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洪軍拿起另一杯子,倒滿酒,放在桌麵,輕輕推過去,女子也不客氣,拿起酒杯,放在鼻子輕輕聞了聞,卻冇有飲下,又放回桌麵。

“仙子是不勝酒力嗎?還是認為酒味不夠香?”

張洪軍給自己倒了一杯,一口而儘。

“酒是清酒,但請問一句,不知公子貴姓,仙鄉何處,為何一人居住這荒山古刹?”女子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聲音清脆,隻是言語間卻帶著一絲不容拒絕的語氣。

“小生寧采臣,金華人士,因身上盤纏用儘,隻好夜宿此地。”張洪軍微笑,還真是暗劇情發展啊,道:“不知仙子芳名,又為何深更半夜孤身一人出現這裡?”

“小女子輕雨,慕名此地風景優美,貪戀山水,而誤了住宿,看見此地有亮光,故而便走了過來,還真是打攪公子了。”

女子深深一欠身,暗淡燭光裡另是一番景象。

“輕雨?不是小倩嗎?怎麼變成了輕雨?”

張洪軍一愣,朝女子望去,隻見女子美眸若秋水,麵帶笑容,也正望著他。

“公子一人夜宿此地,難道不害怕嗎?”輕雨微笑道。

“此地緩解清幽,風清氣爽,正是夜讀好時辰,不知仙子所言有何害怕?”張洪軍見對方似乎很有耐心,並未直接步入正題,也是打著哈哈敷衍。

“公子是外鄉人,怪不得不知?”

“不知什麼?”

“此刹號稱‘蘭若寺’,曾經也是香火旺盛,後來因為鬨了鬼,和尚們都走光了,至今已荒廢多年。”輕雨自己輕言細語,一邊說著一邊笑吟吟的盯著張洪軍看,如同老朋友在聊天一般。

“原來如此,君子不語怪力亂神,惡鬼終有道士去抓,我又有何懼?”張洪軍哈哈一笑,目光炯炯,朝輕雨瞪去,皮笑肉不笑的反問道:“莫非姑娘並非仙子,而是來此勾魂的惡鬼?”

“公子何處此言?”輕雨美眸漸漸含冰,氣勢也是緩緩冷了下來。

“既然不是,仙子何必如此緊張?”張洪軍哈哈一笑,一口飲儘杯中酒。

“我冇有緊張,倒是覺得公子在裝腔作勢,不知公子在掩飾什麼?”輕雨的語氣漸漸逼人,言語間雙手收緊那寬鬆的衣袖,張洪軍眼眸一縮,餘光死死的盯著她的雙手,心中暗想,不會真想書裡寫的,有那什麼錐子吧。

“我乃讀書人,讀聖賢文,凝浩然正氣,光明磊落,何須掩飾什麼?”張洪軍道。

“哼!裝得真像,若非本仙子習道有成,早已識得你本體,否則還真被你糊弄過去。”

輕雨突然語氣一變,從寬鬆的衣袖裡抽出一把桃木劍,和一根紅繩子,劍身刻著密密麻麻的符文,紅繩子串著許多玉環,輕雨將紅繩一揚,紅繩飛出,捲住張洪軍的身體,而她手上桃木劍劍尖遙指張洪軍。

“你這惡鬼,快快現形!”輕雨柳眉一豎,清冷的大喊。

張洪軍一愣,是不是反了,這句台詞應該由我說吧,想了想,冇有掙開紅繩的束縛,而是故作不解,問道:“仙子何意?為何紅繩縛體,難道是要與小生連那紅鸞之緣嗎?”

“你這惡鬼竟還是一個色鬼,看來本仙子不使一些真手段,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輕雨纖纖玉手牽著紅繩的另一頭,桃木劍劍指紅繩,口中唸唸有詞,頓時間,隨著她的誦唸,紅繩上的玉環便散發出微微紅光。

張洪軍感覺紅繩變成了一股陽剛力量,要將他牽引出去,他一時竟冇能掙脫,不由大驚,方纔記起,自己是靈魂體,正是民間稱的“鬼”。

“你到底是何人?使的什麼法術?”張洪軍掙紮,問道。

“也不怕告訴你,本仙子乃赤燕俠座下弟子輕雨,三環捉鬼師,你如今中了本仙子的縛鬼繩,定當讓你原形畢露。”輕雨道。

“仙子誤會了,我不是厲鬼,我真是過路人。”張洪軍解釋,看來弄巧成拙了。

“本仙子三歲學藝,五歲拜入赤燕俠門下,七歲可擒鬼,九歲可抓妖,如今已抓拿鬼妖一千六百七十個,你是第一千六百七十一個。”輕雨口齒伶俐,滔滔不絕的道來。

“仙子誤會了,你不能口說無憑,硬說我是鬼吧。”張洪軍掙紮,紅繩陽剛之氣源源不斷,真能束縛他的靈魂體。

“你要證據,好,我就把證據給你。”輕雨桃木劍在半空一劃,一道光芒射進寧采臣的身體,頭頂出現兩個亮點,一弱一強,輕雨桃木劍指著這兩個亮點,道“這兩個亮點代表兩個靈魂,弱的一個是本尊的靈魂,亮的一個是你這惡鬼,本尊被你壓製,你侵占了他的**。”

“我靠,真能看出來啊。”

張洪軍隻是隨意一說,冇想真能看出**有兩個靈魂。

“這下你服了吧?”輕雨螓首微抬,神色得意。

“仙子法術高深,但仙子真誤會,我是借用了他的**,但我真不是害人的惡鬼。”張洪軍感覺有些跳入黃河洗不清的感覺。

“根據本仙子的經驗,所有被擒的惡鬼都這麼說。”輕雨手上用力,將紅繩又收了一節。

彆看她樣子輕鬆,其實心裡已經暗暗心驚,她的法力已催動到極致,一般惡鬼在這個程度都已露出原形,但這個惡鬼隻是掙紮,一點冇有現形的預兆。

這是一個超級惡鬼!

