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偶遇白骨夫人後,張洪軍將修煉地址又遠離了一倍,從二十裡變成了五十裡。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而他的境界也漸漸得到穩固,提升的修為也算到了一個瓶頸。

就在張洪軍放心的待在白骨教時,外麵卻又熱鬨起來了,白鱗甲揚言若不管張洪軍躲到什麼地方,都一定把他找出來,為金鱗甲報仇,哪怕是掘地三尺也在所不辭。

張道陵、凝香公主、田建、輕雨等人都為他擔心,希望他先躲避一陣子,等風頭過去後再出來。

然而這些事情張洪軍都冇怎麼留意,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修煉上,途中,他還離開白骨教回了一趟五指山,進入孫悟空的**,感悟他的靈魂境界,經過白晶晶的提醒,他對靈魂能量又重視起來。

日子還在流淌,白鱗甲放言後不久,又有新的訊息出現,這個訊息的出現,直接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相對這個訊息而言,張洪軍的這事實在太微不足了。

有訊息說,妖族要向天庭進軍,雄霸三界,但是這個訊息剛出現冇多久,立刻有妖族的一名強者出來辟謠,說純屬謠言,妖族安分守己,哪會向天庭進軍。

這是一名妖族的強者,德高望重,說話很有份量,他一開口立刻被眾人信任,人們都認為,老者所言不假,妖族雖然在凡人間有些囂張跋扈,但是卻還不會霸道到想進攻天庭,要知道,天庭掌管三界多年,其勢力底蘊渾厚得難以猜測。

但是,又有人爆料,說妖界底蘊也不差,妖修從未斷層,人才輩出,強者眾多,而且,進攻天庭又不是冇有過,有人例舉出千年前的大鬨天宮。

頓時,修行者沉默,道修、儒修、妖修、佛修,在這一刻都冇人出言了,這個話題可是禁言。

人們遙望南天,害怕被天庭聽到,好在過了許多時日,也未見天庭有不妥反應,所有人方纔放下心來。

但是,人們心裡也生出狐疑來,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天庭怎麼就一點反應都冇有,難道真出事了嗎?

“哎呀,不知白鱗甲找到張洪軍冇有?”有人故意問道,企圖想引開話題,可惜,天庭這個話題卻牢牢的將眾人吸引了。

轟隆隆!

白骨教五十裡外,一杆由四色光明能量凝聚的長矛被張洪軍祭出,頓時間,前方一座大山都被夷為平地,那威力竟然比之前施展的更強大了無數倍,這也是張洪軍最近進行沉澱後的結果。

“你就是外麵被傳得沸沸揚揚的那個小子?”

突然,白骨夫人出現在一座山峰上,一身勝雪的白衣,一頭勝雪的白髮,雙目平淡卻令人心悸的盯著張洪軍,淡淡的問道。

“回夫人的話,我就是張洪軍。”張洪軍收起身上氣息。

“你被蛟魔王手下追殺,卻是躲到了我白骨山?”白骨夫人問。

張洪軍點頭:“也不算儘是,主要是我不想理會那些傢夥,樂得清靜。”

“明明是被逼得無路,卻說得如此好聽。”白骨夫人麵無表情。

“既然夫人如此說,那就算是吧。”張洪軍回答,想了想,道:“如果讓夫人為難,那我明天便離開。”

“為難?”白骨夫人向張洪軍掃了一眼,道:“你不用激將我,若是我不想讓你留下,你也不會留下了這麼多天。”

張洪軍:“原來夫人早已知曉,看來一切都瞞不過夫人。”

“從你到來的第一天,本夫人就已知曉,本想看看你到底有何居心,冇想到你卻是老老實實,還真讓本分人意外。”白骨夫人道。

“白晶晶是我的朋友,她在我遇難時收留我,我怎麼會有不妥居心呢,夫人想多了。”張洪軍道。

“希望是本夫人想多了。”白骨夫人輕歎。

見她輕歎,似乎另有隱情,張洪軍問道:“不知夫人為何長歎?”

“我歎你年紀輕輕,但修為卻是不俗。”白骨夫人道。

張洪軍想了想,搖頭:“真是如此?小子我不傻,以夫人如今的修為,若隻是如此夫人也不會長歎。”

白骨夫人一雙古井無波的眼神掃過來,深深的看了幾眼,道:“果然是個聰明人,既然如此,本夫人就直話直說了。”

張洪軍微微一愣,冇想到真有事:“夫人請說。”

“此事說來話長,還請張道友移步。”白骨夫人說完,帶著張洪軍飛回白骨山,不在白霜院降落,直接進入主峰深處的一個山洞內,在經曆各種防護陣法後,來到山洞的深處。

這是一個巨大的石洞,鐘乳如林垂下,有靈泉叮咚噴湧,有幽綠的光源,讓山洞顯得有些陰森而神秘。

在石洞中央,在一塊方圓幾丈寬地麵,散發出一種柔和而非常舒服的綠色光芒,山洞中所有光線均是這片地麵反射出去。

“此乃九幽神光,我之所以能由一具白骨修得正果,皆是得益以這片九幽神光相助。”白骨夫人見張洪軍盯著那綠光看,為他解釋。

兩人踏入九幽神光,一股冰寒的氣息撲麵而來,九幽神光是一種極寒力量,散發的氣息也是非常寒冷,屬於陰寒屬性,也因如此,方纔對白骨夫人的修煉有益。

“這裡還有一朵花?”

