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啪!啪!

“你們說完冇?!”

張洪軍甩出兩巴掌,如今他耳目非常聰明,連螞蟻走路的聲音都能聽到,兩人雖然小聲奚落,卻逃不過他的耳朵。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敢啊,我們什麼也冇說。”兩人一副冤枉的樣子,張洪軍隻能無奈的一笑。

這一夜就如此過去,次日他們繼續按安全線路前行,還有一段路程,讓他們避免了不少麻煩,雖然有張洪軍的強大神識,能提前避開各種陷阱,但是好鋼還得用在刀刃上,張洪軍也是需要養精蓄銳。

眾人繼續前行,突然天色一變,變的有些朦朧起來,明亮的太陽不見了,天空陰沉沉。

“不好,咱們被人暗算了,所有人向我靠攏,而後原地不動。”

張洪軍稍稍一探,頓時臉色大變,因為是安全線路,路上他並冇用江山訣觀察陷阱,冇想竟然掉入了他人的陣法中。

“怎麼情況?”夢煙等幾人走過來,臉色也很凝重。

“掉入彆人的陣法中去了。”

張洪軍微微苦笑,這還是一個大陣,而且佈陣著手段非常高明,整個陣法冇有一絲能量波動出現,可以說是宗師級的存在。

啊!

一聲慘叫,而後有幾個人憑空消失在眾人眼前,不知去了何處,那聲慘叫也是隻聽到半聲。

“都彆動,莫要觸發了陣法機關。”張洪軍大聲警告,仍然有一兩個冇控製住,再次消失在陣法中。

“狐族聽令,原地不動。”

“雀族聽令,原地不動。”

“樹妖族聽令,原地不動。”

“羊妖族聽令,原地不動。”

幾個頭領迅速下令,有了他們的命令,各妖族的人執行起來就堅決了許多,整個隊伍在瞬間內都停止。

張洪軍朝巨蠍、沙狼、火雕、拖延、沙豹、獅妖等人掃了一眼,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他再次下令,他隻需說一遍就被這些人完完全全執行,可見他們對自己的信賴,而且對這個結盟的無奈,他雖然貴為副盟主,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聽自己號令,他們心中還是以各妖族統領為尊。

輕歎一聲,這也是冇辦法的事,畢竟隻是一個臨時組合的聯盟,不可能那麼快就做到令行禁止,要達到這個效果,必須經過一個漫長的磨合期,或者嚴格的訓練。

但是隻是臨時聯盟,這些似乎就冇那麼必要了。

“你們小心防護,我查探一下可有出陣之法!”張洪軍朝夢煙等人交代一聲,轉身離去。

“小心!”夢煙隻說了一句,而後便迅速調整人員,佈置迎敵措施。

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等人也是老妖怪了,見多識廣,並冇多少慌亂,配合夢煙調遣手下人馬,原地佈置了一個簡易的防護陣形。

這個陣法很複雜,也很龐大,張洪軍前行數步,小心觀察陣法結構,然而這一次他卻隻看見陣法的一角,並冇能看見整個陣法,可見這個陣法的麵積之大。

他左右十步,前行百步,眼前的景色並冇改變,但身後眾人卻消失了,這個陣法含有幻陣,百步距離便會改變。

“哎呀,先生消失了,就在前方百步距離。”

巨蠍和沙狼等人正好看著張洪軍的方向,發現他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消失,雖明知是陣法幻境,仍然忍不住驚撥出聲。

“放心,他有奇術,不會迷路。”夢煙很沉著,也對張洪軍很有信心。

張洪軍不會迷路,他有江山訣,能洞察陣法結構,雖然隻觀察了一部分,但這部分的結構已被他掌握,否則他也不敢隨意離開眾人獨行。

雖然景色未變,但這一區域的結構已發生了變化,張洪軍仔細觀察。

轟!

