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共王府田建的區域在北麵,這裡有一條小河,河邊樹木蔥蔥,風起,粼粼的波光在陽光下格外的明麗耀眼。

按理而言,隊伍理應駐紮在河邊,但考慮到敵人的突襲,按演練方案,將營地改在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坡上,此地易守難攻,對於預防敵人突襲是不錯的地方。

營地建好,天色尚早,眾人在附近佈下各種機關陷阱,把整個營地建成一個恐怖的殺器。

而後開始獵殺附近的獵物,埋鍋煮飯,大吃特吃,以保證將士充沛的體力。

張洪軍掠上附近山峰高點,觀察四周情況,然後讓小樂樂派出許多小蝙蝠,散佈在狩獵場各個角落,確保掌握第一手資訊。

天色漸漸晚,狩獵的人馬已回來,營門關閉,肅然進入一種嚴密的戒備中。

格的格的!

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兩隻快馬飛馳而來,一紅一白,非常亮眼,是凝香公主和輕雨。

張洪軍令人打開營門,將兩人迎入營地中。

“你們不好好待在皇帝營地,怎的跑這裡來了?”

張洪軍眉頭微微一皺,此地即將發生亂戰,兩個女子出現在這種地方,過於危險,輕雨倒還好些,她是赤燕俠弟子,有一身不菲的修為,自保冇問題,但凝香公主卻不行。

“我們悶得慌,出來散散心。”

凝香笑吟吟的回答,她一身紅色衣裳,彷彿一團火,又坐著一匹紅馬,看著就是一團紅雲。

輕雨瞪著他,她還是一身道袍,隨風飄舞,很是出塵。

張洪軍輕歎一聲,天色已晚,此時也不好將他們送回去了。

給他們在田建旁安排了一個帳篷,派兩個機靈護衛小心伺候。但兩人不肯,非要和張洪軍擠在一起,好在他的帳篷寬敞,擠就擠吧。

行軍打仗,很多規矩不需理會。

夜深人靜,鳥獸寂寧,軍營裡靜悄悄,隻有主帥田建的帳篷裡有微弱的燈光跳動,在帳篷布映出一個孤單的身影。

嗖!嗖!

有破風聲朝軍營而來,雖然尚有不少距離,卻已被張洪軍發現,他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身體從床上彈坐而起。

“敵人要動手了。”張洪軍自言自語,雙眸掠過寒芒,在黑暗中閃爍。

“有事?”

他的動作被輕雨察覺,她睜開漂亮的美眸,張洪軍朝她打了個手勢,讓她照顧好凝香公主,而後走出帳篷。

幾十道黑影在黑夜中閃爍,如一隻隻野鳥,快速靠近營地,他們行動隱蔽,身手敏捷,避開一個個機關,進入了營地,暗哨還冇反應過來,就已被放倒。

這些人朝主帥帳篷靠近,那裡有哨兵在巡邏,他們無法走得太緊。

張洪軍隱在暗影中,靜靜的看著這些人影,他深吸一口冷氣,力量稍稍運轉,隨時準備動手。

隻要這些人一動手,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然而,這些人隻是盯著帳篷觀察,片刻後迅速退走,這讓張洪軍很意外,難道對方發現這裡有陷阱?

以此同時,隱藏在各個帳篷內的護衛也有些納悶,他們一直盯著這些人,隻是冇收到命令,不敢亂動。

突然,張洪軍眼眸一縮,這些黑衣人並非真正退走,隻是稍稍後退,隱藏進黑暗中,躲起來,其中一個黑衣人取出通訊玉簡,捏碎。

嗖嗖嗖!

隨著玉簡的捏碎,營地四周衝出無數人影,大概有五六百之多,手持武器,朝營地撲而來。

“我靠,不是偷襲暗殺,而是直接的衝突!”

張洪軍見狀,倒吸一口冷氣,明王還真是大手筆,動用瞭如此多的力量。

每個狩獵隊伍也就五百人,偷襲人數已超過五百人,比狩獵隊還多。

“有刺客!”

張洪軍大喊一聲,在這寧靜的夜晚非常響亮,頓時間,伏兵從各個帳篷中衝出,朝黑衣人圍去。

張洪軍果斷髮動信號,不能再等,讓這些人靠近營地,和黑衣人裡應外合,營地難保。【愛↑去△小↓說△網w

qu

“殺!”

敵軍見偷襲不成,改為強攻,這估計也在他們計劃中,未顯倉促,進攻很犀利,有組織,有紀律。

士兵們部分圍殺黑衣人,其他人迅速進入防備狀態,在共王府時早有演練,此時有條不紊,非常有序。

共王田建身著鎧甲,被護衛簇擁著從另一個帳篷走出來,主帥裡的人隻是替身,並非本人。

“什麼狀況?”田建陰沉著臉問。

“四周都是敵兵,有五六百人之多。”張洪軍回答。

“明王狼子野心,該誅!”聞言,田建罵了一聲,這麼多人來襲,已不是刺殺,而是明目張膽的絞殺。

嗖!嗖!嗖!

敵人放出火箭,一支支火箭飛掠夜空,彷彿一顆顆小流星,把整個營地照亮。

許多帳篷被燃燒,火光通天,好在這種情況在演練時已考慮到,立刻有士兵用專門工具滅火。

“放箭!”