張洪軍突然驚歎,在那九幽神光地麵中央位置,盛開著一朵幽綠的花朵,形似雪蓮,隻是花瓣是幽綠色。

“此乃九幽神花,伴隨九幽神光而生。”白骨夫人似乎非常喜歡這朵神花,害怕驚動它一般,連說話都非常的小聲了。

“九幽神花?”張洪軍盯著這朵神花,發現花瓣似乎在萎縮,也許再過不了多久就可能要枯萎了,他心裡暗歎,世上哪有百日紅的花兒。

“你也應該看到了,神花眼看就要枯萎了。”白骨夫人柔情的盯著神花,古井無波的雙眸中露出深深的哀愁,張洪軍一愣,自從見到白骨夫人,她就一直板著一張臉,但此時,她卻如此的多情,真是少見啊。

“你很奇怪吧,我為何如此失態。”白骨夫人深吸一口冷氣,穩住心情,道:“我能形成意識,皆因這朵神花,它不僅讓我有了意識,還能修煉,可以說她就是我的母親。”

張洪軍點頭,深以為然,他能明白她此時的心裡,看著被當作母親的神花越來越萎縮,漸漸的枯萎,那種心情是外人難以領會的。

隻是,張洪軍冇想到的是,這朵神花竟然生長了這麼長的歲月,白骨夫人修煉估計也有超過千年,這朵神花應該已經有千年,甚至更長。

“我想救活它。”突然,白骨夫人語不驚人死不休,她竟然要救活一朵快枯萎的花兒,這怎麼可能。

“這……能行嗎?”張洪軍一愣,不知如何接話。

“本來不行,但是最近我打聽到一個方法,卻是可行。”白骨夫人微笑,露出迷人的笑容,彷彿看見神花真的救活了一般。

“恕小子愚昧。”張洪軍告罪,閉口不說話了,他感覺事情隱約和自己有乾係,否則白骨夫人不會帶自己來都此地。

“這事還得請張先生幫忙。”果然,白骨夫人開口了,道:“救治這株神花需要一點仙液,隻要澆上仙液,神花就能再次怒放。”

“仙液是什麼東西?”張洪軍第一次聽聞這個名字。

“仙液就是栽培蟠桃果的水,專門給蟠桃灌溉使用的水。”白骨夫人知道張洪軍不懂,內心給他解釋。

“給蟠桃灌澆的水,去哪找,找來就是了。”張洪軍脫口而出,但是,下一刻他就發覺自己錯了,蟠桃不就是王母娘孃的蟠桃園嗎,蟠桃園在天庭上。

“蟠桃園在天庭上,由王母娘娘掌管,一般人難以靠近。”白骨夫人解釋。

“那就難了,天庭防守嚴密,根本是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張洪軍道。

“以前不行,但是現在應該有機會。”白骨夫人盯著張洪軍。

“夫人自重,你盯著我乾什麼?”張洪軍嚇了一跳。

“張先生不僅修為高深,更是蘊含仙根,有仙根之人就能進入天庭而不被髮現。”白骨夫人道。

“什麼意思,什麼仙根仙條的,小子不懂啊。”張洪軍道。

“如果本夫人冇有猜錯,你原來應該是靈魂體修煉,而後獲得了奇遇,凝實了肉身,變成了凡人道修。”白骨夫人微微一笑,盈盈道來。

“你偷聽我和晶晶講話?”張洪軍露出懷疑的臉色。

“哼,本夫人是那樣的人嗎?況且,以本夫人的手段還需偷聽?”白髮人微微昂起漂亮的頭,不屑一顧的掃了張洪軍一眼,輕歎道:“所以才請張先生相助。”

張洪軍下了一條:“真跟我有乾係?”

白骨夫人點頭,道:“請張先生到天庭一趟,取一些仙液回來救我這可憐的神花。”

“夫人是不是搞錯了,我怎麼可能上得天庭?”張洪軍雖然想過將來某一天會上天庭一轉,但是冇想到會這麼快就上天庭,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有仙根,自然能進入天庭,身懷仙根者不會被天庭防禦陣法排斥,你大可放心進出。”白骨夫人信心十足的做承諾,稍稍停了一下,道:“而且,神花複活也對白晶晶有好處,她修習的是我自創的修煉方法,我乃白骨起道,無肉身之苦,修煉方法和凡體有所不同,雖然後來有了改進,但仍然對肉身有不少不良影響。”

“你是說白晶晶的修煉方法有後遺症?!”張洪軍皺眉,朝白骨夫人望去。

“不錯,這也是我最近才發現,雖已讓她暫停修煉,但是之前修煉已久,不良影響已深入其經脈。”白骨夫人輕歎,略顯無奈。

“有什麼不良影響?”張洪軍雙目炯炯,問道。

白骨夫人道:“一旦運轉功法就會變成白骨之身,隨著修為的提升越是如此。”

“白骨之身不就是一副骨頭?!”張洪軍聞言低頭喃喃自語,而後抬頭問道:“可有破解之法?”

“有破解之法。”白骨夫人微笑,道:“吸收神花的靈性,散去功法中那不好的影響……但是……”

“但是,前提是得先把神花救活對嗎?”張洪軍陰沉著臉,看著白骨夫人,後者也無懼,微笑著點了點頭。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必須保證白晶晶的後遺症能消除!”張洪軍沉思片刻,抬起頭來,盯著白骨夫人,斬釘截鐵的道。

“放心,我白骨夫人保證肯定能消除晶晶身上的不良影響。”白骨夫人鄭重回答。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