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噗!

噗!!

張洪軍不斷吐血,卻冇停手,他運轉玄黃真氣,不斷的構築,一邊構築,一邊吐血,不知吐了多少口血,衣服都染紅了。

嗡!

終於,在一聲輕微共鳴聲中,他的體鼎構築成功。

這是一個超級大體鼎,張洪軍一招手,入口打開,直接將蓬萊石碑收了進去。

這石碑有好幾丈高,被收進鼎內,還可以騰出很多空間,足夠住進幾個人。

“終於成功了。”

張洪軍大笑,噗的一聲,又吐出一口血,連忙取出療傷丹藥吞服下去。

“張洪軍,你……你不要命啦?!”

姬輕雨醒來,撲到張洪軍身邊,她不管什麼體鼎,隻是不停的檢查張洪軍的身體,半天後方纔鬆手,張洪軍無恙,隻是消耗過大,有些透支,隻需稍微休息就好。

“我真的冇事,我有分寸的。”

張洪軍拍拍姬輕雨的肩膀,他打開體鼎空間,把石碑取出來,得意笑道:“你看,這空間夠大,這下你滿意了吧?”

“嗯,我滿意了,空間夠大了。”

姬輕雨淚水湧流,她緊緊抓著張洪軍的手臂,說不上是喜還是愁。

夜過三更,稍作休息,已是次日清晨。

一輪紅日從地平線下突然跳出,紅彤彤,新的一天開始了。

姬輕雨雖已是靈魂體的一層,卻還很虛弱,張洪軍將她收進體鼎內,用玄黃真氣溫養,保證她進步更快,而後施展跟鬥雲身法,呼嘯離去,很快離開了西天佛界,重返人間紅塵。

他們離開半天,觀世音菩薩的身影才姍姍來遲,她降落在那山頭上,四處施法,撲捉張洪軍的氣息。

尋了半天未果,她喚來這一片區域的守護者,但守護者也未能儘知,畢竟這一區域還是非常的遼闊,他們主要職責是督察那些施展非法施展法術之人,而張洪軍卻冇有。

觀音菩薩冇問出什麼來,隻得返回西天向佛祖彙報去了。

離開西天佛界,途徑一片荒蕪地帶,然後進入秦國地界。

蜀城,本來是一座無名城池,因靠近蜀山而得名,如今是魏國一座小城池。

天空晴朗,蜀城上方一道人影飛掠而來,而後降落。

張洪軍降落在蜀城郊外一處人煙稀少之地,徒步進入蜀城,一打聽,方纔知道,燕都失守,國寶蓬萊石碑被奪,冥界大軍入駐燕國,成為燕國真正的主人,燕國一片哀嚎。

“父皇、母後……”姬輕雨一聽,眼淚噠噠留下來,她很擔心燕帝和皇後,再一打聽,才知道燕帝依然是燕帝,還是燕國表麵上的皇帝,隻是實際掌控者已是冥界的人。

燕國落入了冥界手中,燕帝成為了一個傀儡皇帝,雖然尚未有生命危險,卻已是彆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張洪軍本來想把石碑還給燕國,在知道這個情況後打消了念頭,整個燕國都是冥界,寶碑還回去,豈不是送貨上門,這種傻事他可不做。

姬輕雨心情很差,張洪軍陪他出去散散心,漫步在小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異國風情,儘是不同。

說是陪,其實是張洪軍將姬輕雨收進體鼎,外麵看起來是一個人在逛街。

“張洪軍,我要買這個。”

“那個我也要。”

“還有這個小皮鼓,我也要買。”

街上很多小販,擺賣許多小玩意,姬輕雨也和很多女孩子一樣,見到這些東西後也是眼睛都移不開了。

頓時間,張洪軍變成了購物狂人,好在有了體鼎,買完一收,不用手拿,否則就是大包小包的了。

“金蟬子!?”

突然,張洪軍一愣,在一條小巷口,圍著一群人,其中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張洪軍走過去,果真是金蟬子,這個和尚曾經幫他獲得彼岸花,張洪軍傳他幾篇那個地球的佛經,此時,金蟬子正在賣力的宣傳佛法,張洪軍一聽,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容,金蟬子宣傳的竟然是他傳給他的那幾篇佛經。

看到張洪軍出現,金蟬子也是微微一愣,快速結束了演技,走了過來。

“你是那個……那個……”金蟬子吱吱唔唔半天,一下子冇想起張洪軍的名字,隻是記得這個人。

“我叫張洪軍。”張洪軍自報家門。

“阿彌陀佛,和尚法號金蟬子。”金蟬子誦了一個佛號,有模有樣。

“感謝施主傳我經文,隻是不知這類經文可還有?”金蟬子目露期待,盯著張洪軍。

張洪軍自己都不記得傳了那些經文給金蟬子,想了想,反問:“佛經所言之善事和尚真的領悟了嗎?”

金蟬子微笑,很是十分自信的回答:“不敢說領悟了十層,但七八層還是有的,如今和尚正在宣傳真善美,這也是經中所言。”

張洪軍緩緩點頭,道:“宣傳佛法也是一種有效之法,隻是效果略差些。”

“施主的意思是?”金蟬子問。

張洪軍:“領悟後,最好還是實際行動。”

金蟬子問:“如何行動,難道要讓和尚學那經中所言割肉喂鷹?”

“非也非也。”張洪軍神秘道:“我這有一個方法,不知和尚是否敢做?”

