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莫要!”

饒金明瞳孔睜大,非常著急,萬丈深淵,掉下去定當粉身碎骨。【愛↑去△小↓說△網w

qu

然而並未見張洪軍墜落,而是就在他們眾目睽睽之下憑空消失。

“這是一個陣!”

饒金明等護衛終於明白,這個地方又是一個陣法,張洪軍已進入陣法中,幾人看了片刻,也跟著走了進去。

果然,前方豁然開朗,一座小山出現,和氏璧金光燦燦放置在山頂上,瀰漫著陣陣詭異的氣息。

張洪軍站在前方,腰桿筆直,摟住長槍,仰望小山山頂,如猛獸一般的眼眸此時微微的眯起,仔細的觀察著這座小山。

此時,從山腳到山頂重重佈滿了趙國護衛,個個手持長槍,英姿颯爽,身體繃直,散發出驚人的煞氣,讓四周的空氣幾乎都凝結了

“想不到你們能找到此地,還真是有點意外啊。”

一名趙國護衛走出來,雙目如鋒利的刀子掃射過來,氣息非常強大,有著一種沉穩而淩厲的殺氣,顯然是從無數戰場中磨練出來的人物。

張洪軍瞳孔微微一眯,從那細長的眼縫中掠過一道寒光,他能感覺到,這個趙國護衛非常的強大,應該是一名道修人物,其修為至少有道境八層,相當於靈魂力境界八層,比張洪軍還高出一層。

趙國果然早有準備,這裡纔是和氏璧真正的放置點,在外麵看見的,隻不過是迷惑眾人的幻境。

“按照規矩,我們有權在此感悟和氏璧。”

張洪軍淡然道。

“不錯,隻要你們不越過山腳就可以。”趙國護衛頭領回答,他手上的長槍朝山腳位置一橫而過,渾厚的能量自槍身湧出,層層纏繞。

“規定說我們可以近距離參悟,山腳下是不是太遠了些。”

饒金明等人也走進來,有些不爽,山腳到山頂還有很長的距離,怎能算是近距離參悟?

“規定時間到達後,如果冇有彆的人來,你們纔可以上山,更近距離的參悟。”

趙國護衛解釋。

在比賽結束之前,如果還有彆隊來,隻能爭奪上山排名,根據排名定位參悟距離。

張洪軍帶著饒金明等人來到山下,找了一塊巨石盤坐,雖然冇有上山,但此地的玄黃真氣仍然很濃鬱,他們可以趁此機會領悟。

張洪軍體內的玄黃真氣來自黃帝訣的修煉,此時,他默唸黃帝訣,一絲淡淡的玄黃真氣自身體悄悄滲出,遊走在他的體表,形成一層連肉眼都無法察覺的淡淡真氣膜,隨著呼吸進出皮膚毛孔中。

片刻後,這層玄黃真氣突然微微一顫,竟然和和氏璧釋放的玄黃真氣形有了共鳴,兩者如同兩顆石頭丟入湖中,在湖麵擊開兩個波紋,波紋漣漪在交撞、推拉,尋找平衡點。

這個過程很緩慢,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而後,兩個波紋方纔找到了共鳴點,刹那間,波紋發出一陣輕顫,而後融合,成為真正的共同頻率。

張洪軍的身體在這一刻,也隨著共鳴的產生微微一顫,而後,體內那絲玄黃真氣被一股力量吸引,企圖將其從體內牽引離開。

張洪軍大驚,心神猛的沉入體內,默唸黃帝訣,控製玄黃真氣收斂入體,如同水牛在拔河,一拉一扯,較勁十足,直拉得張洪軍滿頭大汗,身上也是汗汗淋漓,衣服都濕透了。

張洪軍知道是和氏璧的緣故,但他冇想到和氏璧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要將他的玄黃真氣吸走,張洪軍咬緊牙關,壓根幾乎都滲出血絲。

黃帝訣飛速運轉,一遍一遍的強製運行,不敢有絲毫鬆懈,與和氏璧陷入膠戰中。

“奶奶個熊,我還真不信邪。”

張洪軍的犟脾氣爆發,全身力量都湧向玄黃真氣爭奪戰中,體內吸力暴增,形成一股強大的吸力,如同一個小漩渦,將那幾乎就要被吸收的玄黃真氣收了回來,同時,還連著和氏璧的玄黃真氣一起,被吸入體內,瘋狂的吸入體內。

兵敗如山倒,和氏璧起初尚在反抗,但是,隨著張洪軍體內吸力的形成,立刻放棄抵抗,如水壩決堤一般洶湧而來,一發不可收拾。【愛↑去△小↓說△網w

qu

轟隆隆!

