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該死!”

張洪軍大聲吼叫,手中金槍飛快揮出,一道道霸道無比槍芒狂暴,朝對方斬殺而去。【愛↑去△小↓說△網w

qu

槍頭繚繞著三色光芒,無堅不摧,強大無比。

鐺!

長槍被擋開,另一名冥界強者從後方掠出,擋住張洪軍的進攻,為持拿巨斧的強者爭取時間。

“滾開!”

張洪軍怒叱,騰空而起,一腳用力踢去,同時,手中長槍一抖,耀眼槍芒衝破天際,張洪軍一揚手,飛射向拿巨斧的冥界強者。

轟隆!

直接和巨斧碰撞,發出璀璨爆炸光芒,四處鼓盪,八方蔓延,飛沙走石。

噗!

冥界強者張口吐出鮮血來,他的右手被轟中,刹那間破開,血肉四處迸濺,整條手臂斷落。

“可惡!”

那過來攔張洪軍的人是一個八層境界的中年男子,身穿一件冥界護甲,身軀魁梧,氣勢強大,也是一個很強的高手,他見自己擋住的人竟然成功出手,倍覺冇有麵子,雙手散發淡淡流光,詭異的冥界能量纏繞,氣勢也是淩厲起來。

他一招手,直接向張洪軍轟來,幾乎用儘了全力,誌在一擊必殺。

張洪軍瞳孔收縮,疾速倒退,身形如魅影般閃動,一下子退開數丈遠,但是仍然在中年男子攻擊範圍內,他咬牙,拳風如雷,拳勢如崩雷,散發金焰,迎了上去。

他神色冷俊,目光淩厲如鋼刀,毫不示弱。

轟!

碰撞聲響起,能量瞬間爆開,這一地帶,宛如一輪烈日被摧毀,迸發出眩目的光,散發著令人害怕到了極點的氣浪。

兩道身影倒飛,兩人身上同時受傷,血液濺射,臉色都很難看,全身上下沾滿鮮血。

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爭。

塵煙飛揚,光芒瀰漫,就在光芒漸漸散去時,張洪軍一咬牙,展開身形,硬是衝過瀰漫的塵煙,出現在對方跟前,拳風如電,極為蠻狠的斬向對方的頭顱。

那中年男子臉色一變,不顧傷勢,硬是將腦袋一歪,避開一邊,避開要害,但半個身體被轟碎,靈魂力量快速流走。

他想掙紮起來逃走,被張洪軍補了一腳,直接震碎。

“殺啊!”

同一時間,燕國士兵和冥界士兵也再次混戰,場麵非常惡劣,滿地血跡,城池建築殘破不堪,斷骨斷肢到處遺落在這裡。

“敢傷我冥界強者,必死無意!”

又有四名八層強者飛掠出來,神色冷漠,殺氣騰騰。

“張道友,老道來也!”

張道陵飛掠過來,途中卻被另一個強者攔截。

張洪軍苦笑,對方這麼多人,怎麼打?

“區區一個八層境界修士,竟然妄想撼動冥界大軍的去向,今天你死!”

幾人同時出手,強大的無法形容。

“江山訣!”

張洪軍搬來一塊巨石,擋住其中一人的進攻,剛吸來的長槍散發黃金光芒,被他甩向另一個的進攻。

而後,雙掌散發三色金光,朝一個迎上去,三色光芒直接破開對方的能量,刺殺而去。

嗖!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出現在那人的跟前,雙掌刺殺向對方的胸口,此人大驚,眼眸一縮,催動手上的力量,想將其擋住,可惜三色光芒是張洪軍最強的力量,無堅不摧,直接插在他的胸口上。

但他的背後卻裸露在另一個人的攻擊之下。

啪!

張洪軍雄姿毅猛,整個後背全是恐怖傷痕,栽倒地上,頭髮如草,瞳孔中充滿了憂傷,被可怕的能量撞擊橫飛而去。

“張道友!”

張道陵抽空瞄叫,為其擔憂,可惜他也是無法分身。

張洪軍咳血,傷勢很痛,差點死掉,好半天才緩過氣來,他從地上爬起來,渾身血跡斑斑,剛動了一下,又半跪在地上,傷勢太重了,骨頭都傷了好幾根。

他隻能保持這個姿勢,而後運轉光明訣,對傷口進行解析,重組構築療傷,傷勢在快速癒合,不過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還有誰!”

幾個冥界強者獰笑,其中一人拾起巨斧,轟的一聲劈開了防護陣法。

蓬萊山入口被破了,冥軍歡呼,燕兵悲哀。

張洪軍瞟了一眼,苦笑,他喃喃道:“還是實力太低啊。”

轟!

入口破開,露出一個巨大的圓形通道,半個蓬萊山都暴露在外麵,隱約能看見裡麵的皇帝和重臣們。

十幾個燕國道修倒地,被陣法破裂的力量反噬,傷勢不小,特彆那最強的九層強者,境界越強,反噬傷最嚴重,幾乎死掉。

“皇帝老兒,把蓬萊石碑交出來!”

一個冥界老者走出去,一頭白髮勝雪,臉色清瘦,就像一個普通的老者,絲毫看不出他竟有如此的野心。

“蓬萊石碑乃燕國寶物,爾等安敢豪奪!”

