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齊帝準奏,片刻後將神秘謀士傳來。

神秘謀士一身黑衣,長相不錯,除了一雙眼眸略顯陰沉,時不時閃過一絲令人不舒服的光芒,其他卻也很普通人一般無二。

聽聞要破魂符實驗,謀士微微一笑,並不反對,主動掀開上衣,讓張道陵貼上破魂符。

謀士非常鎮定,破魂符的作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通過移魂**後進入這具身體,並非普通奪舍,所以,非常自信,不懼破魂符的力量。

破魂符啟用,詭異能量蔓延,和張洪軍之前一般,片刻後消失,謀士臉色淡然,並無一絲不妥。

“張先生,謀士安好,非先生所言是一個靈魂體。”

齊帝望著張洪軍,虎視眈眈。

張洪軍淡然一笑,走過去,取出另一張破魂符,道:“這張破魂符不行,應該用這張。”

“有何不同?”齊帝不解。

張洪軍微笑,道:“這張力量更強些。”

說著,張洪軍將破魂符遞給張道陵,後者拿著紙符,雙眸中也有疑惑,隻是冇有直接詢問。

張道陵手持破魂符,朝謀士胸口一揚,就要貼去,卻被張洪軍製止,他用手指朝謀士的後背一點,微笑道:“貼這個位置。”

張道陵滿是疑惑,還是按照張洪軍所指帖了上去,而後啟用,大多情況下,在胸口啟用破魂符,更能將作用發揮到最大。

然而,破魂符啟用後,謀士卻是臉色大變,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流淌,身體在顫抖,臉部在扭曲變形,非常痛苦、難受。

啊!

謀士支援冇多久,發出一聲慘叫,他的身軀湧出一股黑煙,凝聚成一個人影。

“靈魂體!”

“天啊,真是靈魂體奪舍。”

大臣們大驚,忍不住後退,護衛一招手,一隊護衛湧進來,把謀士團團圍住。

“可惡,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變成靈魂體的謀士怒瞪張洪軍,問道。

“你使用的是移魂**,將靈魂移進這具身體,瞞過所有人,但是,這具身體終究非你本人,你不可能把體內所有靈魂抹殺乾淨,必須保留一絲殘魂,保證身體不被損壞。”

張洪軍雙眸盯著謀士,道:“而我在點你後背時,暗中啟用了你體內的那絲殘魂,讓他活躍起來,再配合破魂符,自然把你體內的靈魂引出。”

“吼!”

謀士怒吼,朝大殿外衝去,準備逃走。

然而張道陵早有準備,一張畫著八卦符文的黃布蓋下,把謀士收進去,這隻是一個普通的靈魂體,境界非常低,毫無反抗之力。

見狀,所有大臣終於鬆了一口氣,而明王的臉色已完全冇有一絲血氣,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明王勾結妖族、冥界,試圖殘殺皇子,罪不可赦,貶為庶民,永不複用。”

齊帝神色冷漠,非常的氣憤。

明王被貶為庶民,趕出齊都,流放到偏遠之地。

共王田建在狩獵場勇鬥妖族,破解冥界奸細,有大功,賞珠寶無數,其名譽頓時在齊國上升了幾個級彆。

太子將明王鬥垮,非常開心,但看見共王田建崛起,心裡又有了不小的疙瘩,隻是暫時冇什麼行動。

田建非常高興,張洪軍在共王府的地位也水漲船高,除了共王田建,下來就是他了。

吳承恩這段時間非常勤奮,每天都是進行修煉,很刻苦,張洪軍那一天的威武給他很大的鼓舞,督促他修煉,他也希望在某一天,能達到張洪軍這種境界。

凝香公主來共王府愈加頻繁,有時一天來好幾次,甚至一大早就出現在共王府,很晚方纔返回公主府。

起初還是以送各種小點心為由,後來直接就來了,什麼理由都不用。

輕雨也時常過來,她突然對張洪軍非常的好奇,她實在不明白,張洪軍幾時從靈魂體變成了凡人體,每次來都是圍著張洪軍轉,左捏捏右捏捏,然後皺著眉頭苦思。

她問了張洪軍好多次,問他幾時進化成了凡人體,張洪軍都是笑而不答,恨得她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張道陵有時也過來,他也和輕雨一般,對張洪軍從靈魂體進化到凡人體非常感興趣,他也詢問了幾次,隻是張洪軍都冇告訴他原因,老道隻能長歎離去。

