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訓練軍隊不如他們?笑話,他腦海來可是有著那個地球的各種訓練資訊,特種兵的都有不少,當然,這些都是影視所見,但是也差不多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本來,張洪軍身為軍師,令出必行,等打下幾場大戰後,也能逐漸豎立他的威信,隻是,他想進行一些軍事上的改革,按部就班就顯得拖遝,正好此時賀大山跳出來,正合其意,況且,此時還有不少時間,一旦戰爭進入膠粘階段,或者前方吃力,那再實行起來就有些晚了。

首先是選兵,張洪軍讓賀大山先選,他選的都是身材魁梧、霍霍有理之人,張洪軍雖然也要求身材魁梧,有力氣,但是,人員反應、體力、耐力等各項指標他也很重視,這些指標在那個地球可是必須的。

等賀大山和那兩個將領點完人,張洪軍纔開始選兵。

“師傅,我來幫你。”

就這個時候,吳承恩跳出來了,他被派去押運糧草,給太子送糧送兵,此時剛回來,一聽說張洪軍也來了,而且還和彆人比賽訓兵,連水都不及喝,迫不及待趕了過來。

“嗯,回來了?”張洪軍輕嗯一聲,埋頭書寫,等寫完後方纔站起,把紙張交給吳承恩,讓他按照紙上的指標安排選兵。

“這是什麼?”吳承恩看著紙張,瞪大了眼珠子,什麼五裡武裝快跑,什麼舉重、原地蛙跳、武裝泅渡等等非常陌生的字眼。

張洪軍一拍額頭,自己一時興奮,寫的都是那個地球的術語,趕緊拿回撕掉,另寫了一張,這回吳承恩看懂了,繞著營地跑十圈,背上要揹著五十斤中的石頭,然後從左跳到右,又從右跳到左,看誰跳得多,跳得快,限時限量。

改變之後非常形象,不僅吳承恩看懂,其他一些好奇的將領圍過來一看,也都看懂了。

頓時間,軍師選兵,方法稀奇古怪,就像小娃娃玩過家家,一則訊息迅速在軍營傳開了,賀大山已選好了二百人,正準備對他們進行嚴格的訓練,聽聞,也是非常好奇的趕過來看。

軍營中最不缺的就是人,人多好辦事,吳承恩很快將各種物品準備完畢,擺放在偌大的一塊空地上。

“軍師進行選兵,親自進行訓練,將來不可限量……條件是揹著這些石頭……這些寶物圍著營地跑十圈,誰跑得快就有資格進入下一輪選拔。”吳承恩不愧讀過詩書,很有想鬼主意。

看見反應的人有些少,吳承恩又道:“當然,我們要的是精英,訓練的也是精英之術,將來將是精英中的精英,又軍師親自進行指揮,算得上是光宗耀祖,做得好的,建功立業,美女、美酒都是不會少的。”

那個年代什麼精英不精英,他們不懂,但是光宗耀祖,美女美酒,那是人人都喜歡的,他的話剛落下,立刻有人出來報名,他背起一個準備好的揹包,拔腿就跑,卻被吳承恩喊住,讓他稍等,等湊夠一百人後再一起跑。

很快,報名的人越來越多,什麼人都有,片刻間,第一批一百個名額就滿了。

“預備,開始!”在吳承恩一聲號令下,一百個士兵揹著武裝布袋,飛的一般衝了出去,看得張洪軍搖頭暗歎,十圈將近十裡地,他們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士兵,一開始就如此極速奔跑,估計冇跑一兩裡地就會跑不動,果真,冇過多久,隊伍已經開始拉開了,個個氣喘籲籲,滿頭大汗。

長跑要學會合理分配體力啊,張洪軍心裡暗歎。

不過,也有一個例外,此人個頭在這一百人中不算是最高,但是雙眸透著精靈,他雖然跑得很快,但節奏把握得特彆好,很顯然是一個經常跑步之人。

張洪軍又暗暗點頭,這個人值得留意。

很快,第一批一百人跑完,根據漏沙上的數據進行等級,而後是第二批、第三批……一直進行的十幾批,從裡麵選出一千個最快的,這些人將進入第二輪的考覈。

第二輪挑選是攀爬,四周高山懸崖無數,張洪軍選了一處懸崖峭壁不錯的地方,從上麵甩下幾十根長繩,然後,再次分配讓一千人沿著繩子爬上崖頂,再根據速度選出五百名,這五百名直接進入訓練科目中,對他們進行嚴格訓練,包括列隊,每日的武裝越野,格鬥等等科目。

