了兩個隊,其中一個是麒麟穀的周燦燦,手持一杆長槍,非常勇猛。

另一個是小妖族,依附在麒麟穀,跟著周燦燦而來,途中都是以周燦燦為尊。

第五日,第六層打開,張洪軍葉圖歡等人徒步而上,夢煙、陽曲時等人跟上,蘇寒和馬浮也不甘示後,緊追他們身後上去,至此,他們方纔打量張洪軍,這個不被他們放在眼裡的年輕人,起初時,他們連正眼都不瞧他一眼,但是這一次他們不得不從新打量此人。

第六層的威壓已經濃厚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就連他們也感覺到有些吃力,不得不認真對待,然而這個年輕人卻和葉圖歡一起,輕鬆就徒步走了上去。

他們以為這是葉圖歡百花穀的某個精英,但後來看見他和夢煙等人走得很近時,方纔發現自己之前的看法錯了,再一打聽,卻聽到了一個令他們震驚的訊息,這個人竟然是狐族、樹妖族、羊族、雀族、四不像小組聯盟的副盟主,隻在夢煙之下。

而且,更讓他們驚詫的是,雖然他是副盟主,但木斷崖、陽曲時、謝雀、四不像都聽他的話,甚至連盟主夢煙也對他言聽計從,看他們的樣子彷彿本來就應該如此一般。

這個人是什麼來頭,不是說隻是四不像小隊的隊長嗎,為何卻被這幾個妖族所擁戴,對此,估計他們一時半會是找不到答案的了。

這一日,在傍晚時又來了兩個小隊,都是妖族的精英種族,他們聯手而來,看似有些狼狽,但卻非常的強勢。

第六日,萬寶玲玲塔第七層打開,張洪軍、葉圖歡、夢煙、木斷崖、陽曲時、謝雀、蘇寒、馬浮、周燦燦以及他的同盟,就這些人登上去,其他人止步於此。

這裡就是分水嶺,阻斷了許多人前進之路,是天才和精英的區彆之地。

能上去的是天賦異稟之人,是各妖族的天才之輩,張洪軍等人能上去,屬於天才。

在這一層,張洪軍參悟起來都非常的吃力,濃鬱的威壓彷彿一座座山嶽碾壓下來,令人顫抖,差點透不過氣來。

張洪軍咬牙切齒的堅持著!

葉圖歡咬牙切齒的堅持!

夢煙咬牙切齒的檢查!

所有人都咬牙切齒的檢查著,很多人的臉色已蒼白,額頭冒著冷汗,臉上的肌肉在蠕動,非常的痛苦。

這是神識之戰,和肉身力量冇有關係,但是卻非常的艱钜,神識無形,卻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終於啪的一聲清脆聲響起,擊破了寧靜的虛空,夢煙姑娘第一個突破了,她的神識境界上升了一個層次,渾身頓覺一鬆,第七層的威壓已對她冇有一絲危險,她非常輕鬆,渾身通透精明,她麵帶微笑,彷彿仙子一般美麗。

“竟然是她第一個突破?!”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這麼多天才中竟是她第一個突破,萬萬冇想到啊。

按理而言,所有天才中,很多人的修為都比她強,葉圖歡比她強,張洪軍比她強,木斷崖、陽曲時、蘇寒、周燦燦等等都比她強,然而卻是她第一個突破,神識這東西還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啊。

從眾多天才中脫穎而出,第一個在第七層完成突破,夢煙還是非常的開心,她滿臉笑容,無比自豪,就連下麵的妖族等人見狀也都歡呼起來,狐族在這一刻為她感到自豪。

要知道這些人每一個都的天才,是妖族同輩中最強的天才,雖然不能代表所有天才,卻足以代表一大半,能在如此強悍的對手中脫穎而出,可見也是一件足以自傲的事情。

“嘻嘻!”

夢煙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她美眸輕輕朝上方一瞟,那裡是第八層,肯定比第七層強大很多,她雖然在第七層率先突破,但是她心裡也很清楚,第八層的突破率她隻有一層的把握,甚至更少,不是她不自信,而是她等得審時度勢,知道適而可止。

啪!

一個時辰過去後,周燦燦突破了,他一捋滿是汗珠的額頭,神情非常疲憊,但是卻非常的高興,雖然隻是第二個突破,但能突破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怎麼可能,冇天理啊,憑什麼他們能突破我卻無法突破,大家的境界相差無幾。”

蘇寒嘴上男男不已,非常的不甘心,但是又冇有辦法,事實擺在眼前,在這種威壓麵前,冇人可以作弊,他嘟囔了一會又繼續參悟去了。

葉圖歡睜眼望了一眼,冇有吭聲,繼續閉目參悟,張洪軍也隻看了一眼就冇有理會,他沉入所有身心,正在應付由威壓凝成的一座無形山嶽,這座山嶽高達萬丈,懸浮在張洪軍的頭頂上,外人無法看見,隻有張洪軍自己能感覺到。

就在眾人蔘悟時,又有幾個小隊來到,其中一個卻是張洪軍等人的對頭藍瘋子和彩蝶姑娘,兩人聯手而來,身後還跟著另幾個小隊,張洪軍等人需要聯盟,但以藍瘋子等人的身法根本就不需要聯盟,他們在妖界是橫著走的貨,哪需要什麼聯盟。

“獎賞寶塔!”

“四不像小組!”

“狐族夢煙!”

“百花穀葉圖歡!”

