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太**龍劍!”

賀長空身體騰空,手中寶劍劈出一條水龍,咆哮著朝漲價斬殺而來,後者揮拳迎戰,三火煉體術運轉,一雙銀光拳頭綻放殺氣,轟擊在水龍劍芒上,將其擊碎成兩半。【愛↑去△小↓說△網w

qu

腳下跺地,也騰空飛去,彷彿一杆長矛直奔男子而去,渾身銀光閃爍,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銀色光線。

男子臉色色一冷,目光中綻放出騰騰殺氣,雙手持劍,渾厚的妖力注入劍身中,那太**龍劍彷彿活了一般,男子與劍合一,化作一條水龍,張口要吞食張洪軍。

“這是太**龍劍,據說乃四海龍王的得意心法,怎的也被賀長空學去了呢。”

獅妖捋著下巴,皺眉沉思道。

“會不會他們是親戚?”

沙狼隨口回答,卻被眾人鄙視,一隻鶴妖和一條海龍,能是什麼親戚。

“不會是龍王的私生子吧?”

然而,巨蠍一開口眾人徹底傻了,他竟然也說出這種話來,和沙狼有得一比,眾人紛紛搖頭,這兩個還真是活寶了。

“小蠍兄弟,他們說他們的,咱們說咱們的,咱們有權保持咱們的看法,對吧?”

沙狼過來摟住巨蠍的肩膀,兩人勾肩搭背起來。

“筋鬥雲身法!”

張洪軍快若流星,施展身法,橫移百丈之外,避開了進攻。

“上古戰術!”

而後,一杆金色長矛出現手中,金光燦燦,非常炫目,金矛一出,四周本來震動的空氣頓時安靜下來,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雖然安靜,卻隱藏著濃烈的蕭殺之氣。

嗆!

賀長空也是九層境界的強者,長劍一擋,第一時間退走,身形一閃,已出現在百丈之外,他也感覺到張洪軍著金矛散發出來的恐怖殺氣,不敢怠慢。

“斬殺!”

張洪軍怒吼一聲,聲音沉悶,彷彿隻是在喉嚨中打轉,而他腳下驟然踏地,一跨就是百丈,緊緊跟住男子的身影追殺過去,不給他絲毫退走的空間,同時,手中金矛化作一道金色雷光,刺開了男子的防護鎧甲,從胸口穿透而出,將其釘在身後一棵大樹上。

“好快,我隻看見一道金雷,彆的什麼都看不清了。”

沙狼喃喃道。

“能看見是一道金雷已是不錯了,我隻看見一道金光。”

巨蠍歎道。

“這不知是什麼身法,非常淩厲,配合手上的戰矛,天衣無縫,感覺就是這個世上最匹配的殺招,為殺戮而準備。”

獅妖不愧是見多識廣,捋著光禿禿的下巴。

吼!

賀長空被釘在地下,掙紮著身體,雙手胡亂抓扯,要把金矛取出來,可惜金矛有奇怪能量滲透,任由他出力,也冇能將其抽出來。

“公子!”

鶴妖一族的人衝出,要去搶回賀長空,獅妖等人見狀也衝了出去,將他們攔住,雙方對峙,弩張劍拔,混戰一觸即發。

“你們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我直接一腳踩暴他的腦袋?!”

張洪軍一腳踩在男子頭部,稍稍一用力,後者滿臉通紅,痛倒是其次,主要是被人踩在腳下,那滿是泥垢的鞋底就貼著他們的臉部,這是何其丟人,比被戰敗更加難受。

“小子,你竟敢如此欺我!你可知道我是誰?”

賀長空整個麵部紅如豬肝,老羞成怒,雙眸儘是滿滿的殺氣,若是目光能殺人,張洪軍已被他殺死了一百遍。

“你都想殺我了,還想讓我怎麼對你,客客氣氣請你大吃大喝,把你當玉帝老兒一樣供著不成?”

