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回到小村,取了白馬,沿途而去,途中碰到不少商人,也傳來不少訊息,魏國真的淪陷了,被妖族侵占,皇族雖然未變,真正的掌控著卻是妖族,據說是鵬魔王手下大將。【愛↑去△小↓說△網w

qu

“又一個國度淪陷,輪迴傀儡,和燕國一樣。”

姬輕雨聞言,不由想起燕國,想起父皇母後,心中傷感。

“也許應該改變些什麼。”張洪軍被觸動,想起被壓在五指山下的孫悟空,一下子陷入恍惚中。

張洪軍決定回五指山一趟,他把白馬送給一個老實的小夥子,而後一個跟鬥雲來到五指山。

五指山依舊,洞口的螞蟻窩又大了許多,幾乎有兩丈寬了。

安娜個頭更多,比人頭還大,她掌管整個蟻窩,看見張洪軍回來,第一時間衝來。

“張洪軍,是你嗎,你回來了嗎,安娜想死你了。”

安娜爬到張洪軍的肩膀,絮絮叨叨說個不停,說如今的螞蟻已經有了多少萬隻,她的修為也有了長進,很像一個初接觸事情的小女孩。

張洪軍見她如此開心,也很高興的聽她說話,還拿出許多對修煉有益的靈丹妙藥。

“這小傢夥時候修為不弱。”姬輕雨走出來,看著小螞蟻,很感興趣。

“這是安娜。”張洪軍為兩人介紹,讓他們認識。

安娜對這個漂亮的姐姐很敢興趣,揚言等她化形後一定要和這個姐姐一樣漂亮。

“我也很期待安娜化形。”姬輕雨輕笑,一路而來的煩惱漸漸消失。

“張洪軍,你來了嗎?”

小白蛇聞言,也是趕了過來,小白蛇還是這個樣子,似乎長不長,讓張洪軍意外的是,跟著小白蛇來的還有那隻母老虎。

“我們是不打不相識,如今是好朋友了。”小白蛇解釋。

“你好,人族小子。”母老虎開口,卻一點都不客氣。

“你好,母老虎。”張洪軍迴應。

“叫我花杜鵑,不是母老虎。【愛↑去△小↓說△網w

qu

】”母老虎更正他的稱呼。

“杜鵑?”張洪軍差點噴出來,好在自控不錯,道:“這個名字不是那什麼鳥或者什麼花嗎?”

“是花杜鵑,不是杜鵑花。”母老虎怒瞪張洪軍,怪他把自己的名字唸錯。

“花杜鵑,這個名字很好聽啊。”姬輕雨笑道。

“還是你有見識。”母老虎道。

張洪軍無奈的苦笑,拿出一些丹藥送給他們,等把小白和母老虎送走後,他進入洞中。

“一隻老猴子?”姬輕雨瞪大了眼睛,她本來進不來,被張洪軍帶了進來。

“這猴子可是很有來頭哦。”張洪軍笑道。

姬輕雨左看右看,問:“什麼來頭?”

張洪軍輕歎:“聽說過孫悟空嗎?”

“孫悟空,誰啊?”姬輕雨雙眼迷濛,而後突然一愣,眼睛睜大,驚詫道:“千年前大鬨天空的齊天大聖孫悟空,據古典記載,他就被壓五指山下。”

“不錯,就是他!”張洪軍點點頭,說著,一道靈魂離體,進入孫悟空的體內,孫悟空本來趴著的身體立活動了起來。

“張洪軍……你進入孫悟空體內乾什麼?”姬輕雨大驚,再次驚呼道:“張洪軍,你能控製孫悟空的肉身,你難道就是孫悟空?”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孫悟空,我醒來時就在孫悟空的體內。”張洪軍也很納悶。

“孫悟空是一個大聖,修為已達仙人以上境界,以他的修為即便是暈倒了也無人能隨意入駐他的肉身,你能進入大聖體內,不是孫悟空會是誰?”姬輕雨很震驚,也很肯定。

張洪軍沉默,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何能進入大聖體內,但他可以肯定,自己不是孫悟空,而是來自另一個地球的張洪軍。

突然,張洪軍一愣,孫悟空體內有異常,仔細一檢視,是上次自己在體內構築的那道思想,思想也算是一種意識,這道意識在和孫悟空的**與靈魂融合。

“難道會成功?”張洪軍眼睛,心生猜想,他當初的構築是希望孫悟空能尋回自己的意識,此時看來還真有些可能。

他隻是靜觀其變,卻不去打攪它,讓它自行融合。

“張洪軍你真讓我意外,認識你的時候我還以為你隻是一個孤魂野鬼,後來隨著你境界的提升,漸漸的才改變了初衷,但再怎麼想也冇想到你會是孫悟空?”

姬輕雨真是被震撼住了,她竟然見到了一千年前的孫悟空,這個隻在古籍中記載的人物,而且,更讓她意外的是自己身邊的人,竟是和孫悟空有如此深淵,或者可能就是孫悟空的靈魂,這太不可思議了,姬輕雨傻傻的愣在原地。

“張洪軍,你怎麼會是這個老猴子呢?”

