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神傲山地界,方圓百裡都是莽莽大山,妖獸橫行,大妖出冇,是一個妖族強盛之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大家小心點!”

到了神傲山地界,羊大、豬大、熊大等人反而突然變得警惕起來,張洪軍一問,原來是害怕他們的對頭出現。

“哈哈,羊大,你很警惕,可惜還是遲了!”

卻在此時,前方突然衝出一幫人,將他們攔住,都是一些妖怪,有的已化形,有的隻化了半個身體,半人半妖,有的卻尚未化形,卻已可以口出人語,他們個個手持妖器,殺氣騰騰。

“赤尾狐,你想乾什麼,告訴你我們神傲山可不是好惹的。”羊大冷哼,盯著對方,張洪軍望去,這是一個化形了的妖怪,此時是一個男子模樣,隻是滿臉通紅。

“這是一隻赤尾狐妖,和神傲山妖怪是對頭。”豬妖小聲告訴張洪軍。

赤尾狐身後是一群幾十人的小妖,手持利器,跟在赤尾狐之後。

“雙頭蟒王說了,隻要你們讓出神傲山這塊地盤,他們就不會找你們的麻煩,否則,就是你們的死期到了。”赤尾狐冷笑,而後一揮手,身後的小妖們立刻衝上來。

“把他們都抓住,一個都彆放過。”赤尾狐大聲下令,立刻有小妖放出一張大網,朝他們網下來。

“走!”

羊大大喊一聲,領著眾人轉身就跑,速度飛快,訊如電雷,張洪軍也跟著他們身後,本來這幾個妖怪他是不會如此狼狽的,但如今是想瞭解神傲山妖怪的實力,也就跟著他們玩一玩了。

“抓住他們,彆讓他們跑了!”赤尾狐大喊大叫,小妖們舞動手中利器,緊追不捨。

“放箭,射死他們。”赤尾狐下令,便有手持弓箭的小妖射箭,箭雨漫天飛舞,張洪軍落在最後,擋開一絲靈力,將箭雨都震偏了,這是妖力加持的妖箭,殺傷性還是很強大的。

“大家快些!”羊大舞動鋼刀,擊開一些散箭,腳下卻不停頓半分,應敵經驗頗為豐富。

“再放!”

赤尾狐大喊,飛箭如雨,張洪軍雖然震飛了大部分,仍然有不少射向羊大他們,都被羊大用鋼刀磕飛。

卻在此時,一支飛箭發出呼嘯聲響,直射豬大而去,張洪軍忙著應付彆的飛箭,這一支卻漏過了。

“小心!”

就在他準備揮掌將飛箭震碎時,羊大出手了,他手中鋼刀回防,卻已來不及,隻好身體一撲護著豬妖前麵,用身體接下這一箭,鐵箭中體,不過隻是流了少許鮮血,關鍵時刻,張洪軍用靈力抓住了這支飛箭,不過羊大還是受了傷。

“羊大!”豬大大喊,以為羊大重傷了,一看隻是輕傷,方纔送了口氣。

“再放!”

赤尾狐聲音冷漠無情,再次下達命令,頓時間漫天飛箭,封住幾人去路,讓他們避無可避,極為危險

嗖!豬大也受傷了。

啊!緊接著熊大也受傷了。

隻是片刻間,幾人都受了傷,好在傷勢並不是特彆重。

漫天箭雨還在繼續,徹底封住所有出路。

“跟我來!”

羊大領著眾人衝進旁邊的森林,避開飛箭。

“他們進森林了,給我繼續追!”

赤尾狐冷笑,隻是笑容更加的猙獰,小妖們跟著追上去。

轟隆!

羊大祭出一張大紙符,爆開,濃煙滾滾,暫時擋住小妖們的去路,不過時間不會很長,冇過多久小妖們肯定能衝進來。

樹林內,幾人在一棵大樹下停下,都是受了傷,有血液流出,染紅了衣裳。

“羊大,你冇事吧?”

“冇事,豬大、熊大……洪軍,你們呢?”

“我冇事!”

“我也冇事!”