敵人衝到陣前,領隊下令放箭,準備好的弩箭如雨一般射出,衝來的敵軍一排排倒下,但是敵軍非常悍勇,不怕死,奮勇前衝,分明是一批敢死隊。

而且當中有不少高手,揮舞利刃,撥開飛箭,殺出一條血路來。

嗖!

混亂中,一支流箭朝田建射來,護衛立刻祭出盾牌擋在前方,流箭射在盾牌上,砰的一聲炸開,盾牌被炸飛,護衛也被炸飛。

“這是一支加持了法力的飛箭!”

張洪軍雙眸一冷,氣息中殘留有道法能量,帶著一絲妖氣,這是妖族使用的飛箭。

嗖!

又有流箭飛來,被張洪軍接住,仔細一看,果真是妖族飛箭,妖力湧動,閃爍寒光,

若是撞擊力大些便會炸開,張洪軍將飛箭甩進敵軍,一聲炸響。

“此乃妖族飛箭,力量強大。”

張洪軍下令紅色警戒,在田建四周佈置起刻製有道法的盾牌,用來抵擋妖族飛箭。

同時,弩弓的飛箭也換上了殺傷力更強的道箭,這種飛箭刻製有道紋,殺傷力強,由張道陵的道觀煉製,隻是煉製繁瑣,非常難得,非不得已不會使用。

“殺!”

殺聲驚天動地,道箭一出,敵軍又倒下一批,效果非常驚人。

戰鬥熱火朝天,好在營地固若金湯,敵軍人數雖多,卻冇能攻破營地。

然而,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放鬆警惕。

吼!

果然,一聲驚天長嘯傳來,遠處的山峰上掠下一道黑影,身軀高達,力量蠻橫,手持一杆方天戟,揮手間山石崩裂,所過之處樹木飛射,硬生生被劈開。

這是一員悍將!從天而降,威武如大神魔降臨,所有將士頓時驚恐萬分。

“這是一個大妖。”

輕雨和凝香公主從帳篷出來,以輕雨的見識自然能分辨出來者族類。

“護住皇子和公主!”

張洪軍朝輕雨吩咐,他已認出此人,蛟魔王手下悍將青鱗甲。

這是一個真正的大妖,一杆方天戟所向披靡,田建的軍將無人是其對手,張洪軍隻能親自迎敵。

若在之前,張洪軍也非其對手,但今非昔比,如今的張洪軍肉身進化,境界提升,對付此人還是綽綽有餘。

張洪軍手持一杆冷鐵長槍,身體騰空而起,朝青鱗甲迎上去。

“青鱗甲,你不好好在妖族待著,來此乾什麼?”

張洪軍攔住青鱗甲,雙眸如刀一般盯著他。

“張洪軍,又是你。”

青鱗甲也認出了張洪軍,上次在冥界見過,當時張洪軍弱得可憐。

“來乾什麼?哼,本將今天是來殺人的,要把這個營地夷為平地。”

青鱗甲手持方天戟,蠻橫的妖氣散發出來,山石震動。

“有我在,你這個想法註定無法實現,你還是滾回去吧。”

張洪軍神情淡然,手上長槍隨手一揮,一股強大靈魂力量鼓動而出,四周樹木簌簌抖動。

“如此隻好先殺了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青鱗甲冷笑,方天戟揮舞,妖氣釋放,烏光閃動,朝張洪軍胸口直刺。

出手狠辣,速度很快,閃電一般,即刻來到張洪軍跟前。

張洪軍早有準備,長槍一抖,暴刺而出,在半空抖出一片璀璨槍芒,將方天戟封鎖。

鐺!

青鱗甲躍上山峰,從上而下,方天戟烏光陣陣,力量十足。

張洪軍一跺腳,大地龜裂,他的身軀暴起,長槍爆射璀璨金光,橫占整個虛空。

山石崩裂,巨樹攔腰而斷。

“我殺了你!”

青鱗甲被擋住,非常不服氣,舞動方天戟,從許多角度衝殺過來。

然而,方天戟的攻擊屢屢被長槍擋住,兩者碰撞,發出撞擊聲,每一個撞擊都爆發出一片能量光芒,璀璨炫目。

“可惡,你竟敢擋住本將去路。”

青鱗甲連續幾次攻擊都被擋,徹底大怒,怒髮衝冠,麵目猙獰。

“天魔戰戟!”

青鱗甲一聲暴喝,身上湧出濃鬱的妖氣,一身鱗甲散發出清幽關澤,他的身後有一個蛟魔身影出現,雖然很模糊,卻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他手上方天戟的烏光更加閃亮,氣息鋪天蓋地,攀升到一個恐怖的境界。

吼!

他怒吼一聲,身後的蛟魔影湧入方天戟中,隨著揮手間爆射而出,光芒明亮,如同一顆巨大的流星飛掠下來。

轟隆隆,天地共鳴,四周的山石都暴飛起來。

天魔戰戟!

青鱗甲的大招,此時被他施展開來,極為的恐怖。

四周突然寧靜,交戰雙方有不少人在這一刻都停手,仰望璀璨光芒,忘記了正在戰鬥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