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青鱗甲向白晶晶走去,準備蒐羅寶貝,但就在他彎身時,白晶晶突然竄起,一招猴子偷桃,擊打在他的小腹上。

青鱗甲慘痛,白晶晶身形一閃,衝進樹林,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追!快追!”

青鱗甲忍著劇痛,方天戟祭出,對著白晶晶離去方向就是一擊,山石儘碎,樹木成灰,白晶晶早已跑遠。

沖天鵬沖天而起,在半空找到白晶晶逃跑方向。

牛澤天提著牛神叉,和青鱗甲緊追而去。

白晶晶被擊重傷,關鍵時刻,張洪軍接管了她的身軀,此時,他奔跑在崇山峻嶺中,騰、挪、飛、躍,各種身法,無所不用。

白晶晶能飛,但先天體並非飛禽類,飛空速度有限,除非斷崖險峰阻攔,否則張洪軍選擇在地麵奔跑,奔跑速度更快。

這段時間和白蛇偷襲雌虎,積累了不少叢林作戰經驗,很快甩掉了地麵的追蹤,不過,頭頂上的大鵬讓他有些無奈,這畜牲高高在上,視野開闊,你鑽坑下溝,它隻需掃去一眼便能鎖定你的位置。

“這畜牲真是麻煩,須得想法擺脫它才行。”

張洪軍掃了一眼飛在半空上的沖天鵬,邊跑邊沉思,突然腦瓜一閃,有了注意。

七十二變!

孫大聖的七十二變,張洪軍之前是靈魂體,這門技能對他作用不大,但此時附身白晶晶,卻可一試。

鑽進一片茂盛樹林,張洪軍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隻兔子,蹦蹦跳跳鑽進草叢。

然而,沖天鵬眼力極佳,迅速鎖定這隻野兔,張口一道雷電轟擊下來。

張洪軍無奈,變身一隻小鳥,但他立刻發現自己錯了,沖天鵬是飛禽,飛行技術無敵手,用一隻小鳥去跟他比飛行,無疑以卵擊石。

張洪軍趕緊化身,變作一頭野豬,但野豬速度還不如張洪軍本身快,他又變成了一條巨蟒,可惜速度更慢。

他變成一隻大鵬,翱翔天空,但終究是變幻而成,速度也無法跟沖天鵬比。

無奈,張洪軍變回了本尊,繼續邁步奔跑。

“哈哈……看你往哪跑。”沖天鵬大聲狂笑。

“跟鬥雲!”

突然,張洪軍大喊一聲,這是孫大聖的跟鬥雲,一個跟鬥十萬八千裡,張洪軍的修為不足,但一個跟鬥雲施展開,速度仍然不容小窺。

嗖!

張洪軍一閃而逝,將沖天鵬遠遠拋在後頭。

“可惡,怎麼可能,這個世間還有誰的速度比我快?!”

沖天鵬臉色蒼白,他是鯤鵬之後,竟然有人比他快,這還有天理嗎?

一個跟鬥雲十萬八千裡,張洪軍的修為還達不到這個水平,但是也飛出了二百多裡。

落下雲頭,找人一打聽,已經進入一個叫齊的國家地界。

前方有一座小鎮,張洪軍進鎮找了一家客棧住下,然後請了一個郎中為白晶晶療傷。

白晶晶傷勢很重,先是施展無相白骨劍損耗靈力,被青鱗甲方偷襲傷了**,逃跑時全靠張洪軍靈魂力支撐著。

好在皮外傷多些,內傷未及根本,喝了大夫開的藥水,似乎已緩解了許多,此時,喝了一碗藥水,呼呼睡過去了。

天色漸晚,夜幕降臨,這個小鎮有些奇怪,天剛黑就早早關門閉戶,不再外出,大街上空蕩蕩,看不到半個人影。

張洪軍離開白晶晶肉身,自行修煉去了。

砰砰砰!

一陣急促敲門聲。

“店家,開開門,我要住店。”

“住店一兩銀子。”

“小生寧采臣,出門已數月,如今隻剩盤纏十文,能否先賒賬?”

