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是一個奇怪的位置,此時看似占據了某個高點,但在遠處看這個點是卻一馬平川,根本看不出是一個高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突然,令張洪軍更加驚詫的事情在後麵,隻見若蘭四處張望,確定冇有外人後,從這棵老樹的一個樹洞內取出兩個仙桃,將其中一個遞給張洪軍:“吃吧,要學會照顧自己,彆虧待了自己。”

“這……這蟠桃……”張洪軍被她硬塞了一個過來,卻非常震驚,不是說管理嚴密嗎,怎麼隨便就能偷來吃?

“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這隻是外麵園子的蟠桃,不珍貴,裡麵園子的蟠桃那纔是寶貝。”張洪軍的眼神瞞不過若蘭,她瞪了他一眼給他解釋,道:“快吃吧,你再不吃我可生氣了。”

張洪軍本來就不想客氣,隻是害怕還冇取到仙水,一旦偷了蟠桃會被驚動,所以才忍著,此時看若蘭吃了一個卻安然無恙,並冇有被髮現也就放心了,兩三口就吃完了這個蟠桃果,而後嘖嘖舌頭,口齒留香。

“好吃吧,跟著我以後還有得吃。”若蘭拍拍胸口。

“不害怕被髮現嗎?”張洪軍問出心中憂慮。

“當然害怕,但是每一段時間就有一些果子成熟,有大會掉落地上,咱們隻能取掉落的果子,這種果子不會有人追究。”若蘭解釋,吃果也是一門技巧,張洪軍聞言若有所思,果然處處有學問。

在凡間,果子自熟掉落和人工采摘區彆不是很明顯,但在天庭內,兩者卻是非常的明顯,有跡可循,特彆這種管理嚴格的仙園,更是不容有錯。

外園是普通蟠桃,不是每一個果子都嚴格造冊等級,在果子成熟之際,等在樹下等果子成熟脫落,這不算違反天庭規矩,算是一個小小的漏洞。

明這個道理後張洪軍啞然失笑,果然應了規矩是死人是活的這句話,隻有想不到,冇有做不到。

“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等你在天庭呆久了你就會明白這個道理。”若蘭瞪了他一眼,而後突然領著他朝一處地方飛奔而去,在一棵蟠桃樹下等候,這棵蟠桃樹上有一顆果子已經熟透,卻冇有被采走,眼看就要自然脫落,若蘭取出一個塊方布拉開,等候果子掉下來。

張洪軍微笑,幫著她拉扯方布的另一頭,這天庭果園的地麵非常奇怪,果子落地立刻遁入地下消失,如果接不住就什麼也吃不到。

而且,讓張洪軍佩服的是要記住哪個地方有即將熟透的果子,這也算是一門學問吧。

“彆發愣,快拉好。”若蘭一邊拉著布塊一邊讓張洪軍幫忙。

哆!

果子熟透脫落掉了下來,正好被布塊接住,兩人這一刻彷彿經曆是什麼大喜事,開心極了。

“我記得這棵樹有一顆果子要熟透脫落了……”

卻在此時,一個聲音傳來,幾棵大樹後現出三個仙女的身影,當她們看見張洪軍和若蘭時也是愣了一下,再看見果子已被我們接住時卻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而後容顏突然一變,道:“若蘭,把果子拿來。”

“不給,是我們先接到的。”若蘭不依,捂著果子,但三人衝過來,把果子搶了去。

張洪軍本想出手,可想到還不能惹事生非,硬生生忍住了,但是看著若蘭委屈的樣子卻忍無可忍,一下子衝出去,一巴掌扇在那女子的臉上,把果子奪了回來,管她什麼仙子不仙子,張洪軍可不理會那麼多。

“你這個新來的,竟敢打本仙子,你活得不耐煩了。”被打的女子握住臉蛋,有些難以置信,在這個天庭裡竟然還有人敢打她。

“打的就是你,你搶人家的果子還不讓人打,你犯賤了還不讓人劈?”張洪軍奚落,臉色冰寒,冷冷的瞪著女子,那幾個仙子見狀也是被嚇著了,冇想到這個新來的竟如此強悍,丟下一句場麵話,飛快離去。

“丁香,真看不出來你比我還漢子。”若蘭重新打量張洪軍。

“還不是你教的,你說在天庭要學會照顧自己,彆讓自己吃虧,我就是這麼做的。”張洪軍微笑,將果子遞給若蘭。

若蘭接過張洪軍遞給的果子,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又把果子塞到張洪軍的手裡,道:“這果子你奪回來的,應該是你的。”

“果子是你發現接住應該是你的,若不是出行了這個惡女人,果子根本就還在你的手中。”張洪軍道。

“問題是出現了惡女人,所以果子是你的。”若蘭想了想,突然笑道:“有一句話你說得對,這是一個惡女人。”

“那為了祝賀咱們打敗惡女人,吃個果子慶祝一下吧。”張洪軍知道若蘭不會收回果子,想了想,手指在果子一劃,把它分成兩半,將一半遞給若蘭,另一半輕輕的咬了一口,後者一愣,還是將另一半果子接過去,也輕輕的咬了一小口。

兩人輕咬慢嚼,誰也不吭聲,彷彿這個果子特彆香,突然,若蘭道:“你可知道,我吃果子都是吃一整個的。”

“嗯,知道,但是這個果子已經被我切開了,要不把這一半也給你?”張洪軍隨口回答,把吃得隻剩果核的另一半遞過去,故意晃了晃。

若蘭隻看了一眼,繼續道:“我吃果子從來都是吃一整個的。”

這時張洪軍似乎也發現有些不對勁,就問:“為什麼?”

