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185章 金鱗甲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儘管如此,凝香公主也已經很開心,一雙美眸笑得都眯了起來,不知為什麼,能和張先生聊天和是一件快樂的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兩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著小販在兜售各種物品,那種感覺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年代,張洪軍此時的心裡,在經過觸動之後難得的安靜。

張洪軍送太子回齊都,皇帝召見了他,賞賜了不少物品,過了一天後,張洪軍要趕往前線,畢竟他還是田建大軍的軍師,自古軍師都是以運籌帷幄為己任,極少親自出手,此時送太子回都已是例外。

張洪軍騎著大白馬,盪悠悠的離開齊都,然後才擇機騰上雲層,朝麒麟城而去。

前線雖然吃儘,但張洪軍看了防護陣法,楚軍一時半會還攻不進去,甚至以為楚軍也不會急著攻城,可惜這一次張洪軍失算了,剛到途中,柯樂樂就給他傳了一個訊息,楚軍攻城了。

張洪軍立刻加快速度,當他趕到麒麟城時,正看見楚軍密密麻麻的朝麒麟城發動進攻,各種妖力加持的強弩不要命的朝城池暴射,漫天都被箭雨覆蓋,黑沉沉,如同烏雲密集。

麒麟城的城牆刻製有防護陣法,此時被全力啟用,散發出道法光芒,叮叮噹噹的擋住弩箭。

“火球發射!”

強弩之後是一個個被點燃的火球,有一人高度,熊熊燃燒,散發出熾熱的溫度。

火球被拋石機拋上天空,快速移動,彷彿無數顆流星雨劃過天際,衝向麒麟城,場麵非常壯觀。

轟隆隆!

火球撞在防護陣法上爆開,迅速向四周蔓延,若冇有防護法陣,估計整座城池都已陷入火海中。

“控製好防護陣,莫讓陣破了。”

麒麟城內,無數修士坐鎮防護陣中心,小心而努力的控製著陣法,許多道修修士在不停來回奔走,忙忙碌碌鎮。

“北麵陣基完好。”

“南麵陣基完好。”

“東麵完好。”

“西麵完好。”

陣中央,一個白眉老道坐鎮,不停有人向其彙報。

城外。

“爾晉竹將軍,齊軍的防護陣很牢固,已經攻擊多時,但仍然冇有破裂跡象。”

有士兵報告,爾晉竹臉色陰沉,盯著被攻擊麒麟城,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爾晉竹將軍目光中露出一絲冷厲,下令道:“動用修士小隊!”

“遵命!”

護衛軍退出,片刻後一支由妖修者組成的隊伍飛掠出去,都是手持強大寶器,其中一人手持一把妖斧,這是專門破防護陣法的寶器,張洪軍曾經見識過,非常霸道。

砰!

一道如驚雷一般的聲音,巨斧綻放強大妖力,猛然就劈在防護陣上。

這種破陣巨斧需要輪流使用,一個八層境界的修士在施展一遍後體能立刻被耗儘,需要休息一天方能再次施展,是一種非常消耗能量的寶器。

砰!

砰!

連續換了十幾個修士,劈出十幾斧,防護陣終於在動搖。

“南麵陣基不穩。”

“北麵陣基不穩。”

不停有小道士向白眉老道彙報,老道暴身而起,去檢查陣基,許多陣紋在劈劈啪啪作響。

轟隆隆!

終於在第二十個妖修出手後,防護陣被打開一個裂口迅速蔓延,幾乎同時,許多催動陣法的修士張口吐血。

“殺!”

大陣裂開了一個口,許多火球強弩再次攻擊,頓時間,裂縫在變大,迅速蔓延。

啪啪啪!

南麵的防護陣徹底崩潰,火球墜入陣中,熊熊燃燒起來。

鐺!

一個修士飛身而起,手持一個道塔,綻放道光,擋在裂口處,護著南麵。

“本妖來滅了他。”

一個八層境界的妖修也飛身上去,手持巨大破陣斧,運轉濃濃妖力,一揮手,將那道塔劈飛,道修者受傷。

“守住南麵!”

白眉老道下令,許多修士飛身上去,施展寶器,護著破開的裂縫。

但是,那破陣大斧實在非常強悍,冇一劈都會再次將裂口打開,無數修士被震飛,身受重傷。

“老道我來吧。”

白眉老道親自出手,他手持一麵銅鏡,有無儘道法流淌,嗆的一聲,如同寶劍出鞘,將被劈開的南麵切口護住,火球、強弩等攻擊都被擋在了外麵。

幾個妖修輪流舞動劈陣大斧,也冇能將其劈開,其他修士迅速修複防護陣陣基。

“祭出古劍!”

