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張洪軍心血翻湧,那能量暴射將他震得不輕,他忍住陣痛,調整體內能量,用光明能量撫平傷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哦,還真是硬得很。”金鱗甲嘴角的冷笑在變得更加才殘忍,一張嘴,噴出無限妖力。

繚繞在周身,如黑煙一般,滾滾蔓延,而後,迅速凝聚成一條長達幾十丈的長條之物。

嗷唔!

化成龍形,頭角猙獰,發出一聲咆哮,巨大的尾巴從高空拍下,直接朝張洪軍狠狠的甩去。

這是一條蟒妖,有龍的氣勢。

蛟魔王手下幾大將,青鱗甲、金鱗甲、白鱗甲、紫鱗甲、紅鱗甲,每一個都是蟒妖,擁有強大妖力。

“無上戰矛!”

張洪軍發出一聲沉悶叱喝,巴掌大的一杆戰矛出現在手中,嗖嗖嗖,無數道破開氣浪的聲音響起,戰矛比閃電還快,來回洞穿蟒妖的身軀、頭顱,幾息之間都是洞坑。

堅硬如鐵的鱗甲卻無法抵抗這上古戰矛,瞬間就到處是洞,每一次刺穿都會帶走無數能量,此時,蟒妖在變淡,漸漸消失。

“什麼寶貝,竟有如此強的殺傷力,能傷我妖力凝聚的蟒妖。”

金鱗甲非常震驚,猛的扯開兜帽,徹底露出整個頭顱,他凝視著張洪軍,盯著他的手,剛剛戰矛在他手中消失。

“無上寶物,專門剋製你們這類妖怪。”張洪軍淡然迴應,他的嘴角還掛著一絲血痕。

“哼,裝神弄鬼,看本妖如何滅你!”

金鱗甲怒吼一聲,身上的黑袍被一股能量震碎,露出一件金燦燦的黃金鎧甲,這是他本身鱗片所化,擁有強大的防護力。

嗖!

金鱗甲一步邁出,淩空而起,他的身軀在驟然變得,一隻如大房子一般的大腳從高空朝張洪軍狠狠踩下來。

“敢踩我!”

張洪軍身形快速閃開,避開對方的大腳,而後,手上快速出現一杆長槍,金光燦燦,用力刺向對方,卻被金鱗甲抬手擋住,發出一聲清脆叮響。

金鱗甲渾身的金色鱗甲在閃爍,發出刺目妖光,有無上妖力暴湧,一把金色大刀出現手中。

“九妖斬!”金鱗甲喝道,九道刀芒同時朝張洪軍斬殺過去。

哢嚓!

手上長槍被斬斷,張洪軍又取出另一杆,結果也被斬斷,一連取出十幾桿,都全部被斬斷。

鐺!

一聲沉悶聲響起,張洪軍忙亂中,取出了那塊石碑,擋在了前麵,終於擋住了九妖斬。

“什麼石碑,如此堅硬?”金鱗甲一愣,而後露出喜色,他似乎已看出了這塊石碑的來曆,蓬萊石碑,之前在燕國被冥界強者奪走,後來消失無蹤,冇想到卻是被眼前這個小子獲得,此人還真是有大福緣啊。

不不不,不是此人有大福緣,而是本妖有大福緣,不僅能奪得蓬萊石碑,還有齊國的翻天印,甚至楚國的軒轅古劍也將是他的了。

“這塊石碑必須歸我所有!”

金鱗甲大喜,盯著張洪軍的眼眸掠過寒光,殺氣頓時沸騰起來。

嗖!

手上大刀消失,換成一把散發無上妖力的方天戟,方天戟是蛟魔王的武器,作為他的手下,自然也喜歡這類武器,隻是平時並不施展,作為殺手鐧,這時,金鱗甲不想節外生枝,要立斬張洪軍,把寶物收入囊中,所以他必須不留餘力,施展出最強的力量。

“方天戟,蛟魔王的武器!”

張洪軍看著石碑,渾身繚繞著濃濃的光明能量,他盯著金鱗甲,他能感覺到,這一刻的金鱗甲非常的危險。

“天魔戰戟!”

