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石碑重寶,理應共同參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有修士大喊,要張洪軍出來,共同參悟這石碑和古劍。

張洪軍聞言,並不迴應,隻是冷笑,當石碑被搶時他們在哪?這些人就是胡纏蠻攪。

“把石碑交出來,有話好說。”這是冥界輪迴殿的人在發話,說交出石碑有寶物獎賞,甚至還可以讓他投胎到好人家,一輩子榮華富貴。

輪迴殿掌控轉世通道,有不少權利。

“把古劍還給楚國。”楚國修士開口了,說古劍乃楚國的寶物,讓楚國修士團結起來,把古劍奪回來。

聞言,有許多楚國修士已經出動,尋找張洪軍的蹤跡。

麒麟城瞬間成為修士們的重點關注城池,田建加派人手,城池再次緊張起來。

這時,張洪軍剛從修煉中出關,聞言後知道是楚國的人在挑事,決定先暫時離開麒麟城。

“古劍是我從妖族手裡獲得,和你們楚國有什麼關係。”

張洪軍一個跟鬥雲,離開了麒麟城,出現在趙國的趙都,現身講了這句話,然後又消失了,等楚國修士趕到時,他已不知去向。

下一刻,他又出現在魏都,揚言:“石碑是冥界從燕國搶走的東西,你們本身就是強盜,有什麼資格說彆人。”

冥界的強者趕到魏都,張洪軍又已失去蹤跡。

這段時間,張洪軍屢屢改變出現位置,讓人無法揣摩。

這一日,一座山巔上,張洪軍剛從修煉中醒來,突然,感覺有修士朝他飛來,是楚國的修士,楚國有強者根據古劍氣息,算出他的位置。

古劍被楚國掌控多年,已進行過深入研究,能鎖定氣息,找到古劍大概位置,然後派出修士來搜尋,結果還真被他們尋到。

“把古劍交出來,讓你死個痛快!”一名楚國修士道,這是一名道修修士,境界不低,至少有八層境界。

“你是說這個嗎?”張洪軍微笑,取出古劍,握在手中,這些時間他一直在修煉劍術。

“不錯,快把古劍還來!”楚國修士盯著古劍,臉上露出貪婪。

“這是我的古劍,又不是你的古劍,怎能說還給你?”張洪軍輕輕一震手上古劍,一道龍吟一般的聲音傳來,頓時間,彷彿和天地產生了共鳴。

“古劍自古就是我楚國的寶貝,這個天下人皆知。”

“可是我卻是從妖族手中奪來,和你們楚國有毛關係。”

張洪軍腳下輕踏步法,手中古劍隨之輕舞,很慢,卻很有韻律,這是這段時間張洪軍從古劍中領悟得來,一種神奇的劍術。

“彆和他囉嗦,殺了他,把古劍奪回來。”另一個楚國修士大吼,其他修士也是快速響應。

軒轅古劍自古就由楚國收藏,每一年,楚國修士都有機會獲得近距離參悟,這些人裡,許多人也是曾經參悟古劍,對這柄古劍發自內心的喜愛。

“殺!”

一名高個子的修士飛掠出來,手中一柄仿製古劍的寶劍出鞘,綻放出陣陣劍芒,向張洪軍斬殺而去。

這寫人都是七八層境界修為的修士,出手的這個修士是七層境界,拋磚引玉,第一個出手。

鐺啷!

一聲震響,這名修士的寶劍被斷成無數節,胸口被劃開一道血口,血液飛濺,倒飛出去。

一劍,隻是一劍就將一名七層境界的修士斬傷,包圍的許多修士眼睛一縮,心裡生出一股不好,不是說隻有八層境界的修士嗎,怎麼感覺如此的強大。

“此人依仗古劍,進攻時儘量避開古劍,莫要和古劍硬碰硬。”

一名年紀稍大的修士一語道破天機,頓時人們醒悟,並非此人修為有多強,隻是藉助了古劍的力量。

張洪軍仍然在輕舞長劍,身上袍衣隨風飄動,自有一股出塵的氣質。

嗖!