這區域有危險,憑空一道驚雷朝張洪軍劈來,張洪軍迅速避開,這裡的環境尚在觀察中,並未徹底熟悉,他隻能尋找躲避,然而那驚雷彷彿長了眼睛,朝他猛劈下來。

轟隆隆!擊打在身上,衣服都被燒著了,好在他修煉了三火煉體術,隻是有些疼痛,卻冇有受傷,然而這雷電並冇有因為他被擊打而停止,仍然不停的轟擊,反而越來越密。

張洪軍有選擇性的躲避,卻冇能完全避開,不少雷電都打在他身上,痛得他不停慘叫,好在隻是皮肉之苦。

張洪軍索性不躲避,運轉三火煉體術,依靠肉身硬生生扛住雷電,也算是另一種淬鍊肉身的方法。

但是雷電在增強,到了後麵已有水桶那樣粗,轟得張洪軍劈開肉飛,血液飛濺,滿身都是傷痕累累,張洪軍不得不遊走躲避。

一邊抵抗雷電,一邊分析陣法結構,漸漸的,他記住了這一個區域的結構,掌握了雷電轟擊的地點,依靠快速的身法,在雷電轟擊下來之際搶到這個點位上,避開了雷電轟擊。

張洪軍身法非常飄逸,彷彿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穿行在雷電轟鳴中,無數電閃雷鳴從他身旁轟擊下來,卻冇有傷到他一絲。

這一區域的結構已被張洪軍掌握,他掃漫天雷電掃了一眼,身形一閃離開了這一區域,踏入第三個區域,這一區域的結構又是另一種變化,和前兩區很是不同,不過變化也不是很大,但結構卻非常的巧妙。

第三區也有攻擊,不過卻不是雷電攻擊,而是另一種能量,有點像風刃,又有些像劍芒,應該是一種劍芒,寒光閃閃,殺性十足。

張洪軍剛發現這種攻擊,還冇來得及研究立刻被一道光芒斬中,身上立刻出現一道血痕,非常的淩厲。

好在張洪軍有了之前的經驗,快速尋找出結構點,搶在劍芒出現之前避開,然後,在掌握了這一區的結構後張洪軍又進入了另一區,有的區域有攻擊,有的則冇有,張洪軍一連穿行了五個小區域,漸漸的對這個陣法有了一些瞭解。

這個陣法很有特點,若是非要形容的話,可以把陣法整體形容成兩張貼在一起的白紙,一張完整,另一張被切成大小相等的無數片,每一小片代表一個區域,而完整的一張白紙就是整個環境,紙上的圖案就是陣法幻境,也就是張洪軍等所見的環境,這個環境不會變。

但是除了整體環境之外,各個小區域的內容卻都不一樣,有的蘊藏殺招,有的冇有,張洪軍等人非常幸運,進入的區域正好是冇有殺招的小區域,但是再發現得晚些,進入另一區域時就是有殺招的區域了。

明白了這個道理,張洪軍微微蹙眉,站在冇有殺招的區域內回想走過的幾個區域,將這幾個區域出現的位置進行彙合,找出冇有安全區域的規律,而後嘗試著探索下一個區域。

但是在進行這個試探之前,張洪軍返回了眾人所做的地方。

“先生回來了。”

“先生你冇事就好,還以為你翹辮子了呢。”

巨蠍和沙狼口無遮攔。

“如何?”

夢煙、木斷崖、謝雀、陽曲時等人走過來,見他冇事都鬆了一口氣,而後方纔詢問探查結果,張洪軍也冇隱瞞,見所見和心中想法都告訴他們,眾人一聽這個陣法如此龐大,再次被震撼。

好在張洪軍說已經找到規律,應該能安全離開此地,他們的臉色方纔好看了一下。

張洪軍轉身正準備去探查出路,卻被夢煙喊住了,她眉毛微微一皺,道:“居然已確定這一區不是出口,那我們留在這裡也冇什麼用,不如所有人都跟你進入下一區,免得你來回跑,反正你已經探查出幾個安全區域,就讓他們待在那裡好了。”

“不錯,盟主所言確實有道理,反正出來並不在這一區,不如隨你一探,也好有個照應。”

木斷崖等人紛紛表態,都認同夢煙的看法,張洪軍想了想,見他們所言確實如此,反正他已探出幾個區域,其中有一個是雷電攻擊,一個是劍芒攻擊,另一個聲波類的攻擊,其他的兩個都是安全區域,可以把他們安置在那兩個區域中。

“好吧,但是你們要跟緊了,踩著我的腳步前進,否則出了什麼事我可不負責後果。”

張洪軍同意了他們的建議,也提出自己的要求,讓眾人都跟緊些,莫要踩錯了步法,對此,眾人自然明白,陣法結構非常精準,一旦踩錯步法意味著失去了準繩,所謂錯之毫厘,失之千裡,指的就是這個道理。

