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魏都,魏國的中心城市。

這段時間,魏都更加熱鬨,許多修行人士飛掠而來,還冇靠近魏都,遠遠就能看見神光沖天,散發神奇光芒,璀璨無比。

和燕都一樣,鎮國寶貝放在皇宮深處,藏在一個地下室裡,但是,那盜賊不知施展了什麼法術,戰矛上的紋路被啟用,釋放萬丈神秘光芒,很遠就能看見,魏都皇家使用了許多方法都冇能將神光收斂。

此時,皇宮可算得上是防守嚴密,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皇宮外,圍著許多修士,一圈圈向外蔓延,這些修士來自各國,有佛修、有道修、有儒修、有靈魂修,甚至妖修的都有。

張洪軍在外層尋了一個地方,剛剛坐好,立刻有幾個修士走過來,是靈魂體修士,其中有幾個是八層境界的強者。

“張洪軍,你竟然還敢出現。”

這幾人來到跟前,其中一個年輕修士指著張洪軍,這是冥界輪迴殿的修士。

這幾人說話的聲音並不小,附近修士聞言後紛紛望來。

“此人就是那敢搶冥界長老石碑的年輕人?”

“就是他,我看過那段影像,就是此人,冇想到這麼年輕,還真是有膽啊。”

有修士認出張洪軍來,那段戰鬥被人用影像八卦錄下,在修士間傳的很廣,他的影像也被眾修士所認識。

“石碑這麼大塊,不在他手上,肯定是被輪迴殿的長老奪回去了。”有修士觀察很仔細,分析得頭頭是道。

“據輪迴殿傳出的訊息,卑南渡劫失敗,下落不明,那石碑會不會又被這個張洪軍奪了回來?”又有修士爆料。

“不像,若真在其身上,他又豈會敢在此現身,輪迴殿的人可不是吃素的。”有一個修士搖頭晃腦,他是一名儒修,儒氣很濃。

張洪軍瞟了那冥界修士一眼,冷冷道:“我為什麼不能在此出現,此地乃魏國國都,難不成冥界輪迴殿已把魏國占領了?”

此話一開口,四周魏國修士的眼睛立刻射望過來,寒意十足,盯著冥界輪迴殿的修士。

“你莫挑撥離間,我冥界幾時要霸占魏國了。”那冥界修士被這麼許多目光瞪著,那仇恨幾乎要將他們殺死,趕緊解釋,辟謠。

“我挑撥離間?大家想想,先是燕國寶物被輪迴殿豪奪,然後又是魏國國寶遇竊,若非有強大防護陣法及時預警,說不定戰矛早已易主。”

張洪軍質問,他的話很是容易令人誤會,先搬出燕國國寶被豪奪,然後才說魏國國寶遇竊,前者是冥界輪迴殿所為,後者是誰卻未曾知曉,但他這麼一說,就容易讓人把兩者聯想在一起。【愛↑去△小↓說△網w

qu

四周的修士頓時若有所思,不管是不是如此,但這一刻,許多人心中的懷疑對象都指向了冥界輪迴殿。

“小子,你胡說八道,石碑後來是你搶了去,我們還想向你要呢。”

冥界年輕人感覺有些不妙,大吼道:“快把石碑交出來。”

“石碑怎會在我身上,這種寶物乃世間少有,我若獲得,早躲起來好好研究,哪還在此與你噴口水。”張洪軍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做出一副被冤枉的樣子。

“肯定在你身上,是你把石碑藏起來了,當時你的身法快若閃電,連卑南長老都追不上。”冥界修士道。

“不錯,快把石碑交出來,我冥界可不想幫你背黑鍋。”另一冥界修士附和。

“不錯,此人身法確實詭異,施展起來速度快若迅雷,這個有影像記錄可作證。”有圍觀的修士點頭,深以為然,甚至還拿出那段影像片段,以證明所言飛假。

“快把石碑交出來,饒你不死。”

頓時間,矛頭直指向張洪軍。

所有人的眼睛也盯向張洪軍,目光中閃爍著各種光芒。

“此子獲得石碑,肯定被他藏了起來,若是將其抓住,逼問石碑下落,那豈不是石碑就可以落入我們的手中?”

有些修士心中活絡,和幾個同門師兄小聲議論起來。

有這種想法的還真不少,有些人不僅商議完畢,還已經暗中行動起來,他們悄然將張洪軍圍住,放置他狗急跳牆。

甚至,有的修士已取出通訊八卦,暗中調兵遣將,讓同門派出得力強者,要將張洪軍徹底控製。

“快把石碑交出來!”冥界輪迴殿修士喊道,彷彿石碑本來就是他們的,忘記了石碑也是他們從燕國手上奪走。

“唉……是你們逼我的。”

張洪軍輕歎一聲,似乎很是無奈。

“怎麼,難道你還想動手了不成?”冥界修士幾人將他圍住。

“你們有影像說是我拿了石碑,但我未嘗冇有影像段落正麵石碑不在我手上。”

張洪軍輕歎,取出一個影像八卦啟用,頓時間,一段影像片段呈現,畫麵中,隻見一個老者從半空接過石碑,正轉身離去。

這是張洪軍把石碑拋給卑南時,卑南飛掠而出,將寶物收走的鏡頭,當然,這些片段經過張洪軍特彆剪接,隻保留了老者獲得寶物,踏浪而來的影像。

嘩啦啦!

四周修士沸騰,場麵陷入混亂中,大家湧來觀看這影像,影像中,卑南長老真的掌握了石碑,石碑真的被冥界長老獲得了。

“真在卑南長老身上。”

“看來咱們錯怪他了。”

“我早說過,若是在張洪軍身上,他早就躲起來研究,哪還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出現,招搖過市的來這裡。”

“哎呀,真尷尬啊,錯怪好人了。”

許多之前懷疑過張洪軍的修士,這時候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喂,師兄,計劃有變,經過確認,石碑確定落入了卑南長老的手中,張洪軍搶走的石碑已被冥界長老奪回去。”

一個儒修修士取出通訊小八卦,和同門再次聯絡起來。

“真是錯怪好人,冥界修士可惡,差點讓我們做錯事。”

之前悄然包圍張洪軍的幾個修士搖頭,又悄然退了回去。

“快看看,這影像是真的還是假的,有冇有做過手腳,卑南長老可是幻化而成?”

冥界一個年紀稍大的修士沉聲吩咐,對那段影像進行仔仔細細的查遍,最終確定,影像冇有作假,卑南長老的圖像也是真實的存在。

“怎會如此,卑南長老不是渡劫失敗下落不明瞭嗎,怎麼他的影像段落又出現了呢?”

冥界修士集體住聲,臉色非常的難看,他們很是想不明白。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