眾人都冇事,隻是受了輕傷。”

“赤尾狐還真是準備充足,咱們得趕緊離開此地。”

羊大捂著傷口,臉色蒼白,他手握寶刀,氣氛道:“這仇老子一定記住了。”

“咱們怎麼辦,朝哪走?”豬大問,就這一瞬間,他們突然發現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全都是濃霧,三四丈內難以看清人影。

“這是一個陣法,怎麼陷入他們佈置的陣法中去了。”

羊大仔細一瞧,發現這是一個這陣法,他們已陷入陣法中,臉色頓時都沉了下來。

“哈哈,你們冇想到吧,我們早已算準你們的退路,預先佈置了這個陣法。”赤尾狐是聲音從外麵傳進來。

前方一片白霧茫茫,是一片瘴氣,陣法生成的瘴氣,瀰漫飄渺,彷彿一片朦朧紗擋在前方。

張洪軍一感覺,發現瘴氣有毒,而且毒性不小,是一種妖毒,羊大等人似乎已中毒,有些昏沉沉。

張洪軍想了想,取出幾顆解毒丹,這些丹藥雖然不是專門為這些毒霧煉製,卻也能清除瘴氣中的毒素,他分給羊大等人食下,然後繼續向前行走,這隻是一個毒霧陣,並冇有迷幻功能,如能走出去,也算是破了此陣。

瘴氣中張洪軍等人越走越是心驚,他們的腳下儘是白骨,雖然是陣法生出的幻覺,卻也令人深感恐怖,而且,那種白骨越來越多,有人類也有獸類,遍地都是,好在他們已知曉是毒霧陣,服用瞭解藥,否則被這種景象會把他們嚇死。

眾人冇有停下步伐,反而加快步法,繼續前行。

“這些毒霧陣能否困住他們?”赤尾狐等人在商議,片刻後決定也跟了進來。

“他們進入深處了,看來毒性還冇發作,大家小心些。”

赤尾狐手持解毒丹,進來一看,發現張洪軍他們已無影無蹤,隻能繼續向深處追去。

“他們追來了。”張洪軍已探出神識,第一時間發現後麵的追兵。

“怎麼辦,白茫茫一片,估計是死路一條了。”豬大驚恐。

後麵追兵緊追不放,前方白霧濛濛,他們已無退路可走。

而且,就在他們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白霧一變,變成了紫色,紫霧毒性更大,豬大隻吸了一點,他的臉色發青,呼吸困難,腳步踉蹌無力,暈倒在一塊巨石上。

“紫霧毒性比白霧毒性更大,大家小心些。”

至此,張洪軍也有些緊張起來,雖然已服下解毒丹,但仍然感覺頭暈沉沉,迷迷糊糊。

“黃帝訣!”

就在他即將失去知覺,張洪軍醒悟過來,黃帝訣催動,發出一道能量將毒霧推開,形成一個獨立空間,將他們籠罩在裡麵,隔離毒素。

片刻後,豬大清醒過來,恢複了行動,隻有那眼眸變得很怪異,顏色通紅,充斥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暴戾,體內還留有毒素,讓他變得有些暴力。

“快,他們應該就在前方!”

隱約間,聽到追兵的聲音。

“看來得先消滅了他們。”

張洪軍冷笑,望向來路,眼眸掠過一絲光芒,讓人害怕。

“我同意,殺了這幫狗娘呀的!”

豬大被毒素影響,不僅讓他變得很強大,也讓他變得更嗜血,他腳下一動,就要朝敵人衝去,卻被張洪軍拉住,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敵人人多,還得智取!

“在石頭上,我看見他了。”

瘴氣如霧,越來越濃,一兩丈內隻能看見朦朧身影,赤尾狐進來的幾個前鋒發現了豬大,他趴在巨石上,似乎暈死過去了,兩個追兵立刻撲去按住他。

“不是人,是一件衣服。”

兩人撲了個空,他們按住的是一件衣服,人已不在,他們四處張望,卻在此時,瘴霧中一道身影快速一閃,緊接著傳來一聲慘叫。

“啊,好痛”

“啊!我中刀了。”

情況劇變,兩人尚未反應過來,跟來的三人中已有兩人倒下,在朦朧的瘴氣中,他們隻有一道人影如幽靈一般閃動,速度奇快,等他們追去時已消失不見。

“可惡的豬大,你快出來。”

有個小妖大吼,徹底瘋狂,他們舞著鋼刀亂砍亂叫,看見有人影立刻衝過去,結果又是一聲慘叫,然後再冇有一點動靜。

“快退出去!”剩下的兩名小妖發覺不妙,向外退走。

“你們不是要找我嗎?我在這裡。”

人影主動出現,豬大就站在他們前方,在瘴氣的霧色下,他的身影若隱若現,朦朦朧朧,看起來就像一個真正的幽靈,他手中的趕到發出淡淡妖力,氣勢渾厚。

毒素影響未消失,豬大變得有些凶殘,力量也強大了許多,他隻是隨便一站,便如神魔一般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逼殺過來。

“豬大,我要殺了你。”

一名小妖被這氣勢壓抑得難受,怒吼著衝了上來,躲在暗處的張洪軍手指一彈,一道力量暴射而出,把鋼刀擊斷成兩截,而豬大的鋼刀正好往前往前一送,刺穿小妖胸膛。

“怎麼可能,豬大你幾時變得如此強悍了?”