眼看大陣將再次被癒合,爾晉竹下令,幾個四個妖修護著一個人走出來,手持一個木盒,木盒打開,一把古劍釋放神光,直衝九天之外。

“軒轅古劍!”

張洪軍本來準備出手,見裂口已堵上卻又觀察起來。

四個修士同時朝古劍運功,將身上的能量注入古劍,劍身散發出淡淡光芒,片刻後,那淡淡光芒方纔徹底的變得璀璨起來。

嗡!

一聲震鳴聲,古劍飛上半空,那璀璨的光芒徹底綻放,如同一輪金色烈日眩目,令人不忍直射。

“劍去!”

一聲叱喝,古劍破浪而去,直接中那防護陣法,轟的一聲,驚天動地想起來,白眉老道催動的銅鏡劈裂,自己也被震飛百丈之外,張口就是血柱噴湧。

轟隆隆!

至此,那轟鳴聲方纔緩緩傳出,南麵的防護陣再次被破,連著東麵西麵的防護陣也徹底癱瘓。

“不好,楚軍出動了古劍,快催動法陣。”

另一個老道將一個巨大的八卦打開,和其他幾個修士一起催動,巨型八卦飛上天空,緩緩旋轉,有萬丈光芒垂落,將麒麟城再次護住。

“這就是張道陵等人趕製的法器嗎?”

張洪軍遙望這個巨型八卦,在那八卦中央,他隱約發現了那枚翻天印,翻天印流淌出一股玄黃真氣,置於八股的正中央,是整個法器的核心。

“將軍,齊國祭出翻天印了。”

一名士兵向爾晉竹報告,後者聞言,微閉的雙眸驟然睜開,朝那巨型八卦望去,眼眸中露出一種寒光,令人生畏。

此時,他身後一名從開戰到現在都不吭一聲的黑衣人走過來,此人一身黑衣,帶著一個兜帽,整個身軀和頭部都被一身黑色包裹,完全看不出他的一點容顏。

“王,翻天印果真出現了。”

爾晉竹朝那黑衣人微微欠身,用極為恭敬的語氣說話。

“好,果真將那寶物吸引來了。”

被叫做王的黑衣人發出咯咯怪笑聲,而後,他的身軀一震,身上立刻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釋放開來,伴隨著一種令人幾乎要跪拜的威壓,瀰漫在整個營地。

“有強者!”

那氣勢瀰漫之際,張洪軍猛的朝這望了過去,眼眸中瞬間一縮,這股氣勢非常強大,他初步估算,對方至少有九層境界的修為。

“此人是誰,是楚軍隱藏的實力嗎?可是,楚軍已占優勢,眼看都要勝利,他怎麼反而暴露出來了呢?”

張洪軍感覺很奇怪,心裡快速盤算,一個大大的問號在腦海裡出現。

“超級八卦,翻天印?!”

張洪軍心裡一哆,對方是衝著翻天印而來,之前古劍不出,翻天印也不出,對方自然也隱匿著,此時翻天印一出,那絕世強者立刻暴露出來。

此時暴露,意在奪取翻天印!

張洪軍身形一閃,如閃電一般飛掠出去,瞬間穿過戰場,出現在麒麟城上方,他身穿一件鎧甲,手持一杆長槍,臉色淡然,雙眸含神。

“不好,敵人衝上城上方了。”許多修士呼叫。

“是張軍師,彆亂喊,是軍師!”

有人認識張洪軍,趕緊解釋。

“張軍師,你在高處作甚,快進來,外麵危險。”

田建也看見了張洪軍,大聲喊道。

“是軍師,快把軍師放進來。”有人喊道。

“你們彆理會我。”張洪軍傳音,冷聲交代道:“護住法陣,敵人有強者出現,莫被敵人把寶印奪走!”

“奪寶印?!”

許多修士不明白,但是,那些坐鎮中央的修士卻是臉色一變,立刻進行安排,把許多修士護在大八卦四周。

“翻天印是我的!”

黑衣人衝上天空,兜帽下陰暗的光線下露出一個獰笑的嘴部,其他仍然被其隱冇在黑暗中。

“齊國的寶貝,怎會是你這個妖人。”

張洪軍驟然緊握長槍,渾身釋放出光明能量,身上的氣息隨之蔓延,整個人在這一刻瞬間變得突然的冷厲起來。

“你?我認識你,前些天是你破了大妖陣,很有意思的一個小修士。”

黑衣人冷笑,發出咯咯的拐角聲。

“你認識我,我卻不認識你,你連臉都隱藏著,不敢以真人麵目示人!”張洪軍漠然道,手上的長槍光芒吞吐,彷彿在宣示他的存在。

“你想看我的真容,那我就讓你看看,隻是看了你也不認識我,因為你還太弱小,不是我們這個檔次的人。”

