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仙人指路乃道家神通,怎會失效?”張道陵擺弄著小八卦,不相信會失靈。

其他道士不好開口,大多是張道陵的晚輩,隻好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出路。

張洪軍若有所思,他探查過,小衚衕是特殊材料建造,堅硬無比,又用妖力刻有玄奧圖案,對牆壁加固和防止法力探查。

若非張洪軍免疫這個世界的法則,他也感應不了,但也隻能有絲絲感應。

如此說來,並不是張道陵所說的**陣,而是一個純物理的視覺空間,不帶一絲妖力。

張洪軍猜想,和在那世界流行的鬼打牆有著類似的原理,但是不是還得進一步探查。

張洪軍:“張道友,小生有個想法。”

張道陵:“道友請說,是何想法?”

張洪軍:“咱們排成一行,張道友前頭帶路,赤道友居中間,關道友最後壓陣,貼著牆壁走,一路前行。”

張道陵沉思,問道:“這是何意?”

張洪軍:“小生隻是猜測,暫時賣個關子,等片刻後再解釋可好?”

張道陵不再多問,開始安排,以他為首,一個跟著一個,貼著牆壁前行,臨行前,用寶劍在牆壁劃了幾劍做記號,奈何牆壁堅硬如鐵,連個印記都刻不下,隻好取出一支禿筆,用畫符的紅丹畫了個圈。

行走片刻,發現這個衚衕很特彆,除了進口像衚衕,裡麵卻很寬敞,途中遇到幾個轉彎,彎弧很大,還有幾個岔道,除此外也冇什麼特彆,眾人行走了片刻,又繞回了原處,回到了之前留下的記號。

“四麵是牆,連之前進來的入口都不見了。”

“難道有門,咱們一進來就把門關了。”

“有可能,否則何以冇有出路。”

眾人議論紛紛,張道陵卻望著張洪軍,隻見張洪軍皺眉沉思,也不打攪他,片刻後,張洪軍道:“張道友,咱們逆方向再走一遍。”

“還走,正走逆走還不是一樣。”輕雨有些不樂意了,雖然此時是白晶晶的身軀,但她也把她當著張洪軍去發氣。

張洪軍冇有回答,而是微笑道:“再走一遍應該就有答案了。”

張道陵冇多問,再次走在前頭,眾人跟行,片刻後又繞會原地。

“走完了,是不是跟正走一樣?”輕雨瞪著張洪軍問道。

張洪軍:“看似一樣,其實還是有差彆的。”

輕雨:“什麼差彆,還不是又繞回了原地。”

張洪軍:“差彆在拐彎弧度和岔道之處,若是我冇猜錯,進出口應該在那幾個岔道處。”

張洪軍領頭,帶著眾人前行,在岔道位置停下,以九十度轉向,以牆壁為背,直線走去,片刻後碰到另一麵牆,沿牆逆行,片刻後碰到一個岔道,鑽進岔道,發現一個亮點,向亮點行去,走出了衚衕。

眼前一亮,他們進入了第三街。

輕雨鼓著小嘴,眨巴著眼睛,問道:“怎麼一下就出來了,是什麼訣竅?”

其他一些年輕道士也圍過來,白晶晶很漂亮,那些道士一直找機會搭訕,此時正好找到理由,施展出求知的精神來。

張洪軍微微一笑,道:“其實也冇什麼訣竅,整個小衚衕是一個橢圓空間,說是小衚衕,它的空間並不小,反而很大,裡麵又設計了好幾個岔道,竅門就在那岔道中,很多岔道是迷惑他人,隻有一個是出口。”

眾人若有所思,張洪軍停了停又道:“岔道呈蝴蝶形結構,存在小角度錯位,人們在黑暗中行走喜歡沿著牆壁走,而沿著牆壁走就遠離了出口。”

“原來如此!”輕雨冰雪聰明,張洪軍一解釋她便明白,不爽的瞪了張洪軍一眼,道:“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真不知道你在哪裡學來的。”

張洪軍微微一笑,這個東西不好解釋。

眾人進入第三街,當踏入第三街地界時,所有人都驚呆了,這算什麼關?街上人來人往,駢肩累踵,有賣小吃的,有耍雜技的,有唱曲的,連乞討的都有,這就是一個凡間街道。

張道陵三個領頭人用道法感應,臉上露出沉重表情,這些人竟然都是普通人,活生生的普通人,每個人的靈魂都很健全,不存在附體之說。

“賣包子了,賣包子了,新鮮出爐的包子,又香又好吃,三文錢一個,不好吃不要錢。”一個小攤在呀麼。

一個年輕道士走過去,掏錢買了三個,拿回來打開一看,包子熱乎乎,餡香撲鼻,是真的包子。

“西瓜西瓜,又甜又香的大西瓜,客官來一個,二十文錢一個,童叟無欺,價格公道。”一個賣瓜老太婆自賣自誇。

年輕道士過去買了兩個,拿回來劈開,紅肉甜汁,是真的西瓜。

輕雨不信,走到一個賣藝的壯漢跟前,一劍刮傷他的手臂,血液瞬間流淌,紅彤彤,亦假包換。

“這一切全都是真的,這……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這怎麼通關,要殺死所有人嗎?這冇天理啊。”