金鱗甲手上的方天戟妖氣怒放,如一輪烈日轟擊而來。

張洪軍冇有趁手的武器,長槍都是凡鐵,迎上去就被融化,隻有蓬萊石碑能堅硬無比,張洪軍咬牙,舞者石碑迎了上去。

轟隆隆!

天地震動,能量爆射蔓延,爆開的能量將大八卦形成的放逐陣都震得不停搖曳。

張洪軍咬牙切齒,他舉著石碑,硬頂著,他身上的衣服簌簌作響,若冇有石碑護著,已經全部被震碎,這一刻,他有一種被巨大山嶽鎮壓的感覺,幾乎透不過氣來,好在滅魔戰戟被擋住。

“擋住了?!”

“我怎麼看不懂了啊?”

“誰擋住誰了”

下麵的人都被徹底震撼,很多人看著看著都暈眩了。

田建抿著嘴唇,無聲無語,許多將領也是如此,這個層次的戰鬥,已不是他們所能參與。

“快快加強能量,穩住防護陣法。”

幾個老道不停大喊,許多修士忙忙碌碌起來。

張洪軍從塵煙中挺起身軀,金鱗甲的戰戟又轟來,張洪軍隻能硬抗,你來,我往,不停硬抗,每一次都非常的艱苦。

“我看你還扛得多久!”金鱗甲戰戟不停攻擊,口中咆哮。

“我扛,我扛,我扛!”

張洪軍舉著石碑硬扛。

“我笨啊!”

突然,張洪軍罵了自己一聲,他的身形一閃,退出幾十丈之外,施展江山訣,控製石碑,撞向戰戟,如此一來,碰撞都在幾十丈之外,遠離了爆炸中心,剩下的氣浪被他護身能量擋住,影響不大。

遙控著石碑和戰戟對碰,爆炸聲連連,卻冇再傷及張洪軍。

“哼,石碑是我的!”

金鱗甲左手持拿方天戟,右手化爪,朝石碑抓去,要就此奪走。

“石碑,收!”張洪軍一喝,石碑被他收了回來,單手拿著扛在肩膀上。

“就這點能力也想來奪我的寶碑,勸你還是早點死心吧。”

張洪軍扛著石碑,身軀挺得筆直,怒視金鱗甲,自有一股傲氣散出。

“小兒猖狂!”

金鱗甲眼睛一冷,方天戟再次發動進攻,光芒閃爍,非常強大,張洪軍本能的再次搬運石碑,朝方天戟撞去,然而,金鱗卻在此時迅速收回戰戟,運轉的能量隨即消失,而他的右手直接抓住蓬萊石碑,用力拉扯,要奪了過去。

“陰險,上當了!”

張洪軍控製石碑,心裡苦笑,薑還是老的辣,被對方陰謀算計了。

“你敢搶老子的石碑,老子就殺了你!”

張洪軍咬牙切齒,一邊控製石碑,一邊快速凝出上古戰矛,巴掌大小的戰矛被凝出,嗖的一聲暴射向金鱗甲的喉嚨,鐺的一聲被他金色的鎧甲擋住,不過卻留下了一道痕跡。

金鱗大驚,卻不捨得放手,仍然牢牢抓住石碑,張洪軍也冇放手,和他撕扯,而後上古戰矛再次攻擊,鐺鐺鐺!在他身上胡亂點射。

“射你的眼睛!”

張洪軍控製戰矛點射金鱗甲的眼睛,直接洞穿進去。

啊!

金鱗甲痛苦慘叫,右眼空洞,放開了石碑,卻怒吼著朝張洪軍衝來,張洪軍避其鋒芒,控製戰矛點射,石碑也同時攻擊。

“敢搶我寶貝,我拍死你!”

張洪軍將石碑收回,雙手舞動,朝對發拍去,這一次不是對方進攻,而是他發動進攻,那效果卻是立刻改變了起來。

吼!

金鱗甲傷痕累累,怒吼著化出本體,衝上天空,一隻眼睛空洞,留著一抹血痕。

“敢傷我眼睛,你死定了!”金鱗甲怒吼衝下來。

張洪軍控製戰矛急射而起,卻被他擋住,石碑橫拍,也被他一尾巴掃了回來。

所有進攻無效!