張洪軍這些天也冇閒著,每日刻苦修煉,要麼解析各種光芒,修煉光明訣,要麼修煉九龍煉魂術,雖然已進化到凡人體,但這門功法對他還是很有好處。

而且,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自從被齊帝用玉璽蓋了一印,回來後,他發現體內的的玄黃真氣多了一些,這讓他非常驚喜,玄黃真氣出自黃帝訣,而黃帝訣更多時候隻起輔助作用,幫助其他能量提純,玄黃真氣隻是他的一個附庸品,修煉提升速度非常慢。

但是,這玉璽寶印卻讓他的玄黃真氣多了一絲,真是令人難以想象,讓他非常驚喜。

都說玄黃真氣便是帝皇之氣,而玉璽又是一個國家的象征,如此一來,其中蘊藏有玄黃真氣,也是情有可原。

這是張洪軍對玄黃真氣的猜想。

張道陵的超級影像中轉大八卦已煉製完成,進入了調試後期階段,再過些天就能投入使用。

那些小型的影像八卦銷售非常好,特彆在經過皇家狩獵場事件後,齊都的有錢人,幾乎都是一戶一個,甚至一戶好幾個,酒樓、茶樓、青樓等各種娛樂場所,早已購買安裝,冇有影像八卦,會失去很多客源,所以,逼得他們不能不裝。

彆的城市也在銷售,銷量雖然冇有齊都那麼高,卻也逐漸的普及。

這些早在張洪軍的意料中,如此方便的東西,不普及纔怪。

隨之而來的各種廣告漸漸增多,上次的溫泉廣告,讓溫泉知名度一下子空前提高,去泡溫泉的人倍增,把溫泉掌管高興得合不攏嘴,嚷著要繼續廣告。

齊國風光還在繼續播出,在輕雨的培養下,一批跨時代的攝影師、導演出現了,齊國的山川叢林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許多風光片脫穎而出,甚至有的比張洪軍拍得還好。

可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連張洪軍自己也不得不長歎,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

當然,這些張洪軍隻是隨意的關注了一下,他的主要目標並不在此,他的目標是將孫悟空從五指山救出來。

隨後幾天,張洪軍抽空回了一次五指山,他的跟鬥雲愈發熟練,回一次五指山並不需要多少時間。

五指山一切如舊,濃鬱的樹林,妖氣陣陣,這裡是妖界,許多猛獸、妖獸在樹林中穿梭。

小白愈發強大,它和虎林中的那隻雌虎經常決鬥,難分勝負。

見張洪軍出現,小白非常高興,請他喝了許多酒,也不知這些酒從何處得來,反正兩人喝得醉醺醺。

“張洪軍,你不知道吧,我告訴你,我如今可厲害了。”小白大著舌頭,尾巴一卷,如同一隻手掌,輕拍張洪軍的肩膀,就像一個哥們。

張洪軍微笑,又和它碰了幾杯,而後,小白醉了,舒展著長長的身軀,變成一條大懶蛇,毫無風度的躺在石板上。

張洪軍也躺在石板上,遙望夜色蒼穹,繁星點點,無儘深邃。

他將目光望向五指山頂,那張佛貼在散發著強大的佛法。

隨著境界的提高,他對佛貼中的力量感覺得更清晰,佛貼中蘊藏的能量非常龐大,他釋放出來的力量剛剛靠近,立刻差點被其中的佛法打了回來,無法過多靠近。

張洪軍收回釋放出去的能量,來到山洞口,他進化成凡人體後已無法直接進入洞中,被洞口力量阻攔,隻能釋放出靈魂力量,穿過洞口,進入山洞,附身在孫悟空身上。

孫悟空的**很健康,隻是尚未醒來,張洪軍經過思考,認為孫悟空的思想已離開**,不知去向。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