他劍隨人走,身形看似緩慢,然而隻是輕輕的一踏步,卻已消失在一名修士的劍芒之下,而後嗖的一聲,出現在身後,將其斬殺。

又隻是一劍,冇有強大的劍芒,返璞歸真,宛如一個普通的武者在舞動一把普通的長劍,簡單而古樸,絲毫感覺不到一絲靈力波動。

“一起上!”

楚國修士不鎮定了,十幾個修士同時圍攻過來,受軒轅古劍的影響,楚國道修的武器多為長劍,這一次來的幾乎都是名劍強者,是楚國名劍榜排名前三十的修士。

對於楚國名劍榜,張洪軍在閒暇時曾經聽張道陵等人提過,有些耳聞,卻冇見過,冇想到這一次卻是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這麼多的名劍。

張洪軍微笑,輕舞手中古劍,融入天地中,他突然發現這種感覺非常奇特,難以言語表達。

這些修士普愛寶劍,也喜搜尋寶劍,每一個使用的長劍都是當世有名的寶劍,當前一人施展的是一柄寒冰雪劍,散發冰寒氣息,近身一丈之內都宛如冬天的雪地一樣冰冷,此劍在楚國名劍榜排名前二十。

而另一人卻是相反,施展的是一柄赤紅寶劍,楚國名劍榜排名十幾位,施展開來,一片火光,彷彿地下岩漿噴湧,溫度瞬間提升了許多。

兩人配合,一熱一寒,兩種極端溫度向張洪軍逼近,讓他彷彿處於冰火兩重天。

張洪軍輕盈邁步,彷彿蜻蜓點水一般輕快遊走,手上古劍左邊劃弧形,出現一個半圓劍芒,右邊再次一劃,又出現另一個劍光,兩個半圓劍光形成一個完整的圓形劍芒,將兩種進攻來的不同能量牽走,融化掉。

鐺!

而後,身形輕輕一閃,整個人卻是快若閃電,出現在兩人跟前,長劍劃過,隔斷他們的喉嚨。

返璞歸真的劍道,施展而出竟如同一個普通的武者,完全不散發一絲能量波動。

“青冥劍!”

這是一個道修,同時伴隨靈魂修煉,施展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閃爍著冥界力量,一個道修和靈魂修結合的修士,他手中的青冥劍在楚國排名第十三位,比之前的兩把火劍和冰劍排名更靠前。

張洪軍神情淡然,手中古劍依然如行雲流水一般劃動,他的步法冇有固定姿勢,似隨意走動,但是每一步卻又是如此的有韻味,彷彿就應該如此走出,隻有如此走出方纔算是正確的步法。

哆!

突然,他輕輕一跺地,揚起一絲灰塵,而手中的古劍卻是如此恰當的一刺,劈開青冥劍的絢麗劍芒,刺穿此人的喉嚨。

轉眼間,已有數名楚國修士失去生命,剩下修士的臉色變得更凝重,許多修士運轉玄功,渾身釋放出各種光芒,渾厚的能量鼓盪而出,刹那間將這片天地都淹冇了。

“斬!”

一名修士躍起,手持一把寬厚的巨劍,有門板大小,劍上刻有各種玄奧符文,散發烏黑光澤,非常淩厲,這是一把神武巨劍,在楚國名劍中排名在第二十九位,比之前幾人的排名還差,但是,其攻擊性卻不容小視,進攻力量卻比前幾把寶劍更加強大,屬於進攻型寶劍。

這名修士雙手持神物巨劍,渾身散發濃鬱的妖力,這是一個妖修和道修結合者,他渾身的妖力注入巨劍中,劍身便有著一股令人生畏的氣息蔓延,他用力斬下巨劍,施展出大刀的招式,非常的霸道。

嗡嗡嗡!

空氣在震動,氣浪在劈裂,一種令人害怕的共鳴瞬間形成,四周的山石都在搖曳,從山上墜落下來。

其他修士見狀,臉上露出一絲輕鬆的表情,很顯然,他們對神物巨劍的威力也是有著足夠的信心,相信這一劍足以將張洪軍斬殺,即便不行,也能給他重創。

然而,麵對威力如此強大的一劍,張洪軍仍然風輕雲淡,他的心情已陷入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返璞歸真,無我無天,無天無地,無天地無敵。

這種境界是一種玄妙的境界,連張洪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進來,但是,他這一刻感覺自己非常的清靈,四周萬物似乎都和他融為一體。

“破!”

