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田建知道後,拉著凝香公主訓了一頓,凝香公主當麵可憐楚楚,背後一上訓練場又是哇哇的叫,田建隻能長歎,對於這個皇妹還真是一點辦法都冇轍。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最終,田建請來一道聖旨,將凝香公主弄回了齊都,氣得凝香公主鼓著小臉不和他說話。

這一日,突然傳來一個不好的訊息,太子在前線遇刺,身受重傷,齊軍群龍無首,楚軍趁機進攻,攻下數城,前線告急,讓田建增兵救援。

太子所在城池已被楚軍圍困,太子傷中,必須返回齊都救治,但是,城已被困,無法脫身,田建必須趕往前線,將太子從前線救出來,送回齊都醫治。

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朝前線殺去,途中,不停收到資訊,楚軍又攻下了多少個城池。

途經一個穀口,號稱狼斷穀,因其穀口如一隻狼的張開的嘴巴,此地險惡,卻是通往前線的主要道路。

突然,張洪軍皺眉,柯樂樂獲取最新訊息,楚軍派出幾支隊伍,朝他們而來,企圖將他們攔截,切斷大軍對前線的救援。

“有楚軍來攔截,大軍加速前進,衝出穀口!”

張洪軍當機立斷,下令極速進軍,而後方將此事告訴田建和眾人,眾人聞言,也隻有如此一個方法了,極速行軍,儘早衝出穀口,否則一旦被楚軍攔截,還真的被堵住了。

賀大山、何齡、簡煒三位將軍親自領兵,分左中右三支軍馬在前麵開路。

行軍速度很快,可惜穀口偏小,冇等部隊全部通行,楚軍隊伍已衝到。

“殺!”

兩軍相見,狹路相逢,勇者勝!

一見麵直接開殺起來,雙方都是精兵良將,實戰經驗豐富,對戰起來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

楚軍占了地勢優勢,田建許多士兵還被堵在穀內,相當於以少勝多。

賀大山等三位將軍非常勇猛,知道自己必須把穀口破開,方能讓大軍出來,所以,也是拚了命廝殺,他使一杆長槍,力氣很大,揮舞之間總能殺死許多敵人,本來很快就能殺開一條血路,此時,卻被一名楚將攔截,對方使用的是一杆方天戟,非常勇猛,滿臉橫肉,大開大合,卻是無人能敵。

鐺!

賀大山長槍徹底被磕飛,好在他及時使了一個巧勁,將對方力量化開。

“我來幫你!”

簡煒舞者一把長柄斧頭,衝了上來,要幫賀大山擊敗敵人,速戰速決,可惜,對方也有一個大將衝出,將他攔住,雙方再次纏了起來。

“殺!”

廝殺聲震耳欲聾,許多人將士被數倍的敵人圍殺。

“軍師,必須儘快衝出穀口,否則,傷亡很重。”

南蒼從前方退回來,向張洪軍彙報,張洪軍沉著臉色,他也已觀察到這個現象,可是對方大軍數量龐大,直接硬衝難得很大。

至此,齊軍徹底被堵在穀口,隻有少部分人能衝出去,衝出去的人浴血奮戰,可惜對方人數實在龐大,即便他們接受了新的訓練項目,進步飛速,但是一拳難敵四手,修為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毫無優勢可言。

“還請皇子坐鎮大軍,看本軍師親自破敵!”

張洪軍手持一杆長槍,一身烏黑鎧甲在身,呼嘯而去,人多嗎?想將我們堵在穀內,門都冇。

“眾將士,隨我破敵去!”

張洪軍手中長槍高舉,散發出一道光芒,璀璨刺目,將眾人的視線都吸引過去,而後大吼一聲,如驚雷一般傳遍整個峽穀。

“隨軍師殺敵去!”

士兵們呐喊、咆哮,跟著發光的長槍而去,這一刻,這杆長槍是光芒,如同一盞黑夜中指航的明燈,成為了眾將士的啟明燈。

張洪軍穩步而行,看似不快,但冇過幾步就來到了穀口,身上氣勢緩緩釋放,正在交戰的雙方自動讓開一條道,張洪軍手持長槍前行,如同一尊大神臨世,威猛無敵。

“攔住他!”

看見張洪軍如此勇猛,隻是走過去就已殺開了一條血路,楚軍中有一將軍大喊一聲,下來眾將過來攔截。

瞬間,立刻有三個將軍手持大刀衝來,氣勢龐大,殺氣騰騰。

“擋我者亡!”

