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姬輕雨從玄黃真氣團中走出,她已是靈魂體一層修為,能脫離真氣保護,隻是她覺得待在玄黃真氣中舒服,就冇離開,此時,張洪軍要運用玄黃真氣,她也就走了出來。

張洪軍運轉黃帝訣,一絲絲玄黃真氣注入石碑中,片刻後,石碑散發出柔和的光芒,異象再次顯現。

“這是一門法訣嗎?”

姬輕雨盯著石碑,碑上的圖像不再流動,而是出現了一篇法訣,很深奧,張洪軍也盯著,兩人開始研究。

過來一會,張洪軍收回玄黃真氣,石碑恢複了古樸原樣。

“應該是一篇關於空間陣法的法訣。”姬輕雨皺眉苦思,喃喃道,張洪軍也沉思,他的已經和姬輕雨一樣,認為這是一篇關於時空一類的法訣。

兩人意見不謀而合,都認同這是一篇關於時空方麵的法訣,隻是非常深奧,一時難以領悟,需要時間去參悟。

兩人都是修行者,觀摩這篇時空法訣後都有了一定的心得,各自尋找地方坐下,仔細領悟。

張洪軍還是麵對這石碑,他再次微閉雙目,依照石碑上的圖紋,嘗試用光明訣去解析分解,然後再次重組構築,在經曆無數次失敗後,他真的構築出了一個小空間,有拳頭大小,雖然很小,卻另成一體,這讓他很是激動了一番,不過,當他散去光明訣的能量時,那拳頭大小的空間隨著能量的消失,也是緩緩的崩塌,並冇能留住。

看來這構築空間需要特殊材料輔助,否則難以儲存,張洪軍輕歎一聲,他睜開眼睛,隻見姬輕雨還在閉目參悟,冇有打攪她,他走出山洞,此時,洞外已是深夜,如彎刀一般的彎月斜掛山頭,朦朦朧朧,傾斜而下。

“今晚的月色真美,很久都冇有仔細賞月了。”張洪軍輕聲自言自語,他找了一塊巨石坐下,仰望天上彎月,心如止水,在這一刻也是難得的寧靜下來。

這裡是西天佛界,即便已是邊境地帶,那淡淡的佛意仍然還能感覺到。

這佛意不知是什麼存在,張洪軍心中一動,施展光明訣,嘗試去解析這漫山遍野都有的佛意,看看它是怎樣的結構。

嗡!

一聲震鳴,張洪軍剛解析其中的一絲,立刻有一股龐大的力量跨越時空,自極遠的地方傳來,浩浩蕩蕩,彷彿千軍萬馬,橫渡虛空,張洪軍頓時被嚇出一身冷汗,趕緊散開光明訣。

“西天佛祖。”

張洪軍朝那方向望去,這是西天佛祖所處的位置,這些佛意竟然來源自西天佛祖。

同一時間,西天一處金碧輝煌的大殿中,如來佛祖微閉的眼睛乍然睜開,無儘的佛法在眼眸深處流動,有大河,有山川,有無儘生靈,神秘得令人無法望穿,佛祖眼睛輕輕的眨巴了一下,這些圖像瞬間消失,而後,他輕輕的朝那方向瞟了一眼。

“佛祖可是有了領悟?”

旁邊,一個長腳光頭和尚麵帶微笑的問道。

“在西天邊境有一個奇怪的傢夥在嘗試解析佛意,不知是何來意?”佛祖輕輕開口,聲如雷聲滾動,在大殿內共鳴。

“難道連佛祖都算不出此人的來曆?”長腳和尚問。

佛祖凝神片刻,搖了搖頭,道:“此人頗為奇怪,三世未顯,來曆不詳,似來自域外,又似久居此地,隻是,不管哪種情況,他的出現都很突兀,完全冇有一絲征兆。”

大殿很大,如來佛祖坐在上方,兩旁分彆或坐或站著許多羅漢,粗略計算,大約有一百零八個之多,這些都是有果位者,更遠處還有不計無數的羅漢,至少有五六百名之多。

“要不要派人去查探查探?”此時,一直緊閉雙眸的觀世音菩薩睜眼望來,她手持淨瓶,一身菩薩裝出塵不染。

佛祖稍一沉吟,緩緩點頭,觀世音菩薩欠身告退,招來一片祥雲,騰雲而去。

張洪軍並不知道,他的無意舉動竟然引起了一尊超級大能的注意,此時,他返回洞中,繼續參悟這最為玄奧的蓬萊空間法訣。

張洪軍總結之前的失敗經驗,不再施展光明訣,而是改為黃帝訣,淡淡的玄黃真氣瀰漫而出,根據空間法訣的方法,他小心而努力的構築著,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這次就容易多了,冇過片刻,一個由玄黃真氣構築的空間形成,有拳頭大小,另成一界,完全脫離了這個世界而獨立存在。

張洪軍凝視這個獨特的空間,片刻後方纔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氣,將那玄黃真氣悄然抽了回來。

砰!

一聲細微的震響聲爆開,而後,那空間隨風消失,也是徹底的崩潰了,看來撤走能量後,構築而成的空間是會崩潰的,張洪軍沉思。

不過,這一次堅持的時間比使用光明訣構築而成的空間,所堅持的時間要久了許多。

這個事情讓張洪軍明白了一個道理,構築空間需要能量持續支援,而且,不同的能量支援時間的長斷也不同。

玄黃真氣就比光明訣所支援的時間久。

“既然無法在體外儲存,那在體內構築一個空間,會不會可以長久儲存呢?”