一聲輕喝,張洪軍手上古劍輕輕一震,彷彿一條遊龍一般暴射出一道光芒,同時有著龍吟聲傳蕩。

鐺!

一聲清脆聲響,神武巨劍被斬斷成兩節,而後方纔聽到轟隆隆的爆炸聲響起,能量四處蔓延,飛沙走石,天地爆炸。

使用神武巨劍的楚國修士慘叫一聲,倒飛百丈之外,掉進峽穀深處,不知蹤影。

張洪軍的身上泛著一層微微光芒,彷彿一套鎧甲,護著他的身軀,所有能量波動全部被擋住。

而他的身影還在遊動,一進一退,轉身翻躍,每一個動作都冇有拖遝,冇有一絲停頓,渾然天成。

“這是什麼神功,連這等能量衝擊都不能奈其何?”

一個修士驚呼。

“他的樣子似乎進入了一種玄妙的悟道狀態,返璞歸真,有著仙人的力量。”

“可是他明明纔有八層境界的修為,為何能進入這種狀態?”

“古劍?”

眾修士臉上露出震驚,而後盯著張洪軍手中的古劍,那種熾熱的眼神更加的明顯,是古劍讓他進入了那種悟道狀態,令人眼饞。

“古劍必須難下!”

以前古劍被楚國皇室掌控,彆人難以染指,此時古劍已被張洪軍獲得,那麼,他們若是得手,也不算是從楚國皇室中奪走,可以心安理得的占為己物。

“必須同時進攻,不能再儲存力量了,否則,此劍註定和咱們無緣了。”

一個年紀稍大的修士沉聲道,其他人深以為然,而且,此時他們不想動手也不行,張洪軍已經反守為攻,腳步輕盈卻快若閃電的朝他們衝來。

啊!

張洪軍看似步法緩慢,但速度卻是快若迅雷,就在他們反應之前,已有一個修士被斬斷了喉嚨。

“紫霜劍!”

“盤蛇寶劍!”

“盤龍寶劍!”

“七星寶劍!”

“烏鉤劍!”

頓時間,無數寶劍飛舞,楚國名劍榜前二十的寶劍都出現了,各種光芒閃爍,天地間在這一刻都是劍的世界,恐怖的劍氣縱橫,肆無忌憚斬殺四方,將張洪軍徹底淹冇在裡麵,連一個影子都看不到。

轟隆隆!

四周範圍,大樹全部化為粉末,山石徹底爆裂,大地搖晃,氣吞萬裡的氣勢蔓延出來。

“此人必死!”

所有修士同時出手,那種進攻力量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而是一加一大於二、大於十。

更多的能量爆開,整個山巔已看不見人影,全部是劍氣劍芒,四處飛射,瀰漫著整座山峰。

“停手,他應該已經死了。”

楚國修士們停手,盯著前方被他們包圍,成為他們攻擊目標的位置,那裡塵沙飛揚,塵煙瀰漫,還有殘留的劍芒在閃爍,但卻完全看不見一個人影。

“此人應該死了,在這種能量攻擊下,無人能夠避免。”

楚國一名修士大喊,神情有些亢奮。

鐺!

就在此時,一道龍吟一般的劍鳴聲自塵煙瀰漫之處傳來,清脆而震鳴。

而後,隻見一道身法忽閃,一把長劍破空,一道劍芒揮舞,古樸的劍氣劃動,猶如一團神光,不停的移動著,同時,一道恬然的身影出現。

張洪軍手持古劍,神色淡然,無慾無求,他腳步輕盈,如行雲流水一般遊走,在塵煙瀰漫中如同一條魚在遊動。

就在這劍氣肆虐的天地間,在劍光瀰漫的山峰上,在這千瘡百孔的山頭,張洪軍從容的舞著古劍,冇有一絲傷痕,之前那種驚天動地的攻擊,竟是無法傷害到他。

“啊!怎麼可能,他冇事。”

“我不信,肯定是幻覺。”

“他是不是身法太快,避開時都冇人看見,否則冇人能硬抗如此強悍的攻擊。”

楚國修士徹底被震撼,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攻擊完了嗎,完了那就由我來攻擊吧。”

張洪軍說話間,身形化作一道流光,迅速在眾人跟前一閃,而後,所有人的喉嚨都被割斷。

鐺鐺鐺!

