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不信,此影像定是作假。【愛↑去△小↓說△網w

qu

】”

一個冥界年輕修士揮掌朝影像八卦拍去,要將此八卦摧毀,張洪軍神色一冷,揮拳將那年輕修士打飛十丈之外,瞬間咳血。

“圖像真假與否,明眼人一看便知,何須你來狂吠。”張洪軍冷喝道。

“大膽,敢傷我冥界修士!”另一個八層境界強者出現,揮掌朝張洪軍拍來。

雙掌散發耀眼烏光,靈魂力量非常強悍,揮掌而出,攜帶著嗚嗚的震鳴。

“此人是輪迴殿的另一名長老,已是八層境界巔峰,即將晉級到九層,很是強大。”有修士認識這名冥界強者。

張洪軍神色淡然,光明訣念想,雙掌綻放璀璨神光,和老者對上,爆開,能量席捲而去。

“這張洪軍也是八層境界,修為不低,難怪無懼這冥界強者。”

有修士分析,都為張洪軍隱藏的修為震驚,冇想到他年紀輕輕就已是八層境界。

“很好,怪不得如此囂張,但你傷我輪迴殿弟子,必死。”冥界強者冷笑,目光如刀子一般冰冷,身上氣勢緩緩增強,烏光籠罩整個身軀。

他的雙拳纏繞著一絲絲烏光,有雷電跳動,震動間連虛空都在顫抖。

“冥界的暗黑雷電神拳,據說由輪迴中演變而來。”有一個道修皺眉,顯然這神拳非常強大,令人心神畏懼。

轟隆!

暗黑雷電神拳轟出,一道黑雷劈下,攜帶著濃鬱的靈魂力量,閃爍著陣陣烏光,時空顫抖,大地崩潰。

張洪軍微微皺眉,眼睛盯著雷電,目光在瞬間變得無比的冰冷,他跨步而出,拳頭上湧動出光明能量,毫不遲疑的一拳迎去,震碎烏光雷電。

轟隆隆,隻是一拳便將雷電化解,非常簡單。

冥界強者後退,冇有立刻再出手,他冷漠的盯著張洪軍,冇想到張洪軍如此輕易的就化開了這暗黑雷電神拳烏光雷電,這可是冥界排名前十五的拳法,是冥界大能由那輪迴通道中的力量領悟得來,非常強悍。

“你很有些手段、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強。”冥界強者道。

“錯了,不是我強,是你太弱。”張洪軍淡然,雙手負在身後,無驚無喜。

聞言,躲在體鼎內的姬輕雨一陣白眼,輕聲喃喃:“這人還真是會裝腔作勢。”

噗嗤一聲,有年輕修士笑出聲來,這個回答也太裝逼了吧,人家可是八層修為,勢力已達強者行列,哪能說人家弱,明明是你自己太強悍的好吧。

那冥界強者嘴角一抽,目光中滿是濃濃的怒意,自己稍稍客氣,被人家得寸進尺了。

他重重一哼,雙手上的烏光雷電再次湧動,一層層翻湧,直接有兩層這麼多。

“天啊,這暗黑雷電神拳據說有三重,一重比一重厲害,這冥界強者竟然煉出了第二重,真是少見啊。”

有修士驚訝,這神拳實在太難練了,一般人練成也隻是練出第一重,鮮有人練到第二重,可見這個強者的天賦和花在神拳上的時間。

兩層烏光雷電重重翻滾,如驚濤拍岸,一浪高過一浪,層層逼來。

劈劈啪啪!

還冇轟打下來,那陣陣蔓延的雷電力量已經把四周的建築物震碎,轟隆倒塌。

“鎮壓!”

冥界前者沉聲一喝,雙重的雷電力量自天上按壓下來,朝張洪軍壓來,彷彿一座雷電巨山,要把他鎮壓在底下。

很多修士都瞪大了眼睛,呼吸為之變得粗重起來,這個氣息很沉重,令人幾乎窒息。

“破!”

張洪軍三色光明能量引動,解析構築出一隻巨大金字塔,頂尖鋒利無比,直指蒼穹,迎著那座雷電大山破去。

而他自身也是玄黃真氣護體,淡淡的玄黃真氣籠罩自身,散發淡淡金色光輝,如同一尊金甲戰神,屹立蒼穹。

轟隆隆!

電閃雷鳴,而後是哢嚓聲響起,雷電大山被破開了,從中碎裂,化作能量雨,消失空中。

一層二層,同時被破。

“怎麼可能,這都壓不死他?”

冥界年輕修士震撼,他們身在冥界中,更加瞭解這暗黑雷電神拳的強大,特彆已到了第二重,更是可以排山倒海,摧毀天地。

“這尖尖塔形乃是何物,何以如此強大,連暗黑雷電神拳都破了。”

有年輕的儒修修士向一個老修士問道,後者微微矜持,告訴他此乃金字形寶塔,一種另類的塔形。

“喔,金字塔……”年輕修士若有所思,長長的歎了一聲,似懂非懂。

不管真懂假懂,年輕修士目光炯炯的盯著那金字塔,這個另類的塔形讓他震撼,其力量在太恐怖了。

噗哧!

冥界強者張口吐出鮮血,暗黑雷電神拳雖然強大,特彆到了第二重,更是無比強悍,但是,到了第二重後,需要自身龐大的力量支撐,此時被破,他也是被那股力量反噬,傷勢不輕。

“我說過,不是我強大,是你太弱!”張洪軍麵無表情,朝皇宮上方的光芒望去,上古戰矛神光噴射,直沖天際,在上空凝出一杆浩瀚的長槍。

張洪軍凝視這杆長槍,猛然跨出,手上的三色光明能量運轉,四周的能量瞬間湧動,朝他彙集而來,迅速在他手上凝聚成一杆戰矛,神光閃閃,熠熠生輝。

“上古戰矛!”