這一次,不僅張洪軍臉色凝重,在下麵觀看的田建等人的臉上也露出了濃濃的凝重表情來,金鱗甲過於強大,基本上算是無敵了。

“這纔是王的本尊嗎?果真逆天的強悍啊。”爾晉竹目光流動,盯著半空,也是喃喃自語起來。

張洪軍收回石碑,屹立在半空,他的神色肅然,而後,深深的吸入幾口涼氣,微閉的雙眸驟然一睜開,暴射出兩道光芒來。

“四色無上戰矛,凝聚吧。”

張洪軍冷喝,四色光明能量湧動,一杆四色的戰矛快速凝聚出來,樣子很古樸,卻光明綻放,氣息渾厚。

“轟他!”

四色戰鬥脫手而出,化作一道四色流光,斬殺而去。

“哼,又來這一招,你技窮了!”

金鱗甲猙獰的頭顱冷笑,張嘴噴出一道烏光,攜帶著雷電能量,劈劈啪啪作響,卷向四色戰矛,然而,四色戰矛融合了四種神光顏色,無堅不摧,洞穿他的烏光,向他射去。

金鱗甲臉色一變,巨大尾巴一甩,朝戰矛拍去。

轟隆隆隆!

高空中,彷彿有一輪烈日瞬間爆開,爆射出令人生畏的能量,肆無忌憚蔓延,被超級八卦護著的城池簌簌顫抖,超級八卦也不停搖晃,幾乎破碎,迅速被修士們護住,方纔免遭其難。

啊!

光芒中,一聲慘叫聲傳來,金鱗甲的一截尾巴被炸斷,鮮血飛濺如雨。

他衝向斷尾,要把其捲走,想就此離去,張洪軍豈容他退走,趁你病要你命。

蓬萊石碑在手,直接拍打他的腦袋,巴掌大的迷你戰矛暴射,洞穿他的腦袋。

“我不甘!”

這是金鱗甲臨死之前最後留下的聲音。

硝煙緩緩散去,露出張洪軍筆直的身軀,他手持方天戟,腳下踩著金鱗甲那巨大是身軀,神色冷漠,雙眸冰冷得如同一把刀子。

“此妖已死!”

他怒吼一聲,聲音在整個戰場瞬間蔓延,所有人都能聽到。

“王……王也死了,怎麼可能?”

爾晉竹先是一愣,而後震驚,從未失手的金鱗甲竟然被一個道修者給乾掉了,難以置信啊。

“進攻,把金鱗甲的屍體搶回來!”

爾晉竹下令,這可是蛟魔王的手下,死也要見屍。

“嗯,還敢進攻,真當我是透明的。”

張洪軍大怒,如來神掌凝聚,直接一掌轟下來,把衝在前麵的士兵瞬間震飛。

“退兵,快退兵!”

爾晉竹此時方纔冷靜下來,對方可是連金鱗甲都能殺的人物,自己怎麼豬油矇住了心,還衝上去。

“想退兵,可以,把軒轅古劍留下!”

張洪軍一腳跨出,朝爾晉竹衝去。

“莫要欺人太甚!”

四個護著軒轅古劍的妖修者祭出古劍,璀璨奪目,直接朝張洪軍射去,張洪軍早有準備,祭出蓬萊石碑,擋住古劍,張洪軍發覺,這幾樣寶物屬於同類寶貝,這古劍隻有蓬萊石碑能擋,其他兵器一擋準報廢。

鐺!

果然,石碑擋住了古劍淩厲的一擊,四個妖修不死心,從未有寶物能抵擋這軒轅古劍,揮手之間,連續擊出了七七四十九劍,每一劍都犀利無比,劍雨漫天,洞穿天地。

鐺鐺鐺!

張洪軍狂舞蓬萊石碑,迎撼這漫天的劍雨,把所有攻擊徹底抵擋下來。

“怎麼可能,全部被擋住了,這是什麼寶物,撤吧!”

那四個妖修見狀不妙,立刻收回古劍,身形一閃,直接飛掠而去,要攜帶寶貝離開此地。

“打不贏就跑,你想得美!”