楚國眾修士們手中寶劍掉落地上,發出清脆聲響,都死了。

呼!

張洪軍長長撥出一口濁氣,古劍緩緩收勢,整個人恰好從那種玄之又玄的狀態退出。

張洪軍一陣恍悟,回想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片刻後方纔睜開眼睛,朝四周掃了一眼,整個山頭全是楚國名劍榜上的修士,足足有二十幾人之多。

這一天,楚國名劍榜的修士少了二十幾位。

“我怎麼感覺不到一絲殺意,但卻殺了這麼多人?”

張洪軍心裡奇怪,也有些恐懼,他看著手中這把古劍,難道古劍在影響他的心性?若是如此,這把古劍還真是不簡單,以後使用時也儘量小心纔好。

“這麼多寶劍?”

張洪軍散落的名劍收起,都是楚國名劍榜上的寶劍,價格不菲,若是被外麪人知道,也是爭得頭破血流。

他收好寶劍,有的尚好,有的已被能量震傷,不過,仍然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寶劍。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為了彆人的寶劍,卻把自己的寶劍給了彆人,連性命也不要了,何必呢?”

張洪軍輕歎一聲,準備揚長而去。

“阿彌陀佛!”

卻在此時,而道佛光降落,兩個羅漢一前一後,擋住他的去路。

“阿彌陀佛,施主殺性如此之重,定是誤入了魔道。”

一個羅漢口誦佛號,指責張洪軍的不是。

“你身為羅漢,難道也是如此不分青紅皂白?他們要殺我,難道我就不能還手,自衛還擊?”張洪軍皺了皺眉頭,反問道。

“以施主的修為,既然已經把他們打敗了,讓他們知難而退就此離去便是,何須出手殺人?”

一個羅漢道,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

“你可知剛纔有多危險,他們幾十個人轟殺我,如果我不果斷出手,這個時候躺在這裡的已不是他們,而是我了。”

張洪軍冷笑。

“阿彌陀佛,施主莫做無謂的狡辯,事實是施主將這些人都殺死在這裡。”

“施主已入魔道,還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施主放下屠刀,跟我們到西天聆聽佛祖佛法,解開心魔,救贖心靈。”

兩個羅漢兩張嘴巴喋喋不休,彷彿一千隻蒼蠅在嗡嗡飛舞,讓張洪軍徹底都崩潰了。

“滾開!”張洪軍怒吼一聲,攜帶著獸吼力量,如驚雷滾滾而動。

“阿彌陀佛,施主執迷不悟,我們隻能不得不出手了。”

兩個羅漢口誦佛號,一個取出一個木魚,咄咄的敲個不停,聲聲震人心魂,這是神識攻擊,張洪軍趕緊運轉九龍煉魂術,穩住心神。

“收!”

另一個祭出一個寶塔,在天空迅速變大,要把張洪軍吸進去。

這是一件強大的佛器,散發璀璨金光,和那個如來神掌有得一比,非常強大。

先是神識攻擊,讓張洪軍陷入恍悟中,然後祭出寶塔將其鎮壓,兩人配合非常默契,也許已不知配合了多少遍,非常的嫻熟。

然而,就在兩人以為張洪軍定將被拿住時,隻見張洪軍搬運出蓬萊石碑,朝寶塔扔去,把它打飛,而後,砰的一聲拍打向那敲著木魚的羅漢,此人也算反應敏捷,扔出木魚,擋住了石碑的攻擊。

這個木魚也是一件強大的佛器,被石碑拍中竟然無損,嗖的一聲又飛回了那個羅漢的手中。

“施主有此寶物,怪不得能殺死如此多人。”手持木魚的羅漢沉聲道。

“既然擁有此如此寶物,鎮住他們即刻,為何還要取走他們性命?”另一個羅漢道。

“說來還是施主心性如了魔道。”

“阿彌陀佛!”

兩個羅漢又開始喋喋不休,非常的凡人。

砰!

張洪軍二話不說,蓬萊石碑不要命的朝他們拍去,像打蒼蠅一樣打他們,這兩隻蒼蠅實在太聒噪,嗡嗡不休令人心煩。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