“天啊,他竟然在凝形上古戰矛,而且還成功了,這是不是說他有資格領悟戰矛的戰術了?”

許多修士瞬間臉色大變,參悟神器,第一步就是凝其形,隻有先將其形狀用自身能量凝出,方能算有資格領悟更深的秘密,張洪軍此時凝出戰矛之形,意味著他已有資格參悟更深一層的秘密。

很多人在此地參悟多日,也冇參悟到這一步,失敗在凝形這一關上,但此人一下就將戰矛形狀凝形成功,可見其天賦過人,否則就是修煉了什麼特彆的功法。

畢竟有些功法有很強的輔助效果,可以幫修行者快速領悟其他法訣,張洪軍的黃帝訣就有這種功能。

事實上,張洪軍也是誤打誤撞,他修煉了黃帝訣,所以才能快速凝聚出上古戰矛的形狀,否則,在戰矛眼前凝聚其形,談何容易。

天地真正的寶物具有唯一性,獨一無二,不會產生第一件,否則,其強度會被分散。

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一國無二君,道理是相同的。

至於那些仿製的贗品,隻是一個外形相似,其內含的本源則完全不同,也根本不可能一樣。

“殺!”

張洪軍手中長矛熠熠生輝,刺向冥界強者,揮舞中天地顫抖,附近的大地都在震動,連皇宮上方的那杆戰矛也有那麼一刻微微的顫了一下,似乎認可了張洪軍手上凝出的戰矛。

不過,戰矛的這一顫動,冇人發現,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兩人這邊。

冥界強者神色陰冷,他從懷中取出一把天羅傘,朝其吐出一口鮮血,天羅傘啟用,騰空撐開,垂落萬道烏光,護著強者的身軀。

轟隆!

一聲震撼天地的碰撞,如同一個小太陽爆炸,四周的房屋徹底被震碎,在爆炸中化為塵煙。

皇宮簌簌顫抖,若非有強者刻製的防護陣法,一定也在這重擊中消失。

天羅傘撐住這戰矛的攻擊,烏光退去,顏色暗淡,嗖的一聲墜落地上。

冥界強者吐血,傷勢更重,氣喘籲籲。

許多人盯著準備天羅傘,想據為己有,能擋住如此恐怖的攻擊,可見其防護之強大。

更多的人盯著張洪軍手上的戰矛,然後又朝皇宮上方望去,和空中的上古戰矛進行比較,目光中閃爍著複雜的神光,不知在想些什麼。

“剛領悟出其形,實力就如此強悍,若悟透了上古戰矛的戰術,豈不是天下無敵。”

有幾個道修交流,其意思非常明星,這上古戰矛中的戰術絕世無雙。

聞言,許多修士的眼眸紛紛都朝皇宮上方望去,目光中露出熾熱的光芒來。

這個戰矛戰術的參悟,誌在必得。

冥界強者向天羅傘走去,想將其拾起,張洪軍身形一閃,出現在他跟前,一腳將其踢飛,隨手拾起天羅傘,抹去上麵的印記,用手掂了掂,還很沉重。

這是一件不錯的寶物,上麵有重重道紋,散發著渾厚的氣息,有能量在流動,冥界強者未能全力施展,否則張洪軍那一擊根本無法傷害到他。

張洪軍隨手將寶物收起,朝冥界強者走去,對方骨頭斷了好幾根,胸口塌陷,傷得不輕,估計好了境界也會掉落。

“住手,你已贏了。”冥界其他人衝過去,護住冥界強者。

張洪軍也冇想下死手,以他的境界,不需畏懼此人,此時不畏,將來也不畏。

冥界的人扶著強者離開,天羅傘被張洪軍收起,他們是不敢要回去的了。

“張兄神功蓋世,乃我輩修士之楷模啊。”

“張兄,有空到韓國來,讓小弟略進地主之誼。”

“我是秦國的,曾經和張兄有一麵之源,相信張兄應該還是記得的吧。”

有不少修士過來攀交情,能和這麼一尊強者搞好關係,還是非常必要的。

“哈哈……好說好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三界之內修士是一家,好說,好說!”

張洪軍拱手還禮,打著哈哈,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很快,人群漸漸散去,來此的主要目的是參悟上古戰矛,熱鬨看過後,還得繼續參悟去,特彆在看到張洪軍凝出的這杆長矛的威力後,許多年輕修士參悟的熱情急劇暴生,恨不得自己馬上也悟透,施展出這種強大的手段。

張洪軍尋了一個靠前的位置,這個位置之前是冥界修士,此時他們走了,這個位置就成了張洪軍,他一個人占了十幾丈寬,硬是冇人敢有意見,人家是真情真刀從冥界手掌奪來。

不過,也有意外。

“張先生好身手,也好雅緻。”

一個清脆撫媚的聲音傳來,而後,一個女子在他身旁不遠款款。

張洪軍回頭一看,竟然是那夢煙姑娘,一個化形的狐狸精,妖修者,齊國翠香樓的頭牌,曾經為三皇子收羅資訊,三皇子失勢後她也銷聲匿跡,冇想到在魏國又見到了她。

“原來是夢煙姑娘,三皇子失勢後你就失蹤了,還以為你返回了妖界。”張洪軍淡然一笑。

“張先生見笑了,奴家和三皇子什麼關係都冇有,他隻是奴家的一個貴客。”夢煙姑娘聲音滴滴,漂亮的臉蛋隻是稍稍的賣嬌,自有一股撫媚氣息散發出來。

“狐狸精!”體鼎內的姬輕雨輕哼一聲,很不開心。

“你真說對了,她就是一隻狐狸精。”張洪軍在心中和姬輕雨說話。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