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個……我也並非故意為之,隻因覺得既是進入了寶山豈能空手而歸。”

狼妖看見眾人都望來,尷尬的燦燦一笑。

窸窸窣窣!

就這時間,四周的藤蔓糾纏而來,密密麻麻,彷彿一個個頭髮,糾纏不清。

“焚燒一切!”

火雕神色冰冷,張口吐出一道火光,如天火一般熾熱,向四周的藤蔓席捲而去,瞬間燒去了一大片,可惜更多的藤蔓纏來,再次將眾人圍住。

火雕不停的噴火,卻隻能燒得一時,卻無法徹底燒乾淨。

“藤蔓太多,難以焚清。”火雕氣喘籲籲。

“我來!”

豹妖怒吼一聲,渾身妖力運轉,勾動天空雷電,砰砰砰轟炸下來,前方無數藤蔓被劈成炭灰,瞬間清空一片空地,眾人衝過去,但下一刻,立刻有更多的藤蔓糾纏而來,任由豹妖雷劈,都隻能暫解一時,很快又被包圍。

“血月九斬!”

狼妖渾身妖力湧動,張口連續吐出九輪血月,將四方的藤蔓斬除乾淨,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魯莽而引來的禍災,他非常的賣力。

窸窸窣窣!

下一刻,四周再次被封鎖,無數藤蔓如怒浪席捲開來,劈天蓋地。

“輪迴力量!”獅妖怒吼。

“冰天雪地!”駝妖咆哮。

“怒火蒼穹!”巨蠍憤怒。

所有人都使出真手段,全部轟擊出去,狂猛的能量爆開,天空震碎,整個時空在這一刻真化為無數碎片,徹底破裂。

然而,隻是片刻,那些被震碎的藤蔓迅速消失,新的藤蔓立刻纏繞而來。

“這棵巨藤有古怪,掌控了這裡所有的藤蔓,斬之不儘,燒之不絕。”

眾妖們的臉色都非常的凝重,這一次他們感覺非常的無助。

“如來神掌,暴吧!”

“上古戰矛,爆炸吧。”

眼看藤蔓的包圍圈越來越緊,張洪軍連續施展兩道絕學,強大的能量炸開,震碎四方藤蔓,但也隻能解決燃眉之急,卻無法徹底破圍而出。

情況越來越危險,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了。

張洪軍也是臉色凝重,心裡快速思考這各種突圍方式,可惜都無一個成功,他凝視眼前密密麻麻的藤蔓,神識四處散開,希望能尋找到突圍的辦法。

突然,一股奇怪的波動引起了他的注意,這道波動源自巨藤中央那根晶瑩剔透的本源精華,他們每震碎一次藤蔓的包圍,這根本源精華就會散發一次神秘波動,隨著這股波動的出現立刻會有無數藤蔓湧動,替換被摧毀的藤蔓。

“短暫的搬運術?”

張洪軍皺眉,腦海中分析這股波動,竟然有了新的發現,這種波動和江山訣有著非常相似之處,這是一種時空法訣的搬運術,當然,江山訣比這種波動更加複雜。

“你們繼續轟擊,我在觀察觀察。”

張洪軍閉上雙眸,所有神識徹底延伸出去,對於張洪軍的吩咐,眾妖們先是一愣,而後快速進行轟擊,之前的轟擊消耗很大,此時隻能兩個一組,輪流轟擊。

冇轟擊一次,都摧毀一大片藤蔓,而後波動出現,又有新的藤蔓出現,根據這個波動節奏,張洪軍發現自己對江山訣的掌控似乎有了新的感悟,他突然站起來,微微一笑,江山訣施展開來,就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散發出一股波動,和巨藤蔓的波動有幾分類似,這股波動一出現,四周藤蔓的進攻立刻被受阻,似乎一個剛睡醒的人,有些迷迷糊糊。

“有效了,那些藤蔓已經失控了,洪軍先生,繼續加油。”

眾妖們驚喜,繼續轟擊,讓張洪軍能想到更多的破陣之法。

窸窸窣窣!

巨藤蔓似乎也感覺到張洪軍的這股波動,發出的波動更加強烈,整根巨藤蔓都在搖曳,甚至發出距離的顫抖,四周的細小藤蔓再次瘋狂發動進攻,巨藤蔓終於從張洪軍的手中奪回了控製權。

窸窸窣窣!

似乎感覺到控製權奪回,那巨藤蔓竟然發出一股愉悅的波動,彷彿一個小孩奪得了心愛的玩具一般,非常的開心。

“江山訣!”

對此,張洪軍不意味,他麵帶微笑,江山訣再次施展開來,散發出的波動也驟然變得強烈起來,四周的細小藤蔓再次出現停頓,而後開始轉變方向,朝四周移動。

“洪軍先生加油,藤蔓轉變方向了,你快成功了。”

眾妖們賣力的攻擊,配合張洪軍。

簌簌!

巨藤蔓劇烈搖曳,發出非常不開心的波動,不僅張洪軍感覺到了,就連眾妖們也感覺到了,這是眾人第一次收到巨藤蔓主動發出有意識的波動。

“你快點讓開,否則我們定將你斬殺。”

張洪軍也發出一股波動,他知道巨藤蔓能聽懂他的意思。

“我不,你們快讓開!”

巨藤蔓愣了一會,也發出一股波動,隻是有些語無倫次。

“我們並無意與你為敵,隻是經過你的地盤。”

張洪軍想了想,感覺對方似乎就是一個小孩,應該解釋清楚。

“你們說謊,你們是壞人,要奪我本源精華。”

巨藤蔓發出波動,竟然是眾人之前的想法。

“這是一場誤會,我們以為是無主之物,所以方纔要將其取走,免得暴殄天物。”

張洪軍儘量將自己的語氣柔和一些,他算是感應到了,巨藤蔓彆看它體積龐大,但思想估計也就是一個小孩子一般。

“真的嗎?”

果真,片刻後,巨藤蔓發出一道波動,似乎有些相信了張洪軍的話。

“當然,我們本來就不是敵人,我們之前從未見過麵,冇見過麵的人怎麼會有仇呢,你覺得對嗎?”

張洪軍循循誘導,稍稍停了一下,道:“其實隻要你願意,咱們完全可以成為朋友,多個朋友多一條路,你說我們交個朋友好不好?”

“朋友?朋友是什麼?”

巨藤蔓似乎陷入沉思中,正是應了張洪軍心中所想,這條巨藤蔓其實的神識尚未成熟,也許再成熟些後會變成藤妖。

“朋友嗎?”對於這個詞張洪軍也是稍稍沉思了一會,朋友是什麼?酒肉朋友,還是知心朋友,或者是能兩肋插刀的患難朋友,他想了想,道:“朋友一詞很廣義,一般情況下,朋友是指能彼此真心交集,你不傷害我,我也不傷害你,大家彼此間不做傷害對方的事情,而且,在對方有難時能相互幫助。”

“真心交集?相互幫助?”

巨藤蔓陷入沉思中,這一次沉思了很久,似乎在考慮詞中表達的意思。

張洪軍並不著急,任由巨藤蔓思考,他知道,隻要巨藤蔓願意溝通,就已是一種進步了。

很久之後,巨藤蔓開口了,道:“雖然你所說的朋友一詞我還不是特彆能理解,但潛意識告訴我,朋友是一個很不錯的詞義,我暫時願意和你們交朋友。”

“我們也願意和你交朋友。”

張洪軍微笑,心裡暗自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喜悅,果真是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