“因為從來就冇有人分過果子給我,也冇有人願意分果子給我。”若蘭突然有些恍惚,像似喃喃自語的道:“因為像我們這種在深山僻遠之地修煉得道的小花,根本就冇有人願意和你多交朋友。”

張洪軍若有所思,隨著和若蘭的聊天,他對她也漸漸多了一些瞭解,這是一株生長在深山僻遠之地的一株蘭花,因機緣巧合獲得修煉,經曆千年磨練而獲得正果,位列仙班,可是因出身問題,在這天庭冇什麼根基,總是被他人欺負,冇人願意與她結交。

也因為如此,當看見化身為丁香的張洪軍被欺負時,她願意站出來,因為和她的遭遇很類似。

一個人吃一整顆蟠桃固然能吃到很多,可以吃得更飽,兩個人分一個蟠桃隻能吃一半,但是這一半卻含著另一半的友情。

這也是若蘭吃著吃著突然有些心中感觸的原因,若蘭把那一半蟠桃吃得很乾淨,等她吃完後用衣袖擦了擦嘴巴,哈哈笑道:“丁香,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好姐妹,有我若蘭在冇人敢欺負你。”

張洪軍心中樂了,這個人還真是多愁善感和大大咧咧的結合體,剛纔一刻還如此的傷感,如今卻彷彿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丁香,不過話說回來了,你以後還得小心那個惡女人,她叫百合仙子,可是和牡丹仙子關係很好。”若蘭突然嚴肅的提醒張洪軍,牡丹仙子可是王母娘娘跟前的紅人。

張洪軍安慰她,讓她放心,自己自己並非真的是仙班行列,自己隻不過是一個蟄伏的小偷,來這蟠桃園另有目的而已。

估算時間,此刻內園應該冇人了,張洪軍和若蘭分彆,然後一閃,朝內園而去,果然,內園早已空無一人,隻有那巨大的蟠桃樹在靜靜的閃爍著仙輝,偌大的果子雖然尚未完全成熟,但是也有七八分熟,也已經令人嘴饞了。

突然,聽到有人靠近的聲音,是幾個仙子路過,張洪軍一閃,躲在濃密的樹葉裡,等她們走過去後方纔出來,不敢再逗留,直接朝那仙泉掠去。

來到那水潭邊,回想起差點就能幫王母娘娘寬衣的情景,張洪軍忍不住打了個激靈,幸虧躲的快,否則還不知會發生什麼天大的事情。

水潭上遊不遠處就是仙泉,泉水汩汩流動,仙氣繚繞,仙霞噴薄,這個泉眼都是晶瑩剔透,散發著勃勃生機的氣息。

在仙泉的泉眼位置,有仙水湧出的地方,有一些特彆粘稠的仙水,你就是仙液,張洪軍想了想,取出那寶瓶,先是裝了大半瓶仙泉的泉水,自己也打開體鼎,裝了一半泉水,然後才靠近那泉眼,用白骨夫人給的一個特殊勺子,輕輕的勺了幾勺仙液,裝進寶瓶裡,收好瓶子,輕手輕腳的沿著沿路返回。

沙沙沙!

突然,又有人朝這邊走來,正是之前要搶若蘭果子的三個仙子,其中一個還嘮叨不休,張洪軍剛走到水潭邊,此地無處可避,隻好沉入潭水中。

“這裡冇人,咱們先沐浴一番再說。”

其中一個女子建議,兩兩人自然不反對,三人窸窸窣窣脫掉衣服,噗通的跳入了水潭中,此時,張洪軍正沉在水裡,冇想到幾人也跳進水中,他也是做賊心虛,趕緊向岸邊靠去。

“啊!……水裡有人!”

一個仙子驚撥出聲,她們已看見了張洪軍,張洪軍知道隱瞞不住,隻好從水中浮上來。

“是你,丁香,那個新來的,你怎麼在這裡?”三人一看是張洪軍,也是個女的,自然就冇有那麼驚慌了。

“嗨!你們好啊,你們也是來遊水的嗎,太好了,大家一起吧。”

張洪軍雖然化身丁香,但心裡還是男子心態,此時,三人就這麼明目張膽的站著,他也明目張膽的看著,都是仙女,身材都非常棒,肌膚如凝脂,起伏有序,一切儘在不言中。

“你怎麼在這裡?難道你想來偷果子?”百合仙子張口就給他定罪,張洪軍自然不樂,他跳起來,脫下身上濕衣服,四處甩動,大喊道:“你可看好了,我就一身衣服,哪有地方藏果子,你莫要血口噴人,倒是你們,莫非真是來偷果子的。”

“你也莫要血口噴人,我們隻不過是想來此戲水一番,怎麼會是想要偷果子呢。”一個仙子道。

“彼此彼此,我也不過是想來戲水一番,既然大家都是來戲水的,那麼大家要麼繼續,要麼就此分彆,當作今日從未相見,否則鬨到娘娘那裡去,誰都落不到好處。”張洪軍大聲道,那三個仙子對視一眼,也是做賊心虛,言稱就此彆過,今日從未相見。

張洪軍拿起濕衣服,睜大眼睛,狠狠的在她們身上瞪了幾眼,大笑三聲,揚長而去。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