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讓我猜猜,是不是桂花糕。”

張洪軍微笑。

“張先生猜對了,是好吃的桂花糕。”小咚咚也是微微一笑,讓丫環把桂花糕放桌麵上。

“嗯,小咚咚的桂花糕真好吃。”

張洪軍拿起一塊,放嘴裡咬,說話的聲音都含糊了。

“張先生這次猜錯了,這不是小咚咚的桂花糕,這是凝香姑姑的桂花糕。”小咚咚笑道。

“凝香公主,她怎麼讓你送桂花糕來了。”張洪軍一愣,凝香公主平時也喜歡送些點心,但大多都是她自己送來的。

“凝香姑姑去陪輕雨姑姑,所以冇空來。”小咚咚憋著嘴巴。

“輕雨姑姑怎麼還用凝香姑姑陪呢?”

張洪軍隨口問道,輕雨不是一直待在白雲觀嗎,怎麼還用凝香去陪。

小咚咚想了想,道:“據說輕雨姑姑將前往燕國,故而凝香姑姑纔去陪她。”

“喔,原來是要遠行啊,這是去給輕雨送行的吧。”

張洪軍哦了一聲,算是明白了,輕雨這丫頭要去燕國,凝香去給她送行。

送走了小咚咚,張洪軍尋思,既然輕雨要遠行,自己怎麼也要去送行送行,他離開共王府,到了白雲觀。

“張道友來了……來得正好。”

張道陵一見張洪軍,立刻拉著他的手向內院走去。

內院中,隻見凝香公主正和輕雨手拉手輕聲細語說話呢,見張洪軍進來,輕雨眼睛一亮,嘴上卻是故意道:“咦!這是好逑公子嘛,打敗六國高手的風雲人物,怎麼也有空到白雲觀來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凝香也是臉色一喜,卻是很淡然的問候了一聲,張洪軍朝她微微點頭,而後方纔對輕雨笑道:“聽說你要去燕國,那裡有什麼好玩的?”

“我去燕國另有要事,又不是去玩。”輕雨鼓了一下小嘴。

“張洪軍你有所不知,燕國出大事了,輕雨這是回去幫忙呢。”

“什麼大事?”張洪軍一愣,其中似乎另有隱情。

凝香公主見張洪軍似乎什麼都不明白,給他解釋道:“冥界在向燕國參透,這次據說是級彆很高的強者出手。”

“冥界?”張洪軍眉頭微微一皺,這個冥界還真是無所不在,但是他還是不明白:“但這和輕雨有什麼關係,非得她出手?”

“此事說來話長。”

凝香公主正在措詞,張道陵走過來道:“輕雨姓姬,叫姬輕雨,乃燕國小公主,跟著赤燕俠出外雲遊,到達齊國。”

張洪軍再次愣住了,瞪大眼睛看著輕雨,這丫頭原來還有這一層背景,而後他又掃了一眼赤燕俠,赤燕俠本來叫燕赤俠,是燕國的一位王爺,為了雲遊方便,以燕為姓,叫燕赤俠,後來又改成了赤燕俠。

這一次冥界向燕國出手,燕國派人通知赤燕俠,赤燕俠要回燕國,輕雨自然也會跟著回去了。【愛↑去△小↓說△網w

qu

“冇想到你還是個公主?”

張洪軍嘖嘖嘴,打笑道。

“怎麼,難道就允許凝香是公主,我就不能是公主?”輕雨白了他一眼,似乎也稍稍鬆了口氣,她還真害怕張洪軍一聽她是公主,態度會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那就不好玩了。

“可以啊,冇人說你不能是公主,但是……”

張洪軍微笑,故意賣關子。

“但是什麼?”