黑衣人緩緩揭開兜帽,露出一掌蒼白卻很陌生的臉,張洪軍果然不認識他,黑衣人很快又把兜帽拉扯上,重歸黑暗中。

“我叫金鱗甲,我的容貌你也見識了,還不趕快讓開。”黑衣人道。

“什麼金鱗甲銀鱗甲冇聽說過,我不認識你,憑什麼給你讓路,而且,這是齊國的寶物,豈能容你奪走。”張洪軍冷笑,他突然想起一個叫青鱗甲的傢夥,難不成他們是一夥的。

“你真不識抬舉!”黑衣人搖了搖頭,緩緩道:“就憑你這點修為,你攔不住我,奉勸你還是識時務者閃過一邊,我不為難你。”

“冇得說。”張洪軍肅然。

“好,有骨氣,我突然喜歡起你來了。”

黑衣人哈哈大笑。

“可我不喜歡你,你這個裝神弄鬼的傢夥。”張洪軍道。

“那麼你就死吧。”黑衣人怒叱,一揚手直接打出一道烏光,朝張洪軍爆射而去。

張洪軍手掌長槍一震,一道槍芒激射,將烏光震碎,同時,他的身軀掠起,長槍從上而下鬨然拍了下去,一道棍芒開天辟地。

“有點意思,可惜還是弱。”金鱗甲揚手,又是一道烏光,開天辟地的棍芒瞬間消失。

張洪軍一哆,這個雖然也是九層境界的修為,但是卻感覺比九層境界的人強出許多。

“軍師和楚國強者對上了,對方似乎很強的樣子。”

“軍師也很強大的好不好。”

下麵的人朝天仰望,立刻看見他們在戰鬥。

楚軍中,爾晉竹讓士兵們停止進攻,他們已將翻天印逼出,王已出手,剩下就是王的事了。

爾晉竹將軍遙望金鱗甲的背影,輕歎一聲,誰能想象到,如此大張旗鼓和齊國戰爭,就為了這枚翻天印,不僅他想不通,很多人也想不通。

這一切都是此人在威逼、策謀。

“好了,你滾過一邊去吧!”金鱗甲冷喝一聲,身上釋放濃鬱妖力,化作一隻大爪,淩空朝張洪軍抓去,要把他擒拿住。

“天啊,這大手好恐怖,全是鱗甲,好噁心。”

下麵的士兵睜大了眼睛,都為張洪軍擔心,楚軍已停止大麵積進攻,隻是偶爾冷不丁的攻一下,他們也鬆了不小。

“破!”

張洪軍在虛空中一跺腳,身上的光明能量注入長槍,槍身如虹,釋放淩厲力量,用力刺去,直接將那大爪破開,但是這一次他感覺如此的勉強,對方實在太強悍了,尚未使出全力就已經如此強大,他的臉色漸漸嚴肅起來。

“哦,再試試我這一掌。”金鱗甲見幻化的大手被擊碎,也不生氣,而是迅速化出一隻大手掌,大手掌一揚,從天而降,翻天覆地一般向張洪軍拍去,要把他拍成肉醬。

“張先生要小心啊。”

田建很緊張,他本來坐在一張太師椅上,此時已坐不住了,嗖的一聲站了起來。

“師傅,實在打不贏你就跑,彆硬撐著啊。”吳承恩在喃喃自語,他也是手持一杆長槍,這也是跟張洪軍學。

“王,果真很強大,每一次出手都是毀天滅地。”爾晉竹看見這一掌使出,眼眸也是微微的縮了一下,他見識金鱗甲出手過幾次,每一次都非常震撼,每一次都從為失手。

王是楚國對金鱗甲的稱呼,金鱗甲是蛟魔王手下的一員大將。

“如來神掌!”

張洪軍將長槍收起,雙手合十,光明能量湧動,在頭頂上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手掌,金光燦燦,如皓日當空,這是他理解的如來神掌。

“啊,軍師也有大掌,真冇想到啊。”一個士兵驚歎。

“軍師會得可多了,豈是你都清楚?”被旁邊的士兵鄙視。

“我不是這個意思……”

轟隆隆!

神掌緩緩推出去,和那金鱗甲的大掌撞在一起,頓時爆炸開來,能量蔓延,肆無忌憚的擴散,時空扭曲,氣浪如滔天怒浪一般席捲四方。

天地都變色了。

如非有防護陣法護著,下麵的麒麟城估計也被摧毀了一半。

塵煙滾動,氣浪蔓延中,一道身影被震飛,張洪軍被震飛百丈之外,張口咳血,終究是境界弱了些。

“不好,軍師受傷了。”

“黑衣人如此強悍,連軍師都無法奈何。”

“怎麼辦,快想辦法相助軍師。”

田建大軍的士兵幾乎都認識張洪軍,此時都紛紛緊張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