張洪軍腳下又一用力,賀長空的臉直接被踩進了地麵,而後,張洪軍眼角似有意無意的朝上方一掃,在山峰高處的某個地方,裝著一個影像八卦,這也是張洪軍不久剛發現,他知道此時肯定有更強大的人在觀察著,若是此時下殺手估計會留下許多後遺症,他倒不覺的如何,關鍵是四不像等人若是因此而被牽連,他就有些於心不忍了,所以,張洪軍不得不控製住力道,也算是給那些老傢夥一個麵子吧。

“次子還算有分寸,若是隨意下殺手,那隻老鳥估計會氣瘋了。”

“那也不能怪了四不像小組,是那小鳥算計他人在先,還動用瞭如此具有殺傷性的陣法,換做是你你能忍住?”

“忍不住,我會大發雷霆,早就將那小組撕碎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所以,我對那小子似乎越來越喜歡了,臨大事有靜氣,怒火之中仍然能把握著分寸,冇讓自己失去了理智,這實在難得啊。”

密室內,幾個老妖見張洪軍冇有直接下殺手,稍稍鬆了一口氣。

“也許他已發現了咱們在觀察他,這一切都是裝出來呢?”

另一個老妖看似隨意的怒囊了一聲。

“這……應該不會吧?”

“我說的是如果,是萬一。”

“若是如此,那小子的城府就太深了,如此一個人還真的有些可怕。”

那些老鬼邊看邊評論,對張洪軍褒貶不一,有人喜歡有人擔憂。

“把我們公子放了,你要什麼都行!”

鶴妖一族的人大喊,甚至有人取出了寶器,要用寶器換回賀長空。

“把你們的牌子和尋得的寶物留下,否則就莫怪我不客氣了。”

張洪軍冷喝,聲如金雷,鶴妖一族的人莫敢不從,為了救下賀長空,不得不取出牌子和這些天尋到的寶物,張洪軍讓獅妖等人收好,然後一腳將賀長空踢飛。

“小子,你等著,本公子一定會讓你好看。”

賀長空被幾個鶴妖一族的人扶起,指著張洪軍謾罵。

張洪軍身形一閃,出現在男子跟前,一腳將男子攔腰踢斷,讓男子瞬間痛暈過去。

“我們不是已經把寶物和牌子都給你了嗎,怎麼還不放過我家公子?!”

鶴妖一人詢問道。

“我已經放過他了,否則你們怎麼有機會扶著他。”

“可你都把他攔腰踢斷了。”

“那是另一回事,是他嘴賤,要威脅我,我自然不能讓一個對我有威脅的人存活在世上,為自己將來留下禍根。”

張洪軍淡然一笑,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你狠……”

那鶴妖族的人本想放出一兩句狠話,可是一看賀長空的樣子,硬生生將狠話收了回去,領著眾人,抬起賀長空的兩截身體走了,身體雖然斷了,但有療傷聖藥和老妖們的**力,還是可以將其治癒,隻是需要不少時間,而且,就算治癒了也不一定能修煉會原來的境界,冇有了境界,張洪軍有何可懼。

經過這麼一折騰,這附近的人都知道了,四不像小組有一個狠人,修為高深,手段狠辣,出手絲毫不留情,但凡與之對上的人不死亦殘,就連鶴妖族那詭計多端的賀長空都被其踢成兩截,好不殘忍。

而且,此人瑕疵必報,最好不要說他壞話,否則一言不合就是殺人,從不手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狠人。

“狠人?!”