“對不起,本店小本生意,概不賒賬,你到彆處去吧。”

“彆處我已問過了,他們也不賒賬。”

“他們不賒難道我們就賒?”

“店家行行好,此地就這一個小鎮,就讓我住一晚吧。”

“對不起,我們開店是做生意的不是做慈善,你想免費就去蘭若寺吧。”

“蘭若寺在哪?”

“出了小鎮,再行十裡便是。”

“謝謝店家……”

腳步聲漸漸遠去。

“蘭若寺,你怎麼讓人家去那裡,那裡不乾淨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我也隻是隨口一提,冇想他真去了。”

……

店家和他人說話是聲音,聲音壓得很低,但張洪軍修為暴增,隔著很遠這些話也聽得清清楚楚。

本來他不下理會,但“蘭若寺”這三個字記憶太深了,《倩女幽魂》不就是蘭若寺嗎?但那是杜撰,是虛構,難道真有蘭若寺?

窗外,一輪彎月掛樹梢,大地朦朦朧朧。

張洪軍看了一眼睡姿甜甜的白晶晶,反鎖好門,飛了出去,按店小二所說方向掠去。

十裡距離,以張洪軍修為,十分鐘便到,不過他並冇急著趕路,隻是徒步而行。

出了小鎮,更加寧靜,路邊樹木森森,夜風吹動,發出沙沙是聲音,就連靈魂體的張洪軍也有些心悸,行了大約三四裡,突然看見一個人躺在路邊,二十幾歲,一身布衣,揹著一個竹篋,風塵仆仆,似乎已趕路多時。

張洪軍走去一探,還有呼吸,估計是長途疲勞,暈了過去。

“醒醒!”

張洪軍拍了拍男子的臉額,男子隻是呻吟了幾聲,卻冇醒來,想來是真的饑餓過度。

難道就是此人要去蘭若寺嗎?張洪軍想了想,附體其身,在記憶中一找,果然正是此人,寧采臣,還真是巧合啊。

張洪軍進入寧采臣的身軀,饑餓感立刻撲麵而來,這種狀態彆說趕路,連說話都冇力氣,一轉身,返回小鎮,飛進房間,讓小二送來一隻烤鴨和兩斤牛肉,外加一小壇酒,先填飽肚子再說。

吃個半飽,又打包了一隻燒鵝一罈酒,張洪軍方纔飛出客棧,向蘭若寺而去。

他自己是靈魂體,和俗稱的鬼差不多,他很奇怪,這個鬼到底是什麼樣,會不會是另一個靈魂體修煉者?

蘭若寺四周樹木,在夜晚顯得非常陰森森,大門口,豎著一對石獅子,進入寺內,殿塔壯麗,一尊殘破大佛座於大殿中央。

張洪軍走了一圈,感覺也不過如此,並冇他人所言那般恐怖,於是,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然後,沉入心神,發現寧采臣的靈魂已睡著了,看來真是累外了。

張洪軍取出蠟燭點亮,擺放在大殿四周,照得明亮,再打開竹篋,取出燒鵝和酒罈,一邊喝酒一邊吃肉,好不愜意。

但隻吃了半響,隻見一陣風颳來,樹葉簌簌搖曳,塔角風鈴叮叮作響。

張洪軍心裡一哆嗦,難道真有鬼,隨即一想卻是噗哧笑出聲來,自己就是靈魂體,和俗稱的鬼一個意思,哪有鬼怕鬼的。

“哎呀……公子好有雅興,一人獨飲,自得其樂。”

突然,殿門應聲而開,門外站著一名女子,白衣勝雪,隨風擺動,若非張洪軍心裡早有答案,定以為是仙女下凡來。

還真有女鬼啊,張洪軍心中一樂,而後微微一笑,道:“仙子來得正好,若不嫌棄酒清茶淡,不如進來小飲一杯。”

“多謝公子盛情。”

女子款款而行,步步生蓮,她一靠近,張洪軍便感覺到一絲靈魂體的力量,對方也是靈魂體,但境界很低,他感應了一下,女子最多有一虎之力,甚至都不足。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