燕國皇帝臉色蒼白,但語氣卻很硬氣。

“寶物自古歸強者所有,以前是你的,但從今往後就不是了。”

冥界白髮老者淡淡說道。

他從容而行,朝其壓近,彷彿在後花園散佈。

其中一個道修八層老道拖著傷勢躍起,向他撲來,被白髮老者一揮手,直接拍飛,再也站不起來。

老子步法從容,很快走到皇帝跟前:“敬你是人族皇帝,請讓開!”

“不讓!”燕國皇帝道。

“那就滾開!”

白髮老者冷冷一哼,也不見他出手,身上湧出一股力量,幻化成一隻大手,抓住燕國皇帝輕輕一拉,燕帝直接向旁邊飛去。

“皇上!”

皇後大喊,撲向皇帝,將他緊緊摟在懷裡,一個太監也撲去攙扶,皇帝口角溢血,臉色蒼白,生命垂危。

白髮老者看也不看,他的眼睛盯著中央的一塊石碑,本來很冷漠的眼睛,此時終於有了一絲波動。

石碑寬約兩丈,高約五丈,豎立在蓬萊山中央,說是山,其實就是一個小型的獨立空間。

他向石碑走去,越來越近,距離不足十丈,此時,已無人再敢阻攔。

張洪軍的傷勢在快速康複,那幾個強者似乎覺得已勝券在握,並冇有立刻過來取他性命。

張洪軍睜開眼睛,也盯著那白髮老者,看著他出手,看著他去取蓬萊石碑。

“不要!”

突然,張洪軍臉色一變,驚撥出聲來,隻見在石碑後麵,一個白髮老者無法看見的角度,一道張洪軍熟悉的身影出現,是姬輕雨,她在後麵被神醫施展秘法療傷,聽到皇帝受傷,立刻趕了出來,她手持一把寶劍,光芒璀璨,看見白髮老者靠近石碑,想也不想就一劍刺去。

敢對老者出手,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張洪軍大喊不要,卻遙不可及。

老者正沉醉在對石碑的美妙感覺中,突然看見有一道如此犀利的劍光攻擊過來,打斷那種美妙的感覺,頓時怒火叢生,一巴掌狠狠的拍了過去,這是含怒而發的掌力,力量非常龐大,摧山毀石,很是恐怖。

啊!

姬輕雨手中寶劍瞬間被摧毀,她隻來得及發出半聲慘叫,整個人也被拍得血液飛濺,血肉模糊。

她那漂亮的美眸微微合上,漸漸的失去光澤。

白髮老者這時才發現自己出手似乎重了一些,不過也不以為然,普通人在他眼力就是一群螻蟻,此時,他的心裡隻有這塊石碑,其他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雨兒!”皇後臉色蒼白,想衝去攙扶,但懷裡又摟著皇帝,隻能哭喊。

“姬輕雨!”

張洪軍大喊一聲,一躍而起,身法快若閃電,趕到了姬輕雨的身邊,將她摟在懷裡,施展光明訣,一團神聖的光芒散開,裹住姬輕雨的身軀。

張洪軍用光明訣解析姬輕雨的傷勢,然後進行組合構築。

姬輕雨的傷勢太重,半個身體都拍碎了,血肉模糊,隻剩一絲生氣,經過張洪軍的努力治療,片刻後,她終於緩緩睜開眼睛。

“張洪軍……”

看見被張洪軍摟在懷裡,她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紅暈,嘴巴喃喃,有氣無力,隻有張洪軍能聽到。

“我在這呢!”

張洪軍哽咽,卻強忍著微笑,他能感覺到,姬輕雨的靈魂在脫離**,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走。

他努力控製光明訣,把姬輕雨的靈魂按住,和這股天地力量較勁。

然而,最終,女子的身軀越來越涼,傷勢實在太重,姬輕雨的生命氣息最終還是消失了。

花落香消!

“輕雨,我的兒!”

皇帝醒了,被太監扶著,皇後衝來,將姬輕雨緊緊摟在懷裡。

“輕雨,我的徒兒!”

赤燕俠被人攙扶著從後麵走出來,當看見姬輕雨那破敗的身軀,老道剛毅的臉上終於流下了男兒傷心的淚水,姬輕雨從小被他看著張大,從小跟著他學道術,雖然不是他親生,卻比親生更親。

此時,白髮人送黑髮人,老道的心裡刀割一般疼痛,他來到姬輕雨身邊,伸出一雙巨大的手掌,輕輕拂捋女子滿是血跡的秀髮,淚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你這個冥界老者,到底是何人,竟然對一個女孩出如此重的手!”

老道怒等白髮老者,大聲叱問。

“你在問我嗎?”白髮在石碑前停下,緩緩轉過頭來,清風細雨一般的開口,道:“老夫號卑南,乃冥界輪迴殿太上長老,老夫並非故意要殺了此女,不過她確實是被老夫所殺,所以,老夫也不狡辯。”

說完,叫做卑南的白髮老者又轉過身體,繼續凝實這巨大是石碑,沉醉在那種奇妙的感覺中。

“你……你這個劊子手!”

老道掙紮起來,氣急攻心,張口又是幾口鮮血,傷上加傷,直接暈倒過去,被一個小道扶住。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