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寶貝還真不少啊。”卑南冷喝,伸手向那黃金缽抓去,龐大的能量裹住金缽,要將其奪取。

枯山和尚嘴巴緊閉,雙目低垂,咬牙控製金缽,他的傷勢很重,卻被他強忍著。

“破!”

卑南手上能量倍增湧動,黃金缽搖晃,即將奪到手。

張洪軍看得微微皺眉,這個時候最適合離開,但石碑就在卑南身後,他想了想,施展江山訣,將石碑搬過來,轉身就逃。

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張洪軍化作一股風,呼嘯而去。

“小兒,就知道你不懷好心。”卑南大怒,想追去,但又有些捨不得放開那金缽。

枯山和尚見狀,加大能量,把那搖搖欲墜的金缽穩住,卑南怒喝,修為繼續增多,嗖的一聲,終於將金缽奪了過去。

他手持金缽,一揚手把和尚拍飛,踏空而去,準備下重手,卻在此時,和尚微微抬頭,卑南也是抬頭仰望天空,隻見本來晴朗的天空上,此時突然風起雲湧,有無數雲層快速滾滾而來,低沉沉的壓在他們上方。

“不好!”卑南臉色大變,迅速散去身上的修為,這是進入飛昇境界的劫雲,非常理會。

之前他隻顧著殺敵,忘記了控製境界,結果引來了劫雲,他要渡劫,晉升飛昇境界了。

“哈哈……可喜可賀啊,道友晉升飛昇境界了。”

枯山和尚哈哈大笑,冷漠的眼眸中儘是戲謔,他忍著身上劇痛,快速後退,卑南見狀也無心去理會他了。

卑南臉色很難看,飛昇境界是一道坎,他還冇做好渡劫的準備,可是天劫已來臨,來得很突然,讓他無法再繼續壓製,他掠向遠處一塊平地,從身上取出許多寶物,插進地下,快速佈局,希望能把自身氣息壓到最低,也許天劫能稍稍平緩一些。

遠處,正飛奔的張洪軍回頭,放緩腳步,站在一座山峰上,遠遠望著這漫天的劫雲,臉上無喜無悲。

“終於引動天劫了嗎?”

他繞了幾個圈,在一座山峰停下,看老者如何渡劫,這也算是一種難得的經驗吧,畢竟能親身觀看渡劫的人還是極少。

“那老鬼渡劫了。”姬輕雨美眸眨了眨,臉上神色很複雜,可以說卑南就是她的仇人,他是被卑南一掌拍死的。

“哼,以他地心態,想成功渡過天劫,還是很難的。”

張洪軍小聲和姬輕雨說話,雖然他冇有渡過天劫,但是,在他的理解中,渡劫必須要一種勇往直前的大無畏氣勢,老者一直強製壓製修為,對渡劫心生畏懼,在心態上就輸了幾分。

轟隆隆!

一聲震天驚雷,一道雷電直直向老者劈去,老者一揚手,噴出一道光芒,將雷電破開。

第一道雷很容易就化解了,老者的心似乎也鬆了許多,冇有那麼擔心了。

轟隆!

第二道雷電轟下,老者又是迎掌化解,老子神色喜悅,如果都是如此,那這飛昇天劫似乎也不是很難渡嗎,之前還怕死怕活,此時也冇那麼緊張了。

當然,他冇有掉以輕心,他一直就是一個小心謹慎之人,對渡劫更是充滿敬畏,他凝視天空,手上準備了諸多寶貝,隨時化解雷電。

雷電數量是多少,冇有一個統一標準,不同的渡劫人個不相同,有的三四道就結束,有的七八道後結束,最多的據說是九道,九是一個極數,是修行者中最大的數,九道雷電最多。

轟!

轟隆隆!

第三第四道雷電降臨,一道比一道猛烈,到了第五第六道時,已經有水桶那麼粗了,狂轟之下,附近的山體都崩塌了。

不過,卑南老者的準備不少,身上祭出各種寶物,將雷電化解,雖然衣服被震碎,傷勢也不少,樣子非常狼狽,可是,並冇受到致命傷害,這對於一個渡劫人而言,已經算得上是非常的幸運了。

轟隆隆!

第六道雷電轟下,被老者化解,天空上的雲層向外攤開,似乎要散走,卑南臉上露出喜色,這雷劫應該算渡過了,以後,他就是冥界不可多得的飛昇境界強者,再過一些年,就可能晉級仙人境界,遨遊三界。

“劫雲要散了,老鬼渡劫成功了?”

姬輕雨語氣很是不高興。

“看那情形,似乎差不多了。”張洪軍也很不爽,這樣都轟不死那老鬼,天理何在。

他悄悄隱藏身軀,抓著石碑,隨時離開,隻要老者渡劫成功,那他真是有多遠就跑多遠了。

不過想想,老者要石碑是為了渡劫準備,如今他已渡劫成功,那意味著石碑是不是對他冇用了呢,張洪軍如此猜想,但他不敢冒險,畢竟他可是令老者數次丟臉,這個仇就算是仙人也不會放下。

天上的劫雲緩緩消散,隻剩下一層白雲,和之前烏雲密佈的場景比較,這一刻真的是非常祥和,藍天白雲,無比的美麗。

白雲上隱約有仙霞繚繞,靈泉噴湧,頌歌吟唱,老者大喜,自言自語道:“天生異象,地湧靈泉,老夫肯定是已渡劫成功了。”

他張開雙臂,迎向天空,準備迎接這漫天祥雲,接受上天的洗禮。

轟隆!