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跳出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這個想法太令人興奮了,如果成功,他的身體上就有了一個空間,隨時都可以存取東西。

張洪軍輕笑,而後運轉玄黃真氣,就在體內構築起來,這一次他更加小心,也更加大膽,在體內構築空間,這是何其的需要勇氣。

“張洪軍,你笑什麼?”姬輕雨睜眼望來,努嘴問道。

張洪軍微笑:“冇什麼,隻是突然有了領悟。”

“嗯,有領悟是好事,隻是你好像特彆開心的樣子,估計不會隻是有了領悟這麼簡單吧?”姬輕雨有些不信。

“確實是有了新的領悟。”張洪軍回答,而後想了想,得瑟道:“我想在體內構築一個空間,這算是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創舉?”

“在體內構築空間算什麼大創舉,當修行到一定地步後,就能在體內構築一個小空間,隨時存取東西。”

姬輕雨美麗的眼眸一瞟,有些戲謔之意,道:“不過,大多數都是在體外構築空間,做成法寶的樣子,也就是空間法寶。”

聞言,張洪軍嘿嘿一笑,略顯尷尬,看來自己對修行界瞭解還是太少啊。

在體內構築空間,俗稱內鼎、體鼎、心世界等等,總之會有很多種稱呼,不過都是一個原理,就是構築一個空間,隨時可以存放物件。

比如孫悟空的耳朵,就構築了一個體鼎,把如意金箍棒放在裡麵,比如那袖裡乾坤、吞天葫蘆,則是一件空間法寶,可以把人收進去。

包括觀世音菩薩的淨瓶,也是一個空間法寶,據說可以收入幾條大河的水。

明白了這些,張洪軍又仔細琢磨起來,然後,他真的用玄黃真氣在體內構築了一個空間,起初隻有拳頭大小,後來經過不斷擴展,變成了頭顱大小,他將這個空間做了一個門,可以打開關閉,他打開空間,將一些石頭收進去,關閉,然後又打開,將石頭取出來,來來去去的試了幾遍,感覺效果好極了。

“以後有東西可以隨時收進去,不用大包小包的帶了。”

張洪軍很滿意這個空間,臉上充滿喜色。

“成功了?”

姬輕雨美眸眨巴,盯著張洪軍觀察,見他滿麵春風,也是為他高興,但忍不住又想嗆他,可惜冇找到理由。

“讓我看看,你的空間有多大?”

姬輕雨嬌聲道,美眸中露出一絲狡黠的光芒。

“冇多大,也就頭顱大小。”

張洪軍很滿足的微笑,狗模狗樣的假裝謙虛。

“多大?”

姬輕雨果然張大了性感的小嘴。

“冇多大,就頭顱大小。”張洪軍以為她驚呆了。

“卻!我以為有多大呢,頭顱大小你也好意思得瑟,人家構築體鼎哪個不是一下就構築一間大房子大小的,你這空間太小了,你自己看看,連石碑都放不下吧?”

姬輕雨眼眸閃爍著狡黠的神光,掩飾她內心的想法,故意嗆他,其實,第一次在體內構築體鼎,一般人能夠構築出拳頭大小就已經是逆天了,但多都隻構築出棗子大小,甚至更小,然後,經過後期長年累月的擴展,方纔逐漸的增大。

她之所以故意這麼說,其實是她的性格使人,以前有事冇事就喜歡嗆張洪軍幾句,跟他拌幾句嘴,後來被拍成了靈魂體,性格方纔有了些轉變,但這幾天心情大好,又情不自禁想捉弄他幾句。

“真的?”

張洪軍摸著下巴問,姬輕雨像小雞啄米一般點頭。

“嗯,其實我也覺得這個空間太小了,看來得好好改改。”

張洪軍深以為然,走到一旁思考去了。

姬輕雨見狀,怕他真的亂來,趕緊解釋說是在和他開玩笑,告訴他,很多人第一次構築體鼎,空間隻有花生米大小,說他的體鼎已經的非常棒了。

然而她越解釋,張洪軍就越不信,以為她是害怕自己難過,安慰自己,讓姬輕雨無奈的苦笑,感覺有些弄巧成拙的味道。

“張洪軍,其實你不能太急功近利,這樣會傷害身體的。”姬輕雨為自己冒失救贖,不停勸張洪軍,後者隨口應承,答應會小心,而後繼續埋頭參悟。

姬輕雨徹底冇轍了,這驢脾氣還真難拉得住,也就由他了。

噗!

突然,張洪軍張口吐出一口鮮紅的血。

“張洪軍。”姬輕雨嚇壞了,衝過來扶住他。

張洪軍隻是微微一笑,說了一聲冇事,然後繼續參悟,姬輕雨提心吊膽護在一旁,柳眉皺著,很為他擔憂。

張洪軍見狀,微微感動,反過來勸她不用擔心,結果姬輕雨哭了,她哭泣著聲音道:“我能不擔心嗎,因為一句戲言,被你當真,萬一出了什麼事,你讓我於心何忍?”

“放心,我真的冇事,我也知道你是戲言,但是我也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才嘗試擴展,你放心,我會保護自己,我有分寸的。”

張洪軍輕拍她的玉肩,象哄小孩一樣哄她,等姬輕雨睡去後,他又開始構築上了。

這貨真是一個驢脾氣,有時候也是犟拉不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