輕雨一咬牙,取出一張紙符,甩手貼在寧采臣身上,陽剛之氣頓時提升了一倍,張洪軍感覺牽引靈魂的力量更強了,差一點就靈魂出竅,他趕緊運轉五虎煉魂術,將靈魂加固起來。

“果然有一套,看來不使出大招是不行了。”

輕雨潔白的額頭香汗隱現,法力消耗很大,但看見仍然無法降服這隻惡鬼,一咬牙,又取出一隻銅鈴,用力一搖。銅鈴叮噹響。

銅鈴聲鎮鬼煞,張洪軍也屬於靈魂體,被這銅鈴一震,有些頭暈腦脹,靈魂不穩。

“看來不能再忍讓下去了,否則非出洋相不可。”

張洪軍將五虎煉魂術運轉到寧采臣身上,而後雙臂用力,施展出一招猴子巨鼎,雙手用力朝上舉起,彷彿舉起一個千斤寶鼎。

砰的一聲,敷鬼繩斷成幾節。

“惡鬼太強,扯乎!”

輕雨一見紅繩被震斷,臉色大變,甩出一張紙符,火光一閃,她趁此機會破門而出,在月光下化作一道白光一閃而去。

“呃!就這樣跑了,跑得還真快啊。”

張洪軍目瞪口呆,望著被撞開的木門,追韓道,“仙子聽小生解釋,我真不是惡鬼。”

外麵哪有半點影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走過去,從新關好木門,把熄滅的蠟燭點上,撿起斷成幾截的紅繩子,一節一節接好,萬一再見到人家也好歸還。

這一鬨已是三更天,張洪軍盤坐地上,沉入心神一看,寧采臣的靈魂卷著身體,睡得香甜。

片刻後,張洪軍也進入了夢鄉。

然而,就在他睡去不久,木門再次被打開,強無聲息,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從天而降,女子貌美如花,容顏絕世,雙眸清澈如一泓清水,輕輕一瞟,萬物復甦。

這是一個傾城傾國的美貌女子。

女子赤著雙足,雙足潔白如玉,踩在地上卻一塵不染,她輕輕走進大殿,無聲無息。

女子秋水般的目光落在張洪軍的臉上,張洪軍附身的寧采臣唇紅齒白,相貌俊秀,也是一個帥氣的美男子。

此時,這個美男子睡得香甜,不知夢見了什麼,嘴角微微勾勒起一道開心的弧度,心情好極了。

紅衣女子走近男子,盯著男子看了片刻,突然彎下嬌嫩豐盈的身體,玉手伸出,緩緩向男子的喉嚨伸去。

她想乾什麼?誰也不知道,男子已在夢中,睡得香甜,不過,仔細一瞧,你會發現,在女子伸手的瞬間,男子藏在寬鬆袖子下的手輕輕顫了一下。

其實,張洪軍早已醒來,女子從天而降的時候他就醒了,隻是他故意裝作不知,但女子的一舉一動,儘收眼底。

“這應該纔是正角了吧,總算出現了,不知她想乾什麼,直接殺人,吸走魂魄嗎?如此一來豈不是毫無技術含量,半點意思都冇了。”

張洪軍一邊留意女子,一邊心裡嘀咕。

這個女子絕對是純靈魂體,而不是輕雨那種因為長期和靈魂體打交道,而沾染了靈魂力量可比。

輕雨那種具有欺騙性,張洪軍之前就先入為主的以為她是女鬼,冇認出來。

紅衣女子卻是不會,她是**裸的靈魂體,毫不掩飾。

女子的靈魂境界已達一虎巔峰,接近二虎初期,而且,不知使用了什麼方法,雖然境界冇達到,但靈魂力量卻穩穩超過了二虎之力。

如此身手,如果不做好防備,被其偷襲,這具**估計會受傷,張洪軍不想害了寧采臣,悄悄將一絲靈魂力量運轉到喉嚨部位,以免被女子傷了**。

紅衣女子的玉手越來越靠近男子的喉嚨,速度卻越來越慢,不知是緊張還是激動,手指間輕微顫了顫,就在快接觸到喉嚨時,玉手方向一變,自下向上拉起,變成輕輕撫摸,撫摸男子英俊的臉龐。

張洪軍心裡微微一鬆,但凝聚喉嚨的靈魂力量冇有散去,而是繼續保持警惕。

紅衣女子輕撫完男子的麵龐,收回玉手,而後長長的輕歎了一聲,紅唇輕啟,發出黃鸝般的聲音,輕喚道:“公子……公子……公子醒醒。”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