突然,那祥和的白雲中,一道金霞降落下來,是一道金雷,這不是什麼天生異象,而是一道金色雷劫。

金雷不是很粗,隻有一根棍子大小,也冇有恐怖氣息釋放,但是,那威力卻極為的強大,轟的一聲,直接將老者的半邊身體劈開,迅速失去生機。

“是金雷劫,渡過金雷劫,堪比仙人,雖然還是飛昇境界,卻足以睥睨普通仙人,難得啊,可惜此人無福享受!”

遠處的枯山和尚還有枯竹和尚也在觀望,他們見多識廣,知道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金雷劫,看著老者被劈死,也是輕歎一聲,為他惋惜。

“嗝屁了?!”

張洪軍和姬輕雨剛剛有些失落,準備繼續逃亡,但老者突然被一道金雷劈死,他們不用逃亡了,安全了,這一刻,感覺幸福來得如此的突然。

渡劫者消失,漫天的雲層迅速消散,張洪軍扛起石碑,身形一閃,飛掠離去。

卑南死了,魂飛魄散,這個殺死姬輕雨的凶手被老天收走了,姬輕雨雖然無喜無悲,但此時,她那俊秀的臉上還是露出了鮮花一般燦爛的笑容,大仇得報,心裡的怨念也隨之消散。

她麵帶微笑,身軀在快速消失,仿若仙子離去。

“姬輕雨,你胡思亂想什麼,快穩住心神。”

張洪軍第一時間感覺到她的異常,一看之下大驚失色,這是要靈魂消散的前奏,他大吼一聲,震醒姬輕雨,用玄黃真氣將她的靈魂體裹得嚴嚴實實。

姬輕雨從那種奇怪狀態中回神,她也不知發生了什麼回事,隻感覺自己了無牽掛,非常輕鬆,但具體是什麼,不容細想,穩住心神,運轉九龍煉魂術,將靈靈體凝實。

張洪軍吞下數粒冥靈丹藥,煉化,供給姬輕雨,助她恢複。

又是靈丹妙藥,又是運功相助,雙管齊動,姬輕雨的靈魂體在迅速恢複,片刻後,險情化解,有了張洪軍的幫助下,姬輕雨的靈魂體不僅冇有消散,還因禍得福,境界晉級了一級,九龍煉體術的第一層境界修煉成功。

以後,就不怕再發生剛纔這種魂飛魄散的危險了。

“好險,以後千萬彆胡思亂想。”

張洪軍板著臉警告,姬輕雨卻是微微一笑,百媚頓生,無心無肺。

“還笑,你知道剛纔有多危險,反應再慢點,你就徹底魂飛魄散了。”

張洪軍見狀,伴著臉教訓她。

姬輕雨淺笑,氣若幽蘭,她問道:“剛纔你好緊張,你為什麼這麼緊張,是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我了嗎?”

“你這小腦袋了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

張洪軍瞟了她一眼,扛起石碑,踏著虛空,從容離去。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如此緊張我。”姬輕雨喋喋不休。

“怎麼可能,我見你母後、父皇就很關心你啊。”張洪軍道。

“我說的是除了父皇、母後還有師傅之外的人。”姬輕雨努著小嘴。

“我隻是見你修行不易,就這樣魂飛魄散,實在太可惜。”張洪軍不以為然。

“哼!”

姬輕雨輕哼一聲,不再開口,聊天在張洪軍這種木疙瘩情商下結束了。

前麵還是佛意濃鬱,但此時已日落西山,一抹紅霞映紅天地,張洪軍和姬輕雨都忍不住的長長的舒出一口氣。

再望前走,就快走出西天佛界了,張洪軍在邊境地帶停下,尋了一座大山降落,進入一個隱蔽的山洞,他方下石碑,開始研究。

“這石碑到底有何秘密,為何被燕國當作寶貝供著?”

張洪軍一邊研究,一邊問姬輕雨。

“這塊石碑可是燕國的國寶,曆代被皇家保護,除非特彆允許的人纔能有幸靠近,一般情況下讓人蔘悟,至於裡麵的秘密就很難說了,就目前領悟的資訊而言,石碑有助修行者悟道,能自我衍生出一個空間,似乎有一定的空間力量。”姬輕雨是皇室人,對石碑知道得比彆人要多,不過,也僅此而已。

燕國屬於道修和儒修結合,佛修也有,但是很少。

張洪軍盤腿而坐,就在石碑跟前坐下,研究石碑上麵的文字,這些文字很特彆,既像文字又似圖像,有些像蝌蚪文,又像一道道道紋,橫看成嶺側成峰,不同角度觀看的效果都不一樣。

此時,張洪軍看到的是一幅圖像,彷彿有一個將軍橫刀立馬,威武不屈的站在跟前,但剛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圖像立刻消失,變成了一條奔騰大河,河水滔天,直沖天際,很快,又變了場景,是一座巍峨大山,屹立萬年不倒,總之,變幻很快,片刻的時間已有幾十上百幅圖出現。

張洪軍換了無數姿勢,繞著石碑移動,觀察研究石碑,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這石碑簡直就是在玩人,毫無固定圖像或文字可言。

他老老實實坐下,回想起之前無意中將玄黃真氣注入石碑時發生的異象,他決定一試。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