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鐺啷!

卻在此時,洞門打開,聶小倩走了進來,她身後跟著一個小丫環,提著一個竹籃,丫環將竹籃打開,卻是好幾碟小菜,丫環移來一個小桌子,將碟子擺放好,走了出去,聶小倩讓小妖解開張洪軍身上鐵鏈,兩人麵對麵坐在小桌邊。

聶小倩道:“公子請坐,這是小倩親自為公子做的菜,請公子品嚐。”

張洪軍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輕雨看見了冷哼一聲,道:“惡鬼啊,看見東西就吃,小心毒死你。”

張洪軍微微一笑,對她的冷言冷語豪不放在心上,小倩親自為其斟了一杯酒,兩人對飲小酌。

誰也不說話,靜靜的飲食著,如此過了一會,感覺張洪軍已吃得差不多,小倩讓丫環取來一把古琴,另擺一個小桌子。

小倩道:“小倩為公子彈奏一曲可好?”

張洪軍:“上次隻聽小倩姑娘彈奏半曲,深感遺憾,今日得以繼續聆聽,當是快樂之極。”

叮噹!

纖纖玉手輕拂,琴聲繞梁傳蕩,這是一首描述凡間年輕男女相愛故事的曲子,男子應征當兵,血戰沙場,女子在家等候,兩人各具一方,不能相見,心中思念。琴聲繚繞,彷彿看見一個女子日夜守候在城門邊,等待親愛男子歸來,曲子充滿相思之苦。

張洪軍突然想起一首詩,和這曲子頗為應景,於是隨口輕吟了起來,道:“十裡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護,隻羨鴛鴦不羨仙!”

噔!

詩歌剛唸完,琴聲戛然而止,張洪軍不解,為什麼不彈了,卻見聶小倩玉手按在琴絃上,雙目發呆,陷入恍惚中,嘴上喃喃的重複著:“十裡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護,隻羨鴛鴦不羨仙!”

一旁一直在冷言冷語的輕雨,此時也是一臉震驚,這首詩太淒美了,美得令人窒息,她眼神複雜的望向張洪軍,這個惡鬼還真看不出來,竟然能做出如此一首詩,肯定不是他自己做,肯定是抄襲了誰,但她左思右想,卻冇想出來,到底在哪聽到過。

一直閉目沉思的赤燕俠和張道陵、關伊子,此時也是睜開雙眼,朝張洪軍看了看,目光中露出一絲震撼,顯然也是被這首詩震住了。

“謝謝公子贈詩!這首詩意境太美了,小倩一時冇能把握住,失了禮。”片刻後,聶小倩從驚呆中回神,站起來向張洪軍深深欠身。

輕雨插話道:“你莫被他騙了,說不定是從哪抄來的呢。”

小倩微笑,道:“小倩自小喜愛詩、歌、詞,也閱讀不少詩歌集,卻從未見過如此淒美的詩,可見真是公子之作,而非抄襲。”

“小倩姑娘多禮了,隻是應景而發,隨口之作,當不得真。”張洪軍臉色微微一紅,這哪是他之作,是那個世界的某個大神之作,看過那片的人,都為此詩震撼。

“公子隨手之作已是如此好詩,公子是大才之人。”聶小倩為張洪軍又倒了一杯酒,然後從新坐下,道:“琴聲已斷,不好再續,小倩還是為公子另彈一曲吧。”

玉手輕撥,琴聲又響,這一次已冇之前的哀愁,而是多了一絲輕快,彷彿是幾個年輕女子在戲耍,相互逐樂,又似在湖上泛舟,蕩起無數皺波。

這是一首優美的曲子,張洪軍想了想,開口輕吟道:“越女采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麵,芳心隻共絲爭亂。鸂鶒灘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

這是一首詞,描寫在一個明淨的秋水畔,一位美麗的少女正在采蓮,輕盈的羅袖,玉腕上時隱時露的金釧,勾勒出她綽約的豐姿和婀娜的身影。她的嬌顏倒映在水上,與蓮花爭妍,她的纖手摘取了香藕,卻不防藕“絲“縷縷,撩起了她的綿綿情思。

轉眼間天色已晚,風起露降,沉浸於遐想的少女驀然回神,卻隻見一派晚煙輕浮,不見了同來的夥伴。仔細一聽,遠處傳來了隱隱的棹歌聲,歌聲愈去愈遠,餘音嫋嫋在江南岸邊,灑下一路離愁。

聶小倩的琴聲透徹、縈繞優美,卻隻是限於看見一個影子,而張洪軍的詞一出,卻讓人們彷彿看見了一個少女在采蓮的景象。

聶小倩雖然心情激動,卻努力讓自己靜心,一直彈奏完曲子,方纔驚呼起來。

“公子,這首詞真是太美了,我彷彿看見了一個采蓮的少女。”

聶小倩心情激動,張洪軍微微一笑,寫這首詞的傢夥可是大文豪,能不好嗎。

輕雨小嘴鼓了鼓,瞪了張洪軍一眼,收回目光,過一會又瞪一眼,很是複雜。

突然,大門打開,小丫環走進來,在聶小倩耳邊輕語了一句,聶小倩容顏便是微微一沉,靠近張洪軍,小聲道:“姥姥把地獄珠借給了青大使,小倩要與姥姥同去,若是尋到空檔,小倩再來營救公子。”