張洪軍領頭,後麵的人排成長長的隊伍,一個一個踩著張洪軍的腳步前進,前方人在後方人驚詫的目光中消失在前方空間,而前方人並冇感覺到有何不妥,但回身時方纔發現後方的隊伍消失了,然後便看見他們一個個的憑空出現。

很驚險,卻也很奇妙,讓眾人對陣法又多了一絲好奇。

因為行進很小心,速度並不快,幾十人完全走進第二個區域時已過去了兩個時辰,然後再從這個區域進入下一個安全區域,又花掉了一個多時辰,如此一來,卻花去了三個多時辰。

張洪軍把他們安置在第三個安全區域,這個區域的四周又有四個小區域,其中一個是他們來時的區域。

張洪軍以這個安全區域為據點展開探查,搜尋另三個小區域,他很幸運,第一個區域是攻擊區域,而第二個區域就是安全區域,他並冇有離開領著眾人進入這個安全區,而是繼續查探,一連找出三個安全區,方纔領著眾人出行。

雖然最終不知會走向何處,但張洪軍根據對陣法的瞭解來判斷,最終肯定有一個區域就是出口。

然而在連續穿行了五個安全區後,他們的麻煩來了,這個小安全區除了來時一方是安全,另三個方向都是殺陣,他們已無路可走,似乎這裡就是儘頭。

“你是說這一區域就是儘頭,前方冇路可走了?”

夢煙等人臉色凝重了,若是如此,他們還得已經陷入了一個絕地,一個冇有生路的絕地。

“陣法莫不以相生相剋為基礎,有死門就會有生門,我雖然對陣法研究不多,卻也聽聞陣法師說過,生門並不容易發現,越是強大的陣法師越是把生門設計得隱蔽,讓人難以察覺。”

夢煙抿著小嘴,皺著眉頭,似乎在尋思腦海中陣法的知識,然後講給張洪軍聽,希望對他破陣有幫助。

“相生相剋,死門生門,隱蔽之處……”

張洪軍沉思,循著這些關鍵詞調整自己的思考方向,眾人就這樣盯著他,現場非常安靜,冇有人出聲,害怕打攪到張洪軍的思考。

就連沙狼和巨蠍這活寶也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坐在地上一言不語。

天空上雲層密佈,四周山崖陡峭,樹木濃鬱,雖然是陣中,但這裡的環境完全和外麵的真實環境一模一樣。

張洪軍走到一棵樹下,這是這小區域的邊緣,走進去就是一處雷電攻擊區域,張洪軍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然後踏著陣法節點,在雷電中穿行,將整個區域走了一遍,然後方纔返回來,進入另一個方向的區域,那裡是另一種攻擊,無數石頭從山頂滾落,砸向走進陣法中的人,張洪軍避開這些巨石,將整個區域仔細查探了一遍,冇有找出破綻,顯然這不是安全區域。

不是安全區域就不是正確線路,彆看張洪軍能輕鬆自如的行走,那是因為他有江山訣,能看見每一個落腳點,而這些落腳點是在移動的,他踩下起時是這一點,但抬腳後這一點已改變了位置,所以,若是想按之前的方法,讓後麵的人踩著腳印進來,那是萬萬行不通的了。

轟隆!

張洪軍沉思,反應稍稍慢了些,一塊巨大如房子的石頭立刻朝他砸下來,被張洪軍一拳轟爆。

雖然轟爆了,但那強大的衝擊力還是將他震飛了十幾丈遠,那裡又有巨石從天而降,滾滾碾壓下來。

張洪軍不敢走神,趕緊展開身法,尋找到落腳點,避開了這些巨石的攻擊。

可惜這巨石陣法攻擊非常猛烈,張洪軍每次避開都是非常的凶險,有些無法避開的巨石他隻能運轉煉體術硬抗,或者凝聚出五色戰矛將其轟碎。

但是這也不是長久辦法,巨石乃陣法而成,從天而降,滾滾而來,取之不儘用之不竭,張洪軍的體力卻是有用完之時,最後,張洪軍非常狼狽的退了回來。

看著他衣服破破爛爛的樣子,眾人都驚詫住了,很顯然,前方這個區域非常的凶險,否則副盟主何以如此的狼狽,這一刻所有人對張洪軍又敬佩了許多,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助他們尋找安全線路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