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豹王向上躍起,揚手打出刺眼的光芒,再次發動進攻。

易午身形連續踏動,在虛空中急速行走,避開光芒,抽身反擊。

轟隆隆!

兩人硬碰硬,爆發出的能量把虛空都震碎了,天地顫抖,隻有那杆戰矛屹立不動,果真是上古神器。

砰!

兩人硬撼,向後暴飛,張口吐血,都受傷了。

豹王顯化出本尊,一隻巨大的豹子,如一座小山,踏步虛空,非常勇猛。

吼!他怒吼一聲,撲身而來。

嗆!

一聲清脆聲響起,易午抽出一杆金色長槍,金光燦燦,散發出一絲和戰矛一樣的氣息。

老者手中長槍狂舞,攜帶起一股滔滔凶氣,戰意瞬間提升。

呲的一聲,直接破開豹王防護,刺穿他那巨大的爪子,槍口很大,豹王的爪子幾乎被刺斷。

吼!

豹王痛苦嘶吼,不甘的退走,站在遠處,不敢再進攻。

老者似乎領悟到了戰矛的戰術,實力很強,兩者雖然同為九層境界,但是他的力量卻明星比豹王強大。

老者並未追擊,就在這一刻,又有一名強者出現,是一條蟒妖,雖已化成人形,但是身上那股陰森氣息非常濃厚,站在十丈之外也是令人心神膽顫。

這也是一尊九層境界的強者,此時出現,來意不需多言,他吐出一道黑色濃霧,朝戰矛捲去。

老者暴喝一聲,長槍直接刺出,將黑霧擊散,蟒妖席捲而來,和老者戰在一起。

此時,又有幾道黑影降落,都是氣息強大的九層境界強者,他們也在爭奪這戰矛。

老者分身無術,隻能眼睜睜看著那幾人向戰矛靠近,好在這幾人並非一夥,也在互相向對方出手。

場麵瞬間陷入混亂中,戰鬥爆發的能量四處蔓延,附近的建築早被摧毀了,整個皇宮夷為平地。

血液四處飛濺,戰鬥非常慘烈。【愛↑去△小↓說△網w

qu

皇帝等人早在寶物現形時就離開了皇宮,避開這是非之地。

張洪軍等人退到十裡之外,站在遠處觀望,共鳴早已中斷,許多人帶著深深的遺憾,這種機會非常難得,如此被中斷,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為何有如此多的強者來爭奪這戰矛,難道隻是為了其中的戰術嗎?”

張洪軍遙望這驚天動地的戰鬥,喃喃自語。

“也許是這戰矛另有他用,隻是咱們不知而已。”姬輕雨在體內回答,想了想,接著說道:“就象那蓬萊石碑,估計也會另有他用。”

張洪軍緩緩點頭,沉默。

“也許是另有目的。”卻在此時,身旁的夢煙接過話,她的看法竟然和姬輕雨不謀而合。

“會有什麼目的?”張洪軍隨口問。

“具體的不清楚,我隻聽到一些鳳毛麟角的訊息,據說是和一處上古遺址有乾係。”夢煙沉吟片刻,望瞭望四周,小聲的迴應。

“上古遺址,是什麼?”張洪軍皺眉,望向夢煙姑娘,後者輕歎一聲:“這個我也不清楚,我的情報網已斷了。”

張洪軍知道,她所說的情報網是指和三皇子一起建立的那個網。

張洪軍搖頭:“你那個情報網估計也探不到這種訊息。”

夢煙深以為然,似乎是在自我嘲笑:“不錯,打聽一些官員密事之類的還行,若想打聽這種修行界的事情確實還差了許多。”

轟隆隆!

幾人閒聊間,戰場仍在距離戰鬥,塵土飛揚,塵煙瀰漫,到處是劇烈碰撞,光芒爆射。

豹王又參戰了,他向易午撲去,想報仇,結果另一隻巨爪也被刺穿,血液飛濺,慘叫連連。

蟒妖此時和一隻雕妖大戰,它幻化出本體,身軀龐大,足足有幾十丈長,尾巴一甩,如同一條巨大的鋼鞭朝大雕拍去,大雕也不弱,兩隻翅膀伸展就有十丈長,烏黑的羽毛閃爍著寒光,像冷鐵鑄成。

大雕一拍翅膀,一道風刃飛出,斬殺向蟒妖,在黝黑森冷的鱗片上劃開一道傷口。

蟒妖大怒,身軀一震,數到堅硬的鱗片飛出,直射鵰妖而去,雕妖煽動翅膀,騰空而起,卻仍然被一道鱗片擦身而過,斬斷許多羽毛。

吼!

一隻虎妖騰空而起,衝撲向一隻狼妖,狼妖躲避,兩者速度都快若閃電,一進一退,隻留下一道道殘影。

嗖!

狼妖被一個黑虎掏心,抓下一個血口,鮮血汩汩直流。

嗷唔!

狼妖嚎叫,張口吐出一道銀光,化作一道彎月一般的刀芒,直接斬傷虎妖的一隻前爪,劈開肉掉,鮮血飛濺。

另一邊,是一隻貓妖和一隻狐妖,狐妖一身雪白的皮毛,散發聖潔光芒,眼眸變幻不定,時而靚麗清純,時而深邃如星空,能將人迷惑。

貓妖則是靈魂多變,跳動得非常快,琥珀一樣明亮的眼眸時不時也散發出妖異的光芒,和狐妖一般,也是變幻莫測。

喵!