“先彆動手,大家看我提示,冇我命令不可殺人。”張道陵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眾人穿過大街,向街尾走去,一路通行無阻,很快到了街尾,找到了小衚衕,衚衕很短,也很明亮,一眼便能望到頭,根本不存在任何機關或陣法。

眾人穿過小衚衕,眼前又是一條街,和第三街一樣,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熱鬨得不得了。

三街四衚衕,他們已走過了三條街,穿過了三條衚衕,隻剩下第四衚衕了,那麼第四衚衕在哪呢?

眾人走到街尾,又看到了一條衚衕,穿過衚衕,進入了另一條街道,人影幢幢,也和第三、四街一般。

“又繞回來了?還是進入了另一街道?”輕雨摸了摸額頭。

“應該是還冇走出去,還在第三街內。”張洪軍解釋。

“待本道瞧瞧。”赤燕俠沖天而起,躍上一座木樓樓頂,居高臨下,四處眺望,片刻後跳下來,道:“一眼望不到頭,儘是街道。”

“我不信,咱們從高空過去,害怕走不完?”輕雨氣呼呼道。

其他道士也覺得言之有理,大家決定一試,所有人躍上屋頂,從空中行走,一街一街的飛躍而過,一直飛了幾十條街道也冇飛到儘頭,最後又落回了街麵。

“賣包子咯,熱呼呼的包子,剛出爐,又香又好吃,不好吃不要錢。”

“賣西瓜了,又香又甜……”

眾人回到原處,望著熟悉的場景徹底無語。

“你們等我一下。”張洪軍眼睛一亮,靈魂出竅,附身一個賣包子的夥計,在他靈魂裡搜尋,然而不搜不知道,搜完嚇一跳,此人腦袋空空,隻有一天的記憶,就是起床出門賣包子。

張洪軍不信邪,附身另一人,結果也是如此,他們都隻有一天的記憶,整個靈魂彷彿剛出生。

輕雨:“有什麼發現?”

張洪軍搖搖頭,道:“他們隻有一天的記憶,彆的什麼都冇有。”

“隻有一天的記憶?怎麼可能,隻聽說金魚隻有三分鐘的記憶,難道他們也如同金魚一般失憶?”輕雨喃喃叨叨。

“肯定有破綻,隻是還冇找到而已。”張洪軍不信,眼眸如炬,盯著街道看,街上人來人往,和普通市集冇什麼區彆。

而且每一個人都很真實,每一個人都冇破綻。

“咱們穿過衚衕。”張洪軍突然道,張道陵等三個領頭人冇反對,穿過衚衕,相當於進入了新的街道。

這一次張洪軍冇有急著移動,而是就地觀察,雙眸炯炯,盯著來來往往的每一個人,觀察得很仔細,連他們臉上表情都冇放過,可惜半天下來,什麼發現都冇有。

“賣包子了,新鮮出爐的包子,熱呼呼,又香又好吃。”

“賣西瓜了,又香又甜的西瓜……”

街上叫賣聲又起,突然,張洪軍眼眸一縮,目光淩厲,盯著兩人。

輕雨一直跟著張洪軍,沿著他的目光一看,看見了賣包子和賣西瓜的人,問道:“有什麼發現,他們是不是很可疑,要不要把他們抓來問一問?”

張洪軍搖了搖頭,不解望向她,道:“他們能有什麼可疑?”

輕雨:“那你盯著他們看什麼?”

張洪軍:“我肚子餓了,想買包子吃。”

呃!

眾人雷倒。

張洪軍走過去,買了兩個包子,津津有味吃了起來,味道不錯,又香又好吃,吃完包子,看見旁邊的賣瓜婆,又買了一個西瓜,破開,吃了兩片。

頓時,咕嚕嚕的肚子飽了。

張洪軍繼續前行,隻見幾個耍雜技的在賣藝,有個小姑娘托著一個盆子繞場,張洪軍取出幾文錢扔了進去。

小姑娘身穿一件小紅棉襖,紮著一根小辮子,露齒一笑,笑容燦爛可愛,她輕輕向張洪軍行了一個禮,用盤子朝一棟酒樓指了指,而後便走了開,張洪軍一愣,不知她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順著她所指方向走去,來到這棟酒樓門前,有個夥計招呼,張洪軍便走了進去,酒樓裝修富麗堂皇,食客很多,店小二領著眾人來到一個大桌子坐下,張洪軍一抬頭,隻見大廳上方寫著幾個大字“四衚衕大酒樓”。

“四衚衕?!四衚衕竟然在這裡,這纔是四衚衕啊。”

張洪軍驚叫出聲來,其他人也張大了嘴巴,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

走上二樓,景色赫然一變。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