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膽敢搶老夫寶物者,殺無赦!”

卑南呼喝一聲,他渾身也是金華沸騰,彷彿一輪小太陽升起,而後,一跺腳,身軀淩空而起,揚掌打出一道淩厲的寒光,向對方廝殺去。

“哼,果真有圖謀,竟還帶有伏兵!”

和尚冷哼一聲,身上的金光更盛,彷彿一輪金色烈日,他來勢不減,半空中揮拳,直接轟出。

轟隆隆!

兩者碰撞,就像兩個太陽炸開,滔天能量肆無忌憚爆射,山峰即刻間變成粉塵,巨石爆裂,簌簌滾動,整座大山裂縫蔓延。

張洪軍趕緊後退,以他此時的修為,這些能量雖然無法傷到他,但是他卻趁機退走。

“老衲枯竹,奉佛祖命守護西天這一區域,爾等不尊西天佛界規矩,在西天境內肆意使用道法,已是違反了佛界規矩,罪不可赦,今日,老衲定將爾等拿下,爾等若膽敢反抗殺無赦!”

和尚臉色沉重,雙手在胸前合十,頓時間,身上的氣勢為之一變,他的身後金光燦燦,有一尊大佛隱約出現,一股強大無比的佛意擴散開來。

“阿彌陀佛,大悲掌!”

和尚誦佛號,身軀騰空而起,懸浮在半空,他緩緩伸出右手掌,向前推來,手掌在半空變大,非常渾厚,透出一種濃鬱的佛門氣息,無堅不摧。

“大悲掌?!”

卑南臉色一變,這和尚的修為非常強大,不容小視,而他自己卻無法將修為完全釋放,很是被動,他的心裡萌生退意。

但是,為了蓬萊石碑,他硬是打消了這個退走的念頭。

嗆!

一把鬼頭大刀出現在手上,光芒四射,璀璨無邊,他將手中寶刀飛快揚起,一道雷光刀芒瞬息轟擊下來。

“千年輪迴萬能斬!”

卑南冷喝一聲,全神貫注的衝殺過去。

這一刀非常強大,直接把一個山頭劈開。

兩者再次碰撞,瘋狂的能量瞬間爆開,直接將兩人震飛,氣血翻滾,血液飛濺,都是受了傷。

卑南後退,不想繼續糾纏下去,對方很強大,他的境界被壓製著,不是他的對手。

“和尚,你不是想要石碑嗎,我的石碑豈能給你。”

張洪軍見老者想退走,趕緊給他上眼藥水,不能讓他跑了。

“放下石碑,抵消爾等罪孽!”

枯竹和尚口誦佛號。

卑南聞言,怒火又燒起,身上氣勢再次飆升,鬼頭刀就是橫斬。

鐺!

和尚也取出一根禪杖,運轉佛法,綻放出刺眼的光芒,禪杖揮出一道強光,擋住鬼頭刀芒。

兩人衝上半空,越戰越高,而後,又從高空快速墜落,衝到地麵,繼續轟擊,把大地都轟得四分五裂,到處是裂縫蔓延。

許多山峰被震碎,許多古樹化為粉末,這一帶的猛獸都嚇得四處奔逃,遠離這一區域。

“張洪軍,這個時候再不逃何事方逃?”

姬輕雨美眸睜得很大,她冇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種狀況,連卑南這個老人精都被張洪軍利用了。

“那老鬼已生退意,此時咱們一走,正落入他的下懷,他立刻也跟著撤退,如此一來,那場麵立刻又恢複之前被追的格局。”張洪軍輕聲和姬輕雨商量。

“那幾時方能離開?”姬輕雨問。

張洪軍想了想:“得等他們打到難分難捨,或者兩敗俱傷,方是離開之時。”

兩人凝視前方,不知轉換了多少地方,許多山川都崩塌了。

轟!

卑南被一拳轟中,倒飛幾十丈之外,枯竹和尚也身中一刀,血液飛濺。

“這個時候應該可以走了吧?”

姬輕雨問。

張洪軍點了點頭,道:“是差不多了,不過,臨走前,咱們再給他們加把勁。”

張洪軍身形一閃,扛著石碑衝過去,大喊:“前輩,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說著,光明訣催動,綻放出萬丈光芒,他一躍而起,腳踏虛空,一隻大腳橫空出現,也是散發著璀璨光芒,氣息非常恐怖。

“我踩你個肺!”

張洪軍怒喝,腳下用力,直接對著和尚一腳踩了下去。

“大膽!”

枯竹和尚見狀,趕緊後退避開,張洪軍雖然隻有八層境界,和他相差了一個層次,但是,其散發出的力量卻非常的強大。

而且,若是被對方一腳踩中,就是一種恥辱。

卑南見狀,心中暗喜,機會來了,他也是運力攻擊過去。

鐺!

和尚的金禪杖爆射神光,在其體表形成一層保護膜,此時神光乍現,直接擋住了張洪軍的大腳。

但是,卑南的攻擊已到,劈開禪杖的防護,一刀砍了下去,在他身上劃開一個血口,鮮血飛濺。

和尚後退,一路流下斑斑血跡。

“哪裡走!”

張洪軍扛著石碑,奮勇攻擊!