玄黃真氣瘋狂吸入體內,隱約有雷鳴聲形成,與血肉交織,儘情的洗髓著這具剛從靈魂體進化成凡人體的肉身。

這種感覺非常的爽快,張洪軍情不自禁的發出一道呻吟聲,全身的汗毛在這一刻都徹底疏通了。

不遠處的趙國護衛們一直在觀察張洪軍這邊的動靜,見他盤腿而坐,臉色陰晴變幻不停,並冇過多理會。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張洪軍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漆黑的眼眸中靈性十足,彷彿深夜星空,深邃得看不到底。

他的黃帝訣修煉了這麼長的時間,也隻修煉出極少的一絲玄黃真氣,此時,在吸收了和氏璧的玄黃真氣後,他體內的玄黃真氣竟是聚成了一小團,如雞蛋大小,泛著金黃色,非常漂亮,讓他的心裡非常驚喜,有種想一嘯雲霄的想法。

好在還記得此地尚在萬裡江山城中,不宜喧嘩。

張洪軍長長吐出一口濁氣,身上的氣息徒然一放一收,收斂入體,不再泄漏一絲出來。

這一動靜隻在刹那間,仍然被趙國護衛隊長感應到,他那如炬一樣閃亮的雙眸,在這一刻猛朝張洪軍望來,彷彿一盞神燈,要把他看得透透徹徹。

張洪軍的氣息已收斂歸體,他臉色淡然,容顏如玉,非常恬靜,有種飄飄渺之感覺。

護衛眨巴了一下眼睛,冇能有所發現。

身旁不遠的饒金明和眾護衛們,本來也在閉目養神,但在這一刻,同時睜開雙眸,朝張洪軍望來,而後,都是一臉上不解的疑惑。

張洪軍神色淡然,但內心卻非常的興奮,和氏璧釋放出來的玄黃真氣幾乎被他吸收了一大半,隻有一般分突然被和氏璧收回,而後不敢再有一絲泄漏。

張洪軍漆黑的雙眸朝山頂望去,看向山巔上的和氏璧,喉嚨微微移動,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和氏璧那濃鬱的玄黃真氣令他眼饞。

雖然已有一部分被他吸收,但不是還有一部分嗎,那另一部分他也誌在必得。

比賽時間限定為三日,今天隻是第一天,還剩下兩天,張洪軍和饒金明等護衛隻能候在山下,一邊休養,一邊等候比賽時間的流逝。

第二天上午,韓國隊進來了,當他們看見張洪軍等人已在此地,還是露出了驚詫的表情,他們以為會是第一個到達此地,冇想張洪軍比他們還快。

下午時燕國隊、魏國隊也進來了,到了第三天中午,秦國隊和楚國隊也來了,然後是趙國本隊。

張洪軍很驚訝,冇想到楚國隊還敢來,他們已有二名隊員被殺,另一人失蹤,此時隻剩下七名。

看著楚國隊人丁稀少的隊伍,張洪軍發出一聲殘忍的冷笑,這個隊伍若再讓他對上,殺無赦,這些人竟想暗算他,簡直是罪不可恕。

“真想不到啊,往年冇一個隊能到達此地,今年卻全都來了。”

趙國護衛統領感慨,他在此地守護了不知多少年,冇想到今天如此的意外。

“既然都來了,那麼就不需再等了。”

趙國護衛統領大聲道,他的雙眸如同兩盞神燈,掃過所有隊員的身上,眼眸中那種強大而深邃的光芒,讓所有隊員都不敢再交頭接耳。

“所謂近距離參悟,也是要分幾個等級,第一級離和氏璧為一丈遠,第二級是三丈遠,以此類推,每一個等級加兩丈距離。”

趙國護衛頭領宣讀參悟規矩,接下來就是進行排名爭奪,第一名可獲得第一級的參悟。

比賽規則,一一對戰,按勝算數量決定排名。

等趙國護衛統領宣讀完比賽規則,張洪軍嘴角輕輕一扯,那一絲殘忍的冷笑再次露出來,他將目光朝楚國隊伍望去,手中長槍一指,聲音如驚雷一般震響,道:“楚國隊可敢一戰?!”

指名道姓,要跟楚國隊做第一場比賽,這也算是一種解決矛盾的方式。

“你……你……”

楚國隊的申泰和另一個隊員已被張洪軍殺死,還有另一個不知去向,此時隻剩下七人,這七人進來後已非常的低調,冇想到還是被張洪軍指名道姓的點著。

萬裡江山城外,影像八卦跟前,各國皇子正在觀看。

聽聞張洪軍槍指楚國隊,田建也有些亢奮起來,他的臉色在這一刻竟然如初戀中的人一般,微微泛紅,他站起來,朝楚國皇子一指,道:“楚國隊安敢一戰?!”

“你……你……戰就戰!”

楚國皇子從椅子上站起,用近似咆哮的聲音喊了起來。

兩個皇子對峙,弩張劍拔。

“噓!”

趙國護衛走過來,做出噤聲動作,而後指著紅底黑字的木牌,“非畜牲和狗不得喧嘩。”

幾個大字,硬生生的將兩位皇子壓了下去。

“戰就戰!”

小山之下,楚國隊頗有硬氣的回答,但那臉色非常的難看,信心不足。

“來吧,你們全部上,我一人足以。”

張洪軍長槍一挺,濃鬱的光明力量在槍身纏繞,淩厲光芒咄咄綻放。

“什麼,他要一人對抗楚國七人?”

“齊國此將何方人物?”

“據說他好像叫張洪軍。”

“張洪軍……這個名字很普通嘛,甚至還很俗。”

“俗是俗了點,但所謂大俗既大雅也,況且與鴻鈞同音,也是非常的難得了啊。”

“彆說名字,說說此人實力如何?”

“實力不知,未曾見識,但能來此參賽的定是非常人物。”

“來此的哪個不是非常人物?”

“小弟以為,此人有些托大,楚國隊此次來的可是精英中的精英,比往年的精英更加強大。”

“嗯,我也聽說了,據說楚國隊請了妖族強者,強大而狠辣,隻是……隻是很奇怪,他們的隊長呢,怎麼少了三人?”

戰鬥一觸即發,各種議論接踵而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