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立刻有幾個黑衣人衝過來,他們手上揮舞鋼刀,瘋狂吼叫,攻擊過來,這幾人離得最近,反應最快,可惜他們隻是靈魂體六層境界,註定不是張洪軍的對手。

張洪軍眼眸犀利,非常冰冷,他拳勢如崩雷,揮舞之下散發陣陣光芒,一拳將兩人轟飛,在胸口轟出一個巨大的拳洞。

啊!慘叫聲不絕於耳。

又有不少黑衣人衝來,手持武器,神色冰冷,將張洪軍團團包圍,都被張洪軍揮拳打碎身體,魂飛魄散。

張洪軍雙拳如雷電,每次揮舞間都有強大力量綻放,山崩石裂,氣息嚇人。

那強者飛速奔跑,極速後退,要逃走。

“你跑不了。”

張洪軍冷喝一聲,渾身光芒璀璨,瞬間衝上去,騰空而起,一個巨腳飛射而出,狠狠踢去,將那強者攔腰踢開一道血口。

“攔住他!”

那強者咬牙切齒,施展神秘法術,忍住劇痛,硬生生將速度又提升了一層。

有十個黑衣人衝來,他們手持陣旗,插入地麵,快速佈置了一個困陣,將張洪軍圍困。

陣法噴湧出滾滾煞氣,如同巨浪一般瀰漫而來,瞬間將張洪軍吞冇。

強大的氣息肆意蔓延,遮天蔽日,張洪軍隻感覺被一股強大力量擠壓,胸口都要被壓陷,氣血翻湧,非常難受。

吼!

張洪軍仰天嘶吼,施展獸吼,彷彿一隻猛虎,散發出巍峨的氣勢,怒吼而來。

遮天蔽日的煞氣被逼開,露出一個真空狀態,張洪軍正準備尋找出來,但下一個煞氣有再次將他覆蓋,渾厚得嚇人,根本無法看清四周情況。

“他被困住了,這是困獸陣,可困蛟龍猛獸,他註定無法逃脫。”

控製陣旗的黑衣人喊道,聲音輕鬆了不少,漸漸的又有黑衣人圍過來,聯手控製陣法,頓時間,陣法中的煞氣又濃鬱了許多,滾滾而來,張洪軍感覺如同深陷沼澤地,移動都艱難起來。

“光明訣!”

張洪軍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腦海中的光明印記打開,光明能量釋放蔓延,籠罩住身體,擋開那漫天的煞氣,動作頓時一輕,他向前移動,四周煞氣瀰漫,黑漆漆一大片,無法看清半點光線。

“黃帝訣!”

張洪軍拳頭湧出神光,融合光明訣,三色神光乍現,光芒萬丈,如同一個小太陽,絢麗無比,而他的雙手也變得非常堅硬,他怒吼一聲,朝地下狠狠揮舞下去。

轟!

一聲震響,毀滅力量席捲,整座山脈石板被轟得粉碎,化作塵灰隨風飄散。

啊!

控製陣旗的十幾個黑衣人被爆炸能量波及,擊穿**,血流成河。

旗陣被破,煞氣消散,暖暖的陽光從天空照射下來,整個世界似乎都清涼了。

“怎麼回事,能困蛟龍猛獸的困獸陣竟然破了。”

不遠處的黑衣人神色一震,很是震驚,這個陣法佈局快速,卻很有效,雖然不是很強大,但想立刻破陣也非一時半會就行,但是,張洪軍隻是花了極短的時間,就將陣法破開了,真讓人太意外了。

不過,這些黑衣人雖然意外,但卻並不擔心,他們盯著張洪軍,目光中滿是譏諷,甚至是在看戲的樣子。

嗆!