青大使就是青鱗甲,和牛澤天、沖天鵬三人,正是香玉口中的貴客,張洪軍和白晶晶離開五指山時被伏擊,後來逃脫,那是青鱗甲說有正事,此時看來,他們是來找老妖借地獄珠來了。

“他們要地獄珠乾什麼?”張洪軍問。

“地獄珠用來收集靈魂,你這惡鬼小心被收了進去,到時再好的文采也是冇用的了。”輕雨輕視張洪軍無知。

“我問的是他們要地獄珠乾什麼?難道他們也要收集靈魂?”張洪軍朝輕雨微笑,輕雨小嘴張了張又閉上,扭過頭去,不理會。

她不說,但赤燕俠和張道陵、關伊子三人卻是快速對視了一眼,眼眸中露出一絲憂愁。

聶小倩輕聲道:“之前無意中聽到,好像是要到冥界去將一個人的靈魂偷出來,隻有地獄珠,才能保證這個靈魂在穿梭兩界中安然無恙。”

“偷靈魂?”張洪軍更加不解,見過偷錢、偷情、偷東西的,哪有見過到冥界偷靈魂的。

聶小倩搖了搖頭,道:“具體如何我卻不清楚,但肯定是和靈魂有關係。”

“可惡,這些孽畜竟然真想這麼乾。”

突然,一直閉口不言的關伊子破口大罵,張洪軍問他為何如此一說,他卻隻是大罵,什麼都不願意說。

張洪軍冇繼續問,管它呢,隻要和自己冇乾係就行。

關伊子不說,張道陵卻開口了,道:“這事說來話長,自從一千年前大鬨天宮後,天庭威望日落千丈,佛門趁機崛起,道家、天庭、佛教三大勢力從新洗牌,天下格局也發生了變化,許多勢力從新劃分,地僵重訂,妖界也想參入一腳,齊國便是他們的目標。”

輕雨似乎也不知道,就問:“這和偷靈魂有什麼乾係?”

張道陵道:“他們從冥界偷出一個強大而又向著妖界的靈魂,施展靈魂轉換**,偷梁換柱,將齊國王子的靈魂換掉,從而控製齊國。”

張洪軍道:“這麼麻煩,為什麼不直接揮軍占領齊國?”

“真是白癡!”張道陵冇有開口,輕雨搶道:“凡界是萬物根本,道門、天庭、佛門有規定,任何人不得揮軍凡界,否則必誅之!”

“哦,原來如此。”張洪軍摸了摸鼻子,這也不能怪他,他穿越才幾個月,大多時間都呆在山中,在冇有衛星通訊的情況下,自然缺少資訊獲取。

張洪軍問道:“如果把那王子掌控起來,是不是就能解決了?”

張道陵搖頭,道:“難!”

張洪軍:“為什麼?”

張道陵:“大王王子眾多,而儲君又未定,你知道哪個王子將來是儲君,又怎麼知道哪個王子是被掉包了靈魂的。”

張洪軍:“那妖界的人又怎麼知道?”

張道陵:“他們自然知曉,他們在凡界也培植有自己的勢力,他們不出手,由這些勢力相助被掉包的王子奪取儲君之位。”

張洪軍想了想,暗自搖頭,不得不承認這個很難判斷,畢竟有心為之,肯定是隱蔽又隱蔽,外人難以知曉。

張洪軍:“那可有辦法阻止?”

“無破法!”張道陵搖頭,停了一下又道:“唯一的破法就是未雨綢繆,搶走地獄珠,讓他們無法盜取靈魂體,如此一來,也就不存在偷梁換柱之說了。”

“這是好辦法,你們……”張洪軍恍然大悟,指著四人道:“原來你們抓拿千年樹妖就是未雨綢繆啊,我還以為你們真是為了……”

還真以為是因為老妖收集靈魂太多,有傷天合,所以纔來降妖伏魔呢,後麵的話張洪軍冇有繼續說,張道陵也不否認,點頭道:“不錯,我們是齊國道士,有義務為齊國鋤奸衛國。”

“可惜,地獄珠還是被借走了。”張洪軍為他們感到可惜。

“公子貴姓?”突然,張道陵望向張洪軍。

“寧采臣。”張洪軍回答。

張道陵:“我問的是公子的真實姓名,修煉靈魂體的本尊。”

張洪軍:“張洪軍。”

張道陵:“張道友修煉靈魂體有多久了?”

張洪軍:“半年!”

張道陵:“什麼境界?”

張洪軍一愣,這老道想乾什麼,不會有什麼陰謀吧,想了想,回答道:“二虎之力巔峰。”

張道陵大驚,道:“半年便有如此境界,道友天賦異稟啊。”

“還好啦。”張洪軍假惺惺抱拳。

“道陵有一事相求,還請公子大義相助。”張道陵道:“請公子助我等攔截地獄珠。”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