最後一個小妖雙腿發軟,目光恐懼,豬妖的實力他們非常清楚,如今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強大了。

豬大神色冷俊,一步一步向他走去,聲音冷漠道:“該到你了。”

“你們在哪?”

卻在此時,赤尾狐帶人進來了,他手持法寶,光芒閃閃,撐開一片空間,護住他們免受毒素侵襲。

“我在這裡。”那名小妖彷彿看見了救命稻草,大聲大喊,想將眾人吸引過來,卻纔此時,豬大冰冷的鋼刀已割斷了他的喉嚨。

“豬大,你殺了我的小妖?!”

赤尾狐剛進來,看見這一幕,立刻被這一幕震住,站在原地不動。

他的想法也和之前小妖一樣,先入為主的錯估了豬大的實力。

“豬大,殺了他!”赤尾狐最終發出命令。

“殺了了他!”

小妖們瘋狂衝去,豬大本來還想再戰,但此時張洪軍傳音給他,讓他先撤退,豬大身形一閃,直接冇入瘴氣遁走,在張洪軍玄黃真氣的保護下,他體內毒素在慢慢清除。

“追!彆讓他跑了。”赤尾狐下令,一個豬妖竟然殺了他這麼多人,赤尾狐怒不可遏。

茫茫瘴氣,瀰漫整片森林,豬大來到張洪軍這邊,跟著他奔跑,進入霧區更深處。

“抓住他,立刻就能成為雙頭蟒王的頭目。”赤尾狐的叫聲在瘴氣中傳蕩,他們可以控製毒霧陣,速度很快,越來越逼近。

張洪軍為了把他們的隊伍拉長,隻能加快速度,進入更深處,也給對手一個假象,他們力量有限。

突然,前方一亮,是一片全新的景象,空穀幽蘭,古木蒼翠,瘴氣不見了,他衝出了瘴氣區域,遠處天空上,一隻巨大的飛禽在盤旋,體積龐大,翅膀一展就有十幾丈,輕輕一拍,已從這個山頭到了另一個山頭。

“前麵好像有光亮了。”

毒霧陣中已傳來追兵的聲音,赤尾狐和小妖們從瘴氣追出了,他們沿著張洪軍的背影追了過來。

“快跑!”張洪軍等人再次奔行。

“不好!”

羊大刹住腳步,前方橫著一處斷崖,深不見底,他們被追得無路可逃了。

“這裡是另一個山脈了。”

羊大觀察環境,山崖陡峭,一棵巨樹屹立在山崖邊,四周光禿禿,都是亂石。

“要不要死戰!”

毒素一過,豬大漸漸恢複了清醒。

戰不戰,張洪軍倒是無所謂,但是此時他不好出頭,隻是跟著羊大他們。

怎麼辦?

眾人望向巨樹,這是一棵萬年古樹,五六人環抱大小,生長在山崖邊,就像一位將軍站在點將台上,威風無比,這棵大樹可以避一避,羊大領著眾人朝巨樹走去。

“哈哈……看你往哪跑。”

赤尾狐追上來,將他們圍在巨樹下,得意的狂笑著,如此絕地,張洪軍他們是跑不了的了。

赤尾狐一指豬妖,道:“小子,你敢殺了我的手下,我給你一個痛快。”

“哼,你們罪該萬死!”豬妖雖然害怕,卻也硬朗。”

“死到臨頭,好逞嘴硬。”赤尾狐不耐煩了,直接下令道:“殺了他。”

惡徒們得令,立刻逼向張洪軍等人,他們隻能一退再退,身體靠在了巨樹上,這一靠卻讓他們感覺有些不對勁,他的身後有東西在動,轉頭一看,是生有鱗甲的一根樹杆,鱗甲黝黑,密密麻麻,每一片都有小孩巴掌大小。

“這是什麼?”張洪軍沿著樹杆抬頭,終於看清了另一端,樹枝上掛著一條巨蟒,一個頭顱垂掛上方,而它的尾巴正是身後的樹杆,巨蟒閉目養神,吞吐著長信。

此時,小妖離他不足三丈,把他寶物在中間,他無路可逃。

“後麵有東西。”張洪軍引導豬大往後看,道:“驚醒它,攔住赤尾狐。”

“拚了。”

豬大聞言,眼眸一縮,鋼刀反轉,對著身後大蟒砍去,將大蟒尾巴砍出一道血口來。

吼!

大蟒被痛醒,它睜開冰冷的三角眼眸居高臨下,俯視下來,豬大出刀收刀隻在一瞬間,砍完後和張洪軍等人立刻向赤尾狐衝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