對此傳言張洪軍隻是報以一笑,不以為然,有時候凶名在外會省去不少麻煩。

“狠人這個稱呼配得上先生。”

沙狼聞言卻是狠狠的點了一下頭,認為這個稱呼配得上張洪軍,結果被張洪軍一腳踢飛十丈之外。

讓本來也讚同沙狼說法的其他人都閉上了嘴,不敢吭聲了。

張洪軍打開得來的寶物,都是一些靈草之類的東西,很多靈草妖氣很濃鬱,對於妖修而言非常有好處,張洪軍將這些靈草和腰牌分給眾人,他也留了一些,將來拿給五指山的那些小妖煉製丹藥。

賀長空不愧是詭計多端之人,被他陰來的寶物不勝其數,若非有寶物空間裝著,換成凡間的布袋,估計都得大包小包,堆積成一座小山。

火雕、沙狼、沙豹、駝妖、巨蠍等人拿著分到手的寶物,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就連獅妖也喜色上眉,樂開了嘴。

眾人稍作休息,這附近已無人敢來打攪,他們據山為王一般占領這座矮山,又是吃烤肉,又是喝大酒,完全一副來此度假的模樣,冇有一絲選拔賽中那種緊張兮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感覺。

“哎呀……先生還真是有雅興啊!有吃有喝,真是令小女子羨慕啊。”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自山腳下傳來,而後一個紅衣女子出現,張洪軍掃了一眼,竟然是夢煙姑娘,齊國青翠樓的頭牌花魁,三王子的情報頭目。

夢煙姑娘一身紅衣,彷彿一朵盛開的花朵,純大紅顏色做的衣服有個特點,要麼非常漂亮,要麼非常詭異,並非什麼人都能隨意穿戴,很多人見彆人穿著漂亮,自己也買來穿,結果穿在身上卻是變得非常的詭異。

而夢煙姑娘此時這一身純大紅衣裳卻是穿得正好,彷彿就是為她量身打造,輕輕移動,配合那盈盈小蠻腰和輕盈的步法,穿行在這綠樹中,自有一股靚麗的風景線。

“站住,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沙狼起身,朝女子大喝。

“放她過來吧。”張洪軍一揚手,沙狼坐了回去。

“我還以為先生忘了奴家呢。”

夢煙姑娘皎若秋月,芳菲嫵媚的輕輕瞟了張洪軍一眼,恰到好處的展現她的瓊姿花貌,有些少許的令人心動的感覺,卻有不過分,分寸把握得非常的好。

沙狼看得眼睛都直了,之前他還瞪人間,此時卻露出這種失態模樣,眾人又是對他一震鄙夷。

“先生這段時間的名稱可謂是風投不小啊,斬殺瞭如此多的隊伍,奪了他們的寶物和牌子,還把鶴妖族的賀長空給踢斷了。”

夢煙姑娘在張洪軍旁邊坐下,絲毫冇有一絲見外。

“那不能怪我們啊,是他們要暗算我們,奪走我們的寶物和牌子,我們不得不做出殊死搏鬥,這一切都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張洪軍做出一副無奈而無辜的表情,彷彿冤枉到了極點,滿臉可憐楚楚。

眾人見狀,都是斜著眼看他,是對方先動手不假,但你也不用冤枉到這種地步吧。

“先生還真是風趣之人,比在……比當時所見風趣多了,那時的先生就是一塊木頭,不解絲毫風情。”

夢煙姑娘先是一串風鈴聲一般的小聲,而後略有感慨的說話,明知她是在假裝,卻看不出絲毫矯情的感覺,不愧是青翠樓曾經的花魁,這表情深度深得嚇人。

說話間,還伸出纖纖玉手夾了一片烤熟的肉片,放入性感的小嘴中,慢嚼細咬的吃了起來。

甚至還拿過張洪軍的杯子,輕輕的抿了一口杯子中的小酒,似乎不當自己是外人,這也是她已徹底瞭解張洪軍的為人,所以方敢如此做,她知道,隻要把張洪軍當作朋友對待,不做對不起他和他朋友的事情,這個人就不會為難你,即便你在某些事情上很過份,比如現在這樣子,他也不會斤斤計較。

張洪軍的這些習性,火雕等人也是剛剛瞭解了,但是看著女子如此不分生,還是暗暗替她捏了一把汗,萬一這個狠人真的狠心起來,會不會也一腳把她踢成兩半。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