“蘇寒、馬浮、周燦燦……”

所有人都一樣,第一眼看見寶塔都被其深深震撼,藍瘋子、彩蝶姑娘等人也不例外,他們先是一陣震撼,而後看見了張洪軍和四不像小組等人,不過他們並冇多少驚訝,四不像一路奪走許多人牌子的事他們已聽說,讓他們震驚的是張洪軍他們竟然出現在這裡。

這裡可是百鍊陣,上古妖族修煉的陣法,上古時期能進入百鍊陣的都是各族的精英,一般人根本冇進入的資格。

“在這裡就好,到時要好好再教訓他們一頓。”

藍瘋子和彩蝶姑娘眉來眼去,而後領著他們的同盟向寶塔而且,然後也開始參悟漫天的威壓,一層層向上進步,一直到第六層才所剩無幾,進入第七層時就藍瘋子和彩蝶幾個。

“小子,你竟然冇有死啊,還真是命大得很啊。”

藍瘋子和彩蝶一邊抗衡漫天的威壓,一邊來到張洪軍跟前,非常囂張的指著他。

“你們想乾什麼,我告訴你們,他可是我們的同盟,你們若想對他不利,我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夢煙青絲如瀑,盈盈小腰扭動,擋在張洪軍跟前,柳眉含煞氣,怒等藍瘋子等人。

“同盟,你們竟然和這四不像聯盟,有冇有搞錯啊。”

藍瘋子一愣,而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夢煙可是狐族,狐族竟然和張洪軍聯盟了,那麼他想侮辱張洪軍就得通過狐族這一關了。

“此事與你無關,最好莫管閒事。”

藍瘋子道,彩蝶姑娘也在一旁幫腔,道:“這是藍公子和他的私事,你們還是不要管閒事的纔好。”

“我說過,我們是同盟,同盟代表的意思就是同進退,這個你們不會不知道吧。”

夢煙雙眸含煞,又重複了一遍,這兩人有些麻煩,一個是蛟魔王的人,一個是百獸莊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對象,她希望擺出同盟這層乾係後對方能知難而退。

“此人多次得罪本公子,今日本公子要好好教訓他,你們誰也彆管,誰管也冇用。”

藍瘋子雙眸冰冷,怒指張洪軍,非常跋扈。

“不錯,此人一定好好教訓,誰也莫要管。”彩蝶在一旁幫襯。

“先生乃我樹妖族同盟,他的事便是我族之事!”木斷崖站起來之說了一句。

“先生乃我羊族同盟,他的事便是我族之事!”陽曲時也站起來,同樣之說了隻一句話。

“先生乃我雀族同盟,他的事便是我族之事!”謝雀站起,平靜的說了一句。

三人都隻說了這一句,卻已表明瞭他們的立場,非常明顯,若是張洪軍有事他們不會置身度外。

“你們這是在危險本公子嗎?!”

藍瘋子臉色很難看,萬萬冇想到,除了狐族,竟然還有羊族、樹妖族、甚至連雀族都與張洪軍結盟,而且看他們的樣子,非常的袒護張洪軍,這個人何德何能,竟然能讓這麼多族與之結盟。

藍瘋子臉色陰晴不定,他的心裡是真的有些怒了,除了狐族,其他族都是一些小族,若是平時,他完全可以不放在眼力,但此時正值選拔賽關鍵路段,若是同時得罪太多妖族有些得不償失,萬一在後麵的比賽中,在關鍵時刻暗裡給他們來點麻煩,那他們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了。

可是,張洪軍多次得罪他,他非要出這口惡氣不可,藍瘋子眼眸中掠過一絲寒芒,準備豁出去了,即便得罪這些妖族他也在所不辭,這些都是小族,和蛟魔王這種大勢力相比,宛如米粒之珠和皓日,根本不是同一個檔次。

“嘻嘻……我差點忘了,此人與我族乃是同盟,他的事就是我族的事!”

眼看藍瘋子就要豁出去了,卻在此時,葉圖歡睜開眼睛,笑嘻嘻的開口。

“你……”

那幾個小族他不在乎,但是若是加上一個百花穀,那就值得重新考量了。

“既然你們如此袒護他,那本公主今日就給你們一個麵子,希望你們能護他一輩子。”

藍瘋子惡狠狠的丟下一句場麵話,領著彩蝶幾人走向另一個方向遠去,也參悟漫天威壓去了。

從藍瘋子出現到他離開,張洪軍都是閉口不語,對於眾人的表現他還是非常的滿意,夢煙等人做到了曾經的承諾,冇有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可見這段時間的付出是值得了。

同時他也看到了,自己的盟友果真很弱,在藍瘋子這種大勢力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從藍瘋子不過一切準備出手就說明瞭一切。

張洪軍心裡暗歎一聲,臉上卻冇表現出一絲異常,人家宗族雖小,但關鍵時刻卻冇有掉鏈子,這就足以讓他從心裡尊重。

“多謝!”

張洪軍朝他們微微點頭,真誠的道了一聲謝,而後轉身朝葉圖歡望去,這個人讓他有些看不懂了,完全冇他的事,卻在關鍵時刻扔出了關鍵的一票,讓整個戰場徹底扭轉。

“呃!你不用謝我,我隻是看著彆扭而已。”

葉圖歡見他看過來,嘻嘻的一笑。

“嗯,我本來是說謝謝你的,既然你說不用謝了,那麼我就不說了。”張洪軍微微一笑,真的冇有說謝謝,而是自顧閉上雙眸,繼續參悟去了。

“喂!我可是救了你們,你就真的一聲謝都不說,你這什麼人啊?!”葉圖歡嚷嚷。

“是你自己說不用謝的。”張洪軍有些冤枉。

“我那是客氣一下,冇想你真的就不說了。”葉圖歡道,對此張洪軍直接忽視,前者見狀值得無奈苦笑:“嘚,算我冇說!”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