突然,有個聲音傳來,張洪軍回頭一看是安娜,不知何時,安娜也進了洞內。

“你怎麼進來的?”張洪軍有些奇怪,答非所問。

“那有個洞。”安娜朝角落一指,張洪軍使用神識一探,發現是上次就出現的陣法裂縫,他曾經跟著一群螞蟻進出,此時,這道裂縫已經很大,比頭顱還大,以安娜的身軀都能隨意進出了。

張洪軍有些傻眼了,這螞蟻還能挖破防護陣法?要知道這可是如來佛祖佈局的佛陣,大帝一級的存在。

“你們能挖開這防護陣?”張洪軍有些激動,若是如此,那還要什麼唐僧,直接就能把孫悟空從這個洞中搬運出去。

“我也不知道,本來隻是一道裂縫,後來挖著挖著就挖開了,防護陣的那些能量有些被我吸收,有些自己流失了。”安娜認真而安靜的回答。

“可是這是佛祖佈置的陣法,怎麼可能會有裂縫而不會修補呢?”張洪軍愣愣的問。

“我怎麼知道?”安娜鼓著小嘴,但是看起來卻如同在張牙舞爪。

“我不是問你,而是感覺有些奇怪。”張洪軍解釋,而後再問:“你能不能把洞再擴寬些,最好能把孫悟空搬運出去。”

“這個雖然有些難度,但是應該可以,不過,需要不少時間。”安娜想了想,在心中估算後纔回答,樣子很認真。

“不急,隻要你能挖就行。”

張洪軍微笑,就這些日子而已,一條裂縫就挖成這麼大了,再擴寬些估計也就幾個月,最多不就一年?

“這隻老猴子是你嗎?”安娜打量著孫悟空,片刻後接著道:“這猴子真難看啊。”

張洪軍尷尬的咳了一聲:“我也無法肯定我是不是這隻猴子,但是,我可以負責人的告訴你,這隻猴子和我有很深的乾係。”

“很深,有多深?”安娜歪著腦袋問。

張洪軍想了想:“多深我不清楚,但打個比喻,如果這個時候猴子死掉,我估計也活不長。”

“喔,這好像是很深哦。”安娜沉思,認真思考,而後抬起頭,認真的說道:“我不希望你死掉。”

張洪軍一愣,有些感動,輕歎一聲,伸手揉了揉安娜的螞蟻小腦袋,柔聲:“謝謝安娜,你放心,我不會輕易死掉的,我還要看著小安娜化形,變成一個小美人呢。”

“嗯,安娜一定會化形,變成和那個姐姐一樣漂亮的小美人。”安娜認真的點了點頭,眨巴著又圓又亮的大眼睛。

往後幾日,張洪軍用光明訣不斷構築孫悟空體內的意識,用能量梳理孫悟空的靈魂和**,然後除了修煉就是帶姬輕雨遊覽五指山一帶的風景,甚至一起研究山頂那道佛貼。

有幾次,張洪軍也用四色光明能量轟擊佛貼,企圖將佛貼破開,可惜還是無法成功,佛祖的佛貼果然非常強大,非一般人所能破解。

近些天,姬輕雨和小白蛇還有那隻叫花杜鵑的母老虎遊玩去了,早出晚歸,大有非常忙的樣子。

其實是姬輕雨學了小白蛇的吞魂**,跟著它去吞噬一些野外小妖獸的靈魂,這段時間,她的靈魂力量提升得很快,大有突破一層境界進入二層的跡象,這種修煉資質讓張洪軍也深感不如。

這一日,張洪軍正在修煉,突然小蝙蝠柯樂樂來了,他告訴張洪軍,在外麵負責巡邏的小蝙蝠們發現有一個和尚正向這邊而來。

“和尚?”張洪軍一愣,身形一閃隱如草叢後,片刻後,一個和尚的身影出現,張洪軍一看,這個和尚他認識,正是被自己忽悠的金蟬子。

張洪軍樂了,難道金蟬子真的來五指山渡化孫悟空了嗎,他心中一動,一絲靈魂立體,快速進入山洞中,附在孫悟空體內,而後依舊趴著。

片刻後金蟬子來了,他四處張望,還拿出一張不知在哪得來的地圖,上下左右對照,自言自語:“按地圖所指,應該就在此地,為何還不見那山洞呢?”

張洪軍一聽更樂了,從地上拾起一塊小石頭,扔出洞外,砸在草叢中,噗哧的一聲,把那金蟬子吸引過來。

“哎呀,果真在此,被和尚我找到了啊。”金蟬子眼笑眉飛,正了正身上的僧衣,邁著穩重的步法,來到洞口。

輕咳了幾聲,朝洞內喊道:“不知孫悟空可在家?”

冇有回聲,金蟬子連續喊幾聲,螞蟻窩上的安娜露出腦袋,正準備開口,卻被張洪軍暗中提醒彆出聲。

“孫悟空可在此地?”金蟬子又連續喊了幾聲,張洪軍方纔故作被驚醒的樣子,很不樂意的回聲道:“誰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正坐著美夢呢?”

聽聞有回答,金蟬子更開心,笑哈哈的問道:“閣下可是孫悟空?”

“我是,你誰啊?有事快說,有屁快放?”張洪軍裝作不耐煩的回答。

“小僧金蟬子,見過孫悟空。”金蟬子唱了一聲阿彌陀佛,然後雙手合十。

“金蟬子是誰啊,冇聽說過。”張洪軍心中暗樂,卻故意板著臉,心裡其實已樂開了花,這個和尚傻啊,你是來渡人家的,卻如此恭恭敬敬,又不是來求人家辦事,這還怎麼渡?

“小僧金蟬子,乃佛祖座下弟子,今日來此,是希望閣下能聽小僧一言。”金蟬子漸入狀態,隻是那語氣還真的不敢恭維。

“什麼話,難道佛祖讓你來傳話?”張洪軍冷聲道。

“阿彌陀佛,佛祖冇有給你傳話,但小僧卻有話對閣下講。”金蟬子漸漸的有了高僧的狀態。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