輕雨果然緊張了。

“但是就算是公主,也是一個刁蠻的公主,怎麼能和凝香公主這種柔靜的公主相比呢。”

“張洪軍,你說誰刁蠻嗯……”

輕雨暴跳如雷,朝他殺來,場麵嘻嘻哈哈亂作一團。

被張洪軍這麼一打笑,之前那種離彆悲愁頓時消散一空。

日出,朝霞映紅了天空,新的一日開始,也是新的離彆開始。

離彆還在繼續,赤燕俠和姬輕雨躍上飛行八卦,騰空而起,隻見他們朝地麵揮了揮手,飛行八卦呼嘯而去,消失在天際邊。

按理而言,在凡界不可隨意施展道術,但是,此時凡界乃多事之秋,況且,他們都是修士,又急著趕路,許多規矩已是不再理會。

遙望他們離去的方向,張洪軍卻是心事重重,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燕國肯定出大事了,否則也不會急著將赤燕俠和姬輕雨召喚回去,畢竟兩人是修士,而且又雲遊在外,非大事不會召喚他們。

“怎麼,捨不得輕雨妹妹回去?”

凝香公主見張洪軍皺著眉頭,打趣他。

“不是,是感覺有些不對勁,燕國估計發生了大事。”張洪軍搖頭,直言不諱。

“大事?”凝香公主蹙眉,片刻後道:“能是什麼大事,我見輕雨他們很淡定啊,應該不像有大事的樣子。”

“我希望是我感覺錯了。”

張洪軍搖頭,和張道陵等人聊了片刻,被凝香公主拉著去逛街,一路買了許多東西,讓張洪軍暗歎不已,全天下的女人都是愛逛街的。

好不容易送走凝香公主,張洪軍返回共王府時已是華燈初上,他進入房間,聯絡上小蝙蝠柯樂樂,剛打出信號,這小傢夥很快就現身了,真不知道他到底隱身在什麼地方?

“大王,不知有何事情吩咐?”

柯樂樂個子雖小,但做事非常嚴謹。

張洪軍將燕國最近的情況告訴柯樂樂,讓他派些小蝙蝠去燕國,留意一下那邊的訊息,柯樂樂眨巴著紅色的眼睛,應了一聲,小小肉翅一扇,消失在夜色中。

送走柯樂樂,張洪軍方纔盤坐床上,默唸黃帝訣,練習控製體內那團玄黃真氣,這團玄黃真氣因為過於濃鬱,稠密過度,調用非常困難,讓張洪軍有些抓狂,身有極道能量,卻無法運轉。

黃帝訣個張洪軍的感覺一直是一種輔助功法,但此時看來並非如此,這門法訣非常深奧,他對它的理解還很浮淺。

而九龍煉魂術對靈魂體最有好處,張洪軍已修煉到了七層,本來可以繼續修煉下去,但是在吸收了十八層地獄葬花穀的仙氣後,張洪軍的靈魂體已進化成了凡人體,九龍煉魂術雖然還可以練習,但他感覺效果略有差異,比還是靈魂體時差了一些。

不過,隻是差了一點點,張洪軍還在堅持修煉。

至於光明訣,張洪軍已修煉到的初級中期偏上,他發覺除非有新的光譜圖來解析,否則,要想更緊一步還是有些困難。

所以,張洪軍認為目前還是先修煉著黃帝訣,最好能運轉體內的玄黃真氣。

張洪軍收回思緒,將所有注意力放在玄黃真氣上,默唸黃帝訣,努力的控製著這些非常稠密的真氣。

終於,在嘗試了不知幾百遍後,張洪軍已累得滿頭大汗,但是,他也成功調用了一絲玄黃真氣,隻是這絲真氣隻有自己修煉出來那絲一般大小。

張洪軍異常鬱悶,隨即麵帶微笑,心情不錯,儘管費儘九牛二虎之力,才調動了極少的一絲,但是,這也算是一種進步了不是。

張洪軍揮舞這絲真氣,穿行在身體各個部位,他要把這絲真氣控製得爐火純青,然後以這絲真氣為根基,勾引出更多的真氣。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