貓妖聲出,速度一閃,已出現在狐妖身後,那雙明亮反而鋒利的貓爪,快若閃電抓下去。

啾!狐妖跳動,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貓妖眼眸中,下一刻,已繞到它的身後,張口吐出一道灰濛濛的白霧,要將貓妖籠罩,卻被貓妖躲避開來。

兩者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行動和施展的戰術都很類似,取的是巧巧戰術。

“夢煙,這白狐是什麼來頭?”張洪軍朝夢煙姑娘望去。

“白狐王,狐妖一族的強者。”夢煙輕吟,對白狐王語氣非常尊重。

張洪軍微微點頭,白狐王在狐妖一族的心目中,應該就是各國的皇帝一般了。

砰!

易午又和蟒妖戰在一起,長槍刺下許多鱗片,豹王被雕妖的利爪抓中,多出幾個血口來。

最後,幾乎所有人都傷痕累累,血液染紅了全身,傷勢很重。

“易午,我說過,你護不住這神器的。”豹王氣喘籲籲,嘲笑道。

“哼,眾人中,唯獨你傷勢最重,可見實力最弱,若是再戰,定讓你死於槍下。”易午長槍一震,鼓盪出一道槍芒,直射豹王而去,後者趕緊狼狽避開。

“小豹說得不錯,此神器你護不住。”

虎妖開口道。

“哼,護不護得住,隻有再戰才知道!”易午怒喝。

“戰就戰,誰怕誰!”

眾人再次陷入混戰中。

唳!

一陣雷鳴般的啼鳴,滾滾而來,雲層都被震碎,天際邊,一隻大鵬飛掠而來,速度很快,瞬間已來到眾人上方。

一隻大鵬降落,化作一個男子,一頭烏黑長髮,在微風的扶動下不住飛揚,身上一件神色鎧甲,威風凜凜。

“是鵬魔王,天啊,不是說他已經快涅槃了嗎,怎麼又出世了。”

老修士們驚呼,這是八大聖之一的存在,是一尊真正的強者,不知活了多少年,在老一輩的老一輩的老一輩都冇見過,隻是在一些古籍中記載。

“鵬魔王?!”魏國神器守護者易午臉色一變,對方散發的氣息過於強大,連他這個九層境界的人都有些保持不住,可見此人已不止九層境界,估計已是飛昇境界了。

豹王、雕王、虎王、蟒王、貓王、白狐王等等妖族,頓時間都是臉色大變,鵬魔王出山,還有誰能敵。

雖然同為妖族,卻也分許多各族,並不是所有的妖都尊同一個王者。

“見過鵬魔王。”隻有雕王向鵬魔王見禮,都是飛行類妖,多少還是有些乾係的。

鵬魔王隻是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閣下已達飛昇境,不上天庭做仙人,何以還參不透這些紅塵凡物嗎?”

魏國神器守護者易午苦笑,問道。

鵬魔王收起身上氣息,朝戰矛望去,道:“你錯了,此乃上古神器,非凡物,隻是一直被忽略而已。”

說話間,大手一掌,直接朝神器抓來,易午和眾多妖王隻能苦笑,有此強大出現,他們還打什麼?

“鵬魔王賢弟且慢!”

卻在此時,一尊大神又來了,一身黑色鎧甲,容顏俊朗,是一個男子,手持一杆三刺叉。

“牛魔王?”

鵬魔王皺眉,卻緊緊握住手中長矛,問道:“先來先得,此矛如今歸我了。

“牛魔王?”張洪軍聞言也是一愣,這個就是傳說中的牛魔王嗎?和那個世界流行的很不一樣。而且,今天怎麼啦,孫悟空的結拜兄弟,一下子就出現了兩個。

“賢弟此言差異,我並非要奪此戰矛。”牛魔王微笑,雍容爾雅,氣勢非凡。

“如此甚好,不知牛兄有何見教?”鵬魔王見牛魔王並不是要搶戰矛,也是彬彬有禮起來。

牛魔王微笑,道:“為兄隻是想借戰矛一觀。”

噗哧!

張洪軍剛取出一個茶杯,剛把水喝進口中,聞言,立刻把他全部吐了出來,這句台詞似乎很經典啊,說此話者,無一不是狡詐的笑麵君子,表麵一套,背後一套。

張洪軍打量牛魔王,此人麵帶笑容,似乎還真是笑麵虎一類的人物啊。

“牛魔王,你的為人我還不清楚嗎,借出去的東西如同肉包子打狗,肯定是一去不複回了。”

鵬魔王冷笑,他們打交道已經不是一日兩日,彼此為人都很熟悉。

“賢弟誤會為兄了,為兄真的不是那種人。”牛魔王輕歎,為被鵬魔王誤會而難過。

“不管是不是都不借,牛兄請回吧。”鵬魔王斬釘截鐵。

“唉……為兄也想回去啊,但是若不借得戰矛回去,夫人不讓進洞啊。”牛魔王一臉苦笑。

“那是你的家事,鐵扇公主不讓進,你可以去你那小狐妖處,這不正合你意嗎?”鵬魔王輕笑,帶著一絲戲謔。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