“窮寇莫追。”卑南在其身後大喊,張洪軍當作冇有聽見,追得更快,他可不想落入卑南手中。

“何人膽敢在西天佛界撒野!”

不遠處,一道人影閃電一般飛來,人未到,但聲音已下傳了過來。

轟!

隻是兩個呼吸,來人已趕到,也是一個和尚,比枯竹更年老一些。

一身佛法鼓盪,氣息龐大得下人。

張洪軍頓住,卑南也跟了上來,兩人的臉色都凝固了,本以為打敗一個就完事,冇想又來了第二個。

“我說過窮寇莫追,如今麻煩來了吧。”

卑南狠狠的瞪了張洪軍一眼。

“晚輩也非故意,誰能想到又跳出一個來。”張洪軍嘿嘿一笑,其實他就是故意的,但是確實冇想到會是如此一種情況。

“枯山大師,你來得正好,這兩人違規闖入西天佛界,不停勸告,武力拘捕!”

枯竹和尚大倒苦水。

“枯竹大師安心養傷,這兩人就由我來對方吧。”

那叫枯山的和尚輕輕道,他身上的素衣無風飄動,鼓盪出濃濃的佛法,氣勢逼人而來。

“你們擅闖西天佛界,又傷了守護使者枯竹大事,罪孽深重,今日老衲就替天行道,將爾等了結在此地。”

枯山大師輕叱一聲,邁著不急不緩的腳步,從容而來。

他的身上佛光普照,萬裡金光,腦海後一輪赤日發出燦燦的光明,如一尊金身羅漢一般。

他雙眸微閉,睥睨天下,而後,手掌一拍,強大的能量迅速從四周彙集而來,形成一隻巨大的手掌,從高空向下碾壓而來。

氣勢好恐怖,碾壓天地而來,張洪軍和卑南都是一驚,這個叫枯山的和尚,看那境界似乎也和枯山一般,同時九層,但是,很明星,他的實力要比枯竹強大很多。

“前輩,再不出力咱們都得玩完。”張洪軍扛著石碑,在卑南跟前瞎晃,意思是說,你看吧,石碑就要落入敵人手中了。

“哼,不用你教我怎麼做事!”

卑南瞟了他一眼,臉色凝重,他很為難,很糾結,他的一身修為已踏入飛昇境界,可是他冇有信心渡劫,平時都用寶物鎮壓,然後尋找各種寶物,做完全準備,此時若是將修為施展開來,那麼,這飛昇境界的氣息肯定再也隱瞞不住,到時天劫降落,很是危險。

“禍是你惹的,這石碑老夫不要了。”

卑南一咬牙,很是乾脆的退走,看都不再看張洪軍一眼,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已飛出十丈之外。

“前輩,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石碑是你的啊。”

張洪軍大喊,緊跟著追上去,途中,一咬牙,將石碑一揚,當作一把飛劍,朝他身後扔去,同時喊道:“前輩接住寶碑,我掩護前輩。”

聽聞石碑呼呼飛行聲,飛行中的卑南身形一頓,忍不住回過頭來,看見石碑正飛在半空,就在不遠前,他眼眸露出糾結,而後,一咬牙,轉身朝石碑掠去。

張洪軍也是留了一個小心眼,石碑拋出時故意偏差一個角度,老者若想接住,必須橫向縱身。

卑南接住石碑,繼續奔行,但此時,枯山大師已追來。

“哪裡走!”枯山冷喝,彷彿佛門獅子吼,震得四周樹木都儘碎了。

他身形很快,雖然後發製人,卻很快追上了兩人。

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掌拍去。

卑南扛著石碑,不得不回身抵擋這一擊,他揮拳迎上去,轟的一聲,和枯山硬撼,爆開的能量直接將他震飛,石碑落在一邊。

卑南朝石碑衝去,枯山大事也衝去,兩人又打了起來。

漸漸的卑南也打出火來,施展的修為在增強,此時,已經達到了九層中期境界。

“打吧,狗咬狗,打得越激烈越好。”

張洪軍站在不遠處,喃喃自語,姬輕雨也是深以為然,她就是被卑南一掌拍死了,自然對他冇什麼好感。

轟!

卑南又中了一掌,倒飛百丈之外,他口吐鮮血,神情很難看。

他爬起來,身上的氣勢瞬間變強,九層境界巔峰實力施展而出,整個人的氣息迅速攀升,瞬間便達到了極點。

“來吧,讓你見識見識九層巔峰境界的實力!”

卑南老者一頭白髮勝雪,隨風簌簌飛舞,他神色冷俊,這一刻彷彿一尊白髮仙人,出塵絕世。

老者雙手一抓,兩隻拳頭緊握,燦燦的能量繚繞在整個身軀,一波一波的震盪,非常強大,而後,猛的揮出非常犀利的一拳,對著枯山大師轟去。

轟的一聲,直接將枯山震飛,後者從地上爬起,難以置信的望著卑南,怎麼也想不明白,對方竟然還有隱藏力量。

“你去死吧!”

卑南衝去,一拳轟在枯山大師胸口,胸骨斷裂,直接凹陷下去。

卑南老者飛起一腳,將枯山大師踢飛百丈之外,他身形一閃,追上去,又是揮拳,擊穿他的身軀,枯山臉色蒼白,他取出一個黃金缽,啟用,一道佛光垂落,護著他的身軀。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