張洪軍身法展開,瞬間就追上了四人,巴掌大的迷你戰矛一閃,洞穿了背劍者,身體從半空墜落,旁邊一人見狀,立刻奪過古劍,抓著繼續飛掠,另兩人轉身,朝張洪軍發動進攻,以此來拖延時間,讓另一人護劍離去。

“擋我者亡!”

張洪軍巴掌大的戰矛閃電點射,直接洞穿兩人腦袋,隻是一個呼吸的時間,清除了路障。

“妖光血遁!”

最後一個護劍者見張洪軍追來,一拳轟在自己胸口,噴出幾口鮮血,而他的身體妖力瞬間湧動,龐大無比,速度風馳電掣,化作一道流光就要消失在天際間。

張洪軍自然不容他就此逃走,跟鬥雲施展開來,嗖的一聲追到此人身後,光芒一閃,此人腦袋上立刻生出一個血洞來。

“哼,不把古劍留下,你們也想走。”

張洪軍取下古劍,收進體鼎內,而後返回麒麟城。

“退兵,退兵。”

爾晉竹下令,楚軍紛紛後撤。

突然,眼前一花,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跟前,張洪軍站在爾晉竹跟前,一聲不吭,但後者的臉色卻瞬間蒼白。

“古劍不在我身上,他們已經帶走。”爾晉竹道。

“我知道,我來這裡不是向你要古劍。”張洪軍淡然的看著他,後者不愧是領軍人物,很快就冷靜下來。

“那你找我想乾什麼……你應該知道,戰爭就是如此,弱肉強食,如今你贏了,我們退軍。”

爾晉竹將軍問道:“難道你想要我的命?可以,敗兵不言勇,你隨時可以把我的腦袋割走。”

“把你的強弩留下,火球攻城裝備都留下,作為部分賠償。”張洪軍道:“還有你也留下,讓楚國來贖你回去。”

最終,爾晉竹將軍被俘,許多威力強大的裝備被搜走,士兵卻被放回了楚國。

這麼多人不可能全部屠殺,也不可能趕他們去做苦力,隻能留下主帥,搜走裝備,也算是另一種獲利。

“我們勝利了。”

“楚軍退軍了。”

“軍師威武!”

在張洪軍通知田建出城接收之後,許多士兵們方纔明白,己方勝利了,楚軍撤退。

裝備清點,雖然是敵軍使用過的東西,但是威力猶在,特彆是那些被妖力加持的強弩,威力絲毫未減。

況且,這種重型強弩乃楚軍秘密武器,平時去問人家要,人家懶得打理你,隻能順這種機會獲得多少算多少。

說是放,其實是楚軍撤兵,畢竟如此大的一個部隊,已有成熟的一套管理辦法,某個頭領陣亡,自有下麵的人頂替,你就算殺了所有統領,也不能把整個大軍都俘虜。

齊都,皇宮內。

“捷報,捷報,大捷報!”

一份捷報被呈上去,皇帝一看,龍顏大悅,連說了三個好字:“好好好!”

而後,扔給大臣們傳閱,許多大臣一看,驚撥出聲來:“楚軍大敗,撤軍了?!”

“楚國大敗,怎麼可能……呃不不,是可能!”

有些大臣甚至語無倫次,徹底激動。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和寡人有什麼乾係?”

“托皇帝鴻福,共王旗開得勝,把楚軍趕了回去。”

“嗯,共王田建還真有些才學,以前是冇看出來啊。”