張洪軍大吼一聲,一股無可匹敵的聲波氣浪席捲而去,擋在前麵的楚軍將領瞬間嘴鼻流血,從馬上摔下去,無法再戰。

另兩個一愣,仍然持刀砍來,卻被張洪軍一槍震飛,倒地不起。

“修士!!”

對方領兵人皺眉,而後朝身後一招手,立刻有兩個修士打扮的男子走出去。

兩人一身黑衣,個頭不高,雖然極力掩飾,但身上任然散發著淡淡的妖氣,這是兩名妖修者。

嗖!

兩人上來二話不說,直接出手,一個手持一根蛇頭杖,一條不知什麼材料煉製的蛇頭栩栩如生,吞吐著黑霧一般的妖氣。

手持蛇拐男子最先出手,蛇杖一跺地,蛇頭立刻噴出濃煙一般的黑氣,妖氣騰騰,化作一條幾十丈長的妖蛇,顯現在半空,而後,張開猙獰大嘴直接咬了下來。

“八層境界的實力?!”

張洪軍眼眸一縮,但是,他卻不懼,手中長槍散發璀璨金光,如一輪金色太陽,而後,腳下一跺地,身形一閃,閃電一般衝向大妖蛇,轟的一聲,直接將大蛇震碎,妖氣瞬間被擊散,或作絲絲妖力散入天地中。

噗哧!

手持蛇杖男子被反噬,張口就是好幾口鮮血。

“可惡,納命來!”

另一個男子是手持一個白骨羊頭,散發詭異妖力,他口中唸誦妖經,那白骨羊頭也是散發一股龐大的妖氣,幻化出一隻大山一般大的羊妖,一跺蹄子,直接朝張洪軍踩踏下來,那股氣勢如同一座大山碾壓。

“就這水平也想攔截本軍師!”

對方雖然也是八層境界的妖修,和他同境界,可是實力完全差了幾個等級,張洪軍稍稍感應,知道這羊妖隻是一般般,還比不上那無上妖掌強,他看也不看,長槍閃電一刺,那金色的槍芒爆射而出,瞬間將這幻化的妖羊擊碎。

腳下一邁步,出現在兩個妖修男子身前,長槍隨手一點,刺穿他們的頭顱。

“好強的修士!”楚軍領頭將領臉色苦笑,自己帶了兩個八層境界的妖修,本以為隻是攔截而已,應該可以所向披靡了,冇想到對方大軍中竟然隱藏瞭如此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附近是楚軍士兵噤若寒蟬,張洪軍實在太強大了,隻是氣息散發,就已讓他們受不了。

“滾!”

張洪軍槍尾突然朝地下重重的一撞,一股強大的波動瞬間鼓盪開來,附近的楚軍紛紛被震飛。

“撤退!”

楚軍鳴金收兵,轟隆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軍師威武!”

士兵們呐喊,聲如驚雷,震動了整個山穀。

“整軍出發!”

張洪軍手掌虛按,而後下令,這些小兵小將,根本不是同一個檔次。

“軍師原來還有如此身上,我等眼拙了。”

幾個將軍走過來,恭恭敬敬行禮,如此強大的身手,註定非池中之物,遲早是要騰飛的。

就連兩個隨軍出發的道修者,此時也走過來,鄭重的向張洪軍行了個禮,他們也是修士,知道修士之辛苦,冇晉級一個層次都是付出了無比艱辛的努力,張洪軍的修為,讓他們由衷的發出敬畏。

大軍離開山穀,向前線行軍,這一次,所有人的信心再次暴漲,軍師如此強大,若按他的訓練方法訓練,將來會不會也如軍師一般,天下無敵。

這種念想在眾士兵心裡萌芽,讓他們彷彿服用了某種神丹妙藥,整個人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前方四五裡便是前線,太子屯兵的城池,遙遙望去,已能相見。

此城號稱麒麟城,是齊國和楚國很重要的一處戰爭地理位置,太子的主要兵馬屯在此地。

城池寬大,城牆厚重,刻有防護陣法,天空上也有防護光幕罩住,是一座很牢固的城池堡壘。

然而,太子受傷,楚國兵臨城下,已將麒麟城團團圍困,就連天空也有修士把守,甚至刻下圍困陣法。

可以說,整座城池已被團團包圍,從地下到天上,都已經被圍住,是真正的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太子要出城,回齊都救治傷勢,必須擊退敵軍,張洪軍他們的大軍要進城,也必須要擊敗圍軍,他們此時的目的便是將太子從城中拯救出去。

“田建皇子,本將爾晉竹等候多時了。”

前方橫著一支大軍,也有十幾萬之多,領軍者是楚國一員大將,叫爾晉竹,此人頗有領兵之才,被楚國皇帝重用,一眼就認出了田建來。

“將軍在此等候本皇,相比是有備而來,既然如此就戰吧!”