七天後進行第一次考覈,淘汰最後的五十個名額,再對他們進行更嚴格的訓練,第二週進行第二次考覈,再淘汰五十個名額,繼續訓練,第三週第三次考覈再淘汰一百人,至此,還剩下三百人,這三百人將由張洪軍親自訓練,進行魔鬼式的訓練,他親自設計適合這些人的訓練科目,和格鬥技巧,並用丹藥稀釋成水,給三百人進行體質上的改造,讓這些人在最後一週進行質的脫變,最後兩天,是最後的淘汰賽,從三百人中選出最強的兩百人,這兩百人將是精英中的精英。

張洪軍相信,最後的三百人中,即便是被淘汰出來的那一百人,若能按照這個方法繼續訓練下去,將來在軍隊也是有他的一席之地。

鐺!

一聲清脆的金鑼聲響起,賀大山和另幾個將領,還有張洪軍的隊伍,共七個隊伍的對抗賽開始了。

七個隊伍整齊排列,張洪軍訓練的隊伍站成一條直線,個個把腰桿挺得筆直,雙目含神光,威猛無敵。

“哇!”

圍觀的眾將士中,頓時間都被這種軍姿給震撼,發出驚歎聲,尚未比試,張洪軍的這支隊伍已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哼,站得直有個屁用,最終還得看技術和體能。”其他隊伍雖然也被這軍姿震撼,但是仍然不願輸了誌氣。

評委台上,田建見狀也是微微點頭,張洪軍是他提拔起來的人,他越是強大他自然就越高興。

田建是大帥,如此比賽自然由主持評判,他有模有樣的進行了一番祭拜天地,然後才敲響打鑼,進行正式的比賽。

比賽內容分三個項目,第一項是體能方麵的比賽,就是隊伍穿越各種障礙,攜帶武器和指定裝備感到指定地點,誰快誰算勝出,這個純屬體能比賽,冇多少技術含量。

第二項是正麵對抗賽,兩兩對抗,哪隊勝出哪隊贏,考覈的是格鬥技術。

第三項是混合賽,選擇了一處山野密林,把所有比賽隊伍都趕進去,每個隊員身上都攜帶一枚牌子,每個隊伍的牌子都不一樣,比賽的規矩是在規定時間內爭奪其他隊伍的牌子,最終看誰的牌子多,這是一項綜合項目,考覈的是隊員的綜合素質。

大概規矩便是如此,第一項比賽開始了,鐺的一聲鑼響,七個隊伍飛箭一般衝出去,他們都是十人一組,扛著一根圓巨木,直奔不遠處的一座山嶺,要繞過山嶺,把最遠處放置的一個帶有標記的旗子到手,然後再返回營地。

整個路程大約有十三四裡左右。

轟隆隆!

各種混亂的腳步聲,揚起滿地灰塵,有些士兵跟著隊伍奔跑,跟去看看他們的比賽情況。

張洪軍則早已在途中安置了許多影像八卦,每隔一定距離就安放一個,他和田建賀大山等人一起,坐在台上,觀看影像八卦傳來的圖像。

“哈哈!我軍兒郎已衝過三道障礙,目前領先。”賀大山哈哈大小,他一個小分隊已衝到最前麵。

他們之後緊跟著張洪軍的幾個小隊,然後是彆的隊伍,都是緊跟不捨,但很快,在由一棵大樹佈置成障礙的地方,張洪軍的這幾個小隊加速,瞬間超過賀大山的隊伍,跑在最前麵。

“廢物,快超過去!”賀大山大吼,神色頗為著急。

“賀將軍息怒,喝杯茶降降火。”張洪軍微笑。

賀大山悶聲哼了一聲,道:“軍師且莫高興,比賽纔剛開始呢。”

就在他說完話不久,突然,緊跟在張洪軍小隊後的一個小隊伍突然加速,朝張洪軍小隊衝去,這段路程旁邊是一條山溝,和是狹窄,賀大山的這支小隊如此惡意超越,頓時間把張洪軍的小隊擠向山溝,而他們卻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賀大山也是跟著哈哈大笑。”

“賀將軍訓得好兵。”

張洪軍麵無表情,這種利用地形的小手段攻擊還是允許的,算是鑽了漏子。

“可惡,哪有如此把人擠下水溝的,惡意超越。”吳承恩大怒,和他好的幾個士兵也是大喊大叫。

但是比賽並冇有限製這種手段,他們也無奈。

這個小隊從山溝爬起來,扛著圓木繼續追,但是對方已跑遠了,好在張洪軍已有幾個小隊已跟上來,這些小隊到自己的人被擠下山溝,都是怒不可遏,拚命的朝對方追去。

啊!

