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黑衣人大掌飛快一拍,拍出一道令人心顫的彩光,直刺張洪軍胸口而來,纏繞出妖異的氣息,四周的空氣都為之迅速的破碎,這是一名至少五層境界的妖修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洪軍冇有絲毫猶豫,如魅影般快速移動,他也迅速揮動雙掌,拍出無數光明能量,抵擋對方的犀利進攻。

四周的樹木在光芒中被震碎,許多山石滾落下來,另兩個黑衣人麵帶驚詫之色,突然冒出一個人,竟然和長老打成平手,這是什麼人?

嗡!

黑衣人祭出一把妖刀,妖氣瀰漫,閃爍著詭異的氣息,快速連斬九刀,每一刀都飛出一道烏光彎月,九個彎月非常犀利的朝張洪軍斬殺而來。

“妖王九連斬!”黑衣人的聲音此時方纔傳來,但妖刀光芒已轟到張洪軍跟前。

就在此時,張洪軍一步踏出,一拳平緩的轟去,爆發出來許多光芒,他勇往直前,一口氣轟出幾十拳,徹底震碎九道刀芒,化為細細光雨。

“八層境界修士?!”

黑衣人臉色一變,對方比自己強大許多,他萌生退走的念頭,向後退縮。

但是張洪軍豈能容他退走,他猛的一拳揮出,光明訣能量構築出一個頭顱大小的拳頭,光芒璀璨,直接轟向前方,前方的空間直接在拳力之下被蹦碎,拳光厚重,宛如一座沉重如山嶽般,迅猛如雷的轟在黑衣人身上,那一拳的力量,足以轟殺一個七層境界的強者,對方隻是一個五層境界的妖修,又豈能擋得住。

砰!

一聲低沉之聲響起,黑衣人的胸膛被轟中,鮮血狂噴而出,身體倒飛回去,瞬間戰鬥力降低,張洪軍在關鍵時刻收回了力量。

張洪軍一腳踩在黑衣人胸口上,叱喝:“說,你們是什麼來頭,來此做什麼?”

另兩人見狀,轉身想逃,卻被張洪軍一掌拍暈死過去,都是境界很低的小嘍囉。

“我們是妖族修士,如今妖族強盛,已控製許多人族城池,你若識相趕緊把我放走,否則一定被妖族追殺!”

黑衣人冷笑,非常自信。

“說正題,為什麼來此?”張洪軍一掌拍飛他幾顆大牙,黑衣人滿嘴是血,忍住劇痛,說話都含糊不清了。

一番審問之下,張洪軍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站立起身,直接扭斷此人頭顱。

對方來此,主要是調查前幾批消失的殺手,但是,卻又隱藏著一個訊息,楚國的殺手在企圖截斷田建大軍和前線的連續,這種戰術在戰爭中經常用到,看似為了斷其糧草供給,但是張洪軍卻感覺有些不是那麼簡單,似乎裡麵另有謀算,但具體是什麼他一時又難以做出判斷,畢竟得到的資訊太少。

回到營地,張洪軍把這個訊息告訴田建,並做出安排,在附近增派人手。

次日,日出東方,朝霞紅彤彤。

第三項比賽要進行,魁首已出,結局已定,冇多少觀看懸念,軍師訓練的隊伍一麵倒,無人能敵。

麵對這種冇有觀看激情的節目,張洪軍突然宣佈了一個新的玩法,他站起來,道:“本軍師決定,所訓練之正規隊伍退出比賽。”

也就是經過層層淘汰後剩下的兩百人,這兩百人不參加第三項比賽。

“軍師這是何意?”

有人不懂,許多人的心裡也是疑雲騰騰,軍師這是唱的哪齣戲。

“軍師這是何意?”田建不解詢問、

張洪軍微微一笑:“本軍師的正規隊伍不參加,但卻另派出一隊人馬參賽。”

“軍師還訓練了秘密隊伍?”許多人心頭又湧出這麼一個念頭。

“軍師還另有隊伍?”田建似乎也被懵住了。

看著這麼多人看來,張洪軍也不再賣關子:“本軍師曾經訓練了一千人,經過層層篩選後隻剩下兩百人,第三局這兩百人不參賽,本軍師從被淘汰出局的人員中選出兩百人,作為參賽隊伍。”

“什麼,軍師要用被淘汰的隊伍和我們比賽?”

“軍師這是看不起我們?”

頓時間,眾將領臉色一變,就連田建也是說了一聲:“軍師不可!”

不僅台上的主將們異動,就連圍觀的士兵們也瞬間沸騰起來,軍師要以淘汰出局的士兵組成隊伍,和其他將軍的正規隊伍比賽,天啊,這太刺激了,軍師這是要逆天了嗎,如此的自信。

“驕兵必敗,軍師這是驕傲的開始啊。”

“軍師太威武了,這必須有足夠的魄力,方能做出如此的決定。”

各種看法層出,儘是不同,褒貶不一。

最激動的要數那些最後關頭被淘汰出局的士兵,出局後,可以算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冇想到天上掉餡餅,軍師竟然又給了他們一個和正規特訓隊伍比賽的機會,這一刻,這些人的眼力淚水打轉,眼睛都紅了,許多人心裡卯足了勁,如果能比賽,他們一定使出吃奶的力氣,一定把握好這個機會,不辜負軍師的信任。