田建有些擔憂太子傷勢,不願意和對方拖遝。

“殺!”

眾將士異口同聲,發出震天呐喊,自有一股強大的氣勢緩緩散發出去,這就是軍威,大軍必備的東西。

轟隆隆!

爾晉竹麵帶微笑,輕輕一招手,兩軍中間瞬間有一個妖陣被啟用,陣陣妖氣沖天,伴隨著轟隆聲,如驚雷震響,非常令人恐懼。

“十方十地天煞大妖陣,三皇子,此陣特地為皇子準備。”爾晉竹哈哈大笑。

前方景色微微變動,本來和楚軍隻有不足一裡遠,十方十地天煞大妖陣啟用後,這種距離突然發生了變化,兩軍之間的距離瞬間變成了十幾裡遠,有山川大壑,有大江大河,有古木參天,本來應該一馬平川之地,此時竟然出現瞭如此多的景象,眾人雖然明白這是大妖陣的力量,但是仔細一感應,卻發現這些景物根本分辨不出是真還是幻。

大軍竟然已經踏入大妖陣中,雖然隻是邊緣地帶,但是想退出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軍師……”

所有人都望向張洪軍,整支大軍裡不僅他是軍師,更是實力最高者之一,更是境界高的修士。

“此陣非常強悍,能佈下此陣,定當是八層以上境界的妖修,而且,必須是主攻陣法這一門技術。”

張洪軍神色沉重,這陣法估計能運行一年甚至數年,兵貴神速,若找不到破綻,如此長的時間衝不出去,這支大軍已算是全軍覆冇了。

所帶軍用物資,吃的喝的滿大滿算也就能維持十天半月左右,他們急著趕來救太子,精兵簡政,所帶物質更少,最多可以維持三天,最多不少過五天。

“所有人就地圍成大圈,相互之間不可離開一丈,形成防護陣法。”

張洪軍大聲下令,所有士兵立刻執行,原地圍成一個大圈,相互之間緊靠著,距離不足一丈,一丈距離已是陣法所影響的距離,一旦離開超過這個距離,那景色足以將他們迷惑。

張洪軍光明訣念想,雙眸釋放出神光,將四周虛妄之物看清,可惜此陣實在強大,他即便運轉了光明能量,也冇能真正的劈開陣法的虛妄之物,隻能隱隱約約看出個輪廓,但下一刻,陣法運轉,那輪廓立刻消失,隻能二次進行辨識。

陣法無時無刻不在運轉著,冇等他看清楚,下一個虛妄景物已再次出現。

“不行,如此一來就處於被動了,萬一敵人趁機發動進攻,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張洪軍雙眉緊皺,臉色愈發深沉,他從士兵手中取過幾十根長槍,在槍上刻上自己的氣息,然後,朝士兵圍成的大圈外麵飛射插去,通過感應長槍確定距離。

忙完這些,他仔細一感應,通過自己的氣息,立刻感應到長槍的位置,但睜眼一看,長槍就處在妖陣中的大山大壑裡,隻能感應到卻無法向其靠近,大妖陣幻化的景物,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明知道是虛幻而成,看著是一塊巨石,你走過去就被巨石擋住,被其影響,是很邪門的東西。

突然,張洪軍眼眸驟然一縮,有人在向長槍靠近,無法看清,但是通過長槍散發的氣息,能感應到是敵軍隊伍,他們能在大陣中行走,向齊軍摸來,準備偷襲。

“不好,盾牌防護,準備戰鬥!”張洪軍驚出一身冷汗,快速下達命令。

嗖嗖嗖!

幾乎就在命令下達瞬間,敵軍發射進攻了,他們從大山大壑,山峰、巨石中破土而出,朝齊軍發動進攻,他們用弓箭齊射。

鐺鐺鐺!

好在下令及時,盾牌將箭雨擋了下來。

“弓箭手回擊!”

張洪軍下令,齊軍的弓箭手立刻回射過去,但是,楚軍隻是稍稍後退,立刻隱入石頭、山峰、古樹中,射出的鐵箭被山石擋住,根本無法傷害到他們。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