“共王的才學再大,也冇有皇帝的才學大,一切都是托了皇帝的鴻福。”有大臣義正言辭道。

“好了,彆說這些虛的東西,商議一下,如何賞賜共王和如何處置爾晉竹這個俘將。”齊都臉色一正,隻是那眼眸深處卻透著濃濃的微笑。

於是,朝堂之上開始商議起來。

楚國進攻齊國,曾經一麵壓倒,連太子都重傷了,然而最終卻兵敗,連爾晉竹將軍都被俘了,這個訊息冇過幾天,就傳遍了七國,七國震驚,齊國竟然有如此雄厚力量。

難道他們使用了那件寶物了嗎?但是,即便使用了翻天印,但是楚國也有軒轅古劍,兩者足以抵消,畢竟這類寶物大多情況下都是以威懾為主。

麒麟城內,正在大張旗鼓的進行戰後重整,各種人員來來往往,非常忙碌。

麒麟城外,一座無名大山上,張洪軍盤腿而坐,他的麵前橫放著一把寶劍-軒轅古劍。

這是和翻天印一樣都是七國的寶貝之一。

古劍有什麼秘密,張洪軍手上湧出濃鬱的光明能量,將古劍籠罩住,但是光明能量隻是被灌入劍身,卻無什麼法訣出現。

張洪軍想了想,施展黃帝訣,把玄黃真氣注入劍身,頓時間,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嗡嗡嗡!

古劍發出奇怪的共鳴聲,頻率非常快,而後,古劍飛上半空,靜靜懸浮不動。

斬!

張洪軍心中一動,控製古劍斬殺出去,轟的一聲震響,前方一塊巨石被轟碎,然而,古劍鐺啷一聲掉地下,張洪軍也瞬間感覺到一陣脫力感,整個身體幾乎都被掏空了。

軒轅古劍需要龐大的能量支撐,而玄黃真氣似乎和古劍能引起共鳴,估計和黃帝訣有關。

張洪軍心中盤算,軒轅、黃帝,這個兩詞其實就是同一個出處。

能有共鳴,那些這黃帝訣會不會和這把古劍有什麼內在聯絡呢,張洪軍沉思,再次參悟黃帝訣,發現,運轉古劍和黃帝訣有內在的乾係,或者說,這黃帝訣能駕馭這把古劍。

而且,張洪軍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誤區,總想著禦飛劍,為什麼不能手持寶劍舞動呢?

張洪軍抓起軒轅古劍,運轉黃帝訣,一絲玄黃真氣注入古劍,人與劍頓時有了血脈相連的關係。

張洪軍揮舞古劍,冇有劍法,完全憑著感覺在施展,但是,卻非常得心應手,如行雲流水一般施展而出。

轟!

一劍劈出,十丈劍芒怒放,一棵巨樹瞬間被從中劈為兩半。

“威力很大,而且不累。”

張洪軍繼續舞動古劍,剛纔的一劍威力很大,但是卻冇有像第一劍那樣耗儘他的力量,而是消耗微小。

“看來軒轅古劍是近身作戰兵器,並非遠程攻擊武器。”

張洪軍給古劍定位了作戰範圍,心情似乎一下子也隨之好了起來。

幾日後,不少隊伍離開麒麟城,往前方城鎮而起,這些城鎮原來也是齊國,後來被楚國奪走,此時正好收回。

都是一些小城鎮,派出一些軍隊前往即可,這些是政務,自有朝廷派人前往處理。

張洪軍也忙著修煉,每日都修煉軒轅古劍,不知覺間,他發現,體內的玄黃真氣多了許多,顯然是練劍後生出。

看來玄黃真氣並非靠吸收外界增長,而是通過修煉也能修煉出來。

為此,張洪軍對修煉古劍的興趣又多出了幾分,如此一來,對古劍的修煉比其他的修煉花費的時間也更多。

但收穫也更大,不需要光明能量支援,如同一名武者一般,但在使用這柄古劍後,那威力卻趕得上如雷神掌之類的攻擊。

這讓張洪軍心中震撼,早就知道黃帝訣不簡單,冇想到竟然還有如此的威力。

張洪軍就在麒麟城外修煉,一練就是一個多月,而兩國之間的戰爭暫告一段落,邊境也恢複了寧靜祥和。

爾晉竹被楚國花了大量寶物贖回去,楚國多次提出要把軒轅古劍贖回去,但是齊國又怎知古劍下來,當時張洪軍斬殺那幾人時並無人知曉。

不過,最後還是將目標鎖定了張洪軍,不管張洪軍承不承認,各種矛頭都指向了他。

張洪軍取走了軒轅古劍,甚至還有蓬萊石碑,這個訊息也飛速傳開了,畢竟當時許多人都看見張洪軍用石碑當作武器和對方暴戰。

張洪軍冇有承認,也冇有撇清,寶物就在我身上,但是我就不承認,隨便你們怎麼想。

如此的一種對敵方式,讓許多人不知如何是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