“有何不敢,隻要有效。”金蟬子。

“和尚可否還記得咱們相識之地?”張洪軍問。

金蟬子:“五指山?”

張洪軍點頭,道:“不錯,就是五指山。”

金蟬子:“施主想讓和尚去五指山宣傳佛法?那裡除了猛獸還是猛獸,這佛法如何宣傳?”

張洪軍神秘一笑,道:“傳言,在五指山下壓著一隻猴子,據說這猴子做了錯事,和尚不妨嘗試用佛法去感悟他,若是成功了,豈不是大善?”

“孫悟空?”金蟬子脫口而出,臉色驟然一變,道:“不行,這潑猴豈止是犯了錯,而是大錯,他大鬨天庭,走吃仙桃,把天庭幾乎翻了過來,最後一發不可收拾,還是當今佛祖出手將其鎮壓在山下。”

張洪軍冇想到這和尚知道得還很全,不過也在他意料之中,他點點頭:“和尚知道得還真多。”

金蟬子:“既然施主也知道此時,為何還讓和尚去感悟那潑猴,這不是為難和尚嘛。”

“怕了?就因為棘手,才讓你去,若是事事簡單,那還要你宣傳什麼佛法,人人早就成佛了。”張洪軍不屑一笑。

金蟬子:“可是,佛祖親自鎮壓,你讓和尚把他放出來,豈不是違背了佛祖之意?”

張洪軍搖了搖頭,循循誘導:“此言差也,佛祖鎮壓已是多少年前之事,況且,佛祖隻是鎮壓,意義很明顯,就是希望那潑猴改邪歸正,否則佛祖大可一殺了之。”

“此時,你若將那潑猴渡化,豈不是很有成就感?”張洪軍一頓,由繼續道。

“這,似乎也有道理。”金蟬子猶豫了。

“當然有道理,我這人說的話那句冇有道理?”張洪軍繼續忽悠,道:“況且,你可先進行感悟,一旦感悟成功後再將他放出來也不遲。”

金蟬子:“萬一不成功呢?”

張洪軍一笑:“隻要你真有宣傳真善美的毅力,今日不成功,明日不成功,但來日方長,總有一天會成功的,對吧?”

金蟬子眼睛一亮,喃喃自語:“不錯,我既然懷有一顆大無畏之心,有無堅不摧的毅力,總有成功的一日。”

見和尚已被忽悠成功,張洪軍又傳了他一些經文,他也不記得哪些已傳過,反正將記憶中的佛經打包,再次傳了過去。

和尚喜上眉梢,宣傳佛法的信心倍增,當然,這個佛法指的是張洪軍從那個地球帶來的佛法,而非當今佛祖的佛法。

“張洪軍,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宣傳什麼佛法,你幾時成為了佛修?”等和尚走後,姬輕雨很是不解的詢問。

“冇什麼,我無意中得到幾本經書,見那和尚喜歡我就傳給他了。”張洪軍微笑的回答。

“哼,信你纔怪!”姬輕雨不信,不過也冇繼續追問,而是讓張洪軍繼續給她買小玩意。

張洪軍逛了半天,返回落腳客棧,和尚給他帶來一個訊息,魏國鎮國之寶上古戰矛,在某個夜間突然散發神光,光芒璀璨,有上古戰術顯現,將整個魏國國都都照得雪亮,如今各國修士正趕往魏都,參悟戰矛中的無上戰術。

上古戰矛是魏國鎮國之寶,被皇家秘密珍藏,傳說戰矛內蘊藏有強大的戰術,乃上古時期預留,被魏國精英世代參悟,這也是為什麼魏國的槍術舉世無敵,槍與茅之間形似,槍術和矛術雖有差異,卻差彆不大。

“上古戰矛可是魏國的鎮國國寶,和燕國的蓬萊石碑一樣,也是一個上古遺傳下來的東西。”姬輕雨解釋,而後皺眉:“這些年相安無事,為何突然綻放神光?真是無法理解。”

“據說是有人闖入地下室,想盜走戰矛,觸發了戰矛上的陣法,被迫啟用,爆發出刺眼神光。”

張洪軍解釋,他剛和小蝙蝠柯樂樂取得聯絡,瞭解到更多的訊息,柯樂樂如今的情報網非常龐大,幾乎覆蓋七國主要城池。

“有人想盜取戰矛?”姬輕雨一愣,喃喃道:“先是燕國的蓬萊石碑,如今又是魏國戰矛,七國的鎮國之寶似乎被人惦記上了。”

張洪軍聞言也是微微蹙眉,七國寶物分彆是齊國的翻天印、燕國的蓬萊石碑、魏國的戰矛、韓國的太極圖、楚國的神劍、秦國的石像,這些無一不是上古遺留的寶貝,被各國當做國寶,由皇家嚴密收藏。

如今這些寶貝被人惦記,看來暗中有不可讓人知曉的內幕。

最終,兩人決定去魏都,也參悟參悟這魏國國寶,張洪軍可是清晰的記得,在趙國爭奪和氏璧一戰中,魏國高手出神入化的槍術,當時自己若不是有秘術,估計也是會一敗塗地。

想及此事,張洪軍對魏國之行有了更多的期待,上古戰矛,一個多麼令人好奇而神奇的名字。

魏都,我來了,張洪軍騰雲駕霧,向魏都悠然飛去,他冇有施展跟鬥雲,跟鬥雲太快,一掠而過,什麼都冇能看見,他要邊走邊領略沿途的美景。

幾日後,還是來到了魏都。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