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看來還得另想辦法從萬裡江山城中逃出去。【愛↑去△小↓說△網w

qu

】”

張洪軍睜開雙眸,目光炯炯,在黑影中也是非常的明亮。

他朝遠處望去,彷彿要望穿黑夜,直達萬裡江山城外。

把生命交托本人手上等待救援,過於被動,太危險,張洪軍已發現其中險情,他決定進行自救。

“如何自救?!”

張洪軍將思路放在江山訣的一百零八字上,一字一字的琢磨,一字一字的將其和萬裡江山城內的景象進行融合,分析,尋找其中的破綻,他不相信,偌大一個陣法,會冇有半點弱點,隻要有一點破綻,就能為他所用。

分析了很久,張洪軍輕歎一聲,緩緩的睜開雙目,眨巴了一下,朝小山方向遙望,整個萬裡江山城,那小山就是陣眼,和氏璧就是壓陣之物,若能將和氏璧移動,那整個陣法定當出現破綻。

但小山有九層強者坐鎮,豈是那麼好靠近的,張洪軍搖頭,這個想法無法實現。

突然,張洪軍心中一動,想起之前在河邊被那儒修八層碰到的事,他施展的是江山訣,依靠和萬裡江山城的山川力量進行感應,而那八層強者卻避開了他的感應範圍,對方本來就在大河附近,所以巧合避開了他的感應。

起初張洪軍也是如此認為,但後來一想,卻不是那麼回事,而是那地方存在死角,對方正好處於死角中,所以冇能感應到,在對方出現後,他立刻能通過江山訣感應到他的存在。

萬裡江山城內有死角,死角就是漏洞,那這個漏洞在哪呢?肯定在大河附近。

張洪軍眼睛一亮,勒令隊伍集合,連夜朝大河進軍,那個地方很隱蔽,四麵環水,大河蜿蜒,搜尋隊搜尋過後便離開了,冇派人駐紮。

大河邊,張洪軍運轉江山訣,然後讓饒金明等人分散向四處走動,而他則利用山川力量進行感應,冇過多久,一個護衛的身影在他感應中消失了。

“就在那裡了!”

張洪軍身形一閃,掠到那護衛身邊,奇怪的是護衛所站位置並無奇特之處,他站在一塊青石板上,四周有些草叢掩飾,除這塊石板,四周環境並無特彆之處。

張洪軍圍著石板研究,認為此地便是死角,令人挖開石板,他本想一拳將石板轟開,又怕動靜太大,把搜尋隊引來。

石板挖開,露出沙石,張洪軍讓護衛站在此地方圓一丈之內,張洪軍便無法感應到,可見此地正是漏洞之處。

張洪軍令人向地下挖,沿著無法感應的位置挖掘,一直朝深處挖去。

很快,挖出了一條很深的通道,護衛們雖然心生疑惑,但見饒金明和付啟才兩個領隊都冇出聲,自然也就不敢詢問,隻是聽命下挖。

鐺!

前方挖到一塊山石,山石巨大,攔住去路,各種兵器砍在上麵發出鐺鐺鐺響,冒著火星。

張洪軍讓護衛們讓開,取出強者寶劍,將力量運轉到劍身,劍芒璀璨,寒光逼人,張洪軍持劍開石,大石頭紛飛,露出鬆軟土地。

沿著鬆軟泥地挖掘,方向再次改變,由縱橫變成朝上而去,向上再挖百丈之後,有光線透入,他們接近了地麵。

眾人正要歡呼,卻被張洪軍製止,他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小心挖開一個小口,探頭一看,此地已出萬裡江山城外,處於護衛守護位置。

趙國護衛防護非常嚴密,到處可見護衛們的身影。

眼看就要離開這該死之地,卻又被護衛困住,眾人心裡也是非常的鬱悶。

張洪軍勒令眾人原地休整,將體能保持到最好狀態,而他自己卻邊觀察邊思考。

最終,張洪軍決定從地下衝出,引開四周的趙國護衛,趁此機會,饒金明等人從地下逃離。

“張先生不可為我等冒險。”

饒金明等人不想張洪軍為此冒險,但張洪軍心意已決,說:“以我的境界和身法,即便碰上九層境界的強者,要想脫身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饒金明等人一想,覺得此言有理,也就同意了張洪軍的這個方案,不過,懇求他量力而行,莫要過於犯險。

張洪軍遁出地麵,身形一閃已出現在百丈之外,遠離了通道出口,而後他才裝做偶遇護衛,和他們打了起來,邊打邊逃,將附近的護衛都吸引了過去。

趁這個機會,饒金明和付啟纔等人從地下通道鑽出,消失在黑夜中。

張洪軍心中盤算饒金明他們已離開,身形衝去,準備就此離去。

“閣下闖我守護禁地,難道還想就此離去嗎?”

一名儒修八層強者趕來,攔住張洪軍去路,對於這種八層強者,張洪軍還是有些忌憚,他不想和對方硬碰硬,隻好後退,準備利用黑夜的掩護將對方甩掉。

轟!

一顆巨大的照明火球飛昇上天空,將這一帶都照亮,仿若白晝。

附近有趙國護衛兵趕來,將此地圍得水泄不通。

嗖!

八層強者出手,此人個頭不高,身軀瘦小,大約有四五十歲,速度很快,揮拳之下,有著強大的能量湧動,拳風上纏繞著淩厲的力量。

“記住,我叫植冉森,乃趙國儒修八層修士,等下我會殺了你,你應該感到很榮幸,並非死在無名者手下。”

瘦小老者臉色獰笑,毫無半點儒者風範,他一跺腳,直接將地麵跺開一片龜裂,而他的身軀已是如閃電一般衝了過來,手上能量收斂,冇有使用多少能量,他竟然要以肉身絞殺張洪軍。

張洪軍為了引開護衛兵,已將身上氣息收斂,和一個普通修士冇什麼區彆,見狀,突然心中一動,又將氣息稍稍的收斂了一些,讓老者誤以為他很弱。

張洪軍盯著老者,一雙爪子淩厲無比,他臉色大變,身體簌簌顫抖,非常害怕,似乎連移動的腳步都打結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見此,瘦小老者更是獰笑得恐怖,手上力量似乎又弱了幾分,顯然不想將張洪軍立刻殺死,留著慢慢玩。

而那些護衛見老者出手,也都紛紛讓開,麵帶殘忍微笑,甚至滿是同情的看著張洪軍。

有個護衛喊道:“植前輩,好好蹂躪這個傢夥,讓他嚐嚐天爪淩遲的味道。”

淩遲是古代一種酷刑,用小刀一片片從罪人身上切下血肉,非常殘酷,而天爪淩遲則是不用小刀,而是用爪把血肉抓下來,比用小刀更恐怖。

許多護衛在起鬨,估計也深知老者有這個愛好,大拍馬屁。

“你們這幫臭小子都彆起鬨,小心老子也讓你們嚐嚐天爪的味道。”

瘦小老者朝那幫護衛兵笑罵,那些護衛兵雖然收斂了一些,仍然有膽大的繼續起鬨,顯然瞭解老者的脾氣,越有人看他越起勁。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