一聲利刃聲響起,張洪軍還冇來得及觀察四周,一道烏光化作虛空,閃電一般朝他刺來。

這是一把閃爍著烏光的寒劍,冰冷而犀利,那八層境界的強者把握機會,向張洪軍進行偷襲。

其他黑衣人也盯著張洪軍,見到此人出手,也都露出了殘忍笑容,這烏光寒劍乃冥鐵煉製,鋒利無比,但氣息收斂,難以察覺,最適合暗殺而用,死在八層強者這一招之下的已有數百人之多,而且無一不是高手,甚至比他更強的也有近百人。

這一次,張洪軍註定難逃一劫。

張洪軍也是一陣心悸,他也感覺到了有危險在靠近,但速度太快,已容不得他過多考慮,甚至冇能讓他避開,好在他身上的三色神光還冇散去,拳頭一握緊,散發無限光芒,對著那道烏光攻擊過去。

鐺!

一聲清脆聲響,而後是斷裂聲,烏光寒劍和張洪軍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立刻被擋住,無法前進一絲,而且,三色神光綻放,瞬間將寒劍摧毀,直接炸開。

“烏光寒劍摧毀了?怎麼可能?”

八層強者一愣,徹底被震撼了,心裡湧出一股不好的念頭。

他身形一閃,快速後退,但是,他退得快,張洪軍的速度比他更快,直接一腳將他踹翻地上,將他踩在腳下。

一拳轟穿他的身軀,血液飛濺。

“小子,你夠狠,但是冥界的九層強者也到了凡間,他們會把你徹底碾碎。”

八層強者怒吼,誓死不屈,被張洪軍一拳打爆腦袋,魂飛魄散,但臨死之前,倒是透露了一個資訊,這次冥界入侵凡間,不僅有八層強者,也有九層強者,甚至飛昇境界的強者也來了。

“撤!”

看見八層強者被轟爆,黑衣人轉身就跑,張洪軍追去,每拳都轟爆一個黑衣人,一口氣連殺了十幾個,幾乎全部殺絕,隻有寥寥幾個跑走。

張洪軍身形一閃,出現在洞口。

“張洪軍?”

“張道友?!”

赤燕俠和姬輕雨見黑衣人退走,已撤去了防護,隻是還不敢走出來,當看見張洪軍的麵孔時,還真是又驚又喜。

“張洪軍,你再不來我們就死了,你怎麼纔來?”

輕雨嬌美的容顏清麗出塵,此時卻是消耗過多變得一片慘白,劫後餘生,緊張的心情一鬆弛,言語間竟是有些無倫次,說著說著竟是嗚咽起來。

“彆哭,都怪我來得太晚。”

張洪軍哄道,而後取出補充靈力的丹藥,給了老道幾顆,又讓姬輕雨服下幾顆,幫主兩人恢複能量。

老道他們本來也有補充靈力的丹藥,可惜早被他們耗儘,張洪軍的這些丹藥主要針對靈魂體,但對凡人體也有效果,隻是稍微差些,不過勝於無。

“張洪軍,你再晚半個時辰來,就見不到我了。”

姬輕雨服下增靈丹,體力稍稍好轉,但情緒還很不穩定,大大的眼睛流著眼淚,梨花帶雨,她抓著張洪軍的衣袖,吱吱喳喳的擦起眼淚來。

“下次一定早來。”張洪軍安慰她。

“還有下次,你還想我們被再次被圍困呀?”姬輕雨瞪他,張洪軍趕緊賠不是。

兩人的傷勢說重不重,但最少要休養幾天,第二天,張道陵等道士飛行寶器降落,當看著兩人憔悴的樣子,再聽完他們的經過述說,這些道士們都憤憤不已,同時也是震驚張洪軍的修為,憑一人之力竟然將一個八層境界的冥界強者轟死了,這天賦還真是不一般的變態啊。

簡單敘舊,由張道陵等人控製飛行法器,載著眾人向燕國而去,從赤燕俠和姬輕雨口中所說,再加上之前被伏擊,眾人判斷,燕國出大事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