賀大山小隊的一個隊員被踩了一腳,痛得哇哇叫,但是又不能怪對方,是他們先出陰招,而後,相續有人出手,都是各種小動作,要麼擠兌一下,要麼碰撞一下,所有能影響對手速度的招式都使出來。

砰!

一個隊員踢飛一塊石頭,打在最前麵的一名隊員膝蓋,那名隊員腳下一軟,打了個踉蹌,絆倒後方隊員,頓時間,整個小隊人仰馬翻,倒了一地。

張洪軍第二個小隊哈哈大笑著超過他們。

“軍師果真是訓練有方啊,這種招式都使出來。”賀大山冷笑。

張洪軍微微一笑,言稱:“彼此彼此,都是和賀將軍學來。”

聽得賀大山嘴角一抽。

兩個最跑在最前麵的小隊被乾掉,跑在第一的是張洪軍的小隊,第二個小隊是另一個將軍的隊伍,不過離第一小隊還有不少距離,但是他們拚命追趕,一下子竟追了上去,緊緊的跟著張洪軍的小隊。

“南蒼將軍,你的小隊還是很厲害的嘛,已經追上來了。”

“一般般,還是軍師和賀將軍的小隊厲害,若非發生意外,第一是冇得說的了。”

那個叫南蒼的將軍雖然客氣,但是言語間還是頗為自豪,訓練軍隊他還是有一套的嘛。

嗖!

突然,南蒼小隊的一名隊員也學張洪軍隊員的方法,踢出一塊石頭,打中第一個隊員的膝蓋,那隊員腳下一軟,一個踉蹌,就要絆倒後麵隊員。

“哈哈,軍師,你的隊員也有這一天啊。”賀大山見狀,已是笑了起來。

就在眾人以為後麵隊員要被絆倒時,隻見那個隊員身體一歪,硬生生控住身軀,朝旁邊倒去,而後滾過一旁,身後的隊員順利通行,那名隊員爬起來,追跑幾步,又跟上了隊伍。

而後,張洪軍的小隊突然快速踏地,揚起無數灰塵,塵煙滾滾,讓跟在後麵的南蒼小隊徹底籠罩在塵煙中,張口不停呸呸,一下子又落了不少距離。

這個結果不僅讓賀大山意外,就連南蒼將軍也是目瞪口呆,還能這樣玩?

冇過多久,張洪軍的小隊繞過了山嶺,取下了小旗,從另一麵繞回,這一次冇有再生出麼蚊子,小隊順利獲得的第一,南蒼小隊獲得第二名,然後纔是賀大山的小隊。

這種比賽看的就是第一名,其他名次已不足為奇。

“恭喜軍師,獲得第一關比賽魁首!”

“一般一般,馬馬虎虎啦。”許多將軍上來拱手祝賀,張洪軍一一微笑迴應。

“勝了,勝了。”張洪軍訓練的士兵們大喊,就連那些被選中,後來淘汰的隊員,這一刻也是大喊起來,他們雖然被淘汰出局,但是在他們心目中,卻生出了一個我是張軍師隊員的一種心裡。

這種心態很普遍,很多人在參加某項活動時,哪怕在第一關比賽就失去了資格,但是仍然自豪的說,我參加了某某個項目。

“第一關而已,後麵還有兩關呢。”賀大山怪聲怪氣。

“不錯,還有兩關,咱們要勝不驕敗不餒。”張洪軍麵帶微笑,很是隨意的說了幾聲,吩咐吳承恩傳令下去,讓眾將士穩住心性,莫被勝利昏了頭。

聞言,賀大山又是一陣抽經,自己隻不過想說一些麵子的話,冇想對方反而裝逼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