等喧嘩聲漸落,張洪軍方纔伸手朝虛空輕輕一按,頓時間,四周的喧嘩立刻安靜下來:“本軍師不是看不起各位將軍,但是,本軍師的隊伍已經勝出,再繼續比賽下去還有意思嗎?冇有,一點意思都冇有,況且,這種冇有絲毫懸唸的比賽試問還有誰去儘力?答案是冇有!所以,本軍師才做出這個讓許多人誤會的決定。”

四週一片安靜,包括台上的眾將領,在這一刻都陷入了沉思中,許多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冇有懸唸的比賽,誰還會去儘力。

說完這話,張洪軍自己都在心裡看不起自己,說得這麼好,什麼儘力不儘力的看法多了去,有句話說得好,寧願躺在奔馳裡哭,也不願蹲在大橋下笑,資產越龐大越有成就感,隻有勝利者方纔敢說自己儘力了。

張洪軍的真正目的就是想告訴所有人,就算是老子訓練的淘汰兵你們都乾不過,隻有如此強勢,方能把這些將領心裡的驕傲打碎,方便後麵行事。

聽聞張洪軍的解釋,田建稍微沉吟,宣佈道:“軍師的決定不無道理,本王讚同軍師的決定,軍師的兩百正規隊伍退出比賽,換成另外的兩百人。”

大帥已開口,現場自然無人再表示反對,冇過片刻,新的隊伍集合完畢,雖然是淘汰出局,但畢竟是訓練了這麼長的時間,這些人往那一站,抬頭挺胸,自有一股不輸給正隊伍的氣勢散發出來。

看到這個軍姿,賀大山等將領麵麵相窺,目光中多出了一絲憂慮,雖然是淘汰後的士兵,但是就此時的表現,仍然把他們訓練的隊伍給比下去。

張洪軍走到新集結的隊伍前,冷冷的目光一掃而過,所有士兵在這一刻立刻嚴肅,站得筆直,彷彿軍師的目光特地在他們身上停留,特地在凝視著自己,自己一定站好,不能給軍師丟臉。

這也是張洪軍稍稍釋放了一絲能量出去,充斥在他們的四周,造成如此結果。

張洪軍問道:“你們是我訓練出來的兵,如今大敵當前,本軍師想知道一個事情,你們有冇有信心打敗他們?”

“有!”士兵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你們是娘們嗎,說話軟趴趴……大聲回答我,有冇有?”

“有!”

“太小聲,冇聽清楚,有冇有?”

“有!”

“有!!”

“有有有!”

響亮的聲音嘶吼而出,傳蕩在整個營地上空,驚起無數野鳥,最後幾聲不僅是參賽隊伍在回答,就連圍觀的其他人也是熱血沸騰,跟著吼叫起來,聲音如雷,激情飛揚,直衝九霄。

短短幾句話,整個營地徹底沸騰起來。

“好好好啊,軍師大才,領兵有方,有此人才,我軍定將無人可敵。”田建哈哈大笑,非常開心。

比賽繼續進行,七個隊伍被放置在一片山野密林中,這裡樹林密佈,環境複雜,不僅有毒蟲毒蛇,甚至還可能有猛獸。

這是一片極為考驗士兵對抗的地方。

這第三項是混合賽,所有隊伍都進入這片密林,每個隊員身上都攜帶一枚牌子,每個隊伍的牌子都不一樣,都寫有自己隊伍的編號,比如,張洪軍隊伍的牌子寫有一個張字,賀大山的寫著一個賀字,然後纔是個人的編號,有唯一可辨識性。

隊伍十人一組,每組被降落在不同的地點,組組之間相互分開。

比賽的規矩是在規定時間內找到自己隊伍的其他小組成員,同時爭奪其他隊伍的牌子,最終看誰的牌子多,被奪走牌子的人判為陣亡。

這是一項綜合項目,考覈的是隊員的綜合素質。

“你們給本將軍聽好了,這一局隻能贏不能輸,聽明白了嗎?”

賀大山臉色陰沉,其他將領也給自己的隊伍下達死命令,張洪軍用選拔時淘汰的士兵和自己比賽,這是**裸的打他們的臉啊,但是人家確實有這個本事,你能有什麼辦法?

許多將領深呼吸,按捺心裡的憤怒,同時也重新審視這個軍師來,此人不僅有詩書天賦,更有軍師才華,田建若能早些得到此人,以前的局麵也不會如此被動,不過,似乎此時也還未晚吧。

三皇子失勢後,許多人從新考慮立場,很多人向著太子,畢竟太子的優勢在那擺著呢,當然,也有些人向著田建,隻是人數極少。

主場上擺放著許多影像八卦,密林中的許多景象被同步傳輸到這裡。

七個隊伍被投放,每個隊伍又有二十個小組,所有參賽隊伍共有一百多個小組,這些小組隨機分佈在密林各處。

整個密林寬長有四五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隱蔽得好也難被髮現,不善隱蔽很容易發生遭遇戰。

“殺!”

果然,冇過多久,立刻有兩個小組遭遇,雙方一觸即發,交戰在一起,成為第三項比賽的第一次衝突。

雖然都是空手作戰,但是都是特訓的隊伍,戰鬥力不容小視,揮拳之間,都是慘叫聲傳來。

一炷香不到,戰鬥結束了,其中一方除了逃走的一個,其餘九人全部陣亡,牌子被奪走,而勝利一方也有三人陣亡,這三人的牌子是被逃走的人順手拿走了,也算這三人倒黴,否則可在殲滅